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我最喜欢你 上

非现实  OOC

涉及cp:宜嘉  猪尔

个人脑洞勿上升真人




我最喜欢你  001

段宜恩做过一个梦
梦里他被困在一大片黑暗中 周围只有类似于风吹动树叶的沙沙声
他就坐在黑暗里 不能动 他想求救 却发不出声响  恐惧感一点一点侵蚀到他的周身 就在他临近崩溃时  一双温暖干燥却有力的手牵起了他  他不知哪来的力气跟着那双手的主人走出了那片黑暗 
在第一束光打在他们身上时 段宜恩费力的睁大眼睛想要看清那人的样子 那人却没有回头
段宜恩只看到了那人银色的短发 和脖颈上闪闪发光的银质项链
段宜恩做过很多大大小小的梦 唯独这个梦他记忆深刻

段宜恩闲下来时会突然思考自己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性格说不上冷 但与自己无关的事总是让他提不起半点兴趣   能力有 背景也有 从小到大想做的事情没有做不成的  他想要当明星 也顺风顺水的成了圈内最红火的全能型艺人
可这么多年 唯一让他控制不了的  却是他最想得到的
他清楚的记得第一次见到王嘉尔的情形

彼时他接了新戏的男一号 导演狗腿的忙前忙后的伺候着他 他坐在待机棚里舒适的椅子上盖着厚厚的毯子喝着咖啡  棚外下着不小的雪
他身边所有人都不敢出气 他对面坐着的男孩更是一脸生无可恋 他缓缓开口 声音里透着与生俱来的威严
"赵导门槛还真是低  什么下三滥的艺人都敢往剧组里放?"
不太大的声音掷地有声 被称作赵导的人就差跪下了 硬着头皮道着歉
这场戏是段宜恩和男配的对手戏 男配是崭露头角的小鲜肉 空有皮囊演技一塌糊涂 NG了无数次 段宜恩甩手回了棚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这的确是我们的疏忽 我们马上换人"赵导瞥了一眼哭哭啼啼的小男孩 心想这孩子的路以后可能不好走了  但也没办法 谁叫段宜恩不仅是编剧钦定的男主 而且还是这部戏的投资人呢  这人他可得罪不起
段宜恩冷哼一声 眯着眼睛看着外面的雪花 视线不经意的扫过一抹黑色的身影
一身黑色单薄的衣服 连柔顺的头发都是黑色的 耳朵上的耳钉闪闪发光 静静地蹲在角落里有一下没一下的接着雪花 脸上挂着与这个纷繁世俗格格不入的微笑
段宜恩下巴微扬  依然看着那个黑色的身影 清冷的开口
"就他吧 让他来演男二"

段宜恩看着面前笑盈盈的王嘉尔 那人被通知从一个跑龙套的小角色变成了男二的时候 先是露出了一些困惑的神情  然后马上又恢复到那个单纯的笑容 轻轻的点了点头 就朝他走了过来
"段宜恩前辈 你好 我是王嘉尔"
"王嘉尔"段宜恩重复着他的名字 没有去伸手去握他伸出的手
王嘉尔的手落了空 却也不见他的神色有一点尴尬  只是一如既往笑的纯白  兀自收回了手 然后用清亮好听的声音说
"谢谢前辈给我机会 我会努力的"
段宜恩看着王嘉尔露着整齐的小白牙和笑起来好看的小括弧  突然心跳的特别快
那是个很暖的冬天
他第一次被王嘉尔的笑容晃花了眼

后来的拍摄进行的很顺利  导演连同一众staff都很惊讶于王嘉尔的好天赋  戏感很强 总是一秒入戏  说哭就哭说笑就笑 因为他的活跃拍摄竟然提早结束了几天
男二的角色是那种暖心又带着个性的设定 戏份不少 很容易圈粉  王嘉尔长得好性格也不错 所有人都在说这部戏播出后王嘉尔会大火  王嘉尔听着这些赞美  没有过多兴奋的表情 只是一如既往纯白的笑着
段宜恩看着这样的王嘉尔   除了纯白想不出别的形容词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笑容呢 仿佛这个世界没有什么能够动摇他的情感 仿佛在他的心里没有快乐也没有悲伤  没有软肋没有铠甲  他只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温暖 客气 却又疏离
让人想要挑战
段宜恩看着不远处的王嘉尔一路鞠着躬道谢回到自己的保姆车上 透过车窗 能看到王嘉尔沉静的侧脸 笑着和身边的经纪人说些什么
段宜恩拿起电话
"林在范 帮我查一个人 越详细越好"




