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危险靠近


*给 @爱旅行D瓶子 的生贺

*生日快乐宝



——在荣/瓶子生日粗卡💚







〔Prove it  证明〕


“警察先生    就算你这样盯着我    我也没有什么可交代的了”

戴着手铐的人歪着嘴角笑的邪气    衬衫的扣子解开了最上面的两颗   偶尔伸出舌尖舔舔嘴角   眼皮上的两颗小痣就亮晶晶的发着光。


朴珍荣苦恼的揉揉太阳穴    顺便把笔录本合上   走到林在范面前低头俯视着这个好不容易落网却说什么也不肯认罪的年轻头目


“你以为没有证据我们警方就拿你没办法?”

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句话   朴珍荣明显动了怒    坐在椅子上抬头看着他的人却像一个事不关己的人一样笑的要多流氓有多流氓

“不然呢?”
林在范抬起右手——左手也被手铐带起来——摸了摸朴珍荣的耳朵
“48小时以后再找不到证据你就得放了我不是吗?顺便说一句”

“小警官   你的耳朵真漂亮”





气急败坏的离开审讯室   朴珍荣坐在办公室一口气喝掉了一整杯咖啡

同事小张过来拍拍他的肩膀
“还是不肯交代?”

朴珍荣气不打一处来
“跟个流氓似的”

“他本来不就是个高级的流氓吗”
小张被他逗的笑出来    笑着笑着却又严肃起来
“你不觉得林在范这次落网的事很蹊跷吗?”

朴珍荣皱着眉头点头  是很蹊跷   蹊跷到他想了很久也始终想不通哪里出了问题

任何一个城市的黑白两个势力都要取得一个平衡   按道理来说只要这些黑色的势力做的不是特别过分   警方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毕竟如果真的下定决心肃清这些地下势力    鱼死网破是唯一的结果

所以这次上面突然下达追捕地下势力头目林在范的命令    从一开始就已经很奇怪了

追捕的过程更加不合常理     过程太顺利了    他们接到举报    赶到那栋建筑的时候林在范就等在里面
简直——
就像是故意等着被抓住一样

朴珍荣直到现在回想起他给林在范拷上手铐时林在范看他的那一眼还说不出的不安
那个眼神简直太过露骨了
像是野兽看到猎物一样    毫不掩饰的兴趣和得志满满的侵略感    像一把冰冷的剑直接穿透朴珍荣   却在最后又留下一些温柔的热度

总之整件事都很奇怪
朴珍荣坐在桌子前   眉头紧紧皱着







〔Bad habbit 恶癖〕


林在范当然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角色

既然年纪轻轻就能做到控制整个G市的地下势力的头目    这么简单的一个面子警察局上层也没理由不卖给他

至于林在范想要进行警察局两天两夜游的原因还要追溯到半年前的一次缉毒行动

林在范不涉毒   但地下交易场所就那么几个   朴珍荣带队来抓捕那几个犯罪团伙的时候林在范正好在二楼端着一杯红酒目睹了全过程

一丝不苟穿着警服的人身姿潇洒的把团伙的头目按在地上   手铐啪嗒一扣    然后举起枪目光很厉的对准了其他蠢蠢欲动的同伙们

“把枪放在地上    手举过头顶”

眯着眼睛看着那些人照做之后又把枪转回来抵住头目的脑袋
“毒品在哪里”

头目咬着牙不回答   试图翻身夺回主动权    被他一枪打在肩膀上
“说话!”

小警官脖子上青筋暴起    眼睛里的光亮的像是一头饿狼
文质彬彬的脸    竟然很有一股狠厉的味道

林在范挑了挑眉    把喝空的红酒杯递给身边的手下   顺便指着已经带着犯人准备收队的小警官问了一句
“那是谁?”

林在范有这方面的癖好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不少想要巴结他的人不停的往他那送一些各种类型的男孩子    林在范半个也看不上

手下对G市警察局出名的几个警察了如指掌   恭恭敬敬的报上了对方的名字
“朴珍荣    近期新调来G市的”

朴珍荣是吗
林在范眯了眯眼睛






〔Sin  罪孽〕


林在范接受审讯的第26个小时
负责看守的小警察换了班   朴珍荣走进审讯室的时候林在范正盘着腿坐在地板上   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朴珍荣坐在林在范对面的椅子上   皱着眉头盯着林在范的头顶看了很久

“饿不饿?”
朴珍荣出于好心的问了一句   林在范抬起头   眼睛从上到下把朴珍荣扫视了一遍    然后舔了舔嘴唇

“渴”
言简意赅   委屈的语气里甚至有些孩子气的撒娇意味  
朴珍荣无奈的叹了口气    到审讯室外面接了一杯水进来


蹲到林在范面前把水递过去   刚才还委屈的说渴的人却不肯接过去

“万一你给我下了药怎么办?”
林在范摆出一副无赖的表情
“为了逼我招供”

