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救赎 (上)

非现实

涉及cp:宜嘉  猪尔

个人脑洞勿上升真人


救赎 000

我靠在校门口的柱子上 看着面前的少年有点羞涩又有些紧张的攥着衣角  憋的脸通红愣是一句话都不敢说
我抬了抬眼睛看到那辆张扬的红色跑车已经拐过了离学校最近的街角  不自觉的皱了皱眉
“所以同学 你喜欢我  对吗?”
他一瞬间脸变的更红  仿佛下定决心似的重重的点了点头  却依然不敢抬头看我
眼看着车子越来越近 我再也没有耐心等下去
“不好意思啊 你不可以喜欢我的”
我看着面前的少年猛的抬起头看着我  便加深了脸上的笑意  弯起了眼睛  摆出一副诚恳又单纯的表情 淡淡开口
“因为喜欢我的人 会死的”
红色跑车吱嘎停在我的面前 我无视面前少年有些害怕又有些委屈的表情 绕过他径自上了车
坐在驾驶座的男人缓缓抬头 视线扫过那个依然呆立在门口的少年
我假装不经意的靠在椅背上
“一个孩子而已  你别动他”
段宜恩缓缓收回目光  落回在我身上的目光又变的温柔  他倾身靠近我 在我耳垂上落下一吻  又伸手替我系上了安全带  一言不发的转回去面无表情的发动车子
我看不出他的眼神是不是决定放过那个男孩  反正我已经尽了人事  剩下的 要看他造化了
我闭上了眼睛  很快的把这件事情抛在脑后



救赎 001

如果你在A大打听王嘉尔 你可能会听到以下几个形容词
校草  妖孽  gay  很有背景  难以接近
可这是他们眼中的我
他们不知道的是  我很危险
也很善良
危险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我没有恐吓那个跟我表白的少年 我说的是实话
喜欢我的人  或者说和我有些亲近的人 都会死
我转过头看了看坐在我身边给我剥橘子的段宜恩  他注意到我的目光 抬起手揉了揉我的头发 然后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开口
“你要是再用这双湿漉漉的眼睛看我 我会发情的”
我面无表情的转移了视线 张嘴接下了他喂过来的橘子
段宜恩会杀掉每一个和我走得近的人 男人女人 无一幸免
我一开始惊讶于他可怕的占有欲  可反抗的结果并不那么尽如人意  我渐渐的放弃  毕竟我这条命都是他的  他那该死的占有欲也好轻微的抖s倾向也好 我都应该照单全收不是么
什么?你问我快不快乐?
我从来不知道快乐是什么
至于我说我善良  如你所想  我不好接近 只是不想害死别人而已
这可能是我唯一善良的地方了
“想吃什么?”
段宜恩的声音从我耳边传来 然后他抱起我  把头埋在我的后颈  伸出舌尖轻轻的舔着我的耳垂
我习以为常 从善如流的开口回答
“不是很饿 在学校吃过了”
他张嘴咬在我的肩头  喘气声粗重
“可是我饿了 嘉嘉”
我闭上眼 有些后悔刚才的回答
还不如随便吃点什么 
他把我压在沙发上  轻轻的舔着我的睫毛  嘴唇划过我的眼睛 鼻子 最后停在嘴唇  他的舌头滑进我的嘴里  不放过我口腔里的每一个地方 我也用舌尖缠绕着他的  大胆的回应着他
我知道怎么样取悦他
他充满情欲的继续与我的舌头纠缠 手也顺势滑进了我的校服里  划过我的腹肌 最后落在我胸前的红点上 不轻不重的按压揉捏
我轻轻嘤咛出声  感觉到他身下的某个部位越来越坚挺
他喜欢我回应 但不喜欢我主动 所以我只是躺在他身下  睁着大大的带着水汽的眼睛看着他  然后轻轻的喘息
他说过很喜欢我的眼睛  很魅惑
划拉一声 他扯开了我的校服 白衬衫上的扣子噼里啪啦的掉在地上 我还没来得及感叹这个月第三件衬衫的遭殃 他就已经低下头来张口咬住了我胸前的红点  轻轻的舔舐 撕咬 拉扯
我有点动情 情不自禁的哼出声音 闭上了故作勾引的眼睛
和他做的时候我会动情 可你千万别问我爱不爱他
我不知道
“嘉嘉 说你爱我”
高潮时他霸道的声音落进我的耳朵里  我双腿夹住他的腰  感受着他在我身体里冲撞的野性  用沾染了情欲的沙哑嗓音说爱他
你看 他也不确定


