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枪与玫瑰-013


你要手捧鲜花,而我会替你拿着枪。



枪与玫瑰

013




作为王嘉尔的朋友,尽管面前正心不在焉的搅动着咖啡的人看起来毫不在意,朴珍荣还是尽心尽力的解释清楚了王嘉尔没有第一时间去救他的原因。毕竟王嘉尔绝对不会希望和段宜恩再多一个难解的误会了。

至于一些细节他没敢都说出来,因为他完全有理由相信,若是让段宜恩知道王啸让王嘉尔跪在他面前,段宜恩一定会立马就冲过去哪怕豁出命也要把王啸变成一具尸体。

而王嘉尔说过,时间还没到。

段宜恩听完了解释,点点头站起身一言不发的准备离开,朴珍荣在沙发上回头看他。

“你最好不要现在回去,王啸的人在盯着他。”

“我知道。”

段宜恩推开门。

“我去处理一些其他的事情。”


段宜恩不能忍受一切潜伏在王嘉尔身边的有可能威胁到他的安全的东西,他知道王嘉尔在秘密调查究竟是谁对他下的药,也能理解王嘉尔没有让他参与调查是因为害怕让他觉得目前所拥有的一切甜蜜关系都来自于那杯催情药。

可这不代表段宜恩不会私下里自己进行调查。

事实上在进局子之前他就已经有了些眉目,尽管调查结果十分出人意料,可几乎是他刚一从警察局出来,他就接到了他锁定的目标主动发给他的见面请求。


段宜恩坐了三个小时的大巴才到达约定地点,有人等在车站,恭恭敬敬的请他上了一辆黑色的轿车,带他到了一家豪华的商务会馆。

段宜恩走进去,立马就有穿着高跟鞋的接待迎上来。

“段先生你好,我们段总在六楼会客室等您。”

段秦坐在沙发上,身后并排站着几个一身黑衣的保镖,段宜恩从电梯上下来就又被恭敬的领到段秦的面前,而段秦激动的站起来,想了想又坐回去,局促的搓搓手示意段宜恩坐下。

段宜恩毫不客气的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的看着段秦,然后直接进入主题。

“所以是你给嘉嘉下的药?”

段秦似乎是因为没想到的开场白愣了一下,随即又重新堆上满脸的笑容。

“宜恩,先不说这个,这么多年…”

“可我今天来就是跟你说这个的。”

段宜恩打断他,眉毛微皱,已经开始不耐烦。

“先是一大早派人在我的场子闹事把我从他身边引走,然后给他下药,如果我没去的话下一步是什么?你想让他跟林在范还是朴珍荣搞到一起?”

“谁都可以,”段秦也不再回避这个问题“只要不是你,谁都可以。”

段宜恩不怒反笑,他双手撑在面前的茶几上,站起身俯视着段秦。

“你他妈凭什么?”

“宜恩……我是你的爸爸。”

“我没有爸爸”

段宜恩又坐回去,摆弄着自己的手指。

“15岁之前我只有一个动不动就打我,只有偶尔会发发善心给我一点吃的的所谓哥哥,15岁之后我才有了家。”

“这个家不是为了生我而难产死掉的我的妈妈给我的,也不是在我三岁那年因为一场帮派斗争就逃跑的你给我的。而是他。”

段秦痛苦的摇着头

“是爸爸对不起你……”

“你是该道歉”

段宜恩却依然面无表情

“而我不会原谅你。”

“是爸爸的错,我当年不该丢下你……”

“不,不是因为这个。因为你而活的那15年悲惨的人生我可以当做偿还你的生育之恩,我不会原谅你,是因为你竟然想要伤害他。”

段宜恩的表情有了一丝变化,段秦惊讶的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丝凶狠。

“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不管你是谁,伤害他的人我都不会原谅。”

段宜恩说完,站起身准备离开。

“你真的那么喜欢他?”

段秦又在他身后开口。

“他当年亲手送你到那种地方去三年,根本不顾你的死活,宜恩,这三年他身边有过多少人你根本不知道,甚至他真正有多少的势力他也瞒着你,他早就控制了泰国所有的渠道和货源,可却从来没有对你提起过,你真的觉得值得吗?若是你损害到他的利益,你以为他就不会杀了你吗?”

段宜恩回过头,冷冷的看着段秦。

“那又怎么样?我这烂命一条,活着不过是为了保住他走到那个位置,就算他现在跟我说要你的命,你也别想活着走出这个屋子。”

“还有,这是我给你的机会,如果有下一次你再对他动手。”

“段秦,我真的会杀了你。”

段秦看着段宜恩离开的背影,还没有回过神来。

当年他从西四区逃走,没能带走段宜恩,而这么多年来他摸爬滚打,好不容易又站在了高处,却意外的发现段宜恩身边的王嘉尔,他一心觉得他段秦的儿子怎么能为别人卖命,所以自作主张的想让段宜恩看清王嘉尔的“真面目”而离开他。可他却突然发现,他似乎从来就没有可以插手他儿子的生活的资格和能力。

罢了罢了,段秦摇摇头苦笑一声。或许,真的是他错了。


王嘉尔收到段宜恩的信息时正在对着一桌子吃的东西发脾气。老管家低着头道歉,然后回头让下人把东西都撤走换一桌新的上来。

王嘉尔那一瞬间觉得自己特别像古代的昏君,有些无奈的笑了笑,他告诉老管家不用重新准备了,一会他出去吃。

事实上自从段宜恩不知去向后他就进入了这种看什么什么不顺眼的状态,直到他的手机亮起来,发件人是个陌生的号码。

“嘉嘉,我买了手机。”

只有七个字,王嘉尔却一下子就确定了这是条来自段宜恩的短信。

除了他知道段宜恩以前不用手机以外,那句嘉嘉也让王嘉尔毫不犹豫的想到了段宜恩。

紧接着同样的号码又来了一条,王嘉尔连忙点开,心里竟然一时之间像是被淋了一杯开水。

烫的他几乎流出泪来。

“晚上来岩港吧,我好想你。”


—TBC—

评论(26)

热度(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