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Nightmare


*车




黑色的机车轰鸣着接近终点,赛车手扭过头,头盔中间露出的大眼睛流光溢彩,带着得意和挑衅看着被他远远甩在身后的几辆机车。

转过头加速,冲过终点,然后跨坐在机车上摘下头盔,一只脚踩在地上,随意的甩了甩一头被汗水浸湿的银发。

黑色的皮衣划开了一个不算太大的口子,王嘉尔不太在意那个。

有些不耐烦的看着慢吞吞跨下机车的人,王嘉尔走过去,把头盔扔在打头的人的怀里。

“你输了。”

天生大而有神的眼睛得意的闪着光,嘴角不屑的挑着。

“人我要带走了。”

打头的人在王嘉尔转身搂着女人准备离开时向身后的人使了眼色,便有人走过去挡在了王嘉尔面前。

王嘉尔耸耸肩,玩世不恭的样子摊手转过来。

“什么意思?”

打头的人笑的像个流氓。

“你敢一个人来,我就没打算让你完完整整的出去。”

“不过你既然赢了,你走可以,人给我留下。别说哥不讲规矩”

那人往前走了一步,距离近的像是挑衅。

“这都便宜你了。”


歪过头笑了一下,王嘉尔自顾自的抬起手摆弄着小拇指上的银色戒指,那戒指转了一圈,然后王嘉尔抬起眼,动作迅速的挥出了拳。

打头的人被打倒在地,其他的人也快速的围了过来,显然是想制住王嘉尔。

可王嘉尔是什么角色。

他灵巧的躲着朝他挥来的拳头,还不忘把吓得不敢动的女人拉到自己身后。然后随手抄起一根铁棍——总之那玩意儿地下赛车场多的是。


“在做什么?很热闹。”

王嘉尔刚刚摆好战斗姿态,一道又低又沉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围着王嘉尔的人回过头看清了是谁后都老实的低下了头,而王嘉尔不用回头也知道那声音的主人是谁。


铁棍被丢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声音,王嘉尔连那女人也不想管,皱着眉头走过去拉住段宜恩的衣领冲着他的嘴唇就咬了上去。

一边翘着唇角享受这个急吼吼的吻,段宜恩捧着王嘉尔的脸轻而易举的抢过主动权,一边凉嗖嗖的朝还楞在原地围观自家老大接吻的几个人投去视线,没一会儿那些人就带着女人离开,偌大的赛车场就只剩下还缠/绵的吻在一起的两个人。

王嘉尔吹了风,舌尖和牙齿都凉凉的,段宜恩用自己的舌尖把王嘉尔一排牙齿舔了个遍,然后咬住他的舌尖色/情的吮吸。

被推着抵上冰凉的墙壁,王嘉尔感觉到皮衣被撩起来,冰凉又纤长的手指就滑进来,顺着腰/眼打着转,前一秒还被吻的软了腰的人下一秒就偏过头挥起了拳,打的段宜恩整个脑袋都歪了过去。

用拇指擦掉嘴角的血,段宜恩转过头笑的云淡风轻,说整个G市也就你王嘉尔敢对我动手了,换个人我都给他扔河里喂鱼。

王嘉尔梗着脖子,把刚才摘下来的戒指又戴回去。

“所以你段大少就迫不及待的找了个温柔似水的妞准备订婚?”


早猜到他是因为这个来闹事,段宜恩也不说话,拉着王嘉尔就走。

他开来的车子就停在赛车场入口,这会儿他懒得解释也懒得换地方。

他就想尝尝这只小野猫的味道——迫不及待。



拉开车门把王嘉尔甩进后座,紧接着自己也钻进去压上去,又眼疾手快的接住一个毫不留情挥来的拳头,段宜恩这才苦着脸有了要解释的意思。

“不过是个女人,犯得着你大半夜不好好睡觉跑出来跟人家赛车吗?”

段宜恩吻他的脖子,含住他的喉结,声音也含含糊糊的。

“赢了赛车还要带走她,带去哪?带去我们家?你真以为那个女人有资格踏进我们家?”

深知不能抗拒就好好享受的道理,王嘉尔也不试图再对自己的固定床/伴行凶了,而是仰着脑袋,五指插在段宜恩发间,半眯着眼睛享受着温热的吻落在皮肤上的感觉。

“那你……你和她到底什么关系……你的手下还为了她要跟我动手呢。”

“老头子丢给我的联姻对象。”

段宜恩把他的皮衣扯下来,里面深蓝色的毛衣直接推上去拉到手腕,再抬到头顶,捉住他胸前的一点胡乱的又啃又咬。

“你像个小混混似的进来就点名要带她走,我这批手下又都是新来的没见过你,当然就凶了点。”

“再说你也没受委屈啊,比起这个,你是不是忘了你答应过我再也不赛车了?”

王嘉尔扁着嘴巴嘟嘟囔囔,干脆把毛衣挣脱下去丢到座椅下面,两只手绕过段宜恩后颈把人拉过来接吻。

“话真多”

他烟嗓在夜里的车厢里被无限拉长成一个缠绵悱恻的音调。

点链接:https://wx1.sinaimg.cn/large/005FqQOXly1fe3l74smmmj30spcifb29.jpg

再点:https://wx4.sinaimg.cn/large/005FqQOXly1fe3l777vv3j30u0bk0azk.jpg

 

旅途愉快💚

评论(35)

热度(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