救赎 002

我不在意那些因我而死的人 
那不能怪在我身上 
于我而言 死亡没有那么可怕 甚至我会觉得 那是一种变相的解脱
生而为人要承受太多剧痛 忍受太多的不情愿 接受太多的现实
如果没有段宜恩 我应该也是死了的
我的母亲是个小姐 没错 她是个鸡
所以我非常感谢她没有在我一出生就把我丢在垃圾堆旁边  而是不冷不热的把我养到七岁 才不声不响的离开
仁至义尽 毕竟她都不知道我身上究竟流着哪个男人的血
后来我被骗进了一个黑院  打着孤儿院的幌子贩卖人体器官  虐待儿童 甚至不能说是虐待 而是毫无人性的 像对待蚂蚁一样的 对待我们这些无家可归的孩子
身边每天都有小孩子死去 我真的很怕 怕到失去了语言功能  一度被人当成哑巴
所以第一次见到段宜恩的时候 我以为我见到了天使
彼时我正被孤儿院丧心病狂的“老师”殴打  铁制的棍子轮在我身上 我被打的失去了痛觉  只觉得眼前越来越黑  恍惚中看到他穿着干净的牛仔服向我跑过来 
记忆中的少年 也是好看的让人羡慕
再次醒来的时候  是全然陌生的环境
头顶巨大的水晶吊灯  身下kingsize的白色大床  门口柜子上看不出价格的古董  还有那个年纪的我形容不出来的富丽堂皇的装潢
我转过头 就看到了十二岁的段宜恩
已经换下了牛仔服 穿着米黄色的连帽卫衣  头发柔顺的搭在额头  眉眼却冷冽的让人心惊
“王嘉尔 你是我买回来的  也是我救了你”
我感激的坐起身子  连忙说着谢谢
我不知道怎么表达 那个年纪的我只能糯软着声音叫他哥哥  说谢谢
他听到我叫他哥哥使劲的皱了皱眉
“我叫段宜恩 跟你不是哥哥弟弟的关系”
他站起来俯下身双手撑在我脑袋两侧  好听的声音带着与生俱来高贵的气息
“我是你的主人 你要叫我宜恩”
段宜恩对我可怕的占有欲 是年年月月累积下来的
从不许任何人碰我 发展到不许任何人和我说话  哪怕是家里的保姆在我身上停留的视线久了一些他都会大发雷霆 我像是他的专属物  只能供他一个人观赏
可他对我分明是温柔细致的 我受伤时他会皱着眉头帮我上药  我笑的时候他也会跟着笑 然后心情好的给家里所有保姆都放假 抱着我在家里窝一整天 他把带我回来的那天定为我的生日 每年的那一天都大张旗鼓的为我庆祝 然后满足我的所有要求
我还小的时候问过他 为什么
为什么带我回来 为什么对我好 为什么要我只专属于他
“我的嘉嘉啊 实在是太漂亮了”那年他十八岁整 说这话时眉眼里都是我不懂的深情
我真正明白我在他心里的定位是我十八岁生日的那一天
彼时他已经接手了家族企业 干练成熟  行事果断  黑白通吃的狠角色
那天他放下工作 带着我到邻市的海边度假  在海边的酒店里 他第一次强要了我
那晚月色泛黄  我哭哑了嗓子 每一句不要不可以都揉进了我的绝望
他一开始说爱我 然后狠狠地绑住我的手脚  最后捏起我的下巴
一字一句 凉意入耳
“别忘了 我说过 我是你的主人 你的命是我给你的”
我不再挣扎 眼泪却止不住
我原本以为 他是真的心疼我 
尽管他霸道又清冷 我想他对我总归是有一些亲情
可我成人的那天  他用疼痛告诉我
他竟然对我 全然没有一丝我想过的亲情
他只是恰巧看上了我 然后就凭着他志在必得的性子把我带进了他的生活
我的意愿  于他而言 并不重要
那晚的最后他吻我的泪  轻声的哄着我 把我抱在怀里轻声细语
“嘉嘉 我真的很喜欢你 从第一眼看见你开始”
“你别哭 我能够照顾好你 我会让你过的好  你想要的一切我都能给你”
“我一直在等你长大  这么多年 ”



