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深度游戏


ABO设定/完结章



深度游戏

017



王嘉尔有句话没有说错。

“Alpha没一个好东西。”

从法国回来后,王嘉尔的气已经基本全都消了,段宜恩殷勤的很,又是学做芝士甜点又是24小时随叫随到随赶随走的,王嘉尔都快觉得自己是万恶的地主而段宜恩是长期卖身的长工了。

不过段宜恩这条大尾巴狼假装温顺还不到一个月就要现出原形了。仗着来送零食的机会赖着不走,还在分明保证了一个人乖乖睡客房的情况下半夜摸进了王嘉尔的房间。

“嘉嘉”

段宜恩从王嘉尔的身后把人抱的紧紧的,拿自己的鼻子一个劲儿的蹭着王嘉尔后颈的软肉,故意放软的声音听起来瓮声瓮气的。

“我都很久没有这样抱着你了。”

王嘉尔没说话,转过身来看着段宜恩,大眼睛眨啊眨。

“你还记得我爸爸跟你说过什么吗?”

段宜恩点头,说记得。

两个人刚从法国回来,王爸爸就发现王嘉尔的信息素变化了。

那天晚上段宜恩跟王爸爸在书房里聊了很久,段宜恩主动坦诚了一切,也许下了一些关乎一生的承诺。

王爸虽然心里还有些不放心,但抵不过王嘉尔喜欢,而且两个人都已经是标记了的关系,最后只能拍着段宜恩的肩膀,严肃的把王嘉尔交给这个年轻却又莫名让人安心的Alpha。

“嘉嘉这孩子虽然任性,但很有分寸,这么多年以我对他的理解,我实在想象不到他会有多喜欢你才会心甘情愿被你标记。”

“但这是他的选择,我和我们一家人都会无条件支持,我只希望你不要让我们失望,最重要的,不要让嘉嘉失望。”

那是段宜恩第一次从另一个人的口中得知,他对于王嘉尔来说竟然是这样重之又重的存在。

他没理由让王嘉尔失望,因为——

“我爱你。”

段宜恩退开了一点,微微皱着眉头盯着王嘉尔的眼睛。

“你知道的,我是个骗子,也擅长说谎,可是王嘉尔……”

段宜恩叹了口气。

“我希望你相信我,这个世界上,我只希望你相信我。”

王嘉尔也那样盯着段宜恩,然后笑容一点一点从嘴角漾开。

“这是你的最后一个机会了。”

王嘉尔笑着

“这一个就够了。”

段宜恩笃定。

唇瓣相贴的时候时针指向十二点,这是新一天的开始。



后来段宜恩通过正规的面试进了王氏的公司,和王嘉尔成了同事,办公室恋情还没玩够,段宜恩就因为出色的业绩被升了职,接近王嘉尔之前恶补的企业管理方面的知识派上了用场,没过多久,段宜恩已经成了还在基层摸爬滚打的王嘉尔的上司。

王嘉尔不服气坏了,但没办法,谁让他的Alpha太过聪明呢。

后来两个人再去NR.  所有人都知道王家的小少爷已经有了主,Doris甚至为了庆祝两个人终于走到了一起,专门设计了一款鸡尾酒。

味道是两个人信息素味道的混合,冰凉的威士忌加柠檬味的炼乳,味道奇怪的不能再奇怪。

除了段宜恩没有其他人会点。




6月份,朴珍荣决定出国。

王氏在法国的分公司缺人管理,而朴珍荣没有丝毫犹豫的就应下了这门差事。

王嘉尔跟段宜恩一起送他到了机场,一路上拉着朴珍荣的胳膊不停的说着一些无关痛痒的话题。

事实上王嘉尔还没来得及跟他这个哥哥好好熟悉起来。

他这个哥哥太过懂事,又太过温柔随和,有的时候像是什么都不在意,可一旦被他在意起来,又似乎像是得到了整个世界最细致的宠爱。

王嘉尔大概能理解林在范为什么会爱上他了。

“要经常回来呀,我和段宜恩也会经常去看你的。”

王嘉尔拉着朴珍荣撒娇,段宜恩在旁边象征性的点点头,然后不动声色的拉着王嘉尔躲过周围快速经过的拖着行李的人以免他被撞到。

朴珍荣看在眼里,放心的笑出了小褶子,然后一边捏着王嘉尔的手指,一边转过头去和段宜恩说话。

“之前擅自告诉嘉嘉真相,的确是因为我不信任你,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希望你能够理解,我很抱歉。”

“没关系,这件事情是我的错。”

段宜恩挠挠头

“我应该早些跟嘉嘉坦诚的。”

朴珍荣笑着点头,然后回过头轻轻的抱住了王嘉尔。

“虽然你一直都不知道我的存在,可是你的成长我一直都在关注,我会想你的,要幸福。”

王嘉尔眨巴着大眼睛笑的像个孩子,然后催促着朴珍荣赶快过安检,朴珍荣最后抬起头看了眼机场的入口,然后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低头无奈的笑了笑。

朴珍荣穿着整洁的白色衬衫,在关内回过头挥手的时候王嘉尔还是红了眼眶。

有些慌乱的赶快回过头快步走了两步,又忍不住回头,已经看不到朴珍荣了。

急促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王嘉尔和段宜恩回过头,就看到了逆着光跌跌撞撞跑过来的林在范。

经过两个人时停了停,王嘉尔还是笑着。

“快进去吧。”

“我哥哥,就拜托你啦。”

最后一次提醒登机的广播响起来,林在范郑重的点了点头,然后头也不回的追了进去。

命运有时候真的很蛮不讲理。

可人要对抗命运,为了爱情。


从机场出来,太阳还高高的挂着,整个街道都被阳光照的暖洋洋的,王嘉尔如释重负的伸了个懒腰。

段宜恩从他的身侧揽住他。

“是你通知的林在范?”

王嘉尔得意的点点头

“我很喜欢我这个二哥的,我总要送他些礼物。”

“不说这个,我们接下来去哪啊?”

