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致命扼腕

—上—






<1>

“我他妈说我爱你”

狭小阴暗的出租屋满地的烟蒂
王嘉尔坐在地板上皱着眉头说出这句话时有烟雾从他唇齿间溢出来     他指尖依然夹着廉价的香烟 没穿衣服的上身胸口和锁骨有明显的吻痕


段宜恩走过去 用手指捻灭了他手里的烟

“爱我就穿上衣服 跟我走”


高中的时候段宜恩还不敢用手指去碰燃着的烟头   也不敢一个人半夜里走那么偏那么深的巷子去寻王嘉尔   更不敢这种语气跟王嘉尔说话

那时候操场上有人在放烟火  他跑去教室拉他出来看都要被他皱着眉头骂一句
“你是小孩子吗?”

段宜恩不敢为自己辩解   安安静静的坐在操场边的围墙上侧着脸看王嘉尔
他抬着头   烟火就盛开在他黑亮的眼睛里

绚丽的   灿烂的——






<2>

他和王嘉尔从小一起长大

他的父亲和王嘉尔的父亲是好朋友  在段宜恩和王嘉尔两个人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就经常被互相登门拜访的大人带着凑到一起玩耍   那时候王嘉尔很热情  对段宜恩也很好

段宜恩从小就有些自闭   不太会与人相处   也不会保护自己    他从小就长的漂亮    那些不懂事的小孩子就把他当成女孩子欺负     那时候王嘉尔总是像个孩子王似的   把所有欺负段宜恩的小孩子都打的鼻青脸肿   虽然自己往往也是同样的下场    但还是会挂着两条鼻血眨着亮晶晶的大眼睛握着段宜恩的手说我会保护你的


“我会永远保护你的”
这是段宜恩人生中   得到过的第一个承诺






<3>

段宜恩开着车在马路上横冲直撞
王嘉尔闭着眼睛坐在副驾驶   城市里惨白的光照在他脸上   他长长的睫毛像是挂着一层冰凉凉的霜
段宜恩几乎以为  他要流下泪来

“你为什么——”
沙哑的嗓音打破了车内的安静  段宜恩听着王嘉尔的声音   指尖不安的握紧了方向盘


没有下文
段宜恩的余光看到王嘉尔解开了衬衫的一粒纽扣   然后抖着手点燃了一支烟


车内又恢复了安静   街面的喧闹段宜恩已经听不到了   他只能听到来自身边的那个人吸烟的轻微的抽气声

他以为不会有人说话了

“你他妈为什么要来找我呢”

王嘉尔笑着   烟头上过长的烟灰颤颤巍巍的掉在他的裤子上
他不管   转过头定定的看着段宜恩   又咬着牙重复了一遍
“为什么?让我自生自灭   不是很好吗?”



段宜恩的耳朵红的像要燃烧   紧握着方向盘的手背青筋突出   他猛打方向盘   伴随着刺耳的刹车声   车子停在了路边
暴风雨一样的吻   段宜恩整个身子探过副驾驶   他右手压着王嘉尔的后脑   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去亲吻王嘉尔的唇

因为不想看你堕落
因为想要你留在我身边
因为想要对你好
因为爱你

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放开王嘉尔时却被他眼里的嘲讽刺的浑身冰凉


“原来是这样啊”
王嘉尔抬起手搂住段宜恩的脖子
“你也想睡我吗?”







<4>

王嘉尔是个重承诺的人   他一直保护着段宜恩   直到他们两个人上了同一所高中
王嘉尔性格好   周围的人都很喜欢他
段宜恩却依然有些害怕跟别人交往   他的父母一直把他保护的很好    他的性格总是很纯粹  很简单

那时候王嘉尔陪着段宜恩坐在操场   大大的太阳下他觉得段宜恩笑的像个天使
不喑世事   没有悲伤   比孩子还要单纯


高二开始的那个夏天   王嘉尔总是想   如果没有发生那样的事    他会一直保护着段宜恩   让他永远这样纯粹下去吧

可是没有如果  
那个夏天王嘉尔失去了父母   也失去了家庭
——他父母乘坐的航班失事   双双遇难


他把自己关在家里不吃不喝   谁劝也不开门   就这样饿了三天    段宜恩害怕他出事   急的蹲在他房间门口哭
从上午哭到下午   嗓子都哭哑了   王嘉尔才打开门走了出来
他蹲下身   慢慢的抱住了段宜恩


“别哭了”
“会生病的”
“我只有你了”


王嘉尔家族的公司变的一团乱   没有了董事长   一些心怀不轨的人开始争夺他的抚养权
他的父亲留给了他很多的财产和股份   这让人分外眼红

王嘉尔被那些认识的不认识的亲戚纠缠   甚至强制性的要带走他   只有段宜恩一直坚定的陪在他身边   死死的拉着他的手   不让别人带走他

段宜恩像是一下子长大了   他把王嘉尔护在自己的身后   逼着自己不要害怕  摆出一副大人的姿态去面对那些如狼似虎的人   让王嘉尔能在他身后安心的舔舐伤口

王嘉尔不能保护他了   那么   换他来保护王嘉尔

年少总是无畏的






<5>

“我知道你恨我”
段宜恩把车窗摇下来   风声卷着城市的喧闹吹进来
他坐回驾驶座上   表情带着一丝痛苦的示弱

“我都知道”

王嘉尔弯起嘴角  闭上眼睛靠在座椅上不再说话
你什么都不知道


段宜恩把王嘉尔带到了他一个人居住的公寓
王嘉尔的衬衫脏脏的   边往沙发走边被他脱下来顺手扔在地上    段宜恩把外套挂在门口的衣架上  然后换了鞋     跟在王嘉尔身后把衬衫捡起来搭在手臂上

“去洗个澡吧”
段宜恩站在沙发前   不太想去看王嘉尔身上青青紫紫的吻痕

王嘉尔没有说话  自顾自的又点起了烟
段宜恩局促的抬了抬手   最后只是说我去给你放水


浴缸里的水被一点一点蓄满   段宜恩发起了呆   水雾在他眼前氤氲成一层模糊的屏障时   王嘉尔走了进来

坐在浴缸边缘不由分说的搂住段宜恩的脖子吻了上来   他唇齿间都是烟味   和段宜恩满嘴的薄荷味对比强烈
突然就有些委屈
王嘉尔推开段宜恩    却被段宜恩一把拉回了怀里

“对不起”
“别说没用的”
“你身上……是谁弄的?”

段宜恩咬着嘴唇   皱起眉头看着王嘉尔的眼睛
那是一双    很漂亮的眼睛

此刻那双眼睛里有很多的情绪   段宜恩看不清
他只能看到那张粉红色的嘴唇张张合合   说出的话像是一个仲夏夜凉薄的故事


“不记得了”

“无关紧要的人”


不是你的话    是谁又有什么关系



TBC
大概上中下三发完

评论(16)

热度(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