救赎 003

窗外的蝉叫的让人心烦   我坐在靠窗的位置 干脆扯出耳机塞在耳朵里 讲台上戴着厚厚镜片的老教授声音催人欲睡  我却清醒的像是注射过兴奋剂
我今早遇见了他
我记忆里唯一可以称之为 喜欢过的  那个男生
耳机里沧桑的声音与当年渐渐重合
I am sailing stormy waters
to be near you
to be free
孤儿院里潮湿的地板  冰冷的青色石苔  狭小破旧的柜子  越来越近的铁棍拖在地板上的声音
还有相互依偎瑟瑟发抖的两个小小的身影
“嘉嘉 你不要怕 我不会让他们伤害你的”
“嘘  嘉嘉 别出声 ”
“嘉嘉 我数123然后你快点往外跑 我冲出去拖住他”
“嘉嘉 你要是害怕你就听歌吧”
小孩子稚嫩的声音落下 我耳朵里被塞了一副凉凉的耳机 然后门外小孩子痛苦的尖叫声被盖过
I am flying
I am flying
like a bird cross the sky
我戴着耳机疯狂的跑  在被那双布满茧子的大手毫不客气的抓回去之前  我真的觉得我快要飞了起来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见过他
朴珍荣
那个和我一起 在孤儿院里相依为命生活了两年的孩子  那个冒着被殴打的风险每天偷来糖果只为了给我吃的孩子  那个我以为……为了保护我 已经死掉了的孩子
在今早把我堵在班级门口 轻轻的把我抱在怀里 在我耳边说
“我终于找到了你 嘉嘉”
我甚至忘记推开他
他一眼认出了我 我也一样
可我的胳膊抬起又放下 最终落空在身侧
“不好意思 你是哪位?”
我听见我自己这样说
他撑开和我的距离 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我的 我强迫自己镇定 回望他的眼睛
他的眼里装了些失落 随后又轻轻的叹口气
“朴珍荣 我是珍荣”
“不好意思 我不认识你 你认错人了”
我说完转身走进班级
没有看他
我不能看他
我不能亲手害死他
我拿着笔在纸上无意识的划着
你当年是怎么逃走的呢
这么多年你过得好么
为什么要找我呢
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来找我呢
耳机里慢悠悠的旋律还在继续  像极了时光的样子 不紧不慢的把一切都变得物是人非
can you hear me?
can you hear me?
through the dark night far away
I am dying
forever crying
to be near you
who can say?
_
to be near you
to be free



救赎 004

最后一节课上到一半的时候我接到来自段宜恩的短信
公司有事 会派司机来接我去他办公室  我回了好 然后无视掉讲台上口沫横飞的教授拎起书包往外走
段宜恩一加班就不吃饭 趁着司机来之前给他打包一份排骨汤好了
我不懂我的这种行为 大概类似于讨好金主?
身后的脚步声已经跟了很长时间了 我皱着眉头犹豫来犹豫去还是调转方向去了我常去的天台
不及早解决的话 过会儿司机来了如果看到了就有麻烦了
这栋楼废弃很久了 平时不会有什么人来 于是就成了我偶尔一个人发呆的场所
我带着身后的人穿过破旧的走廊 爬上摇摇欲坠的梯子  然后坐在天台的围栏上  转过身去回头看着他
“同学 你跟了我一路 是有什么事吗”
他走过来蹲在我面前 带着一如当年那样让人心安的笑容
“你明明认出了我”
他说的笃定  我没有办法反驳  他是这个世界上最能看得懂我所有眼神的人
“为什么装作不认识我?”
他看着我 把手伸到我面前 慢慢的摊开掌心
那里面静静地躺着一块糖果
我险些溃不成军
那些年的事情又浮现在我眼前 小小的他对我的保护 对我的纵容 对我的无奈和心疼
他心疼我 甚至忘了他和我的处境 是一样坏
我闭上眼 深深地呼吸  然后睁开眼睛又笑的眉眼弯弯  我伸出手去接过他手心的糖  剥开糖纸喂进他的嘴里
“珍荣啊 这些年过的好吗”
他还没反应过来 嘴里叼着那块糖楞楞的看着我 我不等他回话接着开口
“我过得很好 有了爱人 长过蛀牙 早就不爱吃糖了”
我说完转身离开
他用了多久走过多少城市才找到我  我却一天之内给了他两次背影
珍荣对不起
我再也不能吃你给的糖果了
_
到达段宜恩的公司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我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段宜恩的办公室 推开门 他正伏在桌子上睡的沉
看起来很累的样子
我走过去把排骨汤放在办公桌上 回过身把书包放在沙发上 又顺手拿起了沙发上的毯子  我轻手轻脚的走过去 把毯子轻轻的搭在他身上  然后搬了椅子坐到他身边学着他的样子也趴在桌子上
我很不安  我很担心珍荣
我不能告诉他我的处境 他会冲动
可我更不能让他有机会接近我  段宜恩不会放过他的
想着想着我就睡了过去  没有做梦
再次醒来的时候 我躺在段宜恩办公室里间的休息室的床上 没有开灯  落地窗外的霓虹灯显得格外耀眼   段宜恩站在落地窗前吸着烟
烟雾缭绕 我看不清他的表情
他注意到我醒了  把烟掐了朝我走过来  我仰头看着他  顺从的任由他在我的嘴唇上落下一个湿吻  然后靠在他的怀里
“饿吗  我带你出去吃东西”
“好”


