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胆怯 (上)

非现实

涉及cp:宜嘉 范二 牵绊

个人脑洞勿上升真人




胆怯  001

王嘉尔17岁的时候 在林在范的酒吧做MB  优越的长相和乖巧的性格 虽然做着不那么美好的工作 却很容易让人想要用美好的词汇来形容他
林在范也不能免俗  在视察自己酒吧时看上了王嘉尔  用钱往身边一圈  王嘉尔就成了他的固定床伴
王嘉尔很缺钱
他有个生病的弟弟要养活
还有个残忍的过去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 不要回到底层来  那有多可怕
_
林在范对他很好 能给的都会给  能做的都会做  除了爱情 林在范可以把他有的东西都给王嘉尔
这么说可能很难懂  可王嘉尔之于林在范 就是这样的存在
他愿意给他能给的一切
可他不爱他
_
为什么不爱我还要对我这么好呢
王嘉尔软在被子里想
敲门声适时响起  林在范走进房间来   摸了摸他的额头
“烧退了”
林在范说完  走到桌子前给王嘉尔倒了杯水  看着他喝完
“下次再敢淋着雨回家  看我怎么收拾你”
王嘉尔笑着说好
转眼又拉着林在范的衣角撒起娇来
“哥  我要请假”
林在范低下头亲了亲他额前的碎发 
“不是早就说过你不用去上班也可以”
王嘉尔跟了林在范之后  林在范怕他闲不住就让他偶尔去酒吧唱个歌  王嘉尔唱歌很好听 一把小烟嗓很撩人
“我养得起你 乖 好好休息 ”
林在范把王嘉尔放回被子里  边给他整理头发边嘱咐着
“一会我打电话让斑斑来陪你  今天不用来酒吧”
王嘉尔点点头 目送林在范走出房间 临走还不忘嘱咐他别忘了吃早餐 
王嘉尔把被子盖在头上  懒了一会就爬了起来
按理说林在范是王嘉尔的金主  却从来没和王嘉尔发生过关系  最亲密也不过一个吻
王嘉尔边整理床铺边觉得好笑
虽然说是MB  可第一天就被林在范带了回来  到现在为止还是个毫无经验的大男孩
也算是个失败的MB了吧
王嘉尔走出房间刚坐到沙发上 斑斑就开门走了进来