段宜恩把王嘉尔塞进车里,胳膊架在车门上弯腰带着好看的微笑凑近王嘉尔。

“跟我走。”

车门被关上,段宜恩心情好的绕到驾驶座,王嘉尔窝在副驾驶咯咯的笑起来,把安全带系上之后段宜恩开门上了车。

“那就带我走吧”

王嘉尔握住了段宜恩的手腕

“我的Alpha。”

跑车放着旋律轻快的音乐绝尘而去,在铺满阳光的马路上,追着太阳,没有尽头。

—全文完—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深度游戏就和大家说再见啦~

我很喜欢深度,也写了很久,希望大家能够对这样的结局满意就好了。

番外之类的,也许会有的哦,但不要太期待。

因为我要开新坑啦!!!

深度游戏

ABO设定      第十六章







深度游戏

016



灯光迷乱,觥筹交错。

不知道谁的红酒洒了谁一身,舞池里起了小小的争执,但很快随着dj的换歌而结束。

王嘉尔坐在吧台,手里捧着一杯甜甜的西瓜汁。

“怎么不喝酒?”

金发碧眼的吧台小哥操着一口地道的法语问,王嘉尔勉勉强强听懂,摇摇头说我在等人。

“Mark吗?”

小哥眨了眨眼睛

“你们两个怎么没一起来?”

“再等一会儿”

“他很快就会来了。”



段宜恩下了飞机有一瞬间的茫然,他对法国算不上熟悉,也猜不到陆骁会带王嘉尔去哪,直到他突然想起缓慢歌声里白色冷光下王嘉尔的眼睛,眨巴着说出“段宜恩,你这个人还不赖”的样子,他才笃定的往上次他带他去的那个酒吧赶。

他有预感,王嘉尔一定在那里。

几乎是一进到酒吧里面就看到了坐在吧台上的王嘉尔,穿着白色的连帽衫,坐在有些高的卡座上晃悠着两只脚,手里捧着一杯西瓜汁,和整个酒吧的气氛格格不入的像个孩子。

段宜恩走过去,拉起王嘉尔的手腕一言不发的掉头就走。

王嘉尔一点都没被吓到,反而一边很配合的跟着走,一边哥哥哥哥的叫个没完,段宜恩被他叫的心烦意乱,把人拉到酒吧外安静的小巷子里推到墙上,然后皱着眉毛上上下下看了个遍。

“有没有受伤?”

“为什么要受伤?”

王嘉尔无辜的眨巴着大眼睛

“陆骁他……”

“他只是带我来玩”

“那……”

段宜恩还要着急的问些什么,却被王嘉尔捏着嘴巴打断。

“你先别说话,我问你几个问题。”

Alpha乖乖的点头说好,然后又伸手紧紧的拉着王嘉尔的卫衣角生怕他会走掉。

“那个很出名的骗子,代号M,是你对吧?”

段宜恩点头。

“一开始接近我,是因为林在范的任务?”

急切的摇着头,段宜恩小心翼翼的问我可以解释吗。王嘉尔耸耸肩,示意他可以。

“一开始的确是林在范找到我,让我接近王氏的小少爷。可我对这种任务没有兴趣,所以我拒绝了,可是后来我在NR.遇到了你,我…”

Alpha嘟囔着似乎是一见钟情的词,被故意装作很凶的王嘉尔虎着脸打断。

“林在范为什么让你接近我?”

“我不知道,他只跟我保证了不会伤害到你。但我猜是因为朴珍荣。”

“后来你答应帮林在范得到朴珍荣对吗?”

段宜恩非常惊讶的说你怎么知道的?

“我本来不想理他们两个的事情,可是朴珍荣对你表现出了太多兴趣,所以我……”

“朴珍荣是我哥哥。”

伸出手拍拍已经懵掉的段宜恩的脸颊,Omega嘟着嘴巴亲了亲他,说你怎么这么可爱。

“还记得上次在酒室我给你讲的我二哥的事情吧,朴珍荣就是我二哥,我爸爸很久之前就已经跟他相认了,并且也希望他回到王家来,毕竟,你知道的,王氏跟林氏算是商业竞争关系。”

“可是朴珍荣舍不得林在范,又害怕说出了自己的真实身份林在范会疏远他防备他,所以宁可被怀疑,受着委屈也想要多在他身边留一些时日,你来的这段时间,朴珍荣应该已经回到王家了。”

“依你所见,以林在范的性格,如果他知道这么久以来朴珍荣都在隐瞒他,他会是什么反应?”

段宜恩咬着嘴唇。

他最受不了背叛,偏偏隐瞒也是一种背叛。



林在范坐在王家的沙发上,对面坐着紧紧的绞着手指的朴珍荣。

“珍荣啊”

林在范开口,然后又笑了起来。

“现在应该叫你,王少爷?”

朴珍荣抬起头,看着林在范的眼睛。

那双眼睛悲伤时会越来越亮,会让他忍不住想捂住。

可他只能又低下头,然后低声的说对不起。



“应该会发疯吧,他那么厌恶背叛的一个人。”段宜恩开口

“更何况是被最爱的人欺瞒,可能会完全生气也说不定。”



“不用说对不起。”

林在范出奇的平静。

“我知道你的选择了。”

他站起身,低着头看着朴珍荣。

那人低着头,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他柔软的发顶,连发璇都有些可爱。

他伸出手掌盖在软软的黑发上,温柔的揉了揉。

“珍荣啊,我懂了。”

“你好好过。”

