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小半 〔宜嘉〕


给宝宝 @拥段 的生贺
生日粗卡    永远的love u昂(ง •̀_•́)ง





〔不敢回看  左顾右盼不自然的暗自喜欢〕


王嘉尔把低年级的漂亮学妹圈在手臂和墙中间   瞪着亮晶晶的大眼睛笑的痞气

小学妹红着一张小脸   低着头不知道该看哪   偏偏王嘉尔笑的要多好看有多好看

“周末有空吗?”
在高中生里少见的烟嗓几乎是一开口就让人心动了
“一起吃个饭啊”

小学妹正考虑着怎么样答应能显得既矜持又赚好感   低沉的声音就从背后响起来



“放学不回家在这儿干嘛呢”

听声音也知道是段宜恩    小学妹抬起头再看面前的王嘉尔   早瞪着大眼睛撅着嘴巴绕过自己朝段宜恩跑过去了


看惯了小霸王模样的王嘉尔    对在段宜恩面前乖的像个宝宝似的王嘉尔   小学妹觉得有点陌生



王嘉尔人长的好看   喝酒打架泡妞样样在行   名字在成绩榜上永远要从后面往前找    逃课去学校的小超市买冰淇淋然后当着上课的老师的面大摇大摆走进班级再递一个给班级里好看的小姑娘的事儿也是常有   老师校长都管不了他 
有时候穿着黑色背心在学校篮球场上打篮球   休息的时候小姑娘给他送的饮料和水能在他衣服旁边放上一圈儿    他随手拿一瓶咕咚咚灌下去   还不忘朝看台上飞个wink   惹的整个学校都不安生


至于段宜恩    被全校熟知的原因除了那张好看到过分的脸   大概就是他是全校唯一能管住王嘉尔的人了


王嘉尔跑到段宜恩面前   伸手使劲拍了拍段宜恩的后背    一边嘟囔着你能不能不要总是耽误我泡妞   后者的后背被他拍的啪啪作响   还是面不改色的开口
“周末哪儿也别去   来我家   我给你补课”
说完抬脚就走    王嘉尔在他后面气的笑出声

“得了吧你   就你那成绩我排倒数第一你排倒数第二   咱俩可别互相耽误了”

段宜恩回头直勾勾的盯着他   没20秒王嘉尔就点头说去去去我去还不行吗



段宜恩笑了笑   站在原地朝他伸手






〔低头呢喃  对你的偏爱太过于明目张胆〕


段宜恩伸出的手从来不会被接住
因为他只会向王嘉尔伸出手    而王嘉尔……

“俩大男人牵什么手”

王嘉尔把段宜恩的手拍开   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自顾自的往前走    遇到高三的漂亮学姐吹着口哨打招呼    学姐被他逗笑   伸手要去摸他的头发   被他抓住手晃了晃

段宜恩在他身后还是笑   笑着笑着觉得两只手都冰了起来

他们俩经过王嘉尔家的时候王嘉尔连头都没回 依然自顾自的和段宜恩并肩往前走   

“今天也不回家吗?”
段宜恩犹豫的开口

王嘉尔嬉笑着搂住段宜恩的肩膀
“我舍不得你啊   想跟你多住两天呢”

段宜恩没有说话   王嘉尔也觉得没意思   把手臂放下来   沾了灰的白色球鞋踢着路上的石头
“回去干嘛”
他耸耸肩
“他们两个的那副嘴脸我真是看够了”

段宜恩没再说话   抬起手臂搭上了王嘉尔的肩膀

“那就不回   反正我家就我自己   咱俩一会儿上楼前买两罐啤酒”

王嘉尔抬起头看段宜恩  太阳下他鼻尖上的汗晶亮亮的   段宜恩亲眼看着他笑容一点点漾开
“行”





〔灯火阑珊  我的心借了你的光是明是暗〕


王嘉尔喝空了两罐啤酒   支着一条腿躺在沙发上   段宜恩坐在靠沙发的地板上   侧过脸去看他

闭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睫毛抖的像是只快要起飞的蝴蝶
怎么也抓不住他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对这个人的喜欢

两个人从小就是邻居   一开始王嘉尔对于段宜恩来说就是父母口中的“别人家的小孩” 性格开朗  聪明活泼   成绩好运动也好   乖巧懂事又热心   浑身的优点   偏偏没有好运气

十几岁的时候段宜恩的父母生意越做越大   开始频繁的出国   王嘉尔父亲似乎有了外遇   曾经温暖幸福的家开始了无休止的争吵
段宜恩大概会始终记得阴天的午后房门被敲开时   门口站着眼睛红红的王嘉尔   扯出一个有些难看的笑容说哥哥我可以在你家待一会儿吗

段宜恩让脆弱又坚强王嘉尔走进了他的家    也在往后的年年岁岁里让他走进了他的心里

从地板上站起来   段宜恩俯下身温柔的轻拍王嘉尔的脸
“嘎嘎   起来  别在这里睡   去卧室”

王嘉尔迷迷糊糊的坐起来   不太清醒的伸手搂住了段宜恩的脖子   毛茸茸的脑袋在段宜恩的脖颈蹭了蹭   软着嗓子说了声谢谢

段宜恩整个人僵硬的像是冻住了
——这还是王嘉尔第一次对他做这么亲密的动作


他把手放在王嘉尔脑后    深深的吸了口气   然后才捧着王嘉尔的脸把他从自己身上扒下来
“突然间谢什么?”
段宜恩看着王嘉尔的眼睛  表情是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深情


