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游戏

因为看起来太乱了
强迫症上线所以来汇总一下




第一棒

#宜嘉

王嘉尔推开花店的大门时   冷风夹着雪花一股脑的往他的脖子里钻
他缩了缩脑袋   一下子蹦进了屋子

段宜恩正坐在一片鲜花中间的沙发上看着手机  听到声音也只是抬头淡淡的朝王嘉尔瞥了一眼

王嘉尔白色头发上几片未来得及融化的雪花  非常漂亮   他没长骨头似的往段宜恩身上靠  深冬的季节只穿一件薄薄的大红色外套   段宜恩被他身上的冷气冻的一哆嗦   但还是伸手搂住了他
“小祖宗  舍得来了?”

王嘉尔耸耸肩闭着眼睛  伸出舌尖舔了舔自己被冷风吹的有些干裂的粉红色的唇   然后把眼睛睁开一半去看段宜恩

段宜恩这个人  非常好看的

早些年他刚认识段宜恩时   还没现在这么安分   段宜恩远道来的   还操着一口台普   说起话来酥酥软软的   王嘉尔听着心痒痒的   总要靠过去撩上一撩

可他王嘉尔是什么人
万花丛中过沾一身花瓣叶子    暧昧不清的人到底多少号他自己都数不清  
但王嘉尔冤枉啊

他不滥交   二十岁年华青春貌美   初吻都留的好好的   要怪只能怪他太爱笑   笑起来又太好看
他什么都没做   上赶着的人就一大堆

“再不来你就要把我忘了   半个月了一条短信都没有  真伤心”
王嘉尔像说真事似的嘟着嘴一脸委屈
段宜恩侧过头在他头顶发丝落下一吻   然后也学着他的腔调委屈的开口
“哪呀   我们王大帅哥最近忙着陪朴总经理全市游玩    我可不敢打扰你”

王嘉尔撇撇嘴   不接话
段宜恩刚来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
在他们公司门口开一花店   本身长的就跟朵花似的  也不爱说话  天天抿着嘴笑的腼腆又好看
哪像现在

又臭又贫。

————————————TBC——————————

这是我和我朋友的一个游戏  大家感兴趣也可以看一看
游戏规则大概就是写文接龙   字数限定五百字以上   交替着写   情节必须连贯   而且必须是个完整的故事
cp限定是all嘉   所以tag也只带all嘉
先写不下去/情节讲不通/剧情狗血到不切实际/的一方认为失败    输的人要写一篇肉文

本节即整个故事的第一棒是我写的   cp是宜嘉

因为我只是陪她玩   所以大家不感兴趣的话也可以忽略
感兴趣的话可以陪我俩玩   观个战发表下看法我们两个都会很开心的    她的lofter ID是1ntuan   名字是拥段

最后一句题外话:明天更新只有你曾陪我在最初的地方

大家晚安







第三棒

#有尔

还是没逃过见金有谦一面的命运

王嘉尔第n次陪朴珍荣去吃那家口味奇怪的牛排  出门就看到了金有谦
深色的长呢子大衣   带了条蓝色的围巾  半张脸都埋在围巾里  只露出高高的鼻梁和忽闪着长睫毛的眼睛
王嘉尔故意忽略朴珍荣探寻的眼光  走过去摸了摸金有谦冻的通红的耳尖
到底是没忍心  
王嘉尔边用手捂着金有谦冰凉冰凉的耳朵边这么想着

金有谦是很乖的弟弟  王嘉尔自始至终都这么觉得
段宜恩朴珍荣都是后来才认识的   只有金有谦   打小就跟着他哥啊哥的撒娇
金有谦小时候长的像个小包子  声音比现在还奶   他一撒娇王嘉尔什么都能答应   哄着宠着直到金有谦已经长得比他还要高   撒娇似的拉着王嘉尔说“哥和我交往吧”

王嘉尔拒绝归拒绝   心里面有谦还是他很乖的弟弟  
毕竟当初金有谦一门心思跟着他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时   金有谦的妈妈可是拉着王嘉尔的手把金有谦托付给他了
怎么也不能把人家根正苗红的小儿子给照顾成弯的   王嘉尔苦恼的不行

“怎么知道我在这?”
王嘉尔说起话来温声细语的  一副很明显的哄小孩子的样子
“在范哥告诉我的”