他没有发火,也没有觉得被背叛。

林在范只是觉得,他明白了朴珍荣的选择。

就像是命运有时候真的很蛮不讲理,朴珍荣既然选择了回到王家,那么就不可能跟他在一起了。

他成了一个有家庭有身份的Beta,他的家人会希望他像每一个Beta一样娶妻生子,就算不能这样,也绝不会支持他与一个竞争对手在一起。

而朴珍荣那样温柔却又那样决绝的一个人,一旦做了决定,可能就没有回头的余地了。

为什么没有从一开始就坦诚他的身份,为什么总是借着其他借口偷偷去王氏,为什么抽走了档案袋中关于王家第二个儿子的那一页,为什么在深夜一个人离开。

他那样大费周章的不惜请来段宜恩接近王家比较容易接近的一个人,甚至不惜请求段宜恩来帮他的忙,也想要的一个答案。

直到现在林在范才得到了那个答案。

因为朴珍荣早就做出了关于未来的选择。

而这个未来里,并没有他林在范。


—TBC—

深度游戏

ABO设定     第十五章

*内含非常水的标记车

*是的   小少爷被标记了







段宜恩抱着王嘉尔,用脚急冲冲的踹开了门,然后把王嘉尔放在床上,转过身去翻箱倒柜的找抑制剂。

王嘉尔眯着眼睛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扯自己的衣服,段宜恩回过头时,整个世界都是安静的。

https://wx1.sinaimg.cn/large/005FqQOXly1febng6i2xcj30taca34qp.jpg




 

段宜恩还在温柔的抱着他说些什么,他昏昏沉沉的听到是一些对以前的抱歉和对以后的保证之类的话,王嘉尔很想说他不在乎那个。

他只想得到这个Alpha,以什么方式都可以。

他是骗子又怎么样,他是不是喜欢自己又怎么样,就算用欲望,他也要把他绑在自己身边。

王嘉尔从来都是这样的人。

娇纵到底,想要的东西,一个也别想跑。



第二天段宜恩醒过来的时候,房间里已经没有了王嘉尔的影子。



“我不能理解你。”

王嘉尔靠在副驾驶的椅背上,闭着眼睛皱着眉头。

“你既然那么爱我妈妈,为什么要带我走。”

他睁开眼睛看着正在专心开车的陆骁。

“你不会是怀疑……我是你的儿子吧?”

陆骁噗的笑了出来,在停车位停了车,然后回过头看着王嘉尔。

“下车吧,看看我为你妈妈准备的家。”

王嘉尔下了车,迎面就是一个不算太大,却看得出来被主人悉心照料的很整洁的小花园。

这里是法国,一个城郊的别墅区,陆骁给他安排的住处。

“你妈妈很喜欢花,可是你父亲从来没有送过她哪怕一朵。”

陆骁的声音从王嘉尔身后传来,带着些落寞。

“可是你妈妈还是喜欢他。”

“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你是我的儿子,因为她甚至都不知道我对她的感情,更别说我们之间会有儿子。而且你也可以放心,我对你没有任何兴趣,我还没有那么禽兽,那些话都是为了杀杀那个年轻人的锐气,年轻人还是不要太过尖锐的好。”

“而我执意要带你来,只是想让你看看我为她准备的东西。”

“她爱你爸爸爱的太累了,我很想让她知道,也有人是这样爱她的。可是你知道的,我的爱情是见不得光的……这真不公平,可我无能为力。所以哪怕只是和她有最亲近的关系的你,我也想让你看一看。”


陆骁最后笑了笑,像是释怀了很多事情,他离开前对王嘉尔说可以随意在这里住,想离开的时候也随时可以离开。

他还说你的信息素味道变了,年轻人遇到事情不要总想着跑,要想办法解决。

王嘉尔眨着眼睛说谁逃跑了?

“欲擒故纵这一招他对我用过一次,我只是现学现卖”

“你真的很像她,那股什么都敢去赌的机灵劲儿,还有漂亮的眼睛。”

陆骁像个法国绅士那样欠了欠身,然后开车离开。

王嘉尔坐在花墙上勾起嘴角摇了摇头,看着陆骁那辆越来越远的车,若有所思的开了口。

“不,我和我妈妈不一样,她爱我父亲,从开始到现在都没有能赢的把握。”

“而我,从来不赌会输的局。”



而此时被算计了却不自知的人正眉头紧锁的坐在飞机上,早上他醒过来的时候身边空空如也,问了门口的保镖才知道王嘉尔真的去了法国。

他又去了陆骁的会所,果然得到了陆骁也已经回了法国的消息。

段宜恩不明白,王嘉尔明明已经愿意让自己标记了他,为什么还要选择离开?陆骁究竟对王嘉尔抱着什么目的?他本以为王嘉尔接受他的标记,愿意成为他的Omega是因为他已经原谅了他了。

可是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这样。

段宜恩揉了揉额角,好吧,这些都不重要。

现在,他只想找到他的Omega,那是他的Omega。


—TBC—


敬请期待下一章:法国追爱记。

哈哈哈

深度游戏


ABO设定     第十四章





深度游戏

014



很小的时候,段宜恩就已经能够控制自己的人生了。

他不喜欢朝九晚五日复一日的生活,就算做骗子也没有人能够介入他的人生,他有自己的准则,没有人可以打破。

除了王嘉尔。

遇见王嘉尔从头至尾都是个意外。

明明是不想接的任务,却偏偏在那晚的酒吧遇到了他,段宜恩眼睁睁看着自己越陷越深。

他不想要自救。



王嘉尔并没有把自己关在家里,相反,他整天往NR.跑——他只是不见段宜恩而已。

很多时候他知道段宜恩就在距离他不远的位置坐着看他,可是他并不打算分给他一个眼神。

其实他并不觉得段宜恩骗他有什么,他段宜恩一不谋他财二不害他命,说到底没有什么好矫情的,但前提是——如果王嘉尔并没有喜欢上他。

这个前提并不成立,这个叫段宜恩的男人改变了他对Alpha的看法,也成功入驻了他的心,最后却原形毕露,王嘉尔最接受不了的其实是他竟然爱上了一个骗子。

他甚至不知道这个骗子有多少虚情多少假意,他不知道段宜恩的哪个吻是真的,笑容背后又在想些什么。

这种感觉太糟糕了。

让他走进一个看似幸福的圈套,可其实所有东西都是虚无的。

这种感觉真的太糟糕了。



他接过一个陌生Alpha递过来的酒,那人身上的薄荷味道冰冰凉凉的。

那杯酒被放在王嘉尔面前的桌子上,然后他凑到Alpha的耳边,压低声音

“你是一个骗子吗?”

那Alpha被问的一头雾水,摇摇头说我不是,却被王嘉尔推到了一边。

“没劲”

王嘉尔嘟囔着,站起来走出了NR.