“所有”
王嘉尔似乎清醒了些   往后退把脸从段宜恩的手掌间滑出来    然后站起来准备往卧室走



被拉住的时候王嘉尔有浓浓的无力感
他被——几乎是恶狠狠的——压回到沙发上   段宜恩近在迟尺的盯着他看    皱着眉头红着眼睛

“王嘉尔”
他叫他的全名   这让听惯了他温声细语的喊嘎嘎的王嘉尔很不习惯

“你明明知道我想要的不是谢谢”


双手被压在头顶   嘴唇被粗暴的吻住   王嘉尔在彻底沉沦的前一秒狠狠地咬了下去
血腥味迅速在两个人的唇齿间蔓延    段宜恩疼的皱起了眉    却执拗的不肯结束这个两败俱伤的吻   王嘉尔抬起脚用膝盖狠狠的撞了下段宜恩的腰    趁他分神的时候把自己被压着的双手抽出来狠狠的推开了段宜恩

房门被甩的震天响
段宜恩呆坐在地板上脑海里的第一个念头
是不知道嘎嘎今晚要去哪    家里他是不会回的





〔在原地打转的小丑伤心不断   空空留遗憾多难堪又为难〕


王嘉尔连着一周没有在学校出现
而这一周里段宜恩就和往常一样上课睡觉   下课插着耳机靠在窗口听音乐    要说非要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大概是段宜恩两年来第一次被别人看见他发了火


那天被王嘉尔堵住的小学妹被吓得靠在桌子上瑟瑟发抖    段宜恩脸色铁青的甩手离开
小学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她只不过是问了段宜恩一句王嘉尔去哪了而已    没想到段宜恩会生这么大的气

“我怎么知道”
“为什么问我”
“我们才不是朋友”
“我说不是就不是    我倒是也想知道他去了哪   你要是知道的话你倒是告诉我啊   我说我不知道   听不懂吗   不知道!”

围观的人群渐渐散去时    小学妹的眼前还都是段宜恩通红的眼睛
她似乎亲眼看到那样壮烈的红在他眼睛里一点一点蔓延   然后汇成了一滴眼泪的样子挂在睫毛上

又似乎没有    一切快的就像是一个幻象
只有空气里留下的悲伤气息还明显着

快要放学时段宜恩的手机在桌子的抽屉里不停的震动   他看了看那个陌生号码   突然觉得这个电话似乎非接不可

他趁着老师不注意把电话接通贴到耳朵上   不到一分钟   他抓紧手机不顾还在上课的老师疯狂的跑了出去    甚至慌乱中撞倒了桌子





〔不应该太心软   不大胆   太死板   不果断   玩弄着肆无忌惮〕

凭着记忆赶到那个小酒吧时王嘉尔正被另外两个和他一边大的男孩子压在地上拳打脚踢    他倒在地上   眼睛亮的像是刚刚学会独立的小豹子    他顺手抄起一个酒瓶    动作飞快的砸在其中一个男生头上    然后站起来挥拳打倒了另一个
更多的人围上来的时候   段宜恩看到了王嘉尔手上的伤口

几乎是一瞬间红了眼睛   段宜恩抄起门口用来装饰的棒球棍跑过去把王嘉尔护在了身后   发了狠的把那些伤害过王嘉尔的人全都打趴在地上
警车的声音传来的时候   段宜恩回过身紧紧的抱住了王嘉尔

王嘉尔感受到自己的衬衫被眼泪打湿    他抬起手   同样紧紧的回抱住了这个    他一直不敢回抱住的    他唯一放在心里的人

段宜恩在警察面前揽下了全部的责任    王嘉尔没有办法拒绝他哀求的眼睛   只能闭口不言
段宜恩的父母从国外回来了一次   动用了很多关系    花了很多钱   解决掉了这件事    然后连批评段宜恩都来不及   又马不停蹄的离开

王嘉尔又一次不知去向    连他的父母离婚案开庭他都没有出席

庭审结束后段宜恩走到王嘉尔的父母面前    看着曾经相敬如宾如今却反目成仇的两个人   深深的鞠了个躬

“希望二位以后能各自开始新的生活”
他知道   这是王嘉尔的选择
“谢谢你们对嘎嘎的生育之恩”
而他要做的   只能是支持他
“以后我会照顾好他的   二位放心”
这是他这一生最想做好的一件事情

转过身离开的单薄背影看起来无比可靠
段宜恩知道他的方向在哪





〔你躲闪    我追赶
你走散  我呼喊〕


王嘉尔坐在已经废弃的游乐场的旋转木马上   忽明忽暗的灯光在他的眼睛里种了星星
他笑着
段宜恩也笑着

然后段宜恩迈出脚步   一步一步的向王嘉尔走去

很多年前红着眼睛的王嘉尔问他可不可以在他家待一会儿    段宜恩陪他坐在客厅发了会呆   然后就带他来了这个当时还人声鼎沸的游乐场

那年的王嘉尔也是坐在旋转木马上    乖乖的等着段宜恩一步一步走到他面前   然后牵起他的手说    



“我带你回家”

眼前的场景渐渐与回忆重合    小男孩长成了干净的少年     紧紧牵着的手和说出口的话却没有变

唯一不同的是——


段宜恩俯下身抱住了王嘉尔   温柔的加了一句

“我带你回家”

“回我们的家”




—END—


💚

评论(43)

热度(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