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Drowning


*森马车
*来自 @面粉 点梗

“他醒了吗?”
有些沙哑的声音从门口的方向传过来,段宜恩下意识的绷紧身体,努力往角落里缩了缩。
他看不到任何东西,好在听觉灵敏。
他听到那个沙哑的声音落下后,有另一个声音回答了他的问题。
“是的,已经醒了,刚刚喝了您准备的牛奶。”
“嗯”那个低哑的声音听起来懒洋洋的,然后传来开门的声音。

段宜恩情不自禁的瑟缩了一下,而那一秒他发誓他听到了从门口——听声音的距离应该是已经走进了这个房间的——那个沙哑声音的所有者的轻笑。

他怕极了,作为一个普通的大学生来说,在去上课的途中突然被捂住了口鼻然后就陷入了昏迷,再醒来时处在陌生的空气中,而眼睛上蒙着一层并不透光的眼罩这种事情并不好笑。更何况在这中间还有三四个人进来硬生生的灌了他一整杯牛奶。
段宜恩有些傻气的屏住了呼吸,试图以此来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段宜恩脸上的眼罩被并不温柔的扯了下来,突如其来的光线刺的他睁不开眼睛,想要抬起手臂却被一直束缚着他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打断了动作,他眯着眼睛低头去看自己的手腕。
是一条白色的布料,与他身上的材质相同
——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他始终觉得自己的胸口凉嗖嗖的了。段宜恩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口,果然,那里缺失了一块布料。

整件衣服除了胸口的那一条,全都完整且细致的穿在他的身上,而胸口的位置毫不保留的暴露在空气中,两枚小小的乳(yeah)尖在空气中甚至硬挺了起来。

段宜恩小心翼翼的叹了口气,然后抬起头环顾了一下整个房间。
纯黑色的双人大床,正对面是一台老旧的放映机。
而他所在的这张床的旁边,段宜恩实在不敢扭头去看,因为那里正坐着一个陌生的人,托着下巴一言不发的看着他。甚至用余光都能感觉到那男人似笑非笑的表情,段宜恩只能盯着天花板的水晶吊灯发呆。
双眼却突然被干燥温热的手捂住,那沙哑的声音现在在他的耳边响起。

“刚刚脱离黑暗,这样子眼睛会痛。”

段宜恩已经濒临崩溃边缘,尽管他一直试图装作若无其事。但现在这个认知太过清晰不能否定,那就是——他被绑架了,而且并不知道对方是出于什么目的。
带着视死如归的凶狠表情转过头来,咬着下嘴唇死死盯着那个陌生的男人,开口时声音却软的一塌糊涂,甚至还是带着些颤音的奶声奶气的台普。
“为什么抓我过来?”
他动了动手腕试图换一个姿势,皱着眉头的样子很像一直凶巴巴的小老虎,哦对了,是还没断奶的那种。
“放开我。”

男人笑了笑,伸手捏住了段宜恩的下巴。段宜恩现在才得以仔细观察这个男人的样子。
一身黑色的皮衣,手指上带着形状夸张恐怖的银色戒指。银色的头发捋到脑后,露出轮廓硬朗的额头,眼睛很大,盯着人看的时候会湿漉漉的泛着光,笑起来的时候一对甜美的小括弧,却意外的又整个人散发着让人生畏的气场。

“比起这个。”
那人凑的更近了些,唇齿间有凛冽的薄荷味道。
“你还是先记住这个吧,我叫王嘉尔。”

链接到微博


评论(33)

热度(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