段宜恩叫来Doris结了账,然后跟了出去。

他已经这样跟着王嘉尔很多天了。

起初他并不知道这样做有什么意义,按道理说他的任务已经结束,身份也已经败露,没有理由再留在王嘉尔身边了。

可命运的不讲道理就在这里。

他爱上了王嘉尔。

这件事他很早就确定了,从那人第一次在他面前度过发情期,从他忙忙活活的给他烤土司,从他每一个笑容,每一个表情开始。

所以后来他知道了这样做的意义。

——他想见到他。



王嘉尔出了NR.没有去车库开自己的车,而是径直走进了一个高级会所。

段宜恩皱着眉头,在他的记忆里,王嘉尔似乎从来没有来过这种地方。

直到他跟着走进去看到坐在沙发上的陆骁,段宜恩才知道自己的底线在哪里。

几乎是暴怒着走过去拉起坐在沙发上的王嘉尔,段宜恩忽略了带着意味深长笑容的陆骁,皱着眉头咬牙切齿的问王嘉尔

“你是不是真的打算跟他去法国?”

被抓着手臂的人一脸无所谓的耸耸肩。

“只是去散散心,你紧张什么?而且,”

带着一点点笑容,王嘉尔伸手把段宜恩的手从自己的手臂上拿下去。

“我做什么决定,去哪里,和你有什么关系?”

“不是这样的。”

段宜恩的手还保持着抬起来的姿势。

“你听我说,嘉嘉。”

王嘉尔真的站定在原地,双手环胸。

“你说吧,我可以听。”


周围的一切似乎都静了下来,那一瞬间,段宜恩才知道绝望是什么味道。

王嘉尔没有拒绝听他解释,可他却发现,他什么也说不出来。

因为这一切都是事实。

他带着目的接近他,欺骗他,用一份感情编织了一份彻头彻尾的谎言。这些全部都是事实。

他用什么解释呢?

用一个骗子口中说出的爱吗?他爱王嘉尔,可这份爱情从谎言里来,原本就是廉价的。

他笑了起来,一步一步走近王嘉尔。

他没有躲,于是他低下头,近乎虔诚的吻上了他的唇。

王嘉尔身上的炼乳味道几乎是在一瞬间冲了出来,布满了整个大厅,段宜恩惊的退后一步,却看到王嘉尔整个人软软的往下倒。

段宜恩伸手接住他,皱着眉头问这是怎么回事。

王嘉尔抬着头看他,脸上泛起不正常的潮红。

他抬起手搂住段宜恩的脖子,声音漂浮。

“送我回家吧……”


立刻打横抱起王嘉尔,经过陆骁时段宜恩狐疑的看着那个自顾自坐在沙发上像个旁观者的人,然后一秒没有停留的离开。

“真年轻。”

陆骁靠在沙发上,抬起头看着头上金灿灿的吊灯,嘴角的笑容带着些苦涩。

“真年轻啊。”




朴珍荣是在深夜醒过来的。

林在范躺在他的身边,眉头还紧紧的皱着,似乎就连睡觉也没有消气的样子。

忍着浑身的酸痛坐起来,朴珍荣的身上布满了青紫的吻痕,暴怒的林在范他是第一次见,他被翻来覆去的折腾了一个晚上,现在就连简单的站立都有些吃力。

可他还是一点一点的挪到了门口。

他的后背僵硬着,脖子也梗成一个很执拗的弧度——他不能回头。

看到那人紧皱的眉头他会舍不得走的,过去的三年里每次都是这样。

他就这样一次次的回头,一次次的选择留下,这三年说不上幸福的生活,其实都算是他偷来的。

是他偷来的,能够留在林在范身边,不算好,但很难舍弃的生活。


朴珍荣把钥匙留在门口的柜子上,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林家。

这一次,他是真的选择离开了。


—TBC—

深度游戏

ABO设定/第十三章







深度游戏
013

酒杯交错,各怀心事。
王嘉尔坐在角落里的环形沙发上,两条腿搭在面前透明的茶几上,无所事事的晃着手里的红酒杯。
企业聚会实在是不适合王嘉尔的地方。

银发太招摇,天生粉嫩的唇瓣太招摇,不加遮掩的信息素味道太过招摇,吞咽红酒时上下滚动的性感喉结也实在是太过招摇。

段宜恩恭敬的站在王董事长面前,却也没忘了用余光紧盯着他招摇的小Omega。

“好好培养嘉尔,辛苦一点。”
王董事长拍拍段宜恩的肩膀转过身去招呼其他贵客时,今晚的第7个搭讪者正围在王嘉尔身边喋喋不休的讲着自己的风光历史,身价奇高又很有自身魅力从而成为今晚很多Alpha的目标的王嘉尔心不在焉的听着,然后在段宜恩走过来的第一时间站起来迎了上去,留下刚才还献殷勤献的开心的人独自在原地懊恼。

“陪我去花园走走吧,这里太闷了”
王嘉尔仰着头撒娇,段宜恩牵起他的手
“好”

走到举办宴会的别墅自带的喷泉花园时意外的见到了熟悉的人,林在范和朴珍荣正站在那里,面容恬静的聊着些什么。
段宜恩勾了勾唇角,拉着王嘉尔走了过去。

“真巧啊,林总。”
段宜恩皮笑肉不笑的跟林在范握了手
“这是林氏的总经理,林在范”

王嘉尔伸出手
“你好,王嘉尔。”

与三个人放松打招呼的状态不同,一旁的朴珍荣显然有些慌乱,尤其是在王嘉尔转过头握住他的手,笃定的叫出他的名字时。
要知道,作为林在范的贴身管家,朴珍荣是没有理由会被王氏集团的小公子认识的。

“又见面了,朴珍荣。”
王嘉尔挂着无害的笑容。
然后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突然变脸的林在范很凶的样子拉着朴珍荣招呼都不打就离开,回过头时段宜恩却笑的若无其事。

“我是不是说错什么话了?”
王嘉尔吐吐舌头,被段宜恩捏了一下鼻子。

“当然没有。”
“好吧。”
王嘉尔耸耸肩
“你在这里等我好了,我去洗手间”





