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枪与玫瑰-001


你要手捧鲜花,而我会替你拿着枪。





枪与玫瑰

001



王嘉尔从楼梯走下来,管家在一楼微微的鞠了个躬,然后放轻脚步跟在王嘉尔的身后。

“少爷,你亲自负责的那批货明天到港口,老爷让你去看着,西四区那边今天没什么动静。”

王嘉尔点点头,坐在沙发上随手翻看着茶几上的报纸。

“还有一件事”

管家依然面无表情的进行着每天早上的例行汇报。

“段先生今天回国,预计中午十一点到达机场。”

烦躁的揉揉眉心,王嘉尔说知道了。

“让司机去接他,顺便告诉阿姨准备午餐。”

“您和段先生两个人一起用餐吗?”

“嗯。”


段宜恩推开书房的门时,王嘉尔正趴在桌子上打游戏,两条腿垂下来晃来晃去的,头也不抬的说进来坐下。

安静的走过去坐到王嘉尔的对面,段宜恩只顾着盯着王嘉尔看,什么话也没有说。

王嘉尔一局游戏结束,把手机丢到一边,然后抬起头带着些笑容的看着段宜恩。

“饿不饿?再等等就可以吃饭了。”

段宜恩没有说话,还是盯着王嘉尔看。

他没有变,还是爱笑,也并不觉得他有多重要。

他第一次见到王嘉尔的那年只有15岁,没有亲人,唯一收养他的——其实除了给他口饭吃以外对他并不好——的哥哥刚刚被打死,而他躲在甲板后瑟瑟发抖。

后来王嘉尔隔着厚厚的甲板握住了他的手,对他说会带他走,会让他安全的。

他的确信守了承诺,给了他一个家,并且没有人再敢欺负他。

王嘉尔不知道,从被他带回来的那一刻起,在段宜恩的心里,他已经成了最重要的人。

可王嘉尔显然不是这样的。对他来说,段宜恩是他的所属物,他留着他陪在他身边,三年后也能随手把他丢去美国的训练场。

这些段宜恩比谁都清楚,可他并不在意。哪怕训练场暗无天日的训练,哪怕三年整加州毒辣的阳光里从来没有过一句来自王嘉尔的关切。

“嘉嘉”

段宜恩的喉结滚动了一下,盯着王嘉尔的眼睛一眨不眨。

“你有没有,想过我?”

哪怕是一次也好,一瞬间也好。

那样漫长的一千多天里,有没有一瞬间想到过我这个人?

段宜恩很想知道这个答案。

“没有。”

时钟转动的声音一下一下打在段宜恩的心里,阳光透过窗子照在王嘉尔绒绒的头发上,王嘉尔依然笑着,声音却冷静的可怕。

这答案并不意外,几乎是迅速的整理好情绪,段宜恩点头,带着温柔的笑意站起身拉住了王嘉尔的手。

“去吃饭吧。”

段宜恩也没有变。

王嘉尔想。

送段宜恩离开那天风很大,吹的人睁不开眼睛。

段宜恩穿着灰色的大衣站在他面前,不管不顾的抱住了他。

王嘉尔很想要推开他,可是风太大了,直升机发出的巨大噪音震的他耳膜生疼,段宜恩的怀抱太温暖,王嘉尔闭上眼睛,安静的靠在段宜恩怀里。

“我回来的时候,我是说如果我能回来的话”

十八岁的段宜恩贴在王嘉尔的耳边讲话,偶尔蹭过王嘉尔侧脸的嘴唇又冰又凉。

“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个要求?”

王家在美国的训练场专门培养为了王家卖命的杀手,残酷的训练让几乎每一批接受培训的杀手都只能留下一半。

王嘉尔的脸在冷风里冻的通红。

“我答应你。”


“所以那个要求是——”

王嘉尔坐在段宜恩的对面,不紧不慢的切着盘子里的牛排。

段宜恩听到他的问话后抬起了头。

“所以那个要求,我现在提也可以吗?”

王嘉尔点点头,示意他接着说下去。

段宜恩用餐巾纸擦了擦嘴,然后端正的坐好。

“王嘉尔,不要再把我送走了。”

“这就是我的要求。”

“不要再把我送到别的地方,让我陪在你身边,我知道你想要什么,我会帮你得到的。”

“所以,不要再把我送走了。”

段宜恩还是变了。

王嘉尔想。

他再也不是那个只能躲在他身后小心翼翼的孩子,也不是在他身边那三年时带着些讨好实际上又很单纯的少年。

现在的段宜恩,掌握着王嘉尔的秘密和野心,却又不动声色着冷漠又深情。

像安置在枕边的不定时炸弹,一旦爆炸——

他们两个人都绝无生还的可能。


—TBC—

不是森马   不是单箭头

本章看起来单箭头是因为剧情需要哟~

每周一/周四更新   HE

评论(35)

热度(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