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大海少年 (上)

非现实(中二慎入)

涉及cp:宜嘉

个人脑洞勿上升真人(这个也没法上升)







大海少年  001

这是王嘉尔离开的第304天
段宜恩下了班依然驱车直奔海边  太阳快要沉入海里 只留了半张脸百无聊赖的挂在天空上 段宜恩下了车 顺着沙滩上弯弯曲曲的脚印走到他几乎每天都会坐上一会的地方  安安静静的坐了下来
"嘉嘉"
段宜恩低低的叫着
不远处是海水打在岸上的声音 海鸥有一下没一下的叫着  远处的母亲高声呼唤自己的孩子 该回家了
除此之外 没有人回应他
天空渐渐黑了下来  月亮早就挂在一角 迫切的发着光  几颗星星忽明忽灭
像极了和他初遇的那个夜晚
_
十四岁那年的段宜恩是有一些孤僻的 用现在的话说 叫社交恐惧症  不会与人相处 也不喜欢同别人讲话  好在段宜恩家境好 父亲是商人 经营着几家商场 母亲年轻的时候是模特 生下他后转战时尚圈成了圈里有名的设计师
有能力的父亲性格开明的母亲 段宜恩的童年还算不坏
放暑假的时候段妈妈拉着段爸爸和段宜恩去海边别墅度假 吃过晚饭后段宜恩就自己跑出来看星星
可惜没什么星星 段宜恩百无聊赖的用小手一下一下的扬着沙子
"Hey"身后忽然响起声音  段宜恩回头看去  只见一个与他年龄相仿的少年 穿着天蓝色的短裤和白色的短袖 笑盈盈的看着他
那是段宜恩第一次见到王嘉尔
长长的睫毛下是大大的眼睛 头发湿漉漉的柔顺的垂在小脑袋上 黄的有些发白的发色反射着银白色的月光
他笑起来真好看啊 段宜恩心想
像小精灵
"你为什么盯着我呀"小精灵笑嘻嘻的开口
段宜恩突然有些紧张 不知道该说什么 小心翼翼的揪着自己的衣角
"你怎么不说话呀"小精灵朝他走了一步
条件反射般 段宜恩退后了一步
眼前的小精灵看到他的后退 笑脸瞬间换成了一张委屈的小脸  噘着嘴 耷拉着眼角 五官都挤在一起
"你很怕我吗?"声音也闷闷的
段宜恩猛的摇摇头 却还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安慰他
眼前的人却突然又笑了起来  朝着段宜恩挥挥手
"那么  再见了"
段宜恩看着那个越来越小的背影  突然有些开心
一蹦一跳的回到屋里 段妈妈被他少见的开心的样子吓了一跳 兴奋的拉着他
"宜恩去看星星了?"
"没有星星"
"那宜恩怎么这么开心"
段宜恩摸摸自己笑着的脸  有些不太习惯 
"因为看到了比星星更好看的"
段宜恩回到房间却睡不着了
还会再见到他的吧
他不是说再见吗
_
第二天同样的时间 段宜恩迫不及待的跑到前一天的沙滩 一直等到海水一点点涨上来 还是没有要回去的意思
"我能坐到你旁边吗"
身后熟悉的声音响起 段宜恩惊喜的回过头去
果然是小精灵
换了红色的短裤 依然是白色的短袖
兴奋的点点头 小精灵就一蹦一跳的坐到了他的身边 笑眯眯的看着他
"你怎么会在这里啊"小精灵软糯的开口
"那是我的家"段宜恩抬手把不远处的别墅指给他看   然后看了看他的眼睛 鼓起勇气开口
"你叫什么名字?"
"名字?什么是名字啊?"小精灵歪着头 一脸茫然
"你没有名字吗?每个人都有名字的"
"那为什么我没有啊"小精灵嘴一撇 要看就要哭出来
段宜恩手忙脚乱的安慰他
"我给你起名字好了 你别哭啊"
"真的吗"
"真的 你叫。。。嘉嘉吧 以后你就有名字了 你叫嘉嘉"
"嘉嘉。。"小精灵小声的重复着 然后开心的跳起来"我有名字了 哈哈 耶"
段宜恩看着他笑 也不自觉的跟着高兴
段宜恩从小没有朋友 这种感觉还是第一次
"那你叫什么名字啊?"嘉嘉静下来 突然凑到他面前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看着他
"我叫段宜恩"段宜恩笑着告诉他"一定要记住哦 我叫段宜恩"
王嘉尔歪着头看着他 带着大大的笑脸一遍一遍的重复他的名字
"段宜恩 段宜恩 真好听"
是啊 真好听 以前自己怎么没发现自己的名字叫出来这么悦耳