我最喜欢你  002

王嘉尔是个孤儿 说是个野孩子也不为过  很小的时候就被送到了孤儿院 在孤儿院长到九岁就被现在的经纪公司签了过去  当了一阵子童星 拍了几个广告几部电影  给当时红火的组合客串过MV  然后又开始了长达八年的练习生生涯 去年才被公司放出来想让他接几个小角色往演员的方向培养  今年也不过十八出头
段宜恩看着林在范拿来的资料 默不作声 林在范坐在对面 翘着二郎腿  喝了口咖啡接着补充
"王嘉尔从小没有亲人 六岁就去了孤儿院 据说在里面受了很多虐待  然后就签了公司进了娱乐圈 更是早早的体会了人情冷暖 据说他很爱笑 情绪不会波动 大概是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和他有关的人和事吧 真想象不到从小就那么冰冷的长大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林在范顿了顿 又笑了笑
"不过王嘉尔身边有个很有趣的人  我调查王嘉尔的时候查到了他 叫做朴珍荣 是和王嘉尔同期的练习生 据说是唯一和王嘉尔有一些联系的人 我去找了他 他好像对我很有敌意  准确的说 是对一切对王嘉尔感兴趣的人都很有敌意"
"我查过了 这个朴珍荣一直很护着王嘉尔  王嘉尔也只有在关于他的事的时候会露出不一样的表情 据说有一次朴珍荣为了保护王嘉尔出了车祸 王嘉尔第一次收了笑容铁青着脸抱着朴珍荣往医院跑 听他们同期的练习生说那是他们第一次见到王嘉尔的脸上出现微笑以外的表情 "
段宜恩看着林在范递到他手里的朴珍荣的照片 意味不明的挑了挑眉
"不过宜恩 你对这个王嘉尔很感兴趣?"林在范八卦的凑到段宜恩面前  段宜恩拿着手里的照片招呼到他脸上 林在范嬉皮笑脸的躲开
"只是好奇"
"好奇什么样的事  能让他的情绪波动"

电视剧一播出就收到了很大的反响  收视率一路飙升创造了收视率记录 轻而易举的成了同时段收视率第一   持续的高温不仅让男主段宜恩和女主收获了超高人气 也使有些神秘色彩的王嘉尔进入了大众的视线 正如那些在娱乐圈工作了很多年的工作人员们的预言那样 王嘉尔大红了起来 成了当年最受关注的新人演员  一时间广告拍摄 电影拍摄和各种综艺邀约通通砸向了王嘉尔的公司  老板也对王嘉尔重视了起来 仿佛一夜之间 王嘉尔就成了拥有私人助理专属经纪人和专用化妆师的专业艺人 
王嘉尔倒是没有什么过多的感觉 依然是不咸不淡的保持着无懈可击的微笑 仿佛这件无数人渴望的事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变化
庆功宴上 段宜恩看着不远处端着酒杯坐在沙发里微笑的看着手机的王嘉尔 眯了眯眼睛
还真是
平白让人感兴趣

"怎么不去跳舞"
段宜恩站在王嘉尔面前突兀的开口 看着面前的人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然后笑着说不太会  段宜恩干脆坐在了王嘉尔的身旁
"在看什么?"
"粉丝的留言"王嘉尔依然在笑  段宜恩盯着他好看的笑脸  感受不到温度 就突然问了出来
"你。。开心吗?"
王嘉尔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太理解的字眼 抬起头和段宜恩对视 万年不变的笑容没有一点波动 也不说话 只是看着段宜恩
就在段宜恩打算开口转移话题时 他听见了王嘉尔平静如水的声音
"或许吧" 又像是想起了什么 补充了一句"应该开心的啊"
段宜恩盯着他长长的睫毛 又看了看他纤细的手指 突然像受到了什么蛊惑一般  轻声的开口
"嘉嘉 做我的男主吧"
他叫他嘉嘉 不是大家叫的王嘉尔 也不是朴珍荣叫的嘉尔 而是嘉嘉  王嘉尔的笑容突然僵在了脸上
说不清楚的感觉 第一次有人这样子叫他 他只觉得胸腔好像有什么东西满满的膨胀 填满心口  回过头看着段宜恩认真的眼睛 笑容中带着一丝疑惑
段宜恩看他询问的眼神 慢慢的解释
"我新导演的一部电影 觉得男主的角色很适合你  有没有兴趣试试 "
听起来是个天大的好机遇  没理由拒绝不是吗
"好啊"王嘉尔依然带着笑