“我在问你”
“为什么王嘉尔会见过你。”
林在范把朴珍荣压在洗手间的隔间,一字一句的质问说出口时脖子上的青筋爆出,眼底的情绪就连朴珍荣都看不清。
而紧靠着墙壁的人始终不开口,只用一双黑亮亮的大眼睛,紧紧的盯着面前的人。

“你以为我在睡着的时候,从我桌子上的档案袋里抽出去的那张纸。”
“你说你要去买东西,却把车子开到了王氏。”
“除了联系我用的那部手机,你还有另一部手机里面只存了一个号码,那号码也来自王氏。”
“朴珍荣,你真的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

林在范眯着眼睛的时候像极了一头黑色的狼,朴珍荣快要在他一句一句丢出来的罪名声中站不稳身形,却一句都不能否认。
因为这些,的确是他做的。
他只能红着眼圈,梗着脖子依然紧盯着林在范。

林在范似乎什么都没有怕过。
可他最怕朴珍荣红了眼眶。

烦躁的用拳头狠狠的打在朴珍荣身后的墙壁上,林在范最后拉住朴珍荣的领子。
“你最好别背叛我。”
然后摔门而去。

朴珍荣双腿发软,努力的撑住墙壁才没有坐到地上,他跌跌撞撞的走出隔间准备洗把脸,却意外的在洗手台方向看到了正抱着双臂一脸玩味的看着他的王嘉尔。

他的心脏突然被揪紧,竭力维持着表情,迎上王嘉尔的眼睛。

“朴珍荣先生还真是神秘,不过先声明,我可不是故意来听你们墙角的。”
“毕竟企业聚会别墅里的洗手间,还真不是一个适合吵架的地方不是吗?”

朴珍荣点点头说我理解,然后走过去自顾自的打开水龙头,把冰凉的水泼到脸上。
他听到脚步声,然后像是下定决心了似的拉住了王嘉尔。

“等一下。”
“也许我接下来要说的事情,你会很感兴趣。”





段宜恩等了很久王嘉尔都没有回来,倒是等来了一个“熟人”。
陆骁依然是一身严肃且沉闷的西装,笑起来像个老狐狸。
“年轻人,又见面了。”
他拍拍段宜恩的肩膀,然后四处张望了一下。
“嘉尔呢?他父亲说他和你在一起。”

段宜恩始终对这老狐狸有一种本能的敌意,从第一次在法国见面时,这个男人看向王嘉尔的眼神就总是让他很不安。
没有想到他会回国,陆骁接下来说出来的话却更让段宜恩意想不到。

“我刚才跟嘉尔的父亲聊了聊,过几天我可能会带嘉尔去法国玩玩。”
陆骁说着,又伸手拍了拍段宜恩的肩。
“你们这些小年轻之间的爱情游戏我不太懂,但你可能不了解我。”

“我想要的东西,不得到是不会罢休的。”


段宜恩几乎是在陆骁刚刚开口时就捏紧了拳头才能抑制住把眼前这个狂妄自大的老东西打倒在地的冲动,这是太过简单直白的宣战。
甚至面前的人,根本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法国一面分开时陆骁说过一句“也许Mr Wang很快就会给我好消息了。”
却没想到竟是这样的意思。

“我会亲口跟嘉尔说,让他好好考虑的。”
“他不会考虑的。”
段宜恩声音沉且冰冷,猛烈的信息素带着挑衅的意味散发出来,但是让陆骁惊的后退一步。
局面正僵持不下的时候,熟悉的烟嗓在两个人的身后响起来。


“我会考虑的。”

段宜恩不可置信的回过头,王嘉尔正站在不远处,面无表情的盯着他。

他一步一步的走过来,往日灵动的大眼睛里现在充满了复杂的情绪。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段宜恩几乎是恶狠狠的问。
“我知道,我全都知道。”

王嘉尔低下头,近乎自嘲的笑了起来。
再抬起头,那笑容就那样凝在嘴角,他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音量,一字一句的开口。


“包括你段宜恩的真实身份”
“包括你接近我的初衷,虽然有点晚,但很遗憾,我都知道。”



“段宜恩,你的戏,演的真是好。”

好到,我以为你是真的喜欢我。




—TBC—

昨天跑票了对不起(。•́︿•̀。)
没想到因为是治牙的最后一天所以时间非常长,回来看了看稿子不满意又整个删掉,重新写实在是来不及了。

深度游戏

ABO设定     第十二章






 来先上车https://wx3.sinaimg.cn/large/005FqQOXly1fd5z4pjc6sj30ri99dhdt.jpg





 

害怕习惯光着脚走来走去的Omega会被地板上的酒瓶碎片划伤,段宜恩衣服都来不及穿就抱着王嘉尔离开了酒室,把人安稳的放在卧室的床上,自己的跟着躺上去。

 

搂紧怀里又香又甜的宝宝吻着可爱的鼻尖,段宜恩说早晚有一天。

“我会成为你唯一的Alpha。”






朴珍荣从沙发上醒来时天已经黑了下来,整个客厅没有开灯,漆黑的像是一块巨大的黑色的幕布。
但他知道林在范坐在他的对面。
他走过去,腿还因为下午剧烈的情事打着颤。

他坐在林在范的旁边,任由林在范把不知道从哪拿出的毛毯披在他身上。


“我是瞒你”
“可我不会欺骗你的。”

“林在范”
他抬起头在黑暗里盯住林在范的眼睛,像是黑暗里对视的两只猫科动物。

一个锐利,一个机敏。
但同样深情。


“我……是爱你的啊。”



—TBC—

深度游戏


ABO设定/第十一章






陪王嘉尔吃了饭又逛了街,天色已经黑的差不多了。

段宜恩趴在方向盘上看着坐在副驾精神还很足的小Omega。

从不到中午出门,吃饭逛街游乐场,王嘉尔就像个小兔子一样跑来跑去的一刻也不消停。段宜恩任劳任怨的陪他吃芝士,给他买甜筒,充当他的专职司机。

倒也不觉得累。

看着王嘉尔笑起来甜甜的样子,大概所有坏情绪都能一扫而光了。要是他一直在身边就好了,段宜恩不无自私的想。

这样他就能一直这么开心了。




“所以你现在还想去哪?”