远处传来钝钝的哨声  嘉嘉突然一拍脑门
"哎呀 段宜恩 我得回去了"
说完转过身就往远处跑  段宜恩在身后急急的叫他
"嘉嘉 我们还能再见面吗"
嘉嘉停下来 回过头笑着看着他
"当然 明天见"
_
段妈妈很欣喜 因为她发现自己不爱笑的儿子这几天心情格外的好  每天晚上吃完饭就往外跑  回来就变的心情更好
妈妈有些迫切的想知道究竟是什么事情可以使儿子心情变好 说不定这也是段宜恩治好社交恐惧症的契机
_
第二天段宜恩吃完饭就迫不及待的跑了出去  嘉嘉已经在沙滩上坐着了  段宜恩开心的跑过去拍了一下嘉嘉的肩膀  嘉嘉回过头开心的抱了抱段宜恩
"我好想你啊"
段宜恩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特别开心的笑着  嘉嘉见他不说话 就去挠他痒痒
"快说你也想我 哈哈"
段宜恩被他挠的哈哈大笑 一遍躲一遍大喊
"嘉嘉嘉嘉 我也想你"
两个孩子在沙滩上滚来滚去  段妈妈在远处惊讶的忘了动作
段宜恩从小就不爱和别人交流 就连跟家人也没有笑的这么开心的时候   段妈妈看了看嘉嘉 又看了看笑的见牙不见眼的段宜恩  欣慰的笑着走了过去
"宜恩 这是你朋友吗?"
段宜恩回头看见妈妈 有些害羞的拉着嘉嘉的手




大海少年  002

"妈妈 这是嘉嘉  嘉嘉 这是我妈妈"
"妈妈?"嘉嘉迷茫的眨着大眼睛 然后看着段妈妈软软的笑着"妈妈 我是十一 啊不 嘉嘉"
段妈妈有些惊喜 蹲下来拉着嘉嘉的手
"你怎么管我叫妈妈呀?"
"我不知道"嘉嘉眨着大眼睛
段妈妈打心眼里喜欢嘉嘉这孩子 更何况这是儿子的第一个朋友 段妈妈笑着问嘉嘉
"嘉嘉你的父母呢?"
"父母?我没有父母呀"
"那你没有家人吗?"
"我有一个婆婆 还有几个哥哥"王嘉尔想到那十个跟他长的很像的哥哥 咯咯的笑起来
段妈妈听了嘉嘉的身世 有些心疼  她略微沉吟了一下
"嘉嘉 你想不想跟宜恩一起生活啊?"
没错 段妈妈想要收养这个孩子 一方面是这个孩子真的很讨喜 另一方面 段妈妈有直觉 这孩子能治好段宜恩的病
嘉嘉看了一眼段宜恩 段宜恩好像很希望他答应 定定的盯着他
"我。。可以吗?"嘉嘉小心的问
"当然啊 只要你婆婆同意 阿姨陪你回家去征求你婆婆的同意好不好?"
"不不不 我自己去就好了"嘉嘉开心的说
段妈妈觉得还是应该去一趟 可是嘉嘉一直坚持 她也没办法  陪着两个孩子在外面玩了一会就带段宜恩回了家 