胆怯  002

“哥你多大人了还要人陪?”
斑斑一进来就把自己甩到沙发上 一边扒拉着五颜六色的头发一边吐槽
王嘉尔面不改色的起身去给小孩儿倒了杯牛奶
斑斑是林在范的弟弟  王嘉尔跟了林在范后和斑斑也成了很亲密的朋友 
“这话你该问你在范哥”
斑斑接过牛奶 又像突然来了兴趣一样凑到王嘉尔跟前
“在范哥真的不爱你?这么宠你  我都做他弟弟这么久了他也从来没对我这么好过”
王嘉尔笑了笑 找了部片子放到家庭影院的影碟机里  一边无所谓的摇摇头
“我俩啊  各取所需 比起爱人还是维持现状好的多”
斑斑装作老成的样子摇摇头 顺便挂断了从进屋开始挂断的第六个电话
王嘉尔注意到他的动作 噗嗤的笑了出来
“又是金有谦?”
斑斑的小脸立刻垮下来  屏幕适时的又亮起   来电显示上明晃晃的写着“中二少年金有谦”
斑斑苦哈哈的把手机递给王嘉尔
“哥 帮我解决一下吧 我还这么小怎么能谈恋爱呢”
王嘉尔接过手机  冲斑斑打趣道“借口”然后接起电话
没等王嘉尔开口 电话那头小奶音就已经急吼吼的传了过来
“斑斑斑斑你终于接电话了我错了你不要再生气了”
王嘉尔捂着话筒 用嘴型对斑斑无声的说着
“不是说你俩没关系吗 怎么都吵架了?”
斑斑翻白眼  王嘉尔起了捉弄的心思
“我是斑斑的哥哥”
电话那头一楞  然后立马乖乖的说着“哥哥好”
“你喜欢我弟弟?”
“嗯 我喜欢斑斑”小孩声音里带了点笑意  王嘉尔偷偷看斑斑通红的脸
“那见面吧  晚上七点Lin club”
说完王嘉尔迅速的挂了电话  忽略斑斑惊讶的表情 起身去吃早餐
“哥  你要见他?”
“我见他干嘛 你见啊”
斑斑声嘶力竭的大喊
“我不能见他!哥你害我”
王嘉尔不接他话  心想 哥这是在帮你
“没关系的 不用害怕 晚上哥陪你去”
_
晚上七点  王嘉尔拉着斑斑到酒吧的时候先去了林在范的办公室  林在范听说要给斑斑“相亲”之后 立马给服务台打电话开了个豪华包间  王嘉尔乐颠颠的拉着斑斑进去  王嘉尔靠在沙发上玩手机 斑斑就一个劲的闷头吃果盘
“哥 我紧张”斑斑吃完了一整个大果盘之后憋着尿跟王嘉尔叨叨
“你紧张什么啊”
“实话跟你说吧 我也挺喜欢金有谦的”
“我知道啊 不然我能陪你来见他吗”
“可是我还是紧张啊”
没等他俩讨论完为什么紧张这件事  服务生就带了两个男生走了进来
王嘉尔瞟了一眼一进门就眼睛定在斑斑身上的小红毛  心想这就是金有谦没错了
还没来得及看清第二个人  斑斑就一溜烟冲了出去  小红毛愣了一下  也跟着追了出去
王嘉尔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和屋子里剩下来的金发男生大眼瞪小眼
这人怎么长的这么像点心啊?
王嘉尔边这么想  边让金发点心坐
金头发的点心坐下后就开始盯着他看  看的他浑身难受 实在忍不住了  王嘉尔放下手机 转头看着那个点心
“点……啊不是  我是说 你和金有谦是?”
“我是段宜恩 金有谦的哥哥”
“阿……那你来这里?”
“他说他喜欢的人的哥哥也会来  为表诚意 我也得到场”
“哦  我就是那个哥哥 王嘉尔 你可以叫我Jackson”
段宜恩伸手握住了王嘉尔的手
“你好 嘉嘉”
“诶  不是说让你叫Jackson吗”
“知道了 嘉嘉”


胆怯  003

王嘉尔不太喜欢和陌生人说话 干脆忽略了金点心 拿着手机给斑斑打电话
“上哪去了?”
“哥  我在厕所呢 水果吃多了”
“小红毛呢?”
“在我这呢”
“和好了?”
“哎呀哥……”斑斑拉长声音撒娇  王嘉尔笑了笑挂了电话
“哎 段宜恩?你应该可以走了 这没咱俩啥事儿了”
段宜恩点点头  然后问
“你不走吗?”
王嘉尔没回话 径自出了包房往台上走
乐手看到他上台自动给他让出了地方  王嘉尔坐在椅子上  音乐缓缓的流淌出来 他开口 轻轻的唱起了歌
舞台下的段宜恩眼睛紧紧盯着台上的王嘉尔 轻轻的笑着 表情晦暗不明
林在范在办公室里听到歌声 停下了手头的工作  闭着眼睛靠在椅子上
有人在唱歌
有人在听歌
还有人想到了过往  难过的发苦
_
一曲终了  王嘉尔下了台  林在范已经出了办公室 站在侧台等着他   王嘉尔走到他面前 林在范伸手摸了摸他的头 然后拉着他往楼上的办公室走
“嘉嘉”段宜恩在身后叫住了他
王嘉尔和林在范一同回头  林在范看了看王嘉尔 无声的询问着来人的身份  王嘉尔耸耸肩  松开拉着林在范的手 走到段宜恩面前
“有事吗?”
“那位是?”段宜恩笑着 歪头看着王嘉尔
王嘉尔回过头看了一眼林在范  心里转了好几个答案  最后开口  带着一点点不确定的上扬
“我的  金主?”
段宜恩笑了笑  伸出手指点了点王嘉尔的嘴角
“想不想换一个?”
王嘉尔没有躲  低下眼睛看了看那只骨节分明的好看的手 轻轻的叹了口气
“目前没这个打算”
段宜恩微微躬下身子  把距离拉近到彼此呼吸交融  王嘉尔不躲不闪  眼睛里依然全是笑意
身后的林在范轻声咳了咳  王嘉尔伸出手去把段宜恩推的远了点 回过头朝林在范走去
“王嘉尔”
段宜恩的声音在他身后传来
“准备好  我要追求你了”
王嘉尔没有回头 笑吟吟的看着面前的林在范  无声的开口
“哥  我心跳很快”
林在范眨了眨眼  走过来一言不发的拉着王嘉尔离开