好嘛
一猜就是林在范那老小子使得坏

“冷不冷?”
“冷死了哥”
金有谦垂着眼睛嘟着嘴   伸手就去抱王嘉尔
没等王嘉尔躲   身后朴珍荣就出了声
“嘉尔  这位小朋友是?”
金有谦在王嘉尔转过头去回答“我弟弟”的时候狠狠地对着朴珍荣翻了个白眼

哪来的衣冠禽兽
你才是小朋友  你全家都是小朋友

——————————TBC——————————






第五棒

#有尔  宜嘉


吃过饭王嘉尔开着朴珍荣配给他的车送金有谦回家  
说到这辆车  王嘉尔觉得朴珍荣利用职位之便给他一个小实习生配车真是资本家透了

金有谦老老实实的坐在副驾驶   脸还是习惯性的埋在围巾里  若有所思的样子
“哥以后不要再让我联系不到你了行吗?”

金有谦带着奶音的声音一开口  王嘉尔就心虚
他把车速放慢了点   摸摸自己的鼻子   不太自然的咳了咳
“哥是怕你影响学习啊  快要高考了  你想往哪考?”

王嘉尔扯开话题

金有谦侧过头深深的看了看王嘉尔   然后又转过头看着窗外   一言不发
就在王嘉尔觉得金有谦不会再说话了的时候  金有谦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

“去国外吧”
“跟妈妈说好了  成绩够的话就出国留学”
王嘉尔愣了一下
“为什么?”

因为现在我还不够强大

这句话金有谦没有说出来   他默默的从车窗上看着王嘉尔的影子  握着拳头
因为想要变得强大   有能力让你看到我   有能力让你依靠我

“因为   总要找个方式成长吧”

把金有谦送到家  王嘉尔开着车拐进自己家的小区  就看见了站在楼下的段宜恩
他把车子停在车库里走到段宜恩面前   一句你怎么来了还没说出口   就被段宜恩抱进了怀里
段宜恩把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  整个人的力量都压在王嘉尔身上   吓得王嘉尔大气都不敢出
王嘉尔手尴尬的举了半天  有些懵的问段宜恩怎么了
耳边是段宜恩虚弱的回应

“嘎嘎 我好难受啊”

王嘉尔想要回抱住他的手臂换了个方向摸上段宜恩的额头
温度灼热的吓人

—————————TBC—————————



第七棒

#宜嘉

彼时王嘉尔还是个大学生
大学城离他现在上班的公司不远   段宜恩在这开了花店   王嘉尔推开他店门走进来的时候段宜恩只觉得满屋子的花都成了黑白默片

“哥  给我包一束这个吧  就这红色的”
这是王嘉尔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段宜恩看着他指着的那一堆玫瑰笑了笑   回过头就看见王嘉尔正傻愣愣的盯着自己

后来边包装边聊天  王嘉尔说个不停   说这花是送姐姐的  说自己快要毕业了   想到隔壁的公司实习   段宜恩就只是抿着嘴笑着听着   最后把花递给王嘉尔   忍不住说了句常来玩儿啊
那小孩当时头发还是黑色的乖乖妹妹头   回过头说哥你这么好看我肯定会常来的

那时候段宜恩刚来这个城市  没有朋友也不喜欢出门   后来王嘉尔常常来他店里   倒是陪着他度过了最难捱的那段时光

王嘉尔在床边趴着  不太舒服的把脑袋换了个方向
回忆到此为止   段宜恩轻手轻脚的下床   把王嘉尔抱起来放在床上   然后自己也钻进去   伸出手搂住他

喜欢他多久了?

段宜恩自己都不知道
反应过来时已经开始渴望抱他   想要吻他   迫切的希望得到他
可段宜恩知道   对于王嘉尔   他急不来的
这个孩子很聪明  但对待感情总是装作迟钝
没错  装作迟钝