第二天中午 段宜恩正在房间里看书  就听到段妈妈在楼下喊他的声音
"宜恩 快下来 嘉嘉来了"
段宜恩把书一扔 飞快的跑下了楼
眼前的嘉嘉吓得段宜恩楞在了楼梯上
嘉嘉头发依然是湿漉漉的 只是脸色苍白的不像话  身上大大小小的青紫伤痕
像是被谁打了
段妈妈正在皱着眉头小心的给嘉嘉上药  段宜恩赶紧跑过去轻轻抱住嘉嘉
"嘉嘉 谁欺负你了?"
"没事的段宜恩 我真的没事的"嘉嘉还是那样轻松的语气 一脸纯真的笑着"只是被惩罚了呢 可是。。。"嘉嘉好像终于忍不住了 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只是我以后可能再也不能回去见婆婆和哥哥们了"
段妈妈轻轻的拍着嘉嘉的背
"没关系的嘉嘉 以后宜恩的家人就是你的家人"
段爸爸托关系给嘉嘉落了户  还给嘉嘉起了名字
王嘉尔  跟段妈妈的姓
有了王嘉尔后 段宜恩的病情真的一天一天的好转  两个孩子都上了高中时 段宜恩的病已经彻底痊愈了 再也不害怕和别人沟通 段妈和段爸都拿他当自己的亲儿子疼  段宜恩和王嘉尔更是寸步不离

段宜恩点了一支烟  如今他已经二十四岁了 可是从认识王嘉尔开始和他在一起的每一件事 他都能清楚的记得
是什么时候知道王嘉尔与自己是不同的存在的呢
段宜恩眯着眼睛回忆

是刚刚升入高中的那天吧  段宜恩到高中部报道 王嘉尔在同一所学校的初中部上初三  下课了溜到高中部想要找段宜恩玩
段宜恩那时还是很怕生 又是第一天上课没什么朋友 就一个人出了教学楼散步  没想到在教学楼后面拐角处被几个高年级的学生挡住了去路
"你是新生?"
"跟他废什么话 新来的  来高中部要交保护费知道不"
"快点把身上的钱都拿出来 不然打你"
段宜恩害怕的后退到墙角 一句话也不敢说 他的钱都在教室的书包里 那几个高年级的学生上去翻他的衣服口袋 没有翻到钱就开始对他拳打脚踢
王嘉尔就是在那个时候出现的
段宜恩眼睁睁的看着王嘉尔晃了晃手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水就把围着自己的那几个学生淋得全身湿透  可是段宜恩的身上却连一滴水都没有
段宜恩以为自己看错了 闭了闭眼 再睁开眼就看见王嘉尔又抬起手指指了指那几个学生
像是演戏一样 那几个学生就直直的躺了下去
段宜恩有些害怕
所以在王嘉尔走过来拉他的时候段宜恩本能的躲了一下
王嘉尔顿了一下 然后低了低头 段宜恩看不清他的表情 一时半会还没有从冲击中走出来 只能紧紧的盯着王嘉尔
王嘉尔坐在他身侧  有些紧张的捏捏手指 然后闷闷的开口
"段宜恩 你别害怕我"
段宜恩没有说话 只是偏过头看着王嘉尔颤来颤去的睫毛  王嘉尔好像要哭了
"我没敢告诉你 就是怕你会怕我 然后不理我"王嘉尔声音有些不稳"你先跟我走好不好 他们过一会就会醒的 放学之后我一定会全都告诉你的"
段宜恩默默地任由王嘉尔把他拉起来
心不在焉的上完了一下午的课  段宜恩一出教室就看见了教室门口一脸焦急的等着他的王嘉尔
"嘉嘉 "
王嘉尔听见段宜恩的声音猛的回头 上前紧张的拉着段宜恩的一角
"我还以为你会不理我"
"我不会 但你一定要跟我说实话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段宜恩和王嘉尔坐着公交车去了海边 两个人并排坐在沙滩上看着大海  太阳快要落山了 海边只有他们两个人  谁也不说话
王嘉尔指着那片海 打破了安静
"我是从那里来的"
"海里"段宜恩不能理解
"嗯 就是海里"王嘉尔依然有些紧张"我都告诉你 你能不能答应我不要不理我 我真的不会伤害你"
看着段宜恩坚定的点头 王嘉尔松开了抓着段宜恩衣角的凉凉的手指
"我是海里的小精灵 海里有十一个我这样的小精灵 我是第十一个 所以在海里大家都叫我十一 我们跟这个世界的人类没有什么区别 唯一不一样的大概就是我们会一点点魔法 没有家人 也没有朋友"




