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枪与玫瑰 -007


你要手捧鲜花,而我会替你拿着枪。






枪与玫瑰

007




王嘉尔讨厌这种五光十色觥筹交错的晚宴。

他被王啸拉着四处敬酒。搭在他肩膀的手像一个无比慈爱的父亲,王嘉尔最受不了他这样。

虚伪的很。

好不容易脱身,王嘉尔手上晃着一杯红酒找了个角落坐着,冷眼看着舞池里互相虚伪寒暄的人。

那些人无非是想拉拢几个人和自己站在同一个阵营,辉煌的时候大家称兄道弟,可一旦其中一个有马失前蹄的时候,现在拉拢过来的这些人只会笑着看戏。

这个世道就是这样,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利益才是所有人的指向标。

所以王嘉尔不需要这样的朋友。

成长环境决定了他很少信任别人,三年前他送段宜恩离开,然后就从王啸的别墅里搬了出来。老管家跟着他出来,他知道,那是王啸安插在他身边的眼线。

后来王啸又给他安排了一个司机,从那以后就连他每天去了什么地方都要一五一十的报告到王啸那里。后来王嘉尔找了个机会把那个小司机处理掉了,又故意伪装成一副花天酒地的样子,这才得以在王啸的眼皮子底下神不知鬼不觉的成长起来。

那三年不只是段宜恩难熬,国内的王嘉尔同样。

站在他身边的人都是为王啸办事的,没有一个人能为王嘉尔所用,每个人都拿着枪指着他的后脑,只要王啸一声令下,就会有无数的子弹迫不及待的穿透他的心脏。

他从来不是可以真的花天酒地的人。

他活的小心翼翼,就连梦里都是一双邪恶的眼睛紧紧的盯着他,让他无处遁形,他甚至不能联系段宜恩,他不能让王啸知道他重视这个人。

因为,王啸会夺走他所重视的。

年幼时母亲留给他的玩具也好,虽然为人古怪但是真心待他的哥哥也好,都是王啸夺走的。

他还没有能力说他不怕,所以他还要继续伪装,等待时机成熟的那一天。

“嘉尔,你那个叫朴珍荣的朋友怎么没来?”

王啸突然走过来坐在他身边,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提起来。

王嘉尔心里冷笑一声,面上却是一副扶不起来的浪荡模样装着醉,口齿不清的说我们俩算什么朋友呀。

“顶多算是个酒友,有酒一起喝,有妞一起泡,要是都没有,联系都不联系的。”

王啸点点头,不太在意的抿了口酒。

“有空去跟他见一面,你们两个要好好相处,朴珍荣这个人很有能力,如果能为我们八区所用最好不过。”

王啸从来不在意王嘉尔的“不思进取”,对他来说,王嘉尔的无能就是无害。

王啸从来不允许身边有狼的存在。

王嘉尔继续冷笑,他这个父亲从来不在意别人的感受,竭尽所能的想要榨干他身边的人的价值,不知道是有多瞧不起自己才会连掩饰都不屑一顾,直白的说着要朴珍荣为他所用。

心里是这样想,王嘉尔却笑的十分得意的样子。

“爸你放心吧,我过几天就找珍荣出来喝酒。”

“好”

王啸连故作姿态的宠爱都懒得装出来,凉凉的看了王嘉尔一眼,就站起身走远了。



王嘉尔几乎是有些快要呕吐的心情,他强忍着胃里翻滚的不适感,吩咐手下把苏轻的尸体抬下去处理掉。

他好不容易结束了晚宴,回来的时候却在别墅门口看到了苏轻的尸体,黑洞洞的嘴巴张着,舌头已经被人割掉了。

虽然大概知道是谁做的,可王嘉尔并不想承认这件事情,况且晚宴上发生的事情足够他心烦,他现在只想让人尽快处理了苏轻的尸体,然后回去睡一觉,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可显然,推开门后看到的等在一楼客厅沙发上的段宜恩不是这样想的。

段宜恩回过头,然后站起身,面对着王嘉尔。

“少爷,我想跟你谈谈。”

烦躁的揉揉眉心,王嘉尔走到段宜恩对面的沙发上坐下,一脸无所谓。

“如果是关于苏轻的事,明天再说也——”

“你离开的时候,他正在打电话跟电话那边的人汇报你的路线。”

段宜恩的脸色并不好看,甚至是有些残忍的。这也是王嘉尔最开始不愿意相信苏轻是段宜恩除掉的原因。

他始终觉得,段宜恩并不应该是这样残忍的人。

“可三年前你就该有这样的准备。”

仿佛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段宜恩的表情甚至带上了嘲弄。

“你把我送到那样的地方,就该想到我会变成一个什么样的杀手。”

“嘉嘉,现在的我是你的杀手。”

“没错,段宜恩。”

王嘉尔的太阳穴突突的疼,他食指不自觉的在茶几上一下一下的敲着,也不再费劲的维持笑容,只是面无表情的盯着段宜恩。

“你是我的杀手,你就应该知道,你没有资格去杀我手下的人。”

“可是嘉嘉——”

“我知道他背叛了我,可这件事我可以处理,你这么越俎代庖”

他顿了顿,眼睛里有复杂的感情。

“段宜恩,我会不安。”

段宜恩表情倔的很,皱着眉毛说可是他背叛了你,他根本不是真心待你。

王嘉尔叹了口气。

“段宜恩,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是永远真心的。”

“那你呢?”段宜恩逼问。

“我也是。”

王嘉尔的声音很轻,像是叹了口气。

楞了足足有几十秒,段宜恩最后笑着坐回沙发上。

“嘉嘉,你还是不信任我?”

“对。”

王嘉尔没有任何犹豫,站起身往楼上房间里走,走到一半又顿住脚步,回过了头。

段宜恩正背对着他坐在沙发上,垂着头的样子看起来有点可怜。

可王嘉尔还是又开了口。

“所以无论是擅自动我的人,还是未经允许的吻。”

“段宜恩,我都希望不要再有第二次了。”

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远,然后是房间的门落锁的声音。

段宜恩盯着地板不知道在想什么,半晌才扯出一个苦笑。

果然王嘉尔还是喝醉时比较可爱。清醒时的怀疑和顾虑,都让段宜恩觉得难过。


—TBC—

请大家坚持住!马上就要虐完了!下下章就开小车儿了!😳

评论(19)

热度(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