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有病早治-004


“哥,你认识今天那个叫段宜恩的新同学吗?”

金有谦坐在副驾上,一边玩手机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跟王嘉尔聊天。

王嘉尔一个人坐在后座正塞着耳机闭目养神,闻言睁了睁眼睛,随即又闭上。

“没见过。”

“那他今天怎么叫你小橙子?还是小橘子什么的?”金有谦干脆扭过头,“而且哥还跟他握手了!哥连我的手都不握!”

王嘉尔大眼睛瞪过来,顺手扯下了一边耳机,看表情就知道已经懒得多说了,金有谦耸耸肩,识趣的转回身去继续玩他的游戏。

王嘉尔把耳机塞回耳朵里,靠在车座上继续假寐。

为什么?那个叫什么来着?那个男孩子,表情实在是太难过了。

好像喜欢的玩具丢了很久,好不容易找到却发现那玩具已经不属于自己了的小孩子一样,他也不知不觉的就伸出手去了。



把金有谦送回家后,司机又把王嘉尔送到了独居的公寓楼下,王嘉尔背着双肩书包一言不发的带着耳机下车进电梯,一回头就看到了一张今天似乎见了太多次的脸。

“嗨。”段宜恩笑的很努力,就差没在虎牙上粘一颗钻石,“你也住这里?几楼?我今天刚搬过来,好巧。”

没说话默默地绕过段宜恩按下17层,王嘉尔指指自己的耳机示意听不见他在说什么,然后转过身继续一言不发的听自己的音乐。

留下段宜恩一个人站在原地发散想象力。

小橘子到底……经历了什么?

非常不科学。


上一世他第一次见到王嘉尔时是在人声鼎沸的体育馆门前,社团扎堆纳新,阳光刺目的不像话,段宜恩站在一个巨大的遮阳伞下,一回头就看见一双亮晶晶的眼睛。

王嘉尔扎着个苹果头,直勾勾的盯着他,笑起来露着两颗小兔子一样的牙齿。

“你长得真好看,你叫什么啊?”

“麻烦让一下可以吗?”

熟悉的带着点奶气的烟嗓把段宜恩从回忆里拉出来,王嘉尔正站在他身后,略微有些不耐的看着他。

说着抱歉把路让开,段宜恩看着王嘉尔低头从自己身边经过时突然心悸的难受,反应过来时他已经拉住了王嘉尔的袖子。

“对不起。”

段宜恩笑了笑,他想起每次王嘉尔站在他身边时有温度的空气,王嘉尔总是笑着往前跑,拼命努力的跟在他身边,而他只是游戏般的停下来等一等他,再潇洒的抽身,自以为游刃有余进退有度。

他没想过王嘉尔有多辛苦。

“让你等了那么久对不起。”

他凑的近了些,含笑的眼睛满满的盛着王嘉尔,用记忆里王嘉尔最喜欢的语气说:

“这次我来追你好不好?”

“你在说什么?”王嘉尔眉毛又皱起来了,眼前的人从第一次见到他就开始说奇怪的话,如果上午摸他头发的动作他还可以接受,那么现在跟到他家门口胡言乱语的行为着实让他觉得不可理喻了。

“你脑子有问题吗?”他真诚的疑惑完全不带任何贬低情绪地发问,“还是把我错认成谁了?”

“没有啊”段宜恩笑嘻嘻的指了指隔壁的房门,“我住这里的,以后就是邻居兼同班同学了,请多指教。”

“还有别的事吗?”王嘉尔不想过多纠缠,点头转身准备输密码却发现段宜恩还站在原地,于是停下来又一次真诚的询问。

“没什么,总感觉有一天你会疯狂的喜欢上我,要不要赌一赌?”

“……”

再懒得说一句话,王嘉尔面无表情的转回去开门进屋关门落锁全过程不超过五秒钟。

留段宜恩一个人站在门外,努力消化着巨大的心理落差。


对于现在的王嘉尔来说,父亲是自由摄影师,一年四季都在世界地图上乱跑,母亲在国外有抽不开身的设计工作室,几乎从懂事起就一个人生活的经历导致他不太看得懂别人的情绪,再加上尽管不常陪在身边却过分溺爱儿子的母亲的干涉,请了三位营养师两位保姆一位司机,几乎算得上是养尊处优的生活环境更是把王嘉尔培养成了一个略微有一些性格缺陷的小少爷。

不懂社交,于是尽量避免和除一起长大的表弟以外的其他人交流,不太会照顾别人的感受,所以干脆不交朋友。王嘉尔的处事原则单纯到让母亲也担心的程度。

“所以你来国外陪陪妈妈嘛。”

晚饭后的电话里王妈妈又提到这茬,从王嘉尔高中入学前她就一直有这样的想法,让王嘉尔出国读几年书,多接触一下国外的气氛,多交朋友,再加上她身边有一些优秀的心理学人才,她相信足以弥补儿子的性格缺陷。

“我再考虑一下吧。”王嘉尔还是这套说辞,他对未知的东西有本能的排斥,每做一个决定都要下很大的决心,更何况是要去融入一个全新陌生环境这样的决定。



时隔三年又一次体会到高中生家庭作业的可怕,段宜恩坐在桌子前脑袋大了一圈,十分努力的把一篇英语作文解决掉,剩下的咬了咬笔盖还是决定第二天拿到学校去抄。

段宜恩心安理得的躺在床上,拿出手机迅速的输入了一排记忆里的数字。

如果他没记错,王嘉尔的号码是从小学一直用到大学的,也就是说,他不用问任何人,现在就拥有追求目标的手机号码。

得意的按键盘的手指都翘着愉悦的弧度,想了半天只打了四个字。

“晚安嘉嘉。”

段宜恩很心机的没有署名,但叫了“嘉嘉”,这样一般人都会好奇对方是谁,至少会回一条“哪位?”过来。

而直到段宜恩拿着手机陷入沉睡,手机也没有亮起来过。

第二天一早,光荣落枕的段宜恩盯着手机里最新一条来自“嘉嘉”的消息里那个孤零零的问号,丧到极点。

回想拥有“被嘉嘉秒回消息秒接电话”待遇的上一世,这一次还真的是名副其实的——

从零开始。


已经不习惯中学生作息时间的段宜恩今日第二丧,收拾好出门时对门已经人去楼空,险些赶不上公交差点迟到,到了班级发现王嘉尔已经坐在位置上乖乖的看英语书,颇有些诧异的走的近了点才发现英语书上夹着一本小巧玲珑的漫画书。段宜恩一个没忍住,噗的笑了出来,换来一个毫无温度的轻瞥。

王嘉尔抬头看了看面前这个一大早发病的怪人,内心没有一丝波动。

总不能跟脑子有毛病的人计较,王嘉尔心平气和地想。


“早啊段宜恩!”

金有谦阳光灿烂的跟新同桌打了招呼,顺便还帮忙伸手拉出了椅子,段宜恩坐下,顺手从书包里拿出一盒巧克力递给金有谦,从零开始,从笼络小舅子开始。

金有谦笑容逐渐消失,心事重重的接过巧克力,坐立不安的挪了挪位置,

“那个……段宜恩同学,有句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

“你讲。”

“我……我是直的!”

“……???”

段宜恩今日第三丧,该如何向未来小舅子解释自己只是在讨好他,而不是在追求他?

—TBC—

应该有看出来了的吧?小嘉前一世同意了出国,也真的弥补了性格上的缺失,所以性格差异才会这么大的哦,但这一世的性格缺失不靠出国,要靠小嗯了!小嗯一定要努力哦!(握拳

抱歉拖这么久!

评论(52)

热度(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