大海少年  003

段宜恩想起第一次见到王嘉尔时就觉得他像个小精灵  虽然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但是这些话是嘉嘉亲口说的啊  段宜恩伸出手握住了王嘉尔都是汗的微凉指尖
王嘉尔感激的看了段宜恩一眼 接着开口
"我有些奇怪 其他的小精灵都没有办法到海面上 只有我可以 所以负责看管我们的婆婆就总是看着我 不让我上岸 她总是说这个世界太危险"
"后来婆婆病了 我有些伤心 就偷偷跑出来  没想到就遇到了你  后来我就趁着婆婆生病管不了我每天都出来找你玩 直到妈妈让我跟你生活在一起"
"我真的很想每天都能见到你 因为海底没有朋友 可你是我的朋友"
"所以我回去求婆婆让我生活在这里  婆婆很生气 找人惩罚了我 还一辈子不许我再回去"
段宜恩听着这些话 觉得像在听一个神话故事 可是看着王嘉尔的眼睛 他知道这都是真的
"段宜恩 我都说了 你不会不理我了吧"
"当然不会 嘉嘉  这些事别让别人知道  你以后要小心 千万不能让别人发现你知道吗"
段宜恩深吸一口气 这事儿要是被别人知道了 他也想象不到会有什么后果
王嘉尔听到段宜恩说不会不理自己 开心的抱住段宜恩在沙滩上滚来滚去
_
真是个单纯的小孩 段宜恩笑着摇摇头 伸出手摸了摸身下的那片沙滩
就是这片沙滩 还是少年的段宜恩和王嘉尔来过很多次 并肩坐在这里聊天 大声的唱歌 买些零食和啤酒坐在这里一晚上也会觉得有趣 两个人在这里抱着滚作一团  还有 在这里段宜恩对王嘉尔表白

年少的日子总是过的很快
段宜恩和王嘉尔有时会吵架 但不出一天就会和好 每次都是段宜恩主动去哄王嘉尔 不管错的是不是王嘉尔 段宜恩总是由着他任性着
段宜恩很宠王嘉尔  从小就是  为了父母出差时不让不吃外食的王嘉尔饿着 段宜恩就去学烹饪 王嘉尔想要什么 段宜恩都会尽量的给他 对于段宜恩来说 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王嘉尔的事情  一开始段宜恩觉得自己只是觉得王嘉尔帮了自己  还是个那么特别的小精灵 可是时间一长 段宜恩突然发现没那么简单
刚刚意识到自己对王嘉尔不一般的感情时段宜恩是很慌乱的 一遍又一遍否认着自己心里越来越明显的感情 甚至故意疏远王嘉尔
这种疏远持续了半个月 段宜恩总是故意学习到很晚才回房间睡觉 早上又故意起的很早 为了不在房间里见到王嘉尔 去学校的时候也不和王嘉尔一起坐在车后排了 而是早早的钻进副驾驶 在学校也尽量的躲着王嘉尔 段宜恩一边躲 一边忐忑着  他比谁都了解王嘉尔虽然粗神经却特别敏感 所以在课间王嘉尔把他堵在班级门口时  段宜恩并不惊讶 反而有一些开心
"段宜恩 你在躲我?"王嘉尔的表情像一只被主人遗弃的小猫 有些委屈 却因为生气张牙舞爪
"我没有"段宜恩有些不自然的别过头 教室里人很多 就这么被一个低一年级的学弟以壁咚的姿势堵在教室门口 段宜恩觉得有些对不起他万年冰山的形象
"行了吧你 段宜恩 我给你一天时间跟我道歉然后"王嘉尔瘪着小嘴大声的嚷嚷"不许再躲我!"
想说的话说完 王嘉尔转头往楼梯口走去 段宜恩上高三 教室在一楼 王嘉尔上的高二教室在二楼
段宜恩看着王嘉尔的背影 突然有些焦躁 以他对王嘉尔的了解 自己要是就这么放他回去 那接下来这两节课王嘉尔肯定是要郁闷坏了
没有办法的追了上去 却在二楼楼梯的拐角处看到王嘉尔背对着他站着 好像是在跟什么人说话 段宜恩放慢了脚步 不想打扰到他和别人说话 所以就慢慢的往二楼走
越走越近 段宜恩看到了王嘉尔面前的人
是个女孩
段宜恩对这个女孩有印象 算是他们高中的校花  身边的同学每天都在议论这个漂亮的小学妹 段宜恩想没印象都难
"嘉尔  我喜欢你"女孩子红着脸 像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盯着王嘉尔的眼睛开口 声音不大不小 正好飘到段宜恩的耳朵里
段宜恩突然非常紧张 王嘉尔背对着他 他看不见王嘉尔的表情  也听不见他有没有说话