他看的分明   金有谦的执着  朴珍荣的强势   他的温柔    王嘉尔全都懂   可他不想回应   换句话说  他不知道如何回应

段宜恩紧了紧手臂   偷偷的在王嘉尔的鼻尖上落下一吻

“如果你当够了缩头乌龟   能丢下你的壳子来我怀里吗?”
我也想要好好保护你
我也能够好好保护你

—————————TBC—————————






第九棒

#宜嘉   范二


王嘉尔走后   段宜恩坐起身来环视了一下王嘉尔的房间
很干净   很整洁   这是段宜恩第一次来王嘉尔家

因为前一晚发烧的缘故   身上的汗黏的他难受    他把床收拾好  坐在沙发上等了一会
实在忍受不了了   就兀自进了浴室

王嘉尔回家时  身后跟着提着两大袋子青菜啤酒和零食的林在范    段宜恩就穿着王嘉尔的浴衣坐在沙发上   深栗色的头发还滴着水珠

王嘉尔被眼前这幅美人出浴的景象刺激的愣了一下   同样愣住的  还有林在范和段宜恩

林在范此时非常生气
尤其是在沙发上的那个衣着暴露的男人带着一副乖巧的笑容看着王嘉尔说你怎么才回来啊之后  这种怒气值达到了顶峰

他拉住正准备去换家居服的王嘉尔   甚至是有些气急败坏的开口
“他是谁?”
他难以理解这个凭空出现的男人   更要命的是这个男人似乎和他喜欢并且守护了很多年的嘉尔关系非常

王嘉尔被他猛的抓住了手腕   疼的皱起了眉  而此时不理智的林在范根本没有发现自己弄疼了他

直到段宜恩走过来  冷着脸把林在范推开  然后把王嘉尔护在身后
“你弄疼他了”
段宜恩皱着好看的眉   声音里的寒意吓得王嘉尔一哆嗦  伸手去拉浑身散发着危险气息的段宜恩
“Marky   我没事的”

林在范低头  看到了王嘉尔手腕上刚刚拜自己所赐的一圈青紫   懊恼又烦躁的揉了揉头发

“嘉尔  你在和这个人恋爱?”
他的声音里有不易察觉的颤抖
“没……”
“没有”段宜恩截过了王嘉尔小声的未说出口的话   替他否认
“但我的确正准备追求他”
他把王嘉尔挡的更严实了些    补充道

林在范的目光从王嘉尔身上拉回来   落在段宜恩身上   最后歪着嘴角笑了笑
“是吗?真是巧呢”
他往前走了一步   和段宜恩的距离拉到一个危险的位置
“我也正有此意”

—————————TBC—————————




第十一棒

#范二

尴尬的气氛一直持续到林在范做好了饭菜摆上桌   王嘉尔还是很开心的
他很久没有吃到林在范做的饭了

“嘉尔  对不起”
在王嘉尔把一块芝士排骨夹到林在范的碗里时   林在范揪着头发开口

王嘉尔噗嗤笑出来   伸手过去没大没小的敲了一下林在范的脑袋
“难得听到你的道歉啊  我们在蹦米”
“呀”林在范故意伸出下巴逗王嘉尔“要叫哥啊小子”

气氛难得好了起来   吃过饭两个人坐在沙发上聊着天   许久没见   林在范有很多事情想要告诉王嘉尔
比如他在国外做的很好 很出色
比如他一直很想念他 
比如……
他走过去  蹲在王嘉尔面前
“我这次回来  是想要和你说一些很重要的事”

王嘉尔几乎猜得到他要说什么   不安的转着眼睛   想要找个借口逃跑却被林在范按住了肩膀

“我以前就很喜欢你   分开的这几年这种念头更加清晰   我想要和你在一起嘉尔   ”
林在范的目光温柔且虔诚   灼热的让王嘉尔忍不住后退

“你愿意跟我走吗?”

王嘉尔不清楚林在范为什么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和他出国吗?
他摇摇头  直视着林在范的眼睛一字一顿

“哥   我一直都当你是哥哥   我不想给你错觉所以一直努力的让你感受到我很需要你这个哥哥的事实   可还是让你误会了我很抱歉    我对你的喜欢并不是那一种的   我不会跟你走的”

他的话很平静又清晰
林在范听着听着突然就笑起来
他站起身   手指向门口的方向

“那那个叫做段宜恩的男人呢?你喜欢的是他吗?”

