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致命扼腕

—中—





<1>

段宜恩的父母对王嘉尔家庭的事表示很遗憾   也给予了能给的一切帮助
可对于总是挡在王嘉尔身前去面对未知危险的段宜恩    他们还是有些不满

这种不满的情绪在段宜恩为了王嘉尔受伤时到达了顶峰

段宜恩被关在了家里   学校那边请了病假
不到半个月   段宜恩已经被他的父母强制送出了国


王嘉尔来看望生病的段宜恩时   段宜恩的妈妈站在门口   带着熟悉的微笑将他拒之门外

“宜恩已经在美国了”
“你给他带来了很多麻烦”
“他不能继续待在你身边了”


王嘉尔的身后是大片的阴影   阳光被隔在高楼外    他脸上的微笑快要挂不住    开口时声音都是颤抖的
“段宜恩他……也不要我了吗?”

段宜恩的母亲回忆着自己儿子被送上飞机时强烈的挣扎和倔强的泪水   
只是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




<2>

王嘉尔的房间被段宜恩安排在他的隔壁
他站在门口看着他背对着他躺在床上   柔软的床垫陷下去   而王嘉尔慢慢的蜷缩成一个自我保护的姿势

段宜恩小心的关上门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明明已经找到他了   为什么还是这么不安
段宜恩闭上眼睛又睁开   然后起身向隔壁房间走去

王嘉尔似乎已经睡熟了
段宜恩轻手轻脚的爬上床   环住他的腰   把脸埋在他瘦削的背脊

王嘉尔身上有洗不下去浓重的烟味    原本健康的身体如今瘦的硌人    段宜恩皱眉
他到底    经历了什么

怀里的人却突然转过身   眼睛亮的像是星星   他看着段宜恩    慢慢的露出了一个笑容

像是   山河失色   每一颗星星都陨落
段宜恩在那样的笑容里无处遁形    他垂下眼睛 睫毛不安的抖    然后他听见王嘉尔的轻笑

“你别这样    你不欠我什么”
你没有义务陪伴我   你没承诺过什么   我没有资格强求你始终保护我
你的选择没有错


段宜恩的心脏像是被狠狠的攥住   他疼的额头上冒出了冷汗    王嘉尔的声音冷静又毫无感情 他翻身把王嘉尔压在身下    几乎是有些慌乱的去堵住他的唇

他知道   王嘉尔没有说错
尽管要走不是他自己的选择   可不管出于什么原因   他都没有在最艰难的时期陪在王嘉尔身边

“你该恨我的”
他在亲吻间隙这样说
声音小的几不可闻   却像是困兽最后的嘶吼
起码别像现在这样
这样无关紧要

王嘉尔只是笑   他伸出手臂搂住段宜恩    配合的褪下自己身上全部的衣物

吻像暴雨一样落在王嘉尔的每一寸肌肤上
王嘉尔眯着眼睛  配合着段宜恩的动作   像是一个任人宰割的小动物
段宜恩这样想着   眼睛却是通红的    他用牙齿衔着王嘉尔胸前的红豆抬起头看他的脸时    觉得自己此刻就是个禽兽
衣冠楚楚    扮演一个受伤的人   实际上却是自作自受的禽兽

可他控制不了自己    王嘉尔身上触目惊心的吻痕让他疯狂
他沿着那些痕迹一路啃咬下去    像是在拼尽所能的掩盖他曾属于别人的痕迹


进入的时候段宜恩低下头去贴王嘉尔的唇
他从没想过有一天   他可以这样拥有这个人

曾经无数次被这个人护在身后时没想过   挡在这个人前面时没想过    在国外一心想要变强大   寂寞又无助的时候也没想过

他突然想要示弱
那年他不过是个少年  被父母强制的送出了国后就开始执拗的冷战
他不要父母的钱   也不接受父母的帮助   一个人打工学习   唯一的愿望就是可以回去
他沉默又独立   寂寞且坚强    三年之间他说过的话几乎可以数的过来   没有哭过   也没求饶
他就这样沉默着一点点变的强大   变的坚硬   变的再也不需要别人的保护   也不用再受谁的威胁
无论是谁也好   都没办法靠近他分毫

可就是这个人
段宜恩的睫毛上挂了眼泪  沉重的让他一眨眼就落在王嘉尔半张着的嘴唇上    下身律动的频率越来越快    他低下头去吻掉了那滴眼泪
这个叫做王嘉尔的人
他始终住在他心里最深最柔软的地方   是他全部脆弱的理由


段宜恩把脑袋埋在王嘉尔的颈窝  释放在他身体里的同时下唇被他咬的泛白

“王嘉尔……”
“我不行了王嘉尔……求求你   求你……”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哀求什么




王嘉尔没有说话   夜在继续黑下去
他抬起手揉揉段宜恩的头发   声音哑的不成调


“我们等等吧”
“再等等吧    天就要亮了”






<3>

段宜恩走的前两天   王嘉尔和平常一样该做什么做什么
正常的去上课   回家  吃饭  睡觉
甚至在别人看来  王嘉尔比平时还要正常

这种正常太诡异了

王嘉尔甚至主动联系了他的那些所谓亲人   把他所有的财产和股份交了出去   在合同书上签字的时候甚至还保持着微笑
然后他去了学校   办理了退学手续
那年他高三   18岁
离开学校的时候在操场上放声大哭

天知道他要装作正常的样子有多么困难
他太害怕了  非要紧绷全身的神经去维持正常的生活   他累的快要死掉   却没资格逃跑
真好
王嘉尔的指甲深深抠着红棕色的塑胶跑道
他什么都没有了



那个高中  曾经和段宜恩还有王嘉尔是同学是校友的孩子们都毕了业   老师们接了新的学生   日复一日   篮球场上再也没有了这两个男孩子的影子
没人知道他们到底去了哪里





<4>

天空慢慢泛起鱼肚白的时候  段宜恩还在深深的盯着王嘉尔看
段宜恩已经帮他清理好   两个人赤裸的拥抱着   等待天明的时候除了彼此的呼吸声以外  静的可怕

段宜恩习惯了这种安静
他一个人在国外   每一夜都是这样的安静
而王嘉尔贪恋这样的安静

有光线透过窗帘照在王嘉尔的鼻尖上   段宜恩突然就有了些许的勇气
“嘉嘉”
他像以前一样叫他的名字
“我不在的这三年   你……过的怎么样?”

段宜恩恨不得抽自己一个耳光才好
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资格去问这种不像话的问题    他甚至觉得   王嘉尔应该指着他的鼻子破口大骂


可王嘉尔没有
王嘉尔只是翻了个身   小心翼翼的钻进了他的怀里
他说话时气息喷在他的胸膛  

“假话是过得很好   没有你也没关系”
“真话是一点也不好    我差点忘了自己是谁”

段宜恩突然就没勇气听下去   好在王嘉尔没打算继续说   
段宜恩叹了口气   把王嘉尔死死的抱进怀里

“以后会好起来的”
“嘉嘉   会好起来的 ”



天亮了   王嘉尔抬起头  眼眶红的像一头受伤的小兽

“不会的”

他嗫喏着  唇瓣泛起海上月光一样的灰白色

“你不是已经离开我了吗?”
“为什么回来?”
“觉得抱歉吗?”
“不会好起来的   我是个   一无所有的人啊”



段宜恩不可置信的看着王嘉尔
那人眼里除了绝望   都是质疑

他不相信他了
对了   段宜恩想笑  眼睛却痛了起来
他怎么忘了   他弄丢他的那一刻
王嘉尔就没理由再相信他了。




—TBC—

评论(22)

热度(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