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枪与玫瑰-006

你要手捧鲜花,而我会替你拿着枪。





枪与玫瑰

006



林在范指挥着手下把两具尸体清走,准备离开时却被两个小小的身影吸引了视线。

两个小孩看起来都只有十四五岁的样子,却在潇潇的风声中走出一种苍凉感,林在范不自觉的笑了一下。

“老大,后面那个是那小子带着的小孩”

在身后汇报的手下指着两具尸体的其中一具。

“前面那个是王啸的亲生儿子。”

林在范点点头,没有说话。

“怎么?对小孩子感兴趣?”

另一个声音在身后响起,林在范回过头,看了眼抱着双臂像个小大人似的朴珍荣。

“珍荣啊,你自己不也还是个小孩子。”

朴珍荣耸耸肩,不置可否。

林在范又转过头去,看着那两个小孩爬上专门来接他们的王啸的车,才接着开口。

“只是好奇。”

“王啸那样的人,他的亲生儿子会是什么样的。”



王嘉尔伸手握住林在范伸来的手,面无表情的说

“在我印象里似乎没有见过林老板,何来终于又见面一说?”

林在范笑了笑,自顾自的坐在王嘉尔和朴珍荣之间,手脚麻利的倒了杯酒,却是递给了王嘉尔身边的段宜恩。

“几年前为了大局杀了你哥哥,不好意思。”

段宜恩凉凉的瞥了林在范一眼,接过酒说我没有哥哥,然后一饮而尽。

林在范笑了笑,不再说话。

他知道王嘉尔把段宜恩送出国,也知道那三年里八区发生了什么,所以也就知道段宜恩对于王嘉尔来说实在是重要的紧。

但这样看来,段宜恩似乎更有趣一些。

对王嘉尔来说,重要的东西有很多,可段宜恩不一样。对他来说,只有王嘉尔才是唯一让他在意的。

林在范实在是非常热衷于看这种看似百毒不侵的人被戳中痛处的样子。

林在范一直在试图跟王嘉尔拉进距离,一杯接一杯的敬酒,当林在范带着试探意味把手臂搭在王嘉尔的肩上时,段宜恩抢过了林在范手里又要灌到王嘉尔嘴里的酒,一饮而尽,而后拉起王嘉尔自然的揽进怀里。

“我们少爷晚上还有约,我先带他走了。”

没有丝毫犹豫的转身推开包房的门,门关上的那瞬间林在范和朴珍荣只来得及看到王嘉尔微微抬着头,满眼都是信任的紧紧盯着段宜恩的样子。

“可惜,林老板也有失手的时候。”

朴珍荣给自己倒了杯酒,脸上故意摆出了一副惋惜的表情。

林在范看着他不紧不慢的喝了一口酒,凑过去把自己的嘴唇印在他的嘴角,满意的看到朴珍荣整个身子僵硬了起来,脸上的表情也从刚才的闲适变得慌乱。

“没关系。”

他贴着朴珍荣的唇角,闻着朴珍荣身上干净的草本植物香气。

“只要对你,我不会失手就够了。”



王嘉尔已经有些醉了,这三年他各方面都在以可怕的速度进步,只有酒量依然是一个算不得太大但也有些误事的短板。

本来在里面他还可以保持清醒,可一从封闭的空间转移到外面,被冷风一吹,他那些酒劲儿反而上来了。

一点也不配合的在段宜恩把他扶上车的后座时又躲又跳,好不容易被塞进了座位却又抱着段宜恩的脖子死活不松手,段宜恩皱着眉头喊一句少爷,他就又委屈又可怜的瘪起了嘴。

“你怎么不叫我嘉嘉了呀?”

段宜恩被他搂着,距离很近的看着他的脸。

然后他突然想起那年码头上的风,搭在甲板上白嫩柔软的手。

还有三年里昼夜不分,像是炼狱一般的,没有他的日子。

那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从他回到八区就一直跟他保持着距离,甚至有意想要把他和其余的人都同化的王嘉尔,那个说话做事已经再没有小时候脆弱又可怜的样子的王嘉尔,正搂着他,眼角和脸颊都红红的,奶声奶气的质问自己为什么不再叫他嘉嘉。

他忍不了的。

段宜恩低下头,温柔又虔诚的含住了王嘉尔水润粉色的嘴唇,轻轻的用舌尖描绘他的唇形,像是怕惊吓到他一样小心翼翼的吮吸。

这是他们的第一个吻。

这是他们相遇的第七年。

这是,段宜恩爱上王嘉尔的,第七年。


—TBC—

关于年龄问题——

初遇:

嘉嘉14  恩恩15    珍荣比嘉嘉大两岁    林在范比珍荣大3岁

主时间线:

王少爷20   段宜恩21  

评论(21)

热度(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