这一次换王嘉尔哑口无言了

——————————TBC————————


第十三棒

#珍嘉

朴珍荣鬼使神差的   十分卑鄙的把那个黑色的盒子放回了自己的车子里   然后回到门口又做贼心虚的四下看了看   才敲响了门

王嘉尔正把自己包在被子里睡的昏天黑地

王嘉尔有个习惯  遇到想要逃避的事或者是不开心的事就会一直睡着   如果没有人打扰  可以一点东西都不吃只偶尔醒过来喝点水的睡上三天   睡醒后又像是个饿狼一样大吃一顿    然后就雨过天晴    烦恼的事都能过去

林在范的问题他最后也没有回答
他不知道自己对待段宜恩的感情   他没有办法为自己诊断病症   他只能逃跑似的躲回房间   又一次缩回壳子里
林在范什么时候离开的   他不知道

敲门声不依不饶的响了半个小时
王嘉尔烦躁的坐起来抓乱了自己的头发  怒吼了一声就爬起来开门
朴珍荣还一脸生无可恋的敲着门   没有注意到门被打开  最后一下正好敲在了王嘉尔鸡窝一样的脑袋上

门里的人半闭着眼睛   一头银发乱糟糟的   穿着天蓝色的棉质衬衫   最上面的两个扣子开着  露出白嫩的锁骨
朴珍荣呼吸一滞    丝毫没注意到王嘉尔捂着额头对他张牙舞爪的说了什么

直到膝盖被毫不留情的踢了一脚   朴珍荣才听到王嘉尔明显是刚睡醒沙哑又不满的声音
“还发呆  一大早把我吵醒又敲了我的头就是为了站在我家门口发呆吗?”
王嘉尔说着往屋里走  朴珍荣跟在身后  觉得哪里不对

低头看了看手腕上的表   气的差点跳起来
“王嘉尔!已经下午两点了你和我说一大早?”

王嘉尔起床气正愁没地方撒   拿起沙发上的抱枕回头就拍到朴珍荣的脸上
“扰人清梦是要下地狱的知不知道?”
朴珍荣揉揉自己的鼻子   又把抱枕甩回王嘉尔怀里
“无故旷工是要被开除的知不知道?”

“不知道不知道”王嘉尔烦躁的摆摆手   又踉踉跄跄的往房间走
“总经理我没空招待你  我要回去睡觉  您自便啊”
说完  房间的门被潇洒的甩上

朴珍荣站在客厅楞了一会   忍不住笑了起来
真是可爱
可爱的要疯掉了怎么办

朴珍荣一个人在客厅被萌的打了一会儿滚   又偷偷的摸进了王嘉尔房间里
王嘉尔真的在睡觉   侧躺着蜷缩着身子  一大半的脸都埋在被子里   露出轻颤着的长长睫毛
像个婴儿
朴珍荣站在床边   觉得心里满满的

—————————TBC—————————




第十五棒

#珍嘉   范二


映入眼帘的是一部旧相机

真的太旧了   是几年前的款式    银白色的机身已经掉了漆   上面有深浅不一的划痕  
朴珍荣撇撇嘴  心想可能是谁丢垃圾时掉在嘉尔门口的吧   可是为什么要把垃圾包装的这么认真呢?
没等朴珍荣想明白   王嘉尔已经从公寓里走了出来

朴珍荣随手把盒子丢到后座的座椅下面   呲着牙笑起来给王嘉尔推开副驾驶的门

角落里的相机在盒子里安静的躺着   那里面有林在范所有赤诚又温暖的真心

王嘉尔和林在范刚认识那会喜欢拍照   书包里总是装着一部银白色的相机    可他只是一时兴起   后来也就把那相机遗忘在了某个不知名的角落里     林在范有一次发现了   就开始用那相机拍王嘉尔的样子
偷拍  摆拍   拉着王嘉尔自拍
渐渐的那相机里几乎全是王嘉尔的照片

林在范刚到国外时   语言不通   举目无亲   在小小的出租屋里收拾行李的时候发现他不小心把那部相机带了来

那是他在国外第一次哭
他像个傻子一样坐在地板上  周围都是散落的行李   他捧着相机  一张一张的翻看着王嘉尔的照片   一边哭的不能自已

大概也是那时候开始   他才发誓要在国外竭尽全力的努力   然后回国    去和王嘉尔在一起   带他走   好好照顾他

他以为  没有人比他在王嘉尔身边待的时间长   王嘉尔那温暖娇俏的一声又一声哥也是喜欢自己的

离开家乡的第二年   他在异乡的广场遇到了一个画家    他拿了嘉尔的照片给他   让他画这个孩子长大的样子
画家略一思索   就动起了笔

后来他带着这幅画去了很多地方   每一个地方都拍一张照片   他想   以后吧   以后带嘉嘉把这些地方都走遍

至于把这相机放在王嘉尔的门口
他想要王嘉尔看到他的心意   他不打算放弃   因为太喜欢

朴珍荣殷勤的替王嘉尔系上安全带   笑眯眯的说哥带你去吃芝士排骨的时候   王嘉尔一边反驳着你是谁哥一边想起了林在范

但也只是一瞬   下一秒他已经捂着嘴巴惊呼出声

“天啊   不吃牛排了吗?”