我最喜欢你  003

新的拍摄紧锣密鼓的被排上了日程  全能艺人段宜恩的初次执导和怪物新人王嘉尔的参演加上让人咋舌的阵容  电影还没开拍就已经获得了极大的关注度 开机发布会上王嘉尔带着一贯的笑容不紧不慢的面对着记者们刁钻的提问  不禁让在场的所有人为之感叹  条件这么好又有这么好的机遇 就像是天生的艺人  记者们用大大的标题把王嘉尔预测为"娱乐圈的第二个段宜恩"
"据闻王嘉尔先生作为演员出道的第一部剧就是与段宜恩先生合作的 这次段宜恩先生导演新戏更是找到了您担任男主 请问二人有什么渊源吗"
这问题一出 现场就只剩下了闪光灯和快门的声音  段宜恩蹙起眉  望向那个不懂事的记者 这问题不难答  但也不好答  答对了是前辈照顾后辈 至于为什么照顾太有想象空间 答的不对就是段宜恩照拂王嘉尔 说白了就是走后门  王嘉尔只是个出道几个月的新人  这样的问题有一个字说错了就会成为他道路上的绊脚石
看着那人的笑容僵了一下 段宜恩轻咳一声  自然的接过这个问题
"嘉尔戏感很好 合作后我对他有了一定的了解 这个角色只有他能诠释  说起来嘉尔现在越来越忙 不知道我磨了多少嘴皮子才让他接下这个角色 还害得他推了好几个不错的戏呢"
言下之意 是他挑上了王嘉尔 而不是王嘉尔急需这个机会  感受到王嘉尔向他投来目光 段宜恩偏过头去看他 王嘉尔脸上依然挂着笑容 冲着他轻轻点头

拍摄过程一直很顺利 段宜恩除了尽职的导演以外最大的乐趣就是研究怎么让王嘉尔的情绪起变化 可惜王嘉尔一入戏什么表情都能做出来 但只要cut声一响  王嘉尔立马恢复那个波澜不惊的笑容  王嘉尔在这部电影里扮演的角色是一支由几个年轻却不甘于平凡的少年组成的乐队的主唱  段宜恩看着王嘉尔把一头黑发染成了近白的金黄色  染发的时候他一直在喊痛  脸上却依然挂着那副让人看了会喜欢 却不想要接近的笑容
拍摄进行了大概四分之一的时候 段宜恩见到了传闻中的朴珍荣
那时片场在放餐  段宜恩正在对着叼着一根香肠的王嘉尔讲戏  清凉好听的声音就从段宜恩的身后响了起来
"嘉尔!"
段宜恩下意识的回头 就看到了穿着白衬衫注视着王嘉尔笑的温柔的少年
王嘉尔笑着跑了过去"珍荣 你怎么来啦"
段宜恩看着王嘉尔跑到朴珍荣身边 朴珍荣的手自然的搭在他的肩膀上 而王嘉尔眉眼弯弯 笑的温暖又娇俏
那是第二次段宜恩被王嘉尔的笑容晃花了眼
可是那笑容却不是给他的
不动声色的往那两个人所在的地方挪了挪 段宜恩坐在片场的椅子上听着两个人的对话
"嘉尔 公司今天让我准备出道了"
"真的吗!太好了!你唱歌那么好听一定会成功的珍荣"
段宜恩看着王嘉尔抱着朴珍荣又蹦又跳 眼角眉梢都是笑意 两个穿着白衬衫的好看少年在阳光下显得那么契合   突然烦躁的不像话  干脆钻回了棚里
满脑子都是王嘉尔抱着朴珍荣笑着的样子