胆怯  004

林在范最近出了个小差  王嘉尔好不容易的空闲了下来  和斑斑还有他的小红毛混了两天后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电灯泡的身份  
一个人在家里纠结了一上午 才终于下定决心提了车往医院赶去
王嘉尔的弟弟叫苏轻  当年王嘉尔还是王家小少爷时  他爸爸抱回来的小娃娃  也是从苏轻来了他家开始  他父母的感情日益出现了裂痕 直到破产  他母亲丢下所有离开 父亲入狱  王嘉尔那时已经长大  大到足够能理解私生子和贪污这两个词
可他恨不起苏轻
尽管没有苏轻 他的家庭就不会破裂  可每当他想不管他时  就会想起他小时候的样子
奶白的小孩子被他抱在怀里  爸爸说给他起个名字吧   王嘉尔那时刚在学校学了轻松这个词  希望这个可爱的宝宝能够一辈子过的轻松过的好
苏轻这个名字 还是他取的
王嘉尔叹了口气  推开了重症监护室的病房门
床上的少年脸色苍白  纤细的身体看起来就脆弱的不像话  苏轻回过头看了王嘉尔一眼 然后低下头不再说话
王嘉尔走过去 把手里的水果和营养品放在床头的柜子上 坐在苏轻身边
“这段时间怎么样?”
苏轻没说话 轻轻的点了点头
“对不起啊小轻  我有点忙……这么久了才过来看你”
王嘉尔看着苏轻突出来的锁骨 有些难过
苏轻却突然反应很大的转过头看着王嘉尔 有些着急的开口
“哥不要和我说对不起  我已经很感谢你了  哥”
苏轻涨红了脸  然后猛的抓住了王嘉尔放在床边的手
“哥”他眼神诚恳“放弃我吧  总之我会死的  我不想……不想再拖累哥了”
王嘉尔抽出自己的手  铁青的脸色表示了他在生气  可他尽力的平静了下来 站起来把被子给苏轻盖好
“你休息吧  我有空再来看你”说完转身走
“哥”苏轻在身后着急的叫住他
“哥 我是认真的”他的声音很小  王嘉尔却再也迈不出脚步“我能感觉到  我好不起来的  哥”
“让我出院吧  我想待在你身边”
王嘉尔闭上眼“不可能”
“哥  你明知道我喜欢你”
“苏轻”王嘉尔转过身 呵住了还要继续说下去的苏轻“我是你哥哥”
“那又怎么样  你总是在逃避  可是哥  我快要死了  我怕我再不说就一辈子都没有机会了”苏轻边说 边虚弱的下了床 一步一步的走到王嘉尔面前
他看着王嘉尔笑了起来
苏轻很好看  很清秀的眉眼 
他看着王嘉尔 然后伸出手拥抱了他
王嘉尔没有动 也没有推开他  他只是皱着眉头闭上了眼睛
“小轻 对不起”
_
王嘉尔从医院出来的时候 觉得浑身都脱了力气 坐在台阶上埋着头  思绪不知道飘到了哪里
“嘉嘉?”不算陌生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王嘉尔抬头 先是被阳光刺了下眼  然后就看到了顶着一头金闪闪的头发的段宜恩
王嘉尔的思绪还没有拉回来 迟钝的看着段宜恩 直到段宜恩把他拉起来带到车上 他才终于反应过来
“段宜恩?”
“嗯 ”段宜恩边启动车子边目视前方的开口“你在医院门口蹲着干嘛?”
王嘉尔看了看外面完全陌生的路  回过头看着段宜恩的侧脸
“现在这个好像不是问题”王嘉尔用手指戳了戳段宜恩“现在的问题是 你带我去哪?”



