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深度游戏

ABO设定/第十三章







深度游戏
013

酒杯交错,各怀心事。
王嘉尔坐在角落里的环形沙发上,两条腿搭在面前透明的茶几上,无所事事的晃着手里的红酒杯。
企业聚会实在是不适合王嘉尔的地方。

银发太招摇,天生粉嫩的唇瓣太招摇,不加遮掩的信息素味道太过招摇,吞咽红酒时上下滚动的性感喉结也实在是太过招摇。

段宜恩恭敬的站在王董事长面前,却也没忘了用余光紧盯着他招摇的小Omega。

“好好培养嘉尔,辛苦一点。”
王董事长拍拍段宜恩的肩膀转过身去招呼其他贵客时,今晚的第7个搭讪者正围在王嘉尔身边喋喋不休的讲着自己的风光历史,身价奇高又很有自身魅力从而成为今晚很多Alpha的目标的王嘉尔心不在焉的听着,然后在段宜恩走过来的第一时间站起来迎了上去,留下刚才还献殷勤献的开心的人独自在原地懊恼。

“陪我去花园走走吧,这里太闷了”
王嘉尔仰着头撒娇,段宜恩牵起他的手
“好”

走到举办宴会的别墅自带的喷泉花园时意外的见到了熟悉的人,林在范和朴珍荣正站在那里,面容恬静的聊着些什么。
段宜恩勾了勾唇角,拉着王嘉尔走了过去。

“真巧啊,林总。”
段宜恩皮笑肉不笑的跟林在范握了手
“这是林氏的总经理,林在范”

王嘉尔伸出手
“你好,王嘉尔。”

与三个人放松打招呼的状态不同,一旁的朴珍荣显然有些慌乱,尤其是在王嘉尔转过头握住他的手,笃定的叫出他的名字时。
要知道,作为林在范的贴身管家,朴珍荣是没有理由会被王氏集团的小公子认识的。

“又见面了,朴珍荣。”
王嘉尔挂着无害的笑容。
然后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突然变脸的林在范很凶的样子拉着朴珍荣招呼都不打就离开,回过头时段宜恩却笑的若无其事。

“我是不是说错什么话了?”
王嘉尔吐吐舌头,被段宜恩捏了一下鼻子。

“当然没有。”
“好吧。”
王嘉尔耸耸肩
“你在这里等我好了,我去洗手间”





“我在问你”
“为什么王嘉尔会见过你。”
林在范把朴珍荣压在洗手间的隔间,一字一句的质问说出口时脖子上的青筋爆出,眼底的情绪就连朴珍荣都看不清。
而紧靠着墙壁的人始终不开口,只用一双黑亮亮的大眼睛,紧紧的盯着面前的人。

“你以为我在睡着的时候,从我桌子上的档案袋里抽出去的那张纸。”
“你说你要去买东西,却把车子开到了王氏。”
“除了联系我用的那部手机,你还有另一部手机里面只存了一个号码,那号码也来自王氏。”
“朴珍荣,你真的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

林在范眯着眼睛的时候像极了一头黑色的狼,朴珍荣快要在他一句一句丢出来的罪名声中站不稳身形,却一句都不能否认。
因为这些,的确是他做的。
他只能红着眼圈,梗着脖子依然紧盯着林在范。

林在范似乎什么都没有怕过。
可他最怕朴珍荣红了眼眶。

烦躁的用拳头狠狠的打在朴珍荣身后的墙壁上,林在范最后拉住朴珍荣的领子。
“你最好别背叛我。”
然后摔门而去。

朴珍荣双腿发软,努力的撑住墙壁才没有坐到地上,他跌跌撞撞的走出隔间准备洗把脸,却意外的在洗手台方向看到了正抱着双臂一脸玩味的看着他的王嘉尔。

他的心脏突然被揪紧,竭力维持着表情,迎上王嘉尔的眼睛。

“朴珍荣先生还真是神秘,不过先声明,我可不是故意来听你们墙角的。”
“毕竟企业聚会别墅里的洗手间,还真不是一个适合吵架的地方不是吗?”

朴珍荣点点头说我理解,然后走过去自顾自的打开水龙头,把冰凉的水泼到脸上。
他听到脚步声,然后像是下定决心了似的拉住了王嘉尔。

“等一下。”
“也许我接下来要说的事情,你会很感兴趣。”





段宜恩等了很久王嘉尔都没有回来,倒是等来了一个“熟人”。
陆骁依然是一身严肃且沉闷的西装,笑起来像个老狐狸。
“年轻人,又见面了。”
他拍拍段宜恩的肩膀,然后四处张望了一下。
“嘉尔呢?他父亲说他和你在一起。”

段宜恩始终对这老狐狸有一种本能的敌意,从第一次在法国见面时,这个男人看向王嘉尔的眼神就总是让他很不安。
没有想到他会回国,陆骁接下来说出来的话却更让段宜恩意想不到。

“我刚才跟嘉尔的父亲聊了聊,过几天我可能会带嘉尔去法国玩玩。”
陆骁说着,又伸手拍了拍段宜恩的肩。
“你们这些小年轻之间的爱情游戏我不太懂,但你可能不了解我。”

“我想要的东西,不得到是不会罢休的。”


段宜恩几乎是在陆骁刚刚开口时就捏紧了拳头才能抑制住把眼前这个狂妄自大的老东西打倒在地的冲动,这是太过简单直白的宣战。
甚至面前的人,根本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法国一面分开时陆骁说过一句“也许Mr Wang很快就会给我好消息了。”
却没想到竟是这样的意思。

“我会亲口跟嘉尔说,让他好好考虑的。”
“他不会考虑的。”
段宜恩声音沉且冰冷,猛烈的信息素带着挑衅的意味散发出来,但是让陆骁惊的后退一步。
局面正僵持不下的时候,熟悉的烟嗓在两个人的身后响起来。


“我会考虑的。”

段宜恩不可置信的回过头,王嘉尔正站在不远处,面无表情的盯着他。

他一步一步的走过来,往日灵动的大眼睛里现在充满了复杂的情绪。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段宜恩几乎是恶狠狠的问。
“我知道,我全都知道。”

王嘉尔低下头,近乎自嘲的笑了起来。
再抬起头,那笑容就那样凝在嘴角,他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音量,一字一句的开口。


“包括你段宜恩的真实身份”
“包括你接近我的初衷,虽然有点晚,但很遗憾,我都知道。”



“段宜恩,你的戏,演的真是好。”

好到,我以为你是真的喜欢我。




—TBC—

昨天跑票了对不起(。•́︿•̀。)
没想到因为是治牙的最后一天所以时间非常长,回来看了看稿子不满意又整个删掉,重新写实在是来不及了。

评论(23)

热度(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