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如约而至<04>


*酒式甜饼







如约而至




〔16、"我就是喜欢毛绒玩具不爽你咬我啊!"〕

段宜恩坐在桌前写论文,王嘉尔在他身后的床上扑腾来扑腾去。

段宜恩对王嘉尔的纵容已经没有了底线,现在王嘉尔出入他的房间比回自己房间还要轻车熟路,在他这个标准处女座的床上打滚也不会收到一句苛责,就算睡觉的时候整个人都巴在段宜恩的身上,段宜恩也只会盯着他发呆,然后拼命忍住想要亲亲他的欲望——王嘉尔是不知道这个的——他只知道段宜恩很纵容他,所以他可以最大限度的为所欲为。

“段宜恩你这床上为什么都是毛绒绒的皮卡丘啊?”

王嘉尔整颗脑袋埋在一堆毛绒玩具里,声音闷闷的传过来,段宜恩回过头看他。

“怎么了?”

“没有,就是觉得很像小女生啊。”

王嘉尔说完笑的像个小坏蛋。

“段宜恩,你说实话,是不是小姑娘送的?”

被他事不关己开玩笑的态度搞得有些生气,段宜恩几乎是有些慌乱的站起来把王嘉尔打包丢出了房间,还不忘幼稚的冲外面喊

“我就是喜欢毛绒玩具不爽你咬我啊!”

门外安安静静的,过一会儿脚步声就越来越远,段宜恩又坐在床上愁的苦了脸。

明明是自己不敢告诉王嘉尔他喜欢他这件事情,那王嘉尔其实是没有错的。

有些后悔,段宜恩正准备去王嘉尔的房间看看他在做什么有没有觉得委屈,拉开房门的时候却看到了穿着一身杰尼龟连体睡衣的小孩。

小孩低着头,眼睛朝上看,湿漉漉亮晶晶的,说起话来也奶声奶气的。

“不要生气嘛……我只有杰尼龟的衣服没有皮卡丘的……但也好歹是个毛绒玩具了。”

王嘉尔又把头低的更深了些,只留了一个毛绒绒的头顶在段宜恩的眼前。

“那……那你喜欢我吧这样可以吗?”




〔17、无比缺乏的生活常识〕

段宜恩难以理解那算不算是一场告白。

但他还是捧起了王嘉尔的脸,然后摘下王嘉尔脑袋上连帽衣服的帽子,不容拒绝的吻上了王嘉尔的嘴唇。

LA男孩不喜欢逃避,既然感情真的不能再隐藏了——段宜恩边忙着用舌头撬开王嘉尔的牙齿边想——那还不如先当机立断得到一个吻。

王嘉尔被亲的迷迷糊糊的,顺从的张开嘴巴任由段宜恩的舌尖探进来,直到忘了换气的把自己的脸憋的通红,他才猛的反应了过来。

——他现在正在跟他穿着开裆裤从小玩到大的兄弟接吻。

这个认知让他原地跳了一下,然后成功的把段宜恩的嘴角和自己的舌尖撞出了血。

段宜恩皱着眉毛看着他。

“接吻的时候不要跳来跳去的这个是生活常识吧?”




〔18、生病后不肯吃药的作战策略〕

总之是在一起了。

那天晚上段宜恩一边故作镇定的给自己的嘴角止血,一边故作镇定的告了白,一边又根本没办法镇定的在意着王嘉尔受伤的舌尖。

直到王嘉尔也坦诚了是喜欢段宜恩的,说那样的玩笑也只是为了试探段宜恩是不是真的有女朋友,段宜恩才得以如愿以偿的又把人按在床上亲了个够,美其名曰给王嘉尔受伤的舌尖消毒。

但是在一起之后,段宜恩才发现事情正在渐渐地朝着根本不受他控制的方向发展。

比如,他根本没有办法抵挡王嘉尔的撒娇。

王嘉尔头几天淋了场雨,回来就开始感冒,拖了一个星期也不见好,反而每天拖着小鼻音把每个字都说的可爱又娇俏。

甜腻腻的。

“我不要吃药!”

王嘉尔捂着自己的嘴,然后又一骨碌爬起来把段宜恩按在地板上堵住嘴。

试图以此来堵住段宜恩劝说他吃药的种种大道理。

但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当王嘉尔在段宜恩的嘴里尝到一丝苦味的时候,想跑已经来不及了。

苦苦的药片被舌尖推到他嘴里,紧接着唇上柔软的触感消失,又马上附上来,温柔的度了一口水进来。

吃药任务完成~




〔19、"我知道我不该半夜打电话吓你,你跑来我的床上睡我也忍了,但你能从我身上下来吗"〕

分居生活结束是在一个雷电交加的夜晚。

两个人虽然在一起了,但平时还是各住各的房间。那天下着雨,大半夜的段宜恩就起了坏心思。

凌晨一点摸出手机给睡的迷迷糊糊的人打电话,这边开着恐怖电影放了段女鬼的哭声,然后听着隔壁房间的人叫的像是杀猪一样一路跑过来撞开他房间的门然后一溜烟冲到他的怀里瑟瑟发抖。

反应过来之后发现哭声更大了,王嘉尔猛往段宜恩怀里钻说你别哭了啊啊啊这声音怎么还越来越大了!

段宜恩楞了一秒,伸手默默地把还在放着恐怖电影的电脑关机,却忘了还在通话状态的手机。

于是段宜恩被揍了一顿。




〔20、晚饭的主食是米饭还是馒头〕

段宜恩管王嘉尔叫馒头。

王嘉尔叫段宜恩点心。

所以当收到母上大人询问晚上吃了什么的短信时,段宜恩得意的打字的手指头都要跳起舞来。

“当然是馒头,每天都吃馒头。”


—TBC—

评论(38)

热度(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