胆怯  005

车子停在一栋废弃的大楼前  段宜恩下了车后绕过车子打开了王嘉尔这边的车门  王嘉尔坐在座位上双手紧紧的抓着安全带 死活不肯下车
“我说段宜恩 我可是正经MB  有了金主之后可有规定不能接客的”
段宜恩嫌弃的皱眉 然后伸手替王嘉尔解开了安全带  一言不发的拉着王嘉尔进了大楼
吱吱呀呀的楼梯一路走到天台 王嘉尔累的瘫坐在地上  再一抬头  却是被眼前的景象震惊到失语
不同于外观和楼道里的破败  这栋残破的建筑物的天台上开满了五颜六色的花朵  各种各样的植物整齐且繁盛的生长在各式各样的花盆里  生机勃勃的绿色蔓延了整个天台  像一片小小的原始森林  一看就是有人精心打理的
段宜恩手里拿着花洒  正熟门熟路的给植物们浇水
王嘉尔一边环视着这些他叫不上名字的植物  一边坐在天台中间的长椅上
“这些植物 是你种的?”
王嘉尔看着段宜恩的后脑勺开口
段宜恩点点头  没有回头  放下花洒拿了剪刀去修剪植物上多余的枝桠
“除了我以外 你是唯一看过他们的人”
段宜恩开口 王嘉尔躺在长椅上  太阳正在落山  金黄色的阳光给段宜恩也镀上了一周金边
“我母亲去世的那一年我开始在这里种植物  每一朵花  每一盆绿植 都是我亲手种下去 又亲手养起来的  ”
空气中有植物清新的香气  王嘉尔闭上眼睛 段宜恩的声音距离他很远 又很近
“因为觉得自己太寂寞  所以一个人来这里对着空气自言自语 ”
“看着植物从种子开始发芽生长是一件很神奇的事 ”
“我遇到难过的事时就会来这里  有人说植物会散发让人开心的气体”
“不开心的话 就来这里吧 ”
王嘉尔没有说话  低下头去掩饰复杂的表情
难过又无措
_
车子到达林在范家时  王嘉尔说了句谢谢然后准备下车
车门还没被拉开  王嘉尔先被段宜恩拉住了
一个蜻蜓点水的吻落在他的嘴角 
他疑惑的看着段宜恩  却只看得到他低着头的头顶
“段宜恩 你没事吧?”
“王嘉尔”段宜恩的声音有些沙哑  他伸出自己的手  放在王嘉尔的肩上  然后抬起头
“你真的……不记得我吗?”
_
车窗外吹起了风   有雨滴落在玻璃上
王嘉尔闭上眼  心脏突然开始抽痛
怎么会不记得  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从金有谦和段宜恩同时出现在王嘉尔的面前  王嘉尔就理顺了所有关系
能清楚的记得当初把父亲的公司逼上绝路的企业叫做TK
Tuan   Kim
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巧合呢
可我能怪你吗  王嘉尔看着段宜恩想
“就算小轻现在看到你  都会笑着叫你一声Mark哥的  我们很清楚那件事和你没有关系  所以如果你是来补偿或是赎罪的  真的没有必要”
“段宜恩  我有时候真希望没认识过你”
可我舍不得和你没有交集
所以我明明已经做好了和你重新认识放下过去的准备了啊
王嘉尔推开车门下车  没有回头 
雨滴拍在脸上  冷冷的
他想  段宜恩和金有谦总是无辜的呀
可明明他也是无辜的
却遭受了那么多的苦难
在走到林在范门口的那一刻  终于控制不住剧烈的心跳  跌坐在地上  后脑磕在门上  发出很大的声响  晕过去的前一秒  脑海里是段宜恩小时候的脸
很可爱  又温暖的脸




