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致命扼腕

—下—







<1>

堕落这个词有很多含义
就像王嘉尔爱上了吸烟   学会了买醉   也多了一身吻痕
可他从来没觉得自己在某一时刻服输了过

一个人身无分文的去了另一个城市    在幽深巷子里的小酒吧驻唱    不知道多少人把混着冰块的鸡尾酒或是粉红色的钞票砸在他脸上   顺便骂他一句假清高
不过就是因为他只唱歌不陪睡


天快亮的时候回到小的不能再小的出租屋   想着段宜恩这个时候大概也该睡觉了   又迷迷糊糊的拿出手机算着时差    还是忍不住挂起了小括弧
哪怕只是幻想了一下他睡着时的样子


被债主压在身下时不哭也不闹   只睁着一双毫无感情的大眼睛看着天花板
在那人恶心的嘴巴从他的锁骨一路流连到腰间的时候不动声色的拿起床头柜上的烟灰缸朝着埋在他胯间的那个脑袋用力砸下去



回到出租屋时手上还都是发黑的鲜血    就那样握着话筒接起了那个没死透的人带着威胁的电话
他在这头笑   点了一支烟
“老板不是喜欢我吗”
“喜欢我的话   可是要吃点苦的呀”

丢下手机去洗澡   出来时却听到了有些疯狂的敲门声
甚至是抱了大不了就死的心态打开了门    却被那张无数次出现在梦里想象里回忆里的好看的脸惊的忘了动作

故作镇定的走回床边靠着床沿坐在地板上若无其事的点燃一支烟     只有王嘉尔自己知道
他有多想大哭一场


他回来了

在他刚刚惹了一身麻烦   多了一身赤红色的印记   又没办法为自己辩解的时候
找到了他   站在他面前   用破碎的表情对他说
爱我就跟我走





<2>

可谁又好过了呢?

段宜恩成宿成宿的失眠   把王嘉尔的照片贴满了房间   很多个清晨从有他的梦里醒来时发现整个房间依然只有他孤身一人的时候   那种巨大的失落感快要把他逼疯

他在喝醉的夜晚站在洛杉矶车水马龙的街上对着电话那头的母亲声嘶力竭的吼着
我不开心
你替我选的路我不想走
我爱他   我只能爱他
我死也要爱他

天亮了却还是要装作云淡风轻的样子在陌生的城市用陌生的语言过着陌生的生活



没有人好过






<3>

王嘉尔在段宜恩的公寓住下来的这一个月    就像一个脑子里什么念头都没有的小孩子
他知道段宜恩解决了那个差点被他砸死的债主   却不知道段宜恩用了什么办法
他知道段宜恩现在变得很强大   却不了解他这几年究竟经历了什么
他知道段宜恩回国的消息没有告诉段爸段妈   却懒得去考虑他和段宜恩在一起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他甚至懒得思考他和段宜恩这种状态究竟算是什么    恋人吗?

他只是顺从的接受拥抱   接受亲吻   也接受沉默或慌乱的情事
乖巧的在段宜恩的公寓里等他回家   被他带着出去散步    海边山顶或城市中央    十指紧扣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可爱又鲜活

段宜恩拥抱他   在他耳边说爱他的时候    他只是笑的弯起眼睛
还怎么敢爱啊
王嘉尔悄悄的叹气     他其实最害怕了

害怕被抛弃的戏码再上演一次    别人可能没关系    但如果要他再经历一次    他会死的


段宜恩知道他的不敢投入     尽管说过很多次我不会再丢下你   可他知道   王嘉尔不信
段宜恩看着王嘉尔低下头吃东西时像小仓鼠一样的脸颊    犹豫的张了张嘴巴

“嘉嘉”
他看着王嘉尔抬头  手指紧张的捏着白色的桌布
“关于过去的事情   我想   我应该解释给你听”

王嘉尔放下筷子   认真的盯着他看    最后只是安静的点了点头


段宜恩却突然笑了起来
“算了  不重要”
他伸出手   隔着餐桌揉揉王嘉尔的头发
“我们还有很长的以后”