段宜恩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冲到了王嘉尔的面前站在王嘉尔和那女孩的中间 冷着脸丢下一句
"不好意思 嘉嘉不喜欢你"
然后就拉着王嘉尔冲出了学校

出门打了车就把王嘉尔塞到车里 自己也钻进去就冲着司机吼去海边
王嘉尔一直到了海边也没反应过来段宜恩是怎么了
看着段宜恩一声不响的走在前面 王嘉尔气鼓鼓的跑到段宜恩前面挡住他的路
"段宜恩 你疯了?干嘛拉着我逃课?"
段宜恩看着他的脸  心里更加烦躁 干脆不说话 就地坐了下来不再看他
"呀 段宜恩 你什么意思?前一阵子天天躲着我 今天又来这一套 你怎么知道我不喜欢她?你是不是疯了?"
"对啊 我就是疯了"
我就是疯了才会这么想要抱你
段宜恩突然的吼叫把王嘉尔吓了一跳 本能的后退  转过身准备不理段宜恩 下一秒 却被段宜恩扯进了怀里
段宜恩依然坐在沙滩上  王嘉尔被他一扯直接坐在了他的腿上 被段宜恩死死的按在怀里 王嘉尔不老实的扭来扭去 想要站起来
段宜恩把下巴搁在王嘉尔的头上
声音闷闷的开口



大海少年  004

"别动 嘉嘉"
感觉到怀里的人安静了下来 段宜恩深吸了一口气 接着开口
"我可能真的是疯了吧"
"嘉嘉 我可能真的疯了 我疯了才会一看见你就想要抱你 我疯了才会趁你睡着的时候偷偷的吻你  我疯了才会贪恋你身上的味道 我疯了才会嫉妒别人跟你表白  我疯了才会疯狂的想要拥有你"
"我不是故意的要躲你  我只是不知道我该怎么办 我该怎么办啊嘉嘉 王嘉尔 你说我该怎么办"
段宜恩闭着眼睛 用力的抱着王嘉尔
就算被讨厌 也不想在看他生气的脸了 就算被讨厌 也不想再骗他
"王嘉尔 我喜欢你"
"是真的喜欢你 恋人的那种喜欢"

段宜恩一个人坐在他和王嘉尔的房间的床上   上了高中之后段妈本想让他俩住不同的房间 可是分开的第一天晚上王嘉尔就抱着枕头大半夜跑了回来   说是害怕 段宜恩当时还笑话他胆小 段妈干脆给两个人换了上下铺的床 王嘉尔住下铺  段宜恩住上铺
段宜恩有些茫然的坐在王嘉尔的下铺 而王嘉尔不在
段宜恩不管不顾的告白后 王嘉尔像是受到了冲击 沉默了一路 然后跟爸爸妈妈说要去同学家住就跑了出去
自始至终没有跟段宜恩说一句话
段宜恩烦躁的揉了揉头发 他不担心王嘉尔 他的嘉嘉有很多朋友 可他担心的是 王嘉尔会怎么想他
被自己的好兄弟好朋友告白 王嘉尔应该会觉得。。。很恶心吧?
段宜恩苦笑了一下
就算被讨厌也是自作自受不是吗
王嘉尔对于段宜恩来说是什么呢 段宜恩总是会这样想  段宜恩总是一遍又一遍的回忆着初见王嘉尔的那个夜晚  他背对着大海看着王嘉尔 像看到了天使 比月光和星星更加美好的王嘉尔 他的生活本来是灰色的 王嘉尔出现后就开始五彩斑斓了起来 段宜恩的喜怒哀乐早在一开始认识的时候就仿佛上天注定一样系在了王嘉尔的身上
大概是他的命吧
对于段宜恩来说 王嘉尔就是这样的存在