胆怯  006

王嘉尔再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   林在范坐在床边看着他睁眼 伸手拿了床头柜上的水和药递给他  看着他吃完  又伸出手接过空杯子放回床头柜
然后就是长久的沉默   久到王嘉尔快要睡着了 林在范的声音才传过来
“你又想起那年的事了?”
林在范知道  王嘉尔只要想起那年的事  心脏就会跳的很快  伴随着剧烈的疼痛
林在范一直避免让他接触到和那年有关的人和事  把他保护的很好  这次发病距离上一次间隔半年  却严重到直接晕在门口  要不是他听到了门外什么东西撞在门板上的声音  王嘉尔不知道情况要有多严重
林在范刚认识王嘉尔的那一年 王嘉尔根本没有这么鲜活  酒吧吵闹的音乐里他坐在角落  周围不停有对他搭讪又动手动脚的男人  他也不躲  脸上挂着一副无所谓的笑   颠倒众生  又不切实际   整个人安静的仿佛要淡出这个世界
那一刻林在范觉得  王嘉尔是快要消失的
所以他几乎是慌乱的走过去拉起了角落里的王嘉尔   急切的问他愿不愿意以后跟着他
“我想让你活下来 ”
他这样说
王嘉尔当时依然是那副不甚在意的笑容  仿佛去哪里做什么对他而言根本没有什么区别  他点头  然后手指轻轻的搭在林在范的肩膀上 
“你有钱吗?”
林在范被他问的愣住  却看到了他眼底一闪而过的自嘲
“我很需要钱  如果你有  我就跟着你”
王嘉尔最后这样说
于是林在范把他带回了家  用了三年的时间把他变的像个正常人一样生动  也用了三年的时间了解到他的过去和他的现实
破产入狱的父亲
抛弃他和弟弟的母亲
重病又对自己有着不正常感情的弟弟
还有……最信任的人的背叛
关于这个故事林在范知道的并不详细  王嘉尔每每想起心脏就痛的难以忍受  林在范舍不得再问  只知道王嘉尔家的破产  和他儿时在LA认识的一个叫Mark的哥哥脱不了干系  而他很喜欢那个哥哥
他总是说Mark哥也是被他的家族利用才会故意接近他从什么都不懂的他那里套出能够让他父亲的公司破产的信息
可林在范分明从他说这话的表情看出了难过
林在范很心疼他  却无能为力
_
王嘉尔点点头  又摇了摇头  最后叹了口气
“哥  我从来都没有忘记过”
“见到他的第一眼我就认出他来了  变瘦了变白了  和以前那个在海边晒的黝黑眉毛像毛毛虫一样的大哥哥判若两人”
“可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他了”
王嘉尔低着头  林在范看不清他的表情 只觉得第一次见面时那种感觉又出现了
那种 眼前的人下一秒就会消失的感觉
林在范伸出手握住王嘉尔的手  王嘉尔抬头看了看他  却是笑了出来
“我真的很喜欢他  就算当年他骗了我又没有道歉  就算他看着我离开都没有说再见  我也没办法讨厌他”
“我第一次知道他的中文名字呢  段宜恩  真的很好听”
最宜感恩  王嘉尔想  他怎么可以对段宜恩说出最好没认识过的话呢
明明认识他遇到他是那么值得感恩的一件事
_
林在范不懂该怎么样安慰他  只能默默的握着他的手  犹豫了半晌  还是开了口
“嘉尔……”
“每个人都有爱人的权利 如果你看清了自己的心  确定了你对他的感情  那么到时候我一定放你走  反之  你可以永远留在我这里”
“我会照顾你”
林在范爱过人  也经历过背叛  其实他都懂
什么都比不上爱情
林在范看着王嘉尔笑起来甜甜的小括弧  也不由自主的跟着笑了起来
王嘉尔之于他  到底还是特别的