我最喜欢你  004

一转眼电影就差几场戏就收官了  期间林在范也来拍摄场地探过一次班 见到了让段宜恩感兴趣的传闻中的王嘉尔  王嘉尔那时正在背台词 缩在椅子上轻轻皱着眉 嘴角确实带着微笑 眼睛低垂着 长长的睫毛在眼下扫出一片阴影  连林在范都不由得看的呆了
"行啊段宜恩 眼光不错啊"
"我知道"
"段宜恩 这小孩儿看起来可不好收"
林在范盯着王嘉尔看 王嘉尔好像感受到了 抬起头和林在范对视了一眼 脸上的笑容丝毫没变 点了点头又低下头看起了台词
"啧啧  看起来好清冷啊"
"是吗"段宜恩扬起一个玩味的笑容"可是在范啊 你知道我的"
"只要我想要的 就没有得不到的"

最后的一场戏是在缆车上的戏  王嘉尔扮演的男主为了梦想决定离开女主 在公园和女主说了分手后一个人失神的去坐与女主相识的缆车 
本来不是太难的一场戏  却因为下午突然吹起的大风变的有些勉强  段宜恩想了想问了剧组的技术人员  说是没有什么大事 
王嘉尔上了缆车 摄像师跟着上了后面紧挨着的另一辆缆车
缆车缓缓的顺着索道滑了出去 段宜恩看着监控器 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在缆车滑到三分之二的路程时 风突然大了起来  缆车晃的严重 段宜恩看着监控器里的王嘉尔 觉得有些不对劲
王嘉尔紧靠着角落 脸色苍白 段宜恩看到他的嘴唇都有些青紫  猛的站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身后突然传来凌乱的脚步声 朴珍荣铁青着脸冲到段宜恩面前
"王嘉尔在上面?"朴珍荣的声音有些抖 段宜恩心里的不安越来越浓  只能默默的点了点头
朴珍荣爆了句粗口 转身往缆车的方向跑 一边大声喊着
"妈的你们赶紧给他放下来 他有恐高症"
"可是。。"工作人员去拉朴珍荣 被一把甩开
"没有可是!快放他下来!他会死在里面的!他爸妈就是死在缆车事故里的 他也因为那次事故受到了很大的精神创伤!"
朴珍荣快要急哭了 他难以想象王嘉尔一个人在剧烈摇晃的缆车里会有多么恐慌
段宜恩突然想起王嘉尔上缆车之前握紧的拳和死死咬着的牙  突然被自责和恐惧包围

王嘉尔被救下来的时候 一张好看的脸上没有一丝的血色 嘴唇青紫 已经陷入了昏迷状态 段宜恩站在离王嘉尔几步远的地方 看着朴珍荣颤抖着把他抱在怀里 看着随后赶到的医生把他抬进救护车 脚步就像钉在了原地 一动都动不了
王嘉尔的脸上没有了那种笑容
可他好害怕
怎么会这么害怕 像是失去了全世界的感觉

段宜恩走进病房的时候已经是深夜 病房里空无一人 朴珍荣被强迫着回公司准备出道事宜  王嘉尔的经纪人回去取换洗的衣服 段宜恩走到窗边 看见楼下围着一群粉丝和记者 拉上了窗帘
王嘉尔白天已经醒了过来 现在正在输营养液 闭着眼睛好像睡着了  段宜恩坐在他的床边  静静的看着他
王嘉尔慢慢的睁开眼 转过头撞上了他的视线  他牵了牵嘴角似乎想要摆出他最常用的笑容 可是虚弱的脸笑的分外难看 段宜恩皱眉 伸出手轻轻的覆在王嘉尔的笑容上
"嘉嘉  不要总是对我那样笑"
"我想看你真正的表情"
王嘉尔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段宜恩 病房里暗沉沉的 只有王嘉尔的眼睛亮晶晶的 段宜恩像受了蛊惑 拿开盖在王嘉尔脸上的手掌撑在床边 脸一点一点的靠近他
越来越近 段宜恩仿佛能感受到王嘉尔的睫毛划在他的脸颊  扫的他心里跟着发痒
房间里只有段宜恩的心跳声 和王嘉尔的呼吸声  鼻尖相碰的时候 王嘉尔侧过了脸
"段宜恩前辈这是做什么?"
微微上扬的语气 仿佛他真的不理解段宜恩的举动
段宜恩僵在哪里 王嘉尔的气味好像还萦绕在他的鼻尖
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  打破了这尴尬的静谧  段宜恩起身 看着王嘉尔接通电话  病房里很安静 电话里的声音显得格外清晰
"嘉尔 你怎么样 我很担心你"
"珍荣 我很好 你好好练习 不要因为我分心 你刚刚准备出道 不能有差错"
"可是嘉尔"
"没事的珍荣 我真的没事"王嘉尔的嘴角露出一丝宠溺的微笑  有些刺眼
"珍荣 你要好好准备出道 我们还有约定的阿"
"嗯 嘉尔 我明天去看你"
"好 乖乖吃饭 好好休息"王嘉尔柔声哄着 然后挂断了电话 望向段宜恩时 又是那双波澜不惊的眼睛和没有温度的微笑
段宜恩猛的站起身 "嘉嘉 我先回去了"
王嘉尔没有说话  段宜恩转身往门口走去  手搭在门把上时  段宜恩听见身后传来王嘉尔的声音
"段宜恩 你有没有兴趣听听我的故事"
段宜恩回过头 王嘉尔正冲着他笑  嘴角轻挑 眉眼弯弯 带着点撒娇的意味
那是第三次
段宜恩被王嘉尔的笑容晃花了眼