朴珍荣简直觉得肩上的警徽受到了侮辱   狠狠的瞪了林在范一眼后把纸杯凑近自己的嘴唇喝了一口   然后略带不满的含着水看向林在范



被强硬的压着脖子拉过去接吻的时候朴珍荣还没来得及咽下嘴巴里的水
水顺着下巴流到地上    朴珍荣震惊的看着林在范自由的   没有手铐束缚的双手

林在范在朴珍荣反应过来前把舌尖滑进了他的嘴里     不知道什么时候解开的手铐被迅速的戴在了朴珍荣交叉在身后的双手上   用自己的身体压制住朴珍荣的双腿    整套动作只用了几秒

然后林在范松开朴珍荣的唇     在朴珍荣震惊的眼神中拿出手铐的钥匙在朴珍荣眼前晃了晃
“不要关心一个罪孽深重的人”
林在范紧贴着朴珍荣的耳朵
“比如我”



深夜的警局除了楼下值班的一个同事就只剩下审讯室的两个人    朴珍荣的枪和随身带着的钥匙被林在范扔到了他够不到的地方     深知呼救没有用    朴珍荣只能静观其变

而除去那个意味不明的短暂的吻   林在范倒是没有做什么
他喝光了那个纸杯里的水   然后就坐在朴珍荣面前似笑非笑的盯着他看  
朴珍荣根本就是一头雾水   他不知道面前这个男人接下来要做什么   只能警惕的盯着他

林在范却突然开了口

“朴珍荣  你这个眼神还真是一点也没变”

他笑了出来   伸手捧住了朴珍荣的脸   眼神宠溺

“Junior   看来你不记得我了”








〔Holic 中毒〕


“大哥哥 你是什么人啊?”
“我是坏人”
“不会的 大哥哥不会是坏人的 坏人就不会救我了”
“随你怎么想”
“大哥哥 我们以后还能再见面吗?”
“不能了”
“为什么?你记住我的名字好不好 我叫Junior 我们以后一定会再见的”



很多年前游乐场穿着粉红色卫衣的小男孩警惕的盯着向他靠近的坏人    从训练场偷跑出来的林在范看到后装作跟警察打电话的样子吓走了坏人    就被奶声奶气的小男孩跟着问了一路的问题

林在范当年也还是个孩子   但从记事起就开始的高强度训练让他已经有了小孩子不该有的冷漠和无情   偏偏被那个奶团子三言两语说的迈不出离开的步子
最后林在范停了下来   转过身捧起了小奶团子的脸   
“好   我会记住你的名字的    你要好好长大    再见”




朴珍荣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

就因为这一句“你要好好长大   再见”   他真的有努力的成为一个很好的人   他努力的学习 做什么事都认真踏实   最后 终于成了一个优秀的人民警察
可真的到了再见的时候   对他说这句话的人站在他眼前    他的眼泪却怎么也止不住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难过什么
是因为这个再见等了太久   还是他竟然没有认出他的大哥哥   或者是他的大哥哥真的如他所说   是个不折不扣的坏人


林在范被他唰唰流下的眼泪吓得手足无措    手忙脚乱的用自己的袖口给朴珍荣擦眼泪   半点平时雷厉风行的样子都没有
朴珍荣却越哭越凶    最后林在范只能把人用力抱住   又解开了手铐温柔的给人揉着手腕

被紧紧抱住的人根本没哭出声音   只不过眼泪一直流个不停   长久的静默后才哑着嗓子问你怎么现在才出现



林在范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回应   有些惊喜的低头看着朴珍荣

“我也一直在找你”
“被推上这个位置后就动用了我能动用的所有力量想要找到你    直到之前在酒吧看到缉拿毒贩的你”

“珍荣   我做过很多坏事   可我愿意为了你以后都只做好事”
“你能不能原谅我宽恕我   和我在一起”

朴珍荣其实都知道   地下势力换血——也就是林在范当权后   几乎再也没出过人命    以前无论怎么样也遏制不了的走私风气也突然停止   林在范真的没有犯过什么不可饶恕的罪

可现在他竟然在求自己宽恕
朴珍荣抬起头   果敢的吻上林在范的唇



“我不能宽恕你”
“但我可以爱你”






〔Hooked   着迷〕



G市地下势力大洗牌   原头目代号JB去向不明   短暂的骚乱后整座城市又陷入平静

而事件的主人公正在澳洲不知名的小镇上   有着花园的小别墅前的摇椅上躺着晒太阳    朴珍荣把腿借给他当枕头   捧着一本书安安静静的看

林在范也捧着一本    看书的间隙还不忘偷偷看朴珍荣的脸    拉下人脖子亲吻的动作熟练又缱绻


爱是如履薄冰
爱是冰释前嫌
爱是长久等待
又长久长久的   相伴
危险靠近   靠近的也许是爱情



—END—



ps:
章节名来自网易云音乐 评论区的一条评论   不妥删歉

评论(26)

热度(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