胆怯  007

王嘉尔最后还是接苏轻出院了
在他收到苏轻的病危通知书的时候
医生带着厚厚的眼镜  用见惯了生死的麻木表情告诉王嘉尔  他不满十八岁的弟弟  最多还能活一个星期
王嘉尔没有哭  用极其快速又坚定的步伐走到了苏轻的病房门口  颤抖的手却怎么也握不住门把
病房的门被从里面打开  苏轻那张好看又苍白的脸就出现在王嘉尔的面前
有眼泪要冲出来的感觉  王嘉尔轻轻的抱住了苏轻  把他的脑袋按在自己的胸口
“小轻  哥带你出院吧”
怀里的少年太过瘦弱  轻轻的颤抖着  王嘉尔紧了紧自己的手臂
“小轻以后就和哥一起生活”
_
林在范在城郊给王嘉尔买了一栋带着小花园的公寓  王嘉尔平时很少去那里  这样看来  这个地方倒是很适合苏轻养病
王嘉尔开着车带着苏轻到了公寓  苏轻下了车  走进院子里就开始满脸疑惑的看着王嘉尔
车和房子  他想不通自己的哥哥是怎么样一个人肩负了他昂贵的医药费  又购置了这些的
王嘉尔看出他的疑问 伸出手摸了摸他黑色的发丝
“我说我中彩票了  你信不信?”
“我信”苏轻笑起来  眼底的乌黑格外明显“哥哥说什么我都信”
王嘉尔看着他  突然就心疼起来
明明是自己从小疼到大的弟弟  因为家庭的变故和他坦诚了喜欢自己  就算明知道他得了不会好的病也在避着他  却忘了  他明明只是个孩子  身边只有自己
王嘉尔拉着苏轻进了屋子  替他收拾好了房间  又带着他去逛街买了很多的衣服和零食  然后拉着他的手慢慢散步回去
苏轻一直很开心  乖乖的拉着他的手挨着他走 
回到家王嘉尔给苏轻做了他爱吃的东西  又陪他看了部电影  最后把他哄睡了
苏轻睡着前拉着王嘉尔的手指  大大的眼睛和王嘉尔的如出一辙  他说谢谢哥
王嘉尔笑着哄他睡着  然后下了楼一个人坐在黑黑的客厅发呆
有些透不过气来
王嘉尔随便拿了件外套往外走  想要出去透口气
院子外的路灯下蹲坐着一个人  有飞虫在路灯周围绕圈  那个人把脑袋埋在膝盖上  一动也不动
王嘉尔一点一点的走过去  在看清了那人一头金发时  突然就哭了出来
眼泪无声的砸在地上  王嘉尔的声音很小
“段宜恩”
几乎是一瞬间就抬起头  王嘉尔就对上了段宜恩深深的眼
“你怎么……”
在这
一句话还没有说完整   王嘉尔就被段宜恩搂进了怀里  力量大的快要把他揉碎  可王嘉尔竟然舍不得推开
“嘉嘉  对不起”
“对不起”
段宜恩说不出完整的话  只能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抱歉   王嘉尔回抱住他  段宜恩给的安全感让他哭的很大声
“段宜恩  我什么都没有了”
“我很快……连唯一的亲人也要失去了”
“到底为什么这样对我  为什么一定是我 ”
“很累啊很痛啊段宜恩……我……真的很难过  ”
他哭的浑身颤抖  最后连声音都嘶哑  段宜恩只能心疼的搂住他  拍着他的后背  细细的吻掉他的眼泪
“你还有我  我不会再骗你了嘉嘉”
“原谅我还有   让我照顾你和小轻”
“我爱你 王嘉尔”
段宜恩真的不想在这种时候表白  可看到王嘉尔的眼泪他就开始慌了   他不知道能做什么该说什么  只能说出自己最真实的感受
爱他
想要和他在一起
想要照顾他  想要陪着他


