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如约而至<01>


说要写三十题嘛,然后看到了一个超级可爱的【卖萌三十题】就拿来写了,题目随手取的没什么意义。

大家不要丧  努力打榜/一如既往的非常甜,不喜甜食者谨慎食用 ​​​






如约而至





〔1、冤家路窄〕

王嘉尔手里拎着某大牌最新限量款的手包走出机场,临上飞机前斑斑给他搭的社会鞋闪着光,他舔舔唇,皱着眉一脸不耐的用一只手戴上了墨镜。

一辆黑色的跑车停在他的面前,司机小跑下来把钥匙交到他手里。

“少爷,夫人说她已经跟她朋友打好了招呼,你这两个月就住在她朋友的儿子那里。”

王嘉尔嘴巴要撅到天上去。

“我不能一个人住酒店吗?”

“不能”小司机扑克脸

“夫人说了,你一个人住会闯祸”

不耐烦的说知道了,小少爷坐上跑车把司机丢在机场扬长而去。

去商场大包小包的买了一大堆衣服和芝士,王嘉尔按照妈妈发过来的地址找到接下来要住的地方时天已经快黑了,手里的东西都堆在门口,王嘉尔靠在小公寓门口的墙壁上一下接一下的按着门铃。

从门被拉开的力度看得出来开门的人大概是不小的火气,王嘉尔摸摸鼻子抬起头,就看了一眼,恨不得立马打个飞的飞回香港。

“怎么是你?”

算得上是异口同声了,门里的段宜恩和门外的王嘉尔复制粘贴嫌弃脸。

还真是冤家路窄。



〔2、"你他妈!""你谁啊?""你大爷!""我都懒得理你"〕

LA少爷和香港大佬隔着一个门槛凶狠的对峙。

“阿姨可是说了,你得好好照顾我,你现在连门都不让我进?”

王嘉尔叉着腿歪着脖子,活脱脱一个小混混。

“她要是早说是你,我这儿小区的门你都别想进。”

段宜恩一身家居服双手环胸,面无表情。

说起来这两个人梁子结的早,真要追究起来大概得有个十六七年,王嘉尔这孩子从小就混,段宜恩那时候也不逊色。那时候段宜恩成天往海边跑,黑的像个加州土豆,王嘉尔就不一样,又白又奶的,段宜恩每次见了王嘉尔都冲过去又啃又咬。

只不过小孩子没轻没重的,有一回段宜恩抱着王嘉尔的脑袋冲着嘴唇就啃下去了,还啃出点小血珠,当时段宜恩也慌了,想也没想就伸舌头去舔。王嘉尔回手就是一个右勾拳,给段宜恩打的坐地上冒星星。

自此两人从出生以来长达五年的友谊自此破裂,一个觉得被抢了初吻不说对方还吸他的血,另一个觉得我好心好意帮你伤口消毒你竟然还打我。

不过——

这个仇还没来得及解开,段宜恩就搬家出国,两个人也就保持着冤家的关系分了开来。

好了,让我们回到段宜恩家门口。

王嘉尔一听段宜恩这么说,当时火气就上来了

“你他妈……”

“你谁啊?”段宜恩气定神闲的气他

“你大爷!”王嘉尔炸毛

“我都懒得理你”

段宜恩小白眼一翻,关门。

王嘉尔气的在门口蹦高,最后大眼睛滴溜溜一转,拿出手机一边打电话一边往门口一蹲。

“阿姨好,我是嘉嘉呀。”




〔3、逼不得已的同居〕

5分钟后——

段宜恩把门打开,没好气的对王嘉尔说进来。

王嘉尔抱着腿笑的一脸狡猾

“哎呀宜恩哥,我腿麻了,你来扶我一下呗。”

段宜恩一言不发的走过去,把那个靠墙蹲着的小狐狸抱起来,顺便提起地上一大堆吃的和衣服。然后又一言不发的往屋里走。

王嘉尔被没有想到的动作吓得瞪着大眼睛不说话,耳朵尖都粉了起来,平时再伶牙俐齿这会儿也不知道该有什么反应。

直到被温柔的放在沙发上平躺着,段宜恩也跟着弯下腰来,双手撑在他脑袋旁边,离的很近的盯着他看。

“一点也没变。”

段宜恩开口,心形的嘴唇张张合合,亮晶晶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

“跟小时候一样,长的白白嫩嫩的,还爱告状。”

王嘉尔撇了撇嘴。什么嘛……要和好吗?



〔4、被吃掉的早餐引发的惨案〕


“王嘉尔!!!!!”

段宜恩嘶吼的声音从厨房传来,王嘉尔光着脚去确定房间的门有锁好,然后啪嗒啪嗒走回床上心安理得的翻了个身接着睡。

小气,不就是早上上厕所的时候顺便吃掉了你的早餐嘛。

王嘉尔一点不觉得羞愧。

谁让段宜恩把早餐放在桌子上就去洗澡了呀。

那个早餐就是看起来很好吃嘛。

和好之路——前路漫漫。




〔5、"别在我的房子里养宠物,养你已经很麻烦了"〕

“你太过分了。”

王嘉尔捧着一小盆多肉泫然欲泣。

“你竟然要我丢掉它”

“你知道从香港到美国我把它弄来有多不容易吗?”

王嘉尔望着面无表情的段宜恩继续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它可是我的宠物啊!我的植物!”

段宜恩回过头凉凉的看了王嘉尔一眼

“别在我的房子里养宠物”

“养你已经很麻烦了。”


王嘉尔一个人坐在长毛地毯上,看着潇洒离开客厅的段宜恩的背影,捂着自己的小心脏一脸不可置信。

没见的这几年里他的发小是发生了什么?

小土豆长成了漂亮的小点心。

怎么说话还这么会撩了啊喂!


—TBC—



评论(38)

热度(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