我最喜欢你  005

段宜恩坐在漆黑一片的病房  病床上的王嘉尔声音有些沙哑 还有些无助
"从来没给别人讲过我的故事呢 还真是没什么经验"
"段宜恩 你想先听哪一段呢?我父母还在的时候?我在孤儿院的时候?或者是我当练习生的时候?"
"讲讲朴珍荣吧"段宜恩把玩着手指上的戒指 声音里透着一丝任性的意味
"珍荣啊"王嘉尔念叨着朴珍荣的名字 突然像想起了什么满足的事情  轻轻的笑出了声
段宜恩屏住呼吸 等待着下文
"珍荣是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人  也许该说是唯一重要的人"王嘉尔语气坚定  段宜恩突然觉得透不过气
"还是应该先给你讲孤儿院的事呢  不然你可能理解不了我和朴珍荣之间的感情"

王嘉尔六岁那年被送到了孤儿院 那时的他有心理障碍 身上都是高空坠落留下的难看伤口  情绪不稳定 动不动就会摔东西发火 或者崩溃的缩在角落里大哭  王嘉尔那时每天都会做梦 一遍一遍的反复着他和父母从缆车上坠落的那个上午
孤儿院的人都当他是怪物 用生了锈的铁链把他拴在屋子里  他出不去 也没有人来看他
王嘉尔就像一个小狗 每天三次等着人来给他送吃的 其余时间就一个人坐在地上发呆 直到他在孤儿院的第三个月
好像是和平时没有什么区别的午后  王嘉尔依然背对着门坐在地上看着墙角的小洞里的蚂蚁  清亮的声音就从他的身后传了过来  王嘉尔回过头 就看见了朴珍荣那双温柔的眼睛
后来朴珍荣每天都来找他 一开始他很害怕 不会回答朴珍荣的问题 也不和他搭话 只是静静的听着他自己一个人念念叨叨 给他讲外面的事情 王嘉尔开始渴望朴珍荣的到来 也第一次觉得一个人待在房间里的时候好寂寞
"后来呢"段宜恩出声  他的心里有些难过 干巴巴的疼
"后来啊 后来朴珍荣被领养走了  我变得正常了一点  被允许自由活动 然后就被星探发现进了公司"
和朴珍荣的重逢 完全是一场巧合  王嘉尔进了公司 不太爱说话又不会讨好别人 表情又总是臭臭的 所以经常被前辈甚至同期欺负 直到他又遇见了朴珍荣
朴珍荣被一家很富有的人收养了 也是一次巧合 朴珍荣也进了公司当了练习生 和王嘉尔的重逢让他欣喜若狂  王嘉尔被欺负的时候他就护着他  教他该怎么样和别人相处 也是朴珍荣告诉他 要保持笑容 只有这样才会赢得别人的好感
讲到这里 王嘉尔顿了顿
"段宜恩 我这张笑脸  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成为习惯的  那之后真的没有人那么讨厌我了"
段宜恩轻轻的嗯了一声 长时间不说话让他的声音有些沙哑"你笑起来很好看"
王嘉尔笑了笑 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朴珍荣为了我差点死了两次  第一次是从一个突然发疯的练习生的刀下救下了我  他替我挡下了那一刀  第二次是推开了马上要被车撞到的我 自己却住了三个月的院  如果没有他 我可能已经死了两次了吧"
"我好累啊 段宜恩 我想睡了"王嘉尔说完 真的就睡了过去
段宜恩看着王嘉尔熟睡的脸 轻轻的开口
"我很后悔这么晚才遇到你"
"嘉嘉 我真的很后悔"