幸好第二天是周末 段宜恩胡思乱想了一夜 天快要亮的时候才睡着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正午了 段宜恩一睁眼 就看见了王嘉尔那放大了的脸  段宜恩有些恍惚  难道还在做梦吗  还没来得及回过神 段宜恩就听见了王嘉尔惯有的俏皮的声音从上方传过来
"啧啧  段宜恩 太阳要晒屁股了"
段宜恩倏的睁大眼 对上了王嘉尔那双带着笑的大眼睛
"还不起来?"王嘉尔的笑意深深 段宜恩就那么看的呆了
还没等段宜恩反应过来 王嘉尔就掀开段宜恩的被子钻了进去 也不顾段宜恩一下子僵硬了的身体 王嘉尔把自己毛茸茸的小脑袋蹭进了段宜恩的怀里 双手环住段宜恩的腰
"呀 段宜恩 谁让你睡我床上的"
"不怕我用魔法收拾你吗 哼"
"段宜恩 你说话啊"
"段宜恩 你昨天说的话还算数吗"
段宜恩不敢动 大气也不敢出 王嘉尔的声音清晰 一字一句的传进段宜恩的耳朵里  可他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只能盯着王嘉尔的脑袋顶看 
王嘉尔猛的抬头 晶晶亮亮的眼睛就那么直直的看着他的眼睛  然后段宜恩听见王嘉尔用他好听的小奶音说
"段宜恩 我们在一起吧"
段宜恩的眼睛越瞪越大  脸因为兴奋涨的通红 然后他不受控制的凑近王嘉尔好看的脸颊  一点一点小心翼翼的贴上王嘉尔的唇瓣
没有深入 只是轻轻的贴着
然后他抬起头 看着王嘉尔笑的一脸明媚
"段宜恩 我也喜欢你哦"
_
后来的那几年  可能是段宜恩最开心的日子了
他们像所有热恋的情侣那样 一起去吃饭 一起逛街 一起去游乐场约会 一起去图书馆学习 学累了就看着对方的脸笑的满足 周末的时候偷偷开家里的车去海边接吻 晚上挤在一张床上 紧紧的抱着对方睡去  考一样的大学 进同一个社团

如果没有那件事 他们可能会一直这么幸福下去
_
段宜恩和王嘉尔一前一后的考进了同一所大学  家里给两个人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公寓 两个人除了不同的上课时间以外都黏在一起 周末的时候段宜恩就陪着王嘉尔赖在家里 两个人什么也不干也觉得美好
转眼段宜恩已经上大四了
和往常没什么两样的周末 段宜恩醒的有些早 清晨的阳光穿过白色的窗帘洒在王嘉尔的脸上 段宜恩一只手撑在脑后 带着浅浅的笑容看着王嘉尔的睡颜 然后坏心眼的用手指戳了戳王嘉尔的脸
王嘉尔翻了个身 整个人钻进段宜恩的怀里 声音懒懒的
"段宜恩 我好困啊让我再睡会儿"
"嘉嘉 起来吧 今天学生会还有活动呢  你身为副主席可不能迟到哦"
"没关系啦 不是还有你这个主席帮我罩着嘛  再睡一会啦 "
段宜恩无奈  给王嘉尔盖好被子 自己轻手轻脚的起来去准备早餐

段宜恩可能一辈子都忘不了  自己听见房间里传来嘭的一声响后跑进房间里时看到的王嘉尔浑身湿透晕倒在地板上的样子
段宜恩楞在门口 突然整个人慌张的忘了动作 
一秒
两秒
三秒
段宜恩大步的跑过去抱起王嘉尔 惊恐的叫着他的名字
_
一直以来段宜恩都在刻意的忽略那一个月里的记忆 王嘉尔是快到晚上的时候才醒过来的  一言不发的盯着段宜恩 静静地用手指去勾画段宜恩脸的轮廓 良久 才张了张嘴



