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枪与玫瑰-000

“你要手捧鲜花,而我会替你拿着枪。”

新坑来啦/本章童年回忆  下一章正式走剧情/紧张的等待评论🙈


000



码头的上空乌云密布,有海鸟发出尖锐的叫声扇动着翅膀往远处飞去。

小孩躲在丢在岸上的破旧船体后面,小脸脏脏的,只露着一双亮的惊人的眼睛。

王嘉尔穿着深灰色的呢子大衣,戴着宝石蓝色的尼龙礼帽,圆溜溜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在甲板缝隙中露出来的那双眼睛。

他迈着小短腿走的近了些,蹲在拥有那双眼睛的小孩子面前。

隔着厚重的甲板。

“你怎么不回家?”

王嘉尔说话奶声奶气的,脸上都是白白嫩嫩的婴儿肥,眨着大眼睛一副很乖很无害的样子。

可那双眼睛依然戒备又冷漠的盯着他。

王嘉尔伸出手,把食指搭在甲板的边缘。

“你在害怕吗?你不要怕我呀。”

眼睛闪烁了一下,码头的风吹起来有烈烈的风声,纤细的手腕抬起来,在空气中为难的停顿了一下。

王嘉尔不着急,手心朝上,笑眯眯的继续盯着那双眼睛。

然后冰冰凉凉的指尖就搭在王嘉尔的手心里,王嘉尔合上手掌,轻轻的握住了细凉的手指。

“你叫什么名字?”

“段宜恩。”



与此同时,码头上正剑拔弩张着,对峙的两拨人中间扔着一具尸体,死相极其难看。

王啸坐在那具尸体的前面,手上拿着一把枪细细把玩,半晌,才在烈烈的风声里开了口。

“都说西四区的林老板是最懂道上的规矩的。”

王啸站起身,伸脚把刚刚坐着的椅子踹出老远,然后带着冷冰冰的笑容又望向对面打头的人。

“今天这懂规矩的莫名其妙就折了我一个兄弟,林老板,这笔帐咱们要不今天就算一算?”

被称作林老板的人看起来还不到20岁,但却没有一个人把他当成小孩子来看待。

毕竟没有任何一个小孩子会有一双这样凌厉的眼睛,这一身大大小小的疤痕,还有开口说话时浑身的凉意。

年轻却又老成的人满不在乎的点点头,下一秒回过身动作迅速又毫不迟疑的开了枪。

那中枪的人本来站在队伍的中间,还没有回过神来,已经没有了呼吸。

林在范又转回来,手里还转着那把手枪。

“杀了你兄弟的人是我的,我也当着你的面处理掉了,不知道今天这笔账,能不能就这么一笔勾销了?”

言下之意是我已经给足了你面子,这个台阶下不下,全都在你。

王啸皱着眉头,然后笑了起来。

他早就听闻西四区的新负责人年轻却有着一股让人生畏的狠劲,原以为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今日一见却是个有勇有谋的。

很好,对手强大些,才更有意思。

毕竟八区和西四区分管G市的军火生意和毒品地下交易,既是对手也是合作伙伴。


笑着拍拍林在范的肩膀,王啸转过身带着自己的人离开码头,坐上车时皱着眉头问

“那小子呢?”

司机毕恭毕敬的回答说去码头上玩了

“用不用我去找找看?”

“不用”王啸皱着眉头靠在座椅上

“直接回去。”



管家把王嘉尔接回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

王啸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的儿子。

王嘉尔手里领着一个瘦瘦的小孩,看起来和他差不多大,身上脸上都脏兮兮的,怯生生的躲在王嘉尔身后。

而王嘉尔仰着头看着他,目光里没有一点情绪。

“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没有我的允许不要随便带人来家里?”

王啸转过头给自己倒了杯茶,然后又拿出一根香烟。

段宜恩连呼吸都小心翼翼的,安静的缩在王嘉尔的身后,王嘉尔回过头安抚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过身用不大,却异常坚定的声音叫住了他的父亲。

“我要留下他。”

王啸转过头,似乎是产生了兴趣。

他这个儿子平时脾气怪的很,没有同龄人的可爱,相反倔的让人喜欢不起来。

不过这是王嘉尔第一次以如此认真的态度向他要求一件事情。

视线重新落回那个瘦瘦小小的身影上,一个小孩子,留下似乎也不会有任何影响。

王啸不介意卖一个人情给自己没什么感情的儿子。

“可以,不过你要负责照顾他。”

王啸转身上了楼准备回房间休息。

“我是不会管他的死活的,照顾你就够我头疼了。”


眼睛又大又亮的转过来,王嘉尔得意的笑着拉着段宜恩躲回自己的房间,翻箱倒柜的找出一套干净的衣服给段宜恩,然后又推着段宜恩去洗澡。

等到段宜恩全都收拾妥当出来的时候王嘉尔已经困的意识不太清醒了,小小的一只缩在被子里,手指蜷着摆在脸颊旁边。

段宜恩爬上床躺在王嘉尔的旁边,睁着眼睛安静的盯着他。

“别担心。”

王嘉尔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伸出手抓住了段宜恩的手腕。

“我会照顾好你的”

“不会再有人欺负你了。”


—TBC—

评论(37)

热度(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