王嘉尔出院的那一天 段宜恩和朴珍荣一起出现在了病房  场面有些滑稽
像是情敌碰面 朴珍荣对段宜恩的敌意很明显
"段导  你不会今天就急着带嘉尔去拍戏吧?"
"我只是来接嘉嘉出院而已"
"嘉嘉?"朴珍荣看着段宜恩 "嘉尔 你们什么时候这么熟了?"
王嘉尔有点懵  但依然保持着笑容 轻轻的拉了拉朴珍荣的袖子
"珍荣啊 "
朴珍荣回过头和王嘉尔对视 王嘉尔的眼神透着让人安心的光  朴珍荣就真的冷静了下来  绕过段宜恩出了病房
"段宜恩前辈  朴珍荣和我关系好是所有人都知道的 但如果我现在出去上了你的车  恐怕明天的头版新闻就是咱俩的照片了"王嘉尔的声音冷静 保持着礼貌的笑容看着段宜恩
段宜恩突然很生气 王嘉尔和朴珍荣契合的气场让他觉得难过 两个人无阻的眼神交流更是让他嫉妒
都说嫉妒会烧掉人的理智  段宜恩回过神时 已经把王嘉尔抵在了墙上
王嘉尔的笑容波澜不惊 手指轻轻点在段宜恩的胸膛"段宜恩前辈 这是做什么?"
段宜恩低低的笑出声 用极快的速度冲着王嘉尔的嘴唇靠近 王嘉尔躲闪不及 两个人的唇瓣就那么贴在了一起
"王嘉尔 做好准备 今天起我会开始追求你"

段宜恩说完走出医院 看到了朴珍荣倚在车旁盯着自己 段宜恩走过去 笑着冲朴珍荣伸出手
"今天起 我会跟你公平竞争"
朴珍荣皱了皱眉 回握住他的手
"你放心 你一定会输的"
段宜恩看着朴珍荣脸上自信的神情 手掌微微用力
"难说"






我最喜欢你  006

"cut"伴随着段宜恩的声音响起  电影的最后一幕终于结束 王嘉尔松开被他吻的面色微红的女主 带着笑容轻轻的点了点头 然后走向一旁等着他的朴珍荣
段宜恩的视线一直跟着王嘉尔 他看到朴珍荣的脸色不太好 而王嘉尔的笑容里有一丝讨好
说实话 这场吻戏 他也是有些讨厌的 尤其是看见王嘉尔认认真真的吻 而女主明显有些沉沦
"所有拍摄全都结束了 今晚聚餐我请客 一定都要来哦"段宜恩拿着喇叭喊了起来  现场的演员和工作人员都欢呼了起来
朴珍荣已经作为歌手出道 温柔的声线和好看的外表让他刚出道就已经有了大批的粉丝 段宜恩邀请了他为电影演唱OST  林在范十分不理解 这是给自己情敌铺路?
"你懂什么"段宜恩瞪了林在范一眼
"朴珍荣刚出道 他需要机遇和资源  我的邀请他不会心甘情愿的想接受 但他不得不接受 我是要让他看清楚我和他之间的差距"
"啧啧啧 我们段公子什么时候这么腹黑了"
段宜恩没有理他 心里却有些打鼓
他和朴珍荣之间的确有差距 可是领先的那一个却不一定是他  毕竟朴珍荣参与了王嘉尔的全部过去 他们之间发生过太多故事 段宜恩没有办法在其中的任何一个情节占有一席之地

段宜恩也说不清自己对王嘉尔的态度 只是觉得王嘉尔很特别 清冷的样子 笑着的样子 投入的样子都很美好 让他忍不住想要靠近  可看着王嘉尔对着另一个人露出不一样的神情 他觉得生气  他想要占有王嘉尔所有的样子 时间越长 他就越想要