胆怯  008

苏轻出院的第三天   段宜恩接到了他的电话
有些意外的来到苏轻约他见面的咖啡厅  苏轻坐在角落  看样子等了很久
段宜恩犹豫了一下走过去   苏轻看到他  想要站起身 
段宜恩快走了两步按住他
他真的太虚弱了
“Mark哥”
段宜恩刚一坐下  苏轻就开了口
段宜恩愣了一下
“你记得我?”
苏轻摇了摇头
“不记得你的样子了  也没有认出你  我是猜的”
“Mark哥应该知道了吧……我……快要死了”
苏轻说这话是嘴角微微上扬  段宜恩看的眼睛生疼  低下头搅拌着手中的咖啡  掩饰已经有些发红的眼圈
“Mark哥不要为我伤心  我每天都痛  在医院的治疗很痛苦  能清楚感觉到体内生命力的流逝这种感觉也很痛苦  死对我来说大概是一种解脱”
“我只是放不下我哥哥”
“他那么笨那么爱哭  又不会保护自己  虽然我也保护不了他  可我还是不放心”
“Mark哥  你……骗过他吗?”
苏轻的问题问的小心翼翼  当年他还太小  根本什么事都不知道  王嘉尔不和他提当年的事  他只模模糊糊知道那件事和段宜恩有关系
段宜恩抬起头  眼神澄澈
“小轻  我从来没骗过嘉嘉”
“接近他是因为我真的想要靠近他   后来的事……是我父亲利用我”
“我用了很多年让自己强大起来  他带着你离开的时候我没有勇气和他说再见  因为如果我不能强大到可以保护他  我就没有资格再见他”
苏轻笑了起来  露出了好看的酒窝  他说那就太好了
“我哥哥真的很记仇哦  也许会因为误会而拒绝你  你要跟他解释清楚啊”
段宜恩有些感激的看着苏轻
他知道  苏轻在提示他
三天前的那晚最后王嘉尔推开了他   回过头  两个人就看见了站在门口的苏轻
他是知道的  他们之间的障碍
段宜恩拍了拍苏轻的肩膀  心疼又感谢 
“小轻……谢谢你”
_
_
苏轻最后还是走了
这个懂事的孩子活着的时候很安静  就连走也干净利落
该做的事全部做完  该托付的事也处理好  该感谢的人也尽全力的表达了感谢
就连林在范斑斑和有谦  都收到了他亲手挑选的小礼物
他给每个人留下的最后一句话都一样
“我哥哥以后拜托了”
他丢掉了自己留在王嘉尔家所有的东西  然后悄无声息的在空荡荡的房间里离开了这个世界  
王嘉尔反而哭不出来
林在范帮着他处理苏轻的后事  他就只面无表情的跟着忙东忙西   一言不发
正常的让人害怕
他一边麻木的忙碌着  一边回忆着最后一周和苏轻的相处
寸步不离的陪伴  睡前的轻声安慰  一起去游乐园玩到大汗淋漓  做料理时小孩满足的表情  还有无数次小心翼翼的拥抱
苏轻说他很快乐  就算走也没有什么遗憾
可王嘉尔很后悔
明明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去陪伴他的
_
葬礼结束后王嘉尔就消失了
林在范能找的地方都找了   就连斑斑有谦也帮忙找了一整天  可王嘉尔电话关机  人也找不到踪影
林在范无奈的拿出手机联系段宜恩
就当死马当活马医了吧

TBC

评论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