——————————TBC——————————



第十七棒

#珍嘉

朴珍荣工作起来还是很认真的  终于做好了手上的工作  外面的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    朴珍荣揉揉发涨的太阳穴 准备去冲一杯咖啡

路过格子间时却走不动了
微弱的台灯下  王嘉尔趴在桌子上睡的正熟   头顶上一缕呆毛立起来   可爱的不像话
朴珍荣看着他桌子上堆成小山的文件  皱起了眉头

难怪他这么晚还没有下班
朴珍荣走过去   把他还没有完成的那一部分文件拿起来  埋头整理了起来
他知道王嘉尔有些好强   既然决定了要做就一定要做完的性格   朴珍荣舍不得他太累   只能帮他做完

校对  复印  朴珍荣忙了将近两个小时   王嘉尔还是没有醒的迹象    朴珍荣怕他睡的不舒服  走过去轻手轻脚的把他抱了起来

动作轻柔的把他放在副驾驶上   又细心的替他调低椅背
把自己的外套盖在他身上   朴珍荣想了想  还是开动了车子带他回了自己的家

朴珍荣的家很大  人也是真的少  只有他和一个帮忙做饭的阿姨   阿姨忙前忙后的帮着朴珍荣把王嘉尔放在床上
朴珍荣看着王嘉尔安静的睡颜   无奈的想着如果不是王嘉尔的胸口还有平缓的起伏   他真的要怀疑这个人已经死了
这么折腾都没醒   真的没关系吗?

朴珍荣关上门回了房间
那个时候    他还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嗜睡症这种东西




王嘉尔醒过来时还没有意识到他正躺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   他揉了揉眼睛翻个身准备继续睡   却突然被眼前放大的朴珍荣的脸吓得嗷的一声坐了起来  
他环顾了一下四周   又无意义的摸了摸自己的腰

朴珍荣被他逗的笑了起来   伸手把他脑袋上的呆毛顺了下去  
“快起来  吃完饭我们还能赶上下午上班”
王嘉尔晃了晃脑袋  傻呆呆的点了点头

————————TBC————————

作死埋了个惊天大梗
来啊快活啊@拥段

第十九棒

#宜嘉

被段宜恩的电话吵醒时  王嘉尔又趴在格子间睡着了
他看了一眼手机上25条未接来电   赶紧拨了回去

最近越来越容易睡着了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   段宜恩的声音有些着急   还夹杂着喘气   似乎在走路
“嘉嘉  你没事吧?”
“我?有什么事?”
王嘉尔打了个哈欠   起身夹着电话试图给自己冲杯咖啡

“那你怎么才接电话?”
段宜恩的声音轻松了点  似乎松了口气的样子
“我刚睡着了  你怎么气喘吁吁的   要去哪里吗?”

“正准备去找你”
段宜恩的声音透着无奈
“下来吧   我在你公司门口了”

王嘉尔出了公司门口就看到了靠在车子上的段宜恩   段宜恩走过去把他外套上的帽子扣在他头上  然后又伸长了手臂把他揽进怀里往车上走    一遍埋怨着他怎么穿这么少
王嘉尔笑嘻嘻的坐上车系好安全带   然后在段宜恩开门上车时凑过去
“带我去哪里玩呀”

段宜恩把原本设置成甜品店的导航改成医院   然后发动了车子

“去医院吧   给你做个体检 ”
王嘉尔撇撇嘴    老老实实的坐在副驾驶上玩手机

王嘉尔这次总算是没睡着   段宜恩给他拉开车门  在他下车接触到冷空气的一瞬间把手里拿着的外套裹在他身上
王嘉尔好笑的看着只穿一件高领毛衣的他    伸手捂了捂他的耳朵

段宜恩牵着王嘉尔的手走进医院

王嘉尔坐在满是消毒水味道的走廊等着去拿结果的段宜恩时   睡意又开始涌了上来
段宜恩走出诊室   看着靠在墙上睡着的王嘉尔   心里的难过铺天盖地

“患者是嗜睡症   表现为经常困乏思睡,出现不同程度、不可抗拒的入睡。过多的睡眠引起显著痛苦或职业、社交等社会功能和生活质量的下降。也会有认知功能方面的改变,表现为近事记忆减退,思维能力下降,学习新事物能力下降。目前病因不清,但常与心理因素有关。”

医生的话逻辑清晰   段宜恩却听的满肚子的疑问
心理因素吗?