那样的过去每提起一次对王嘉尔来说都无疑是一次二次伤害
是他没能力留在他身边   说到底还是他的错
既然如此还不如不解释    用以后来偿还他   来让他相信   没有人会再抛弃他





<4>

王嘉尔打开房门看到门外的段妈妈时并没有多惊讶
他知道   尽管段宜恩没有告诉段妈妈他的住址和情况   她也一定能找到这里来   不过是早晚的问题

王嘉尔把她迎进来   让她坐在沙发上   然后一边冲咖啡一边告诉她段宜恩去上班了   大概两个小时以后回来

“没关系   我是来找你的”
女人从王嘉尔的手里接过咖啡杯   两只手握住杯身   然后看着王嘉尔坐在她的对面

王嘉尔的态度有一些疏离   却很谦逊
段妈妈看着他   突然开了口
“你瘦了”

王嘉尔没有说话   抬起头看着面前的人
和当年站在门口说出残忍的话时分明没两样   用心看却也能看到她眼角多出的皱纹

“对不起   嘉嘉”
她突然开口   像王嘉尔小时候一样叫他的乳名   低着头局促不安的看着手里的咖啡杯的样子竟然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对不起   我知道你吃了很多苦   可是作为一个母亲    那年强制把宜恩送出国的事情   如果重来一次我还是会这样做   ”

王嘉尔睁大了眼睛   几乎是在一瞬间坐直了身体
“强制?”
“你是说   当年宜恩离开我   不是自愿的   是你强制的对吗?”


女人点点头   还没来得及说话玄关就响起了开门声
带着温柔笑容的段宜恩几乎是在看到沙发上的人的一瞬间就黑了脸    他大步走过去把王嘉尔拉起来挡在身后   甚至是带着敌意的看着他的妈妈

“你又对嘉嘉说了什么?”
他甚至在微微发抖    他好不容易才找回他   想办法让他恢复原来的样子
他太怕会有人再一次把他从他身边赶走了
任何人都不行

手心突然被捏紧   段宜恩回过头   王嘉尔正红着眼睛盯着他看


“为什么不解释?”
“不是故意丢下我这件事”
“你没有不要我这件事   为什么不解释?”


段宜恩急着替他擦眼泪   回过头看着段妈妈的眼神变的有些柔软

说不恨是假的
可毕竟是他的母亲  






<5>

段宜恩哄了王嘉尔两个小时

最后他叹口气  把哭的直打嗝的小孩儿抱进怀里 心疼的吻着他已经有些肿起来了的眼睛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爱哭啦?”
哄小孩儿的语气

段妈妈在厨房给两个人煮汤   王嘉尔想着要去帮忙     抽抽搭搭的刚站起来就被拉回了一个温暖的怀里

“先别哭了”
段宜恩抬起头往厨房看了一眼
“好好听我说话”

“当年离开你的确不是我的自愿   可说到底还是我没有能力保护你”
“嘉嘉”
他把王嘉尔的脸捧起来
“我现在可以保护你了    你愿意一直留在我身边吗?”

段妈妈端着汤站在厨房门口   王嘉尔扭过头   对视的时候仿佛看到了他小时候吵着管段阿姨要糖的样子
那时候段妈妈总是把他的口袋塞的满满的   然后搂着他说每天只可以吃一颗哦  不然会长蛀牙

他又回过头看段宜恩


小酒吧糜乱的灯光
洛杉矶寂静又沉默的夜

漆黑巷子的尽头破败的出租屋
一个人绝望又孤独的旅途

这些存在记忆里和想象里的场景都化成了具象的图案   飞逝着离王嘉尔越来越远


段宜恩还坚定且执着的看着他    段妈妈正轻手轻脚的把汤放在餐桌上   转过身去给两个人盛饭

客厅暖黄色的灯泛着暖意   他眼角还挂着泪珠   被段宜恩温热的指腹擦下去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点了头

王嘉尔曾经承诺过要保护段宜恩一辈子
后来段宜恩暗自发誓要保护王嘉尔
在漫长成长的岁月里这个承诺落空过  
却最终实现了。





END

被自己的勤劳与勇敢深深打动了

评论(58)

热度(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