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手给你牵


*很短
*小甜饼

王嘉尔第七十三次提到他那个叫段宜恩的室友时,金有谦把筷子放在桌子上,望着眼前热气腾腾的海底捞,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哥,要不你把他叫来吧?”
“好的。”
王嘉尔手里攥着手机,已经点开了名为“Marky”的微信聊天界面,闻言就像已经等这句话等待了十年一样,飞快地敲了地点过去,句尾还加了句“速来。”

作为王嘉尔的高中同桌,金有谦大概了解王嘉尔所有的偶尔发作的小公主脾气,例如吃着海底捞把不知道正忙着什么的室友叫过来的行为,如果换做是他,金有谦是绝对不会来的。

三分钟后段宜恩到达了现场。
且风尘仆仆,浅色薄外套里面穿着明显是在宿舍穿的居家服的舒适面料卫衣,手里拿着钱包和手机,推开店门的一瞬间就捕捉到了金有谦和王嘉尔坐着的这一桌,眉头微皱酷酷帅帅地走过来,开口前先摸了摸王嘉尔额头。
“怎么又吃辣?”
“没关系嘛,今天心情好,少吃一点只是出一点汗而已。”王嘉尔一边回答一边顺手接过了段宜恩的钱包和手机放在自己包里,然后招呼段宜恩坐下来吃,后者顺从的坐在他旁边,这才想起来跟新朋友金有谦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
脾气真好啊这哥们儿。
金有谦心平气和地想。

王嘉尔和段宜恩不是一个系的,他们两个是在舞蹈社团认识的,那之后不到三个月,王嘉尔的室友就纷纷向导员提出要更换宿舍,搞的王嘉尔一度怀疑自己做了什么招人讨厌的事。最后一个室友也抹着眼泪搬出宿舍后,段宜恩就提着小皮箱闯了进来。
“嗨”这人小虎牙露的很真诚,眼睛都没眨一下,“原来你就是那个没有人想要合住的男生吗?”
王嘉尔真情实感的难过哭,段宜恩把人搂一搂。
“没关系啦,他们都不想跟你一间,我跟你一间嘛。”

被软硬兼施逼着换宿舍的三个王嘉尔前室友得了封口费,王嘉尔被蒙在鼓里小半年。
如果不是后来有一晚段宜恩喝醉了没忍住拉着人表白,抱着王嘉尔念念叨叨把认识以来偷偷做的所有事儿都捋了一遍,“我真的很喜欢你呀你看我居心叵测做了这么多!”
“你还知道你居心叵测啊?”
彼时王嘉尔红着脸扯段宜恩耳朵,小兔子牙和甜甜的小括号却没忍住全都露了出来。

吃完海底捞段宜恩陪着王嘉尔把金有谦送上了出租车,王嘉尔夸张的含着眼泪说拜拜,下一秒就欢天喜地扯着段宜恩的袖子吵着要去买冰淇淋。
段宜恩的卫衣袖子被他扯出来,长了外套袖子很大一截,哭笑不得的伸出另一只手把王嘉尔的手拿了下来,然后慢悠悠的握在了手心里。

“以后直接牵手好不好?”
“……”
“嗯?”
“好呀😳”

fin.

评论(15)

热度(5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