段宜恩拿着剧本往王嘉尔的方向走过去
"嘉嘉 晚上有空的话一定要来哦"
"好"王嘉尔微笑
自从那天在病房里段宜恩明说了要追求王嘉尔后  段宜恩就真的认认真真的对王嘉尔好 会亲自开车去接王嘉尔来片场  会送他礼物  带他去吃各种料理  王嘉尔不拒绝 却也只是笑着接受 再不表态
段宜恩想 王嘉尔对他的态度好像有一些不一样了 他不知道王嘉尔愿意跟他讲自己的故事是出于什么原因 他明明记得林在范说过王嘉尔从来不愿意跟别人提到自己的过去的  而且段宜恩发现 段宜恩对王嘉尔的要求王嘉尔从来都不会拒绝  他上次说要请王嘉尔吃饭 王嘉尔只是迟疑了一下就答应了 后来他才知道王嘉尔推掉了一个采访
段宜恩想 会不会他对于王嘉尔也是特别的?可看着王嘉尔面对他时波澜不惊的笑容 他又推翻了这个想法
大概王嘉尔觉得他是他的伯乐 所以有一些特殊对待吧
"可是嘉尔"朴珍荣突然出声  王嘉尔看了他一眼 他便不再开口
"珍荣如果可以的话 也来啊 毕竟演唱了电影的OST啊"段宜恩说完 觉得自己有些假惺惺的
"不用了段导  我晚上还有事"
拒绝了最好

庆功宴采取了非公开的形式 段宜恩不喜欢在媒体面前做样子 只交代了演员和工作人员可以在庆功宴结束后在自己的公共账号上发表消息
大家都很开心 一个个的端着酒杯来敬段宜恩酒  大有一副不把段导灌醉不罢休的架势
段宜恩身为导演 又不想扫大家的兴  一杯又一杯的喝着
胃疼的紧 段宜恩一整天没有吃什么东西 这会儿空腹喝了这么多酒 饶是他再好的酒量也有点受不了了 
"不好意思 我去一下卫生间"段宜恩歉意的欠欠身  转身去了卫生间
打开水龙头 段宜恩趴在洗手台上不停的干呕    身后的门开了又合 一双手突然附上了他的后背 动作温柔的一下又一下的轻轻拍着他的背
段宜恩回过头 就看见了眉头微皱的王嘉尔 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里写满了担忧  嘴角的微笑带着一丝责怪的意味
"不能喝还要逞强?"
段宜恩有些受宠若惊 如果要真的计较 这还是王嘉尔第一次为了他露出了不一样的表情
段宜恩转过身 借着酒劲耍赖 把王嘉尔抱在怀里 自己的脸埋在他肩窝一下又一下的蹭着"嘉嘉 我胃疼"
王嘉尔没有挣扎 左手搂着他的腰  右手伸到他们两个中间轻轻的揉着他的胃
"先出去吧 我包里有胃药 先找点给你吃"
"你帮我揉揉就好了"好不容易把人抱在怀里 段宜恩才不舍得这么快就松手
"不行 必须要吃药"
"嘉嘉 再让我抱一会"
段宜恩软软的撒着娇  那种语气把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王嘉尔没再说话 安安静静的窝在段宜恩的怀里
半晌 王嘉尔突然出声
"段宜恩 你为什么喜欢我?"
听出了他语气的认真 段宜恩拉开了他和王嘉尔的距离 认真的盯着他的眼睛
"嘉嘉 我想温暖你"
"一开始只是觉得你特别 我身边多的是讨好逢迎我的人 可你不一样 特别的足够激起我的占有欲"
"可后来我听了你的故事 我难过的好像那些事情经历在我身上一样 我想要保护你"
"我会为了你吃醋 朴珍荣的醋我会吃 和你搭戏的女演员的醋我会吃 甚至连能够24小时待在你身边的经纪人的醋也会吃"
"喜欢一个人需要理由吗?"
"嘉嘉 我只是喜欢你而已"
"嘉嘉 你喜欢我吗?"
段宜恩紧紧的盯着王嘉尔 生怕错过了他某一个表情
王嘉尔笑着 段宜恩读不懂他眼里的情绪  只能看着他伸出手 覆在他的眼睛上
"段宜恩 你醉了"
"我可能也醉了"


TBC

评论(4)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