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枪与玫瑰-002


你要手捧鲜花,而我会替你拿着枪





枪与玫瑰

002




段宜恩说他知道王嘉尔想要什么,这并不是一句空话。

如果说他离开的那一年就有些察觉到了,那他回来自从进了八区的辖区一直到王嘉尔的别墅,他已经可以确定了。

人人都知道王嘉尔是八区的小太子,游戏人间,夜夜笙歌,除了他的父亲王啸亲手交给他的任务,他会不耐烦的去管一管以外,其他的一概不感兴趣。王嘉尔表现的除了够他挥霍的金钱以外什么都不想要,一开始段宜恩也的确是这样认为的。

可若真的只是一个纨绔子弟,王嘉尔不会在送他走的时候拉住他的手腕,压低声音对他说“你一定要回来,只有你是站在我这边的。”也不会在三年之内把八区王啸看不见的那些势力都统一到自己的手下。要知道,这些小势力一旦结合在一起并强大起来,足以对王啸的势力产生不小的冲击。

王嘉尔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别人看不见,但他看的清清楚楚。


段宜恩跟在王嘉尔的身后,地下交易的废弃车库里每走一步都会发出空旷的脚步声。为表诚意,与交易方见面时负责人不会携带枪支,也不会带很多的人,所以今天只有段宜恩陪同着一起来。起码表面上是这样的。

更多的人已经提前埋伏在了二楼和仓库的外面,随时准备着应对突发状况。

这任务是段宜恩回来前,王啸就交给王嘉尔的。

一批从老挝来的货,今天王嘉尔负责验货,以及谈好交易细节,一旦谈成,不出一个星期,就会有数目非常可观的一批货经由八区的港口运进国内,然后流进市场。

这是笔大生意。

利益走在前头,在谈判的过程中,稍有不慎,擦枪走火在所难免。

段宜恩今天的任务,是护王嘉尔周全。


“你说你知道我的野心。”

王嘉尔突然开口,他的皮鞋砸在水泥地上,声音钝钝的。

“那你知不知道,我对八区的管理权没有一点兴趣。”

段宜恩停下来,在王嘉尔回过头盯着他看的时候毫无理由的看着他笑。

他没有问,因为他知道王嘉尔会说下去。

距离约定好的交易时间还早,他有足够的时间去了解他,这错失的三年里他发生了什么变化,为什么会变化,这一切,段宜恩都会慢慢了解清楚的。

“你还记得我哥哥吧?”

王嘉尔笑着,段宜恩的心却狠狠地揪了一下。

他当然记得。



“你最好别以为嘉嘉是真的喜欢你。”

那是王嘉尔的哥哥对段宜恩说的第一句话。

彼时是段宜恩来到王家的第二个月,王嘉尔每天会花很多时间陪他,让下人们也叫他小少爷,并且在知道他比自己大一岁后开始甜甜的叫他宜恩哥哥。

段宜恩以为王嘉尔是因为喜欢他才带他回来并对他这样好的时候,王嘉尔的哥哥穿着妥帖的西装,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这样子对他说。

王嘉尔在不远处逗弄一只小狗,而王嘉尔的哥哥眼神凉凉的,说出的话对一个只有十几岁,又刚刚结束流浪生活的小孩子来说也有些过于凉薄了。

“你不了解嘉嘉,虽然小却很清楚自己要什么,他带你回来绝不是因为喜欢你,而是因为,他觉得他需要你。”

这句话当时段宜恩听的懵懵懂懂,直到后来王嘉尔亲自把他送上直升机,亲自推他到美国的训练场时,他才一知半解的懂了一些。

可说这话的人早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王嘉尔的哥哥是王啸亲手杀死的,从中枪的伤口流出的血正好沾在王嘉尔的脚尖上,开出一朵绚丽的花。

“尽管哥哥并不是他亲生的”

王嘉尔开口时还是淡淡的。

“可我真的毫不怀疑,如果到了需要这样做的一天,他会毫不犹豫的把那把枪对准我。”

“可是宜恩你知道的,人要活着。”

“就要杀掉那些会让你死的人。”



王嘉尔说这话时面无表情,交易方已经出现在了视线里,王嘉尔迅速挂上了痞气的笑容,晃晃悠悠走了过去。

而段宜恩看着他的侧脸,脑海里却都是另一个王嘉尔。

白色袜子上沾染了血迹,小孩儿故作镇定脚步却僵硬的跑回房间,飞快的缩进被子里,躺在段宜恩身边。

整个人抖的不像话,额头上全都是汗珠,就连嘴唇都是青紫的。

段宜恩担心的摸摸他的小脑袋说嘉嘉你怎么了?怎么吓成这样子?

而王嘉尔只是转过身抓紧了他的手臂,哆哆嗦嗦的用力挤出了一句话。

这句话在美国训练场的那三年经常被段宜恩拿出来反复的咀嚼,那成了他能够活着回到王嘉尔身边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救命符。

“我们,一定要活下去。”


—TBC—

评论(15)

热度(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