大海少年  005

他说段宜恩 我们把想做的事情在这一个月内全都做完吧
段宜恩没有说话 只是狠狠的吻上王嘉尔的唇
"嘉嘉 你不能离开我"
我不能没有你
_
段宜恩其实一直都在害怕王嘉尔会突然消失 毕竟他比谁都清楚 王嘉尔本不属于这个世界  只是安心的日子太多 段宜恩竟然忘了 王嘉尔也许有一天会离开 会回到属于他的地方
段宜恩接受不了
他以前总是抱着王嘉尔 把下巴抵在王嘉尔的头顶 撒娇似的对王嘉尔说一辈子都不许离开自己  王嘉尔总是咯咯的笑着然后说好
好啊段宜恩 我绝对不会离开你的
只是这一次 王嘉尔没有接话
"嘉嘉 你不能离开我"
"嘉嘉 我不能没有你"
_
后来的一个月
好像真的没有什么值得回忆的 段宜恩又给自己点了一根香烟  夹在指尖 静静地看着香烟一点点燃烧变短  王嘉尔不喜欢他抽烟 他早就戒了

后来的那一个月 他们过的实在是平淡的不能再平淡 王嘉尔不去上课 每天赖在段宜恩身边 段宜恩带着王嘉尔去吃芝士蛋糕 陪着王嘉尔去做了一直想做的蹦极和跳伞 带着王嘉尔去欧洲玩了一圈 回来之后段宜恩拉着王嘉尔的手回了家 和父母坦诚了他们的关系
段爸爸什么都没有说
段妈妈拉着两个人说了一晚上的话
段宜恩也不记得段妈妈说过什么 是同意了还是阻止  段宜恩觉得不重要 他只记得王嘉尔拉着妈妈的手 坐在自己的对面 眼神坚定的看着自己
天亮了之后 段宜恩拉着王嘉尔去买了戒指 然后两个人牵着带着一样的戒指的手去了海边 段宜恩抱着王嘉尔 像告白的那晚一样  王嘉尔安安静静的窝在段宜恩的怀里 平时安静的段宜恩絮絮叨叨的说着话 而平时闹腾的王嘉尔安安静静的听着
段宜恩说了很多 说他小时候被邻居家小孩欺负的事 后来上了小学被同桌脏兮兮的小女生表白的事 跟他在一起后警告追过王嘉尔的校花的事 偷偷跟王嘉尔生闷气的事 为了王嘉尔去学烹饪差点把教室烧了的事情
王嘉尔就那么静静的听着 末了 才轻声的开口
"段宜恩 对不起"
"我可能要回去了 我也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回来"
"段宜恩 我好像很自私 我说不出叫你不要等我找个爱你的人的话"
"我不希望你去找其他人 我宁愿你和我一样孤独也不愿意你属于别人"
"所以 段宜恩 你愿意等我吗"
段宜恩很聪明  会做很多事情  可是他这辈子唯一一件学不会的事情就是拒绝王嘉尔
所以他认命的对王嘉尔说好  然后认命的接受了王嘉尔离开了的事实 又认命的一直等着王嘉尔
他甚至没有问王嘉尔
你为什么要走
你会去哪里
你什么时候回来
_
他只是日复一日的等着王嘉尔 装作没关系的样子准备毕业 接手公司 忙着工作  应酬
在外人看来 段宜恩可能真的没有关系
可是段宜恩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偷偷的在海边哭过多少次  叫过多少遍王嘉尔的名字
_
段宜恩有的时候会很生气 会恨王嘉尔 会决定等王嘉尔回来就跟他分手不要他了 会决定等王嘉尔回来一定要问清楚他到底去了哪里为什么会走   可他从没想过不等他了
所以他干脆不再在意别的了 他只想好好的等王嘉尔回来
在合作伙伴给自己介绍女朋友时段宜恩想起了王嘉尔吃醋时皱在一起的小脸  然后他轻轻的笑着
"我有爱人了 是个男人 我在等他回来"
段宜恩不怕孤独 也不怕别人怎么讨论他  他最怕的是思念王嘉尔的时候 想要拥抱他 想要亲吻他 想要把他搂在怀里听他的呼吸 
有的时候段宜恩下班回家会在王嘉尔喜欢的那家甜品店买芝士蛋糕和巧克力回家 然后看着它们过期再把它们丢掉 
段宜恩是有些难过的
他总能听见王嘉尔的声音
走在路上时 在家里一个人吃早饭时  在海边一个人看星星时 任何时间 任何地点
段宜恩反而习惯了



tbc  又没发完好生气哦

评论(4)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