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欢乐场<004>


欢乐场

第四章



王嘉尔当然很缺钱。

否则他现在也用不着坐在这个金碧辉煌的大厅,仰着脑袋盯着头顶巨大的水晶吊灯发呆。

对面的男人戴着黑框眼镜,穿着一丝不苟的西装,面上带着晦暗不明的表情帮王嘉尔布菜,而王嘉尔只抓着杯子一口又一口的机械性喝着酒。

“嘉尔,菜要冷了。”

男人开口,经过包装的虚伪关切的声音恶心的很。

王嘉尔不耐烦的皱紧眉头,桌子下的手握成拳,随时准备着揍人。

“苏请冬,我说过了,再过一个月我就能把欠你的钱还清。”

“我也说过,嘉尔,我不需要你还钱。”

苏请冬还是那副不痛不痒的表情,王嘉尔脾气并不好,此刻也并不准备压着。

两只手撑着桌子站起来,王嘉尔逼视着苏请冬,铁青着脸色开口。

“上一世的恩怨跟我无关,早就被扫地出门的我也没义务帮那个人还钱,我还你钱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就算我不想还你也没处去告我,我警告你,别想利用这个要求我做任何事。”

“嘉尔……”

“闭嘴,我没家人也没朋友,把我逼急了我什么都做得出来,你最好小心一点,拿着你那张欠条老老实实的等着收钱,再有下次这样不由分说的把我抓来,我不介意真的闹出些麻烦给你。”

转过身快速走到门口,手指扶上把手时身后的声音悠悠传来。

“嘉尔,你真是太小看我了。”

苏请冬叹了口气,依然坐在餐桌前,拿着酒杯好整以暇的看着王嘉尔。

“那笔欠款从来没被我当做绑住你的筹码,毕竟你需要用命去赚的那笔钱对我而言不过是一堆阿拉伯数字,王嘉尔,你大可去试一试能不能做出让我难堪的事。”

他冲王嘉尔举了举酒杯。

“如果是你,我愿意拭目以待。”

苏请冬得意的挑眉,似乎已经看到了王嘉尔向他示弱的样子。

王嘉尔咬着牙忍下一句国骂,摔门而出。

他当然知道,无论他怎么闹都不能动摇苏请冬分毫,苏请冬的目的从一开始就很明确,欠款不过是个幌子,他真正想要的就是王嘉尔这个人。

阴魂不散。

要想彻底摆脱苏请冬,还要再想办法。

段宜恩手里捧着文件夹靠在沙发上,眉头微微皱着,似乎有些不满。

Dylan站在一边,扑克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段宜恩看完了苏请冬的资料,又抬起头看了Dylan一眼,Dylan立刻会意,语气平稳逻辑清晰的简单介绍了一下苏请冬和王嘉尔的所有联系。

两千万的欠款,还有图谋不轨的接近,段宜恩危险的眯起眼睛。

连续一个星期在赌场看到段宜恩,王嘉尔从一开始投去探寻的目光到现在已经能面不改色的在被段宜恩尾随到休息室时状若无人的换衣服走人。段宜恩也不叫他,安安静静的眨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盯着他看,然后开着车子一直跟在他后面送他回家,这期间不说一句话。

看着人进了单元门就潇洒的开车离开,王嘉尔趴在破旧筒子楼的楼道窗口,若有所思的盯着那辆车直到看不见。

接到王嘉尔的电话是在段宜恩意料之中的,他把车子停在车库,熄了火后靠在座椅上接通了电话。

“喂”

电话那头王嘉尔的声音传过来。

段宜恩没有立即说话,缓缓勾起一抹笑,轻轻的嗯了一声。

“我还以为我起码要再等一个月才能接到你的电话。”

王嘉尔没有接他这话,自顾自的开口。

“你究竟是为了什么对我这么感兴趣?”

身价那么高的大总裁,每天做着一些在他看来毫无意义的事情,送他回家,看他比赛,这些都让王嘉尔有一些想不通。

段宜恩笑了笑。

“很好看啊,你。”

被荒唐的回答气笑,王嘉尔不置可否的哦了一声。

“你调查过苏请冬了?”

“是。”

“你最近送我回家……是怕他找我麻烦?”

“不,我只是想看看你。”

这话段宜恩没有说谎,他有一百种方法让苏请冬见不到王嘉尔,根本用不着他每天晚上亲自护送。

“那……”

王嘉尔的声音里带着点犹豫,随即坚定起来。

“你能帮我对付苏请冬吗?”

随手点了支烟,段宜恩打开车门走出车库,空荡荡的别墅陷在巨大的黑暗里,这里除了段宜恩空无一人。

而段宜恩盯着黑暗的窗口,仿佛想到了什么,脸上的表情逐渐柔和了下来。他对着话筒温声开口,眼睛里有一丝像是小孩子一样的期待,仿佛他正在对他最珍惜最喜欢的玩具说话。

“乐意效劳。”

—TBC—

【《枪与玫瑰》实体预售最后一天:点这里!

评论(7)

热度(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