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枪与玫瑰-005

你要手捧鲜花,而我会替你拿着枪


枪与玫瑰

005




段宜恩很快就出了院,他在美国的训练场受过很多比这还要骇人的伤,那时他甚至不去医院,吞两片止痛药自己包扎伤口,然后昏昏沉沉的睡上一觉,醒来就继续拿着枪或者是铁棍子跟人家打架。

王嘉尔没去接他,段宜恩回来的时候苏轻正在王嘉尔的书房跟王嘉尔说着什么,他推开门时苏轻也正准备离开,还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

段宜恩没有理会他,走过去站在了王嘉尔身边,声音温柔。

“我回来了。”

王嘉尔抬起眼睛看他,他眼角还有一块疤痕,医生说过两个月就能消下去,可这一点也不影响段宜恩的好看程度。

他就这样看着段宜恩的脸,脑海中回味着苏轻刚刚说的话。

他说他调查到段宜恩在美国培养了一批势力,他回来的时候也将那批人带了回来,只不过段宜恩没有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他也是偶然发现的。

显然,苏轻并不值得相信,王嘉尔遇到车祸的事情还一直怀疑苏轻,可事关段宜恩——王嘉尔最信任的人——他还是有些放心不下。

他慢慢的露出一个笑容,然后站起身,靠近段宜恩。

“宜恩哥哥”

他又像小时候一样叫他。

“你有没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段宜恩抿着唇,似乎是微微愣了一下,然后才坚定的开口。

“没有。”

王嘉尔没有说话,依然打量着段宜恩。

空气安静了许久,王嘉尔才点点头,说我知道了,然后走了出去。

他说他知道了,而不是说他信。

段宜恩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王嘉尔却突然又回过头,似笑非笑的看着段宜恩。

“晚上去岩港,你跟我一起。”

段宜恩说好。


段宜恩是知道岩港这个地方的。

那里充斥着酒吧,赌场以及各种声色场所,在整个G市充当着赫赫有名的重要角色,绝大部分道上的人会选择在那里娱乐,进行一些不为人知的罪恶交易。

而就是这样一个地方,岩港的负责人并不属于G市最强大的两大帮派——八区跟西四区,也并不属于任何一个叫不出名字的帮派。

岩港的负责人名叫朴珍荣,行事作风神秘又诡异,手段毒辣,开始的几年有人仗着有钱有势在岩港闹事,没多久就破了产,据说后来整个人疯疯癫癫的,还瞎了一只眼睛。这事儿本来没有人往朴珍荣身上想,可是后来又有个人在岩港调戏了朴珍荣的手下,结果第二天就被人在护城河发现了,只不过发现的是一具尸体罢了。

从那以后几乎没有人再在岩港闹过事,朴珍荣这几年也很少再露脸了,见过他的人都说他长了一副好相貌,总是笑吟吟的,却透着一股冷血的狠劲儿。不少帮派想要拉他入伙,没有一个成功了的。

而王嘉尔是认识朴珍荣的。

如果说现在的王啸留着王嘉尔是因为王嘉尔对他来说构不成威胁并且还有一定的用处的话,这用处就一定是王嘉尔四通八达的人脉,就连那样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朴珍荣,听闻王嘉尔要来岩港,还是早早的在岩港的酒吧定好了包间等着他。

王嘉尔一进包间就自顾自的坐在了沙发上,朴珍荣似笑非笑的盯着段宜恩,半晌吐出一句好久不见。

段宜恩却像没有听到一样,走过去安静的坐在王嘉尔旁边,反倒是王嘉尔挑了挑眉,转过身笑吟吟的看着朴珍荣。

“我说珍荣,我印象里你似乎没有见过宜恩啊。”

他的笑容此刻掺了些疏离,有些戒备的盯着朴珍荣。

朴珍荣立刻摆出受伤的神色,笑的无辜又真诚,走过去坐在王嘉尔旁边熟稔的搭上王嘉尔的肩膀,言语轻浮的说我们嘉嘉怎么一碰上宜恩的事就这么紧张?

“现在连我都怀疑了?”

王嘉尔没说话,伸手倒了满满一杯酒,朴珍荣讨了个没趣,干脆抢下那杯酒一口气喝掉,这才不紧不慢的解释了起来。

“两年前去美国办事见过他一次,没想到他就是你费尽心机送到美国去——”

朴珍荣还没说完,就被王嘉尔一杯酒灌的直扑腾,王嘉尔分给他一个闭嘴别多话的表情,然后又自顾自的开始喝酒。

“没有事你是不会找我的,说吧,今天找我来什么事?”

王嘉尔一遍喝酒一边漫不经心的说着,朴珍荣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微笑,一脸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表情。

“我可是听说今天西四区管事儿的要来,特意叫你过来看看呢。”

“林在范?”

王嘉尔皱皱眉。

“他有什么可看的?”

朴珍荣又笑起来,说这你就不懂了吧。

“知己知彼才好日后办事啊,而且,你亲爹见到林在范还得客客气气给个面子,人家可是西四区最年轻的负责人,你就一点都不好奇?”

王嘉尔回过头奇怪的看了朴珍荣一眼,他总觉得这个一肚子坏水儿的人似乎在打着什么鬼主意。

还没等他想明白,包房的门被敲了两下,然后被推开。

站在门口的人一头黑色的浪奔,眼皮上的两颗小痣在五光十色的灯光下熠熠生辉,他穿着简单的休闲装,身上的气场却半点也没有因为简单的着装而弱下来。

林在范几乎是一进门就把目光锁在王嘉尔身上,半晌才不疾不徐的开了口。

“终于又见面了。”

“王嘉尔。”


—TBC—

中午好💕 下周一可能跑个票,最近在赶联合本的稿,辛苦大家等我一周喔   周四见啦 ​​

评论(18)

热度(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