段宜恩还趴在方向盘上,伸手揉了揉王嘉尔软软的头发。

王嘉尔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转了两圈,然后回过头一脸兴奋的说我们去NR.吧!

“那可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而且我已经很久没有去了。”

段宜恩凑过去吻了吻他的嘴角,然后发动了车子。



看着牵着手进门的两个人,Doris笑着说上次你们两个来的时候可还是剑拔弩张的呢。

“这次连手都牵上了?”

说着手脚麻利的倒了两杯酒放在两个人面前。

段宜恩得意的凑过去当着Doris的面和王嘉尔交换了一个深吻。

Doris故作夸张的咧起了红唇

“wow  可惜Hot Kiss不太符合两位的取向,要不要给二位准备一杯Gibson?”


知道那是具有催情作用的酒,段宜恩笑着点头,王嘉尔也耸耸肩表示没在怕的。

“所以你们两个标记过了?”

Doris挑了挑眉,然后转向段宜恩。

“恭喜你Mark,你可以去找其他人了呢”

来不及阻止Doris的大嘴巴,段宜恩只能安抚着从椅子上跳起来逼问他什么叫找别的人的王嘉尔说你听我解释。

Doris乐于见到这样的局面,又添油加醋的开口

“你不知道吗?Mark第一次见到你时对我说他在标记到你之前都不会再找别的人了”

王嘉尔似笑非笑的转过头。

“所以之前才那么急着想要标记我啊,原来是急着找别的人去”

明明知道这可能只是古灵精怪的Omega的一个玩笑,段宜恩还是认真的按住了王嘉尔的肩膀。

“听着,我想标记你的原因只有一个。”

“我爱你,我要把你占为己有。”





从NR.出来的时候段宜恩看到了林在范的管家,来不及细想他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就听到了身边的王嘉尔小声的念了一句什么,段宜恩以为他听错了,又凑过去问嘉嘉你刚刚说什么?

王嘉尔指着朴珍荣的方向。

“这个人,我在daddy的办公室见过,好像叫……珍荣?”

段宜恩眯起了眼睛。

按道理说林在范的公司与王氏处在竞争的位置上,身为林在范的管家朴珍荣出现在王氏集团最高层的办公室着实让人怀疑。

看来这个朴珍荣真的,一点都不简单。



朴珍荣回到林家时,原以为应该睡了的林在范正坐在沙发上等着他。

他愣了一下,然后走过去恭敬地站在林在范面前。

“珍荣啊,过来坐下。”

朴珍荣听话的坐在林在范旁边,然后被猛的压在了沙发上。

林在范像一头疯狂的野兽,一边用力的亲吻着他的唇一边撕扯着他的衣服。

“在范……停下……”

朴珍荣的挣扎起不到什么效果 ,索性放弃似的抬起纤细的手臂环上了林在范的脖子。

林在范却突然停了下来。

他支撑起身体看着朴珍荣,眼神里有闪动的迷茫的光。

像一头迷茫又困顿的孤狼。

“珍荣啊,不要瞒我”

“不要欺骗我”





回到王嘉尔的公寓时正值深夜。洗完了澡却没有看到原本应该在房间里的王嘉尔,段宜恩一间一间的找过去,最后在酒室里找到了穿着浴衣靠在沙发上的Omega。

段宜恩走过去坐在王嘉尔对面,这还是他第一次仔细的观察这个收藏了很多酒的房间。

一排排的酒架后面是两张酒红色的沙发,靠在沙发上可以看到落地窗外整个城市的夜景。

王嘉尔看着窗外,星星点点全都落在他大大的眼睛里。

“段宜恩,你知道我为什么那么讨厌Alpha吗?”

段宜恩摇摇头,然后走过去坐在王嘉尔的身边,把人搂在自己的怀里示意他继续说。

“除了我现在的哥哥,我还有个存在于听说和想象中的二哥。”

“他在很小的时候走丢的,被一个陌生的中年Alpha带走了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虽然那时候我也很小,对他的印象也非常模糊了,可我还是总会想起他,妈妈也经常偷偷对着他的照片流泪。我总觉得,如果没有那个陌生Alpha,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了。”

段宜恩吻着他的头发。

他没有想到王嘉尔会和他说这些,这些往事总是一个字一块疤。他既然愿意对他提起,只能说明

——他段宜恩对王嘉尔来说,已经成了十分重要的,可以依靠的人了。

想到这段宜恩把王嘉尔抱紧了些,他想,他是怎么样都不会伤害他的。

他要好好保护他。

甜腻的炼乳味和满室的酒味混在一起,段宜恩低头看向王嘉尔的时候,王嘉尔也正在他怀里仰着头,眼睛亮亮的看着他。

“别这样看我。”

段宜恩的声音有些发紧。

“我会忍不住吃了你的。”

果断又性感的Omega不怕死的拉了拉自己的浴衣,主动把腺体往段宜恩的唇边送,开口时声音沙哑又魅惑。

“求之不得。”





—TBC—

如你所见   下章有车(´∀`)♡

深度游戏


ABO设定      第九章









“你最近怎么总赖在我这儿?”
王嘉尔的哥哥挂断了一个生意上的电话,吩咐秘书准备两杯咖啡过来。

一直在沙发上cos透明人的王嘉尔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你问我?”

哥哥点点头,然后一脸玩味的看着他。
“怎么?你的Alpha找回来了?”