段宜恩走过去  把王嘉尔从椅子上抱起来   睡着的人脸上的表情很安静  长长的睫毛漂亮的不像话

总是笑着的   可爱的嘉嘉
我的嘉嘉
你有什么样的心理压力呢?

————————TBC————————


第二十一棒

#宜嘉 珍嘉

奇怪的是 今天并没有堆积的文件

王嘉尔走到格子间时 自己桌子上本应该堆着文件的地方趴着朴珍荣 那人一脸委屈的戳着他放在桌子上的杰尼龟手办 满脸的不高兴

“嘿 这么闲?”
王嘉尔打了个招呼  把手里的手机放在桌子上  回过头去给自己冲咖啡

朴珍荣鬼鬼祟祟的探头看了看已经走到茶水间的王嘉尔  伸出手拿起了桌面上的手机
按亮屏幕   入眼就是一张合照
是两个人的自拍   画面里王嘉尔拿着手机一脸的兴味盎然   再往后一点是坐在一堆鲜花里捧着本书的男人
白色衬衫  袖口卷起来  没有看镜头  嘴角却挂着笑

朴珍荣若无其事的把手机放回桌子上  起身走回办公室

他总把金有谦那个小孩儿当成假想敌   事实上
白色宝马里的那个男人   也就是王嘉尔手机壁纸上的那个男人
大概才是真正的敌人

不知道是不是朴珍荣做了什么  王嘉尔总觉得同事们对他客气了不少  可惜小七今天病假   百无聊赖的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
王嘉尔收拾好东西  正准备离开的时候   手腕被人抓住
回过头就是朴珍荣笑的满脸褶子的脸
“一起走呗?”

王嘉尔没脾气的点点头  

雪下了一场又一场   偶尔的放晴还是很冷
王嘉尔从公司出来的时候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
这个哆嗦本身没有多么深层次的意义

但在靠着车身等着王嘉尔却看到王嘉尔和他的总经理“牵手”走出来的段宜恩眼里
和扯着王嘉尔的手腕走出来却看到倚在白色跑车上一脸不爽的“最大敌人”的朴珍荣眼里

这个哆嗦明显的   不太正常
有些心虚

段宜恩手里拿着一件驼色的大衣   步履轻巧的走到王嘉尔和朴珍荣的面前   无比自然的把大衣披在王嘉尔身上   顺便分开了两个人纠缠在一起的手腕
朴珍荣看看自己身上的西服   嘟着嘴耸了耸肩

疑问的一败

“嘉尔   我突然想起来有一份文件我明天急着用   但是现在在我家里   你能不能跟我去取一下  明天整理好之后拿给我?”
朴珍荣说这话  眼睛却看着段宜恩
王嘉尔傻呆呆的点头刚要说好    就被段宜恩截住了话

“等一下嘉嘉”
段宜恩往前迈了一步  把他早上围在王嘉尔脖子上的围巾又紧了紧
“坐我的车吧   正好上次我有条颜色很喜欢的内裤落在你家了    送你回家我也顺便把他取回来”

空气迷之安静了一会  王嘉尔迷迷糊糊的看了段宜恩一眼
这人今天多奇怪啊
还颜色很喜欢的内裤  
可他没精力去想那么多   因为他又开始困了

他眯着眼睛去抓段宜恩的胳膊   一连说了好几个好    段宜恩满意的搂着人往自己的车上走   还不忘回头给了朴珍荣一个挑衅的眼神
“朴总经理   前面带路吧?”

段宜恩把王嘉尔的座椅放平   又看着朴珍荣一脸屎色的上了前面那台黑色的车子   这才不紧不慢的发动了引擎

“嘉嘉”
“嗯?”
“以后每天我接送你上下班”

————————TBC———————

评论(11)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