“谁说他是我的Alpha”
王嘉尔翻了个白眼,然后从沙发上跳起来红着耳朵往门口走
“咖啡你自己喝吧,你这个人太无趣了,我不能再跟你待在一起了。”

“哦?所以去找你的Alpha去吗?”
觉得逗弟弟很有意思的人偏过头躲过弟弟随手扔过来的放在门口的公司推广玩偶,在把人惹炸毛前态度正经了起来。

“好了不逗你了,既然来了就去顶层看看爸爸吧”
“Daddy来公司了?”
“嗯,这几天有个重要项目,爸爸亲自负责。”





王嘉尔坐电梯到顶层的时候在Daddy的办公室看到了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陌生人,正恭恭敬敬的站在Daddy面前低着头不知道在说什么。
看到小儿子的王董事长没有以前显得那么热情,只是歪着头投过来一个疑问的目光。

“你们接着聊,我就上来看看您,没什么事儿我就先走?”
王嘉尔笑着说完,那个陌生人转过了头。

是个很好看的男人。
带着黑框眼镜,看起来和哥哥一样非常精英,只不过眉眼间比哥哥柔和很多。
王嘉尔被他盯的有点奇怪,正准备先离开,就被爸爸叫住。

“嘉尔,你坐着等我一会儿,我们已经聊的差不多了。”
王嘉尔点点头,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


“好了,珍荣,今天就到这里吧。”






王嘉尔回到自己的公寓的时候已经很晚了,陪爸爸和哥哥吃了晚饭,又被逼着答应了下个星期的企业聚会,王嘉尔有些自暴自弃的把自己摔进沙发。

企业聚会已经很让人头疼了,还有一件事也让王嘉尔摸不到头脑。
就是今天在父亲办公室看到的那个叫珍荣的家伙,离开时看他的那一眼,真的很奇怪。

有些眷恋,又有些羡慕,甚至还有些温存在里面,王嘉尔不知道怎么形容,但一定不是在看一个陌生人时应该有的表情。

奇怪,闻不到任何信息素味道,按道理说应该是个Beta没错,也没理由是看上了身为Omega的自己,那是为什么呢?




“回来了?”
突然在背后出声的段宜恩吓了王嘉尔一跳,没等他发火就又黏了上来,把他抱在怀里不松手,低声问他吃饭了没有。

“吃过了,你呢?”
“我没有。”
段宜恩可怜兮兮的撇嘴
“我想等你一起吃来着”

空气里浅浅的威士忌味道都有些可怜的发酸,王嘉尔突然觉得有点抱歉,站起身一边往厨房走,一边说我烤土司给你吧。

段宜恩跟着他身后进了厨房
“你还会烤土司?”

“这种程度还很容易”
王嘉尔耸耸肩,转身去冰箱里拿出土司。

段宜恩站在厨房门口,靠在门框上笑盈盈的看着小Omega忙来忙去,突然产生了就这样生活似乎也十分不错的念头。


他这段时间改变了太多。

从对这个Omega产生兴趣开始,为了他接了原本不想接的任务——这在以前是天方夜谭级别的事情——M拒绝了的任务会重新接受,任何人都不会相信。为了他不再过每天猎艳的生活,为了他苦心经营设计推拉,到现在甚至想为了他过平静的日子。

他依然说不清到底喜欢王嘉尔哪里,可爱也好,经不起深究的小强势也好,别扭的小性格也好,似乎每一样都不是段宜恩喜欢上他的关键,可是又每一样都深深吸引着段宜恩。
吸引着他一步步靠近,沦陷,并且心甘情愿。



已经把人内心搅的天翻地覆却不自知的小Omega专心致志的烤完了土司,眨着亮晶晶的大眼睛凑到段宜恩面前喂了一块到他嘴里。


“怎么样?”
一脸期待的表情实在太可爱,段宜恩忍不住扣住他的腰低下头轻轻的咬了一口他的嘴唇。

“很甜。”
和你的嘴唇一样。



好心准备晚餐却又被调戏的人生气的推开段宜恩跑回二楼自己的房间,并没有被反锁的门让段宜恩得以在十分钟后摸了进来。




段宜恩爬上王嘉尔的床,像个小无赖一样抱住他不松手。
“我都吃光了,真的超级好吃。”

“比起这个”
王嘉尔手脚并用把段宜恩推远了一点
“谁让你进我房间的?你来这里的第一天我就告诉过你,住在楼下的客房不是吗?”

段宜恩没有说话,躺在床的另一边笑着看着王嘉尔。
“可是你没有赶我走不是吗?”


他又凑的近了一点,现在两个人的鼻尖似碰非碰的靠在一起。

王嘉尔本能的想躲,又被抓着手臂拉了回来,不得不面对着段宜恩带着三分笑意七分真挚的眼睛。


“嘉嘉”

“我们现在……我现在,可不可以向你要一个恋人的身份?”




—TBC—


深度游戏

ABO设定     第八章







之前Doris问过段宜恩,为什么会喜欢王嘉尔到这种程度。

段宜恩那时正往Old fashion里加冰块,听到这个问题时也只是笑了笑没有回答。


有人热爱酒精,也有人偏爱尼古丁,有冒险精神的人向往着最危险的丛林和高空,痴迷神秘且刺激的事物的更是大有人在。
这些嗜好偶尔会被打上“不良”和“危险”的标签,但无论被怎样声讨,都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被戒掉的。

比如此刻正红着眼角躺在段宜恩身下咬着满是齿痕的嘴唇小声呻/吟的王嘉尔。


几十分钟前这个存在本身就让段宜恩上瘾的Omega说出了一些让段宜恩变的很疯狂的话,什么他现在很清醒而他们在接吻之类的到了段宜恩的耳朵里被自动翻译成了我喜欢你。

https://ww3.sinaimg.cn/large/005FqQOXjw1fc2sdk6ebwj30u0amlhdv.jpg(车票)







花了整整一个下午才把人“说服”回来的王嘉尔躺在沙发上,皱着眉的样子看起来痞极了。

段宜恩不合时宜的递来一杯牛奶,然后看着痞痞的小港仔乖乖的捧着一杯牛奶慢慢喝下去,才接过空杯子放在桌子上。

小少爷似乎还在闹脾气,毕竟情不自禁险些把人标记了这件事实在不在段宜恩的预料范围内。
好在王嘉尔在最后关头狠狠的推了他一把,才让他找回了理智。

讨好的从二楼专门收藏酒的酒室里拿了一瓶跟自己信息素相似的威士忌,段宜恩一边给人倒酒一边故作委屈的扒下自己的衣领露出自己肩膀上青紫的掐痕给王嘉尔看。

“你看嘉嘉,这里都被你捏的淤血了”

王嘉尔看也不看他,一口喝光杯子里的酒,然后搂住段宜恩的脖子借着一个深吻慢慢的把酒渡过去,在段宜恩又被他勾起了情/欲气息不稳的把手伸向他衣服里时站起身来退到段宜恩够不到他的位置。


“别想着标记我   我们还不是可以标记的关系,还有”

已经迈开步子准备上楼的Omega又转过了头,黑色绸质的睡衣下面雪白色的锁骨上还有段宜恩下午刚刚留下的吻/痕。


“你的信息素味道,我很喜欢。”



或许比段宜恩还要善于推拉的Omega说了一句让人失望的话后又补上了一句让人重燃希望,然后洒脱的走上二楼回到自己的房间关门落锁。留下被点起了火却无处发泄的Alpha呆呆的坐在沙发上,良久才露出一个有些无奈的笑容。






朴珍荣因私事外出回到别墅时林在范已经睡下了,他走过去细心的替他盖了盖被子,准备离开的时候却恰好看到了床头柜上的文件袋。

朴珍荣叹了口气,在林在范的额头上落下了一个轻的像是根本没有落下的吻,打开还是密封状态的档案袋,从里面抽出一页放进自己的口袋里,然后把写着“王氏集团”的档案袋恢复原样,轻轻的离开了林在范的房间。





—TBC—

深度游戏

ABO设定         第七章






王嘉尔烦躁的把杯子重重的放在茶几上,然后皱着眉毛躺在沙发上。
几个保镖站在门口面面相觑,谁也不敢上前。

他家小少爷这种状态已经好几天了,如果真要追究时间,大概就是从法国回来的第二天。

而原因,小保镖猜是因为无故失踪的段先生。

是的,从法国回来的当天王嘉尔还高高兴兴的和段宜恩一起吃了饭,保镖们还没来得及惊讶从前半点也看不上段宜恩的小少爷突然开始对段宜恩好了起来,第二天段宜恩就不知去向了。

用不知去向这个词似乎也不是很对,因为段宜恩凌晨离开时分明让守在门口的保镖转告王嘉尔他过几天就会回来,房间里的东西也一样没有少。


“可是他根本没说什么时候会回来啊!”
王嘉尔像等着被揉肚子的小狗狗一样四仰八叉的躺在总经理办公室的皮质沙发上。

哥哥被他逗笑,一边利落的在刚刚过目完的文件上签上名,一边带着笑意说我明明听爸爸说你很讨厌那个Alpha。

王嘉尔一骨碌坐起来噔噔噔跑到哥哥面前跳到办公桌上坐着,还不忘把桌子敲的当当响。

“哥,你抬头看看你弟弟”
他看着哥哥抬起头,然后眨着大眼睛追问
“看到什么了?”

“一个Omega”
哥哥表情平静的回答,似乎怕伤到弟弟的心,又勉强补了一句很可爱的Omega。

王嘉尔翻了个白眼,伸手拍了拍哥哥的肩膀。
从办公桌上跳下来,王嘉尔拿起外套一边往门口走,一边又回过头。
“你弟弟呀,可不是一般的Omega。”

说着抛过来一个wink,然后打开门走了出去,留下根本就搞不清这个鬼机灵的弟弟小脑袋里到底在想什么的哥哥无奈的摇头轻笑。





而此时在一间灰白色格调装修的公寓里,“无故失踪”的段宜恩正咬着钢笔坐在电脑前对着一张纸写写画画什么。

他正在为完全攻陷他的小Omega做着万全的准备,不算长的一段时间相处下来段宜恩已经把王嘉尔的很多性格特点摸透了。
比如口是心非。
再比如不推一把的话,就没有办法看透自己的心意。

段宜恩有十足的把握王嘉尔对他已经产生了好感。
只是,还不够。

单单好感是不够的,王嘉尔实在太让人着迷,段宜恩与生俱来的占有欲和身为一个“优秀猎手”的胜负欲,都让他精准又坚定的明白自己想要什么。

而现在的他想要的东西只有一样,那就是王嘉尔。

所以他在寸步不离的纠缠过后选择了消失一段时间,当然,这并不是让步。

他从没想过让步。







抱着手臂冷眼看着手下的保镖把酒店套房的门撞开,王嘉尔慢悠悠的走进去,果然看到了刚刚洗完澡围着条浴巾头上还在滴水的段宜恩。

似笑非笑的让保镖都离开,守在门外不许进来,王嘉尔一点一点的走近段宜恩。

“是被daddy雇来负责教导我的人才来着。”

奶甜味道的Omega越凑越近,甚至不怕死的把手指搭上了Alpha的浴巾。

“丢下雇主一个人消失了将近半个月,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些合理的解释?”


段宜恩被眼前的Omega诱惑的控制不住信息素,有些惊讶于自己竟会被一个Omega牵着鼻子走,但现在显然不是纠结这件事的时候。

他费尽心思筹划了小半个月,一边要忍受思念,一边还要不疾不徐的放出自己在这家酒店的消息,终于等来了这样的场面。

王嘉尔凑的离他足够近,等待解释的时候微微仰着头,红润的嘴唇像是等待品尝的果冻,段宜恩低下头,毫不客气的含住了那两瓣果冻。

王嘉尔惊讶的睁大眼,却没有推开段宜恩,他微微闭着眼睛享受这个吻,然后在段宜恩松开他的唇说话时,往前凑了凑让两个人的唇瓣始终紧贴着。

“为什么找我?想我了?”
“是”

“决定不讨厌我了?就算我是个你最讨厌的Alpha?”
“是”

“那我可不可以理解为”
段宜恩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
“你喜欢我?”

来不及回答,Omega有些可爱的强势的捧住段宜恩的脸又吻了上来,直到从地板上吻到床上,才气息不稳的给了回答。

“段宜恩。”

“我没有发情,我现在很清醒,而我们在接吻。”





—TBC—

强势又主动的小o嘉走一发
套路段持续在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