救赎 005

后来我很久都没在学校见到过朴珍荣
我以为他很伤心 或者很生气 再或者很失望
所以离开了
我用了一个下午安慰好自己 现在的我什么都给不了他  他留在我身边不过是白白浪费时间 一不小心可能还会没命  总之现在这样 可能是最好的结果了
可这个世界上的巧合太多
让人措手不及
再次见到珍荣时  是在段宜恩的办公室里
我坐在段宜恩办公桌对面的沙发上  段宜恩坐在我身边给我削着苹果  我难得的心情轻松  捧着小说看着段宜恩手里面目全非的苹果 笑的肚子痛
秘书进来通知段宜恩最近新签的设计师正在外面等着  段宜恩头也没抬的继续试图拯救那个苹果 点点头示意把他带进来
我那段时间天天陪着段宜恩在办公室里  知道他签了个年轻的设计师  据说从法国留学回来  很有天分 得过很多奖
办公室的门被打开 我凑到段宜恩手边咬了一口他手里还没有削完的苹果  段宜恩摸摸我的头  然后起身往办公桌走去  我好奇的抬起头往门口看去  然后就僵硬在了原地
珍荣穿着一身白衣  正看着我
那表情复杂 我甚至不知道该怎样形容
大概有震惊 有难过 还有很多我看不懂的东西
段宜恩的清咳把我拉回现实 我有些慌乱的看向段宜恩 他正看着看向我的朴珍荣  脸上的阴郁和探究吓得我一激灵
段宜恩很聪明
我赶紧扔下手里的小说  顺手捞起段宜恩削到一半的苹果跑到段宜恩身边
我的撒娇段宜恩总是很受用  不管什么场合 只要我肯撒娇 段宜恩就会很高兴 这是我跟在他身边十多年得出的结论
我噘着嘴坐在段宜恩的办公桌上 把苹果递过去
“还没有削完呢”
段宜恩不出我所料的把眼神落回我身上  心情很好的笑了起来  接过苹果一边继续削一边冲着珍荣开了口
“你就是朴设计师吧?坐”
我只是盯着苹果 我不敢回头看珍荣 但我知道他坐在了段宜恩的对面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 我一直坐在办公桌上  吃着段宜恩终于削完的苹果 状似不经意的晃荡着两条腿
段宜恩一直在和珍荣谈论工作上的事  新产品的设计理念 各种专业名词听的我昏昏欲睡 正在我放下心的时候 段宜恩的声音带着凉意落在了我耳朵里
“朴先生认识我爱人吗?”
我吓了一跳  迅速的稳定下心神然后转过身带着无懈可击的笑容看了一眼珍荣 又转回去看着段宜恩
“我对他也有点印象呢  大概是一个学校遇到过的校友  朴先生是A大的吗?”
我有九成的把握  以珍荣对我的了解  就算不清楚为什么我要假装不认识他也会顺着我说
可珍荣的回答让我有些吃惊
他脸上的表情波澜不惊  声音也淡淡的
“我是A大的 可是对段总的爱人没什么印象 刚才失礼的盯着段总的爱人看 只是第一次见到同性的恋人觉得很神奇  我为我的失礼道歉”
他说完站起身微微鞠躬  段宜恩点点头
看起来并没有生疑  我松了口气
“没事的话我先出去了段总”
“好 好好工作”
珍荣出了办公室  段宜恩站起来把我抱回沙发上
“我自己可以走路的”
我嘟嘟嘴  段宜恩心情好的笑起来
“就是想要抱你”
顿了顿 他又加了一句
“我不喜欢别人盯着你看”
我轻微的紧张了一下  然后马上笑了起来
“那怎么办  我这么好看  除了瞎子以外大概所有人看到我都会多看几眼的”
他也跟着笑  顺手捏了捏我的鼻子
“是啊 都怪我的嘉嘉太好看了”
“那我只能破坏那些不懂事的眼睛了”
段宜恩说这话时带着高贵的笑容  而我惊出了一身冷汗
珍荣 再有下次的话  我真的不知道我还能不能保护你



救赎  006

天地良心 我不是没想过跟段宜恩好好在一起  我之前说的日常在你看来可能很甜 他很宠我 我不否认
但我更不能否认段宜恩骨子里的变态情结
拿这件事来说吧
段宜恩最近一直在加班 我就陪着他在办公室住了小半个月  今天早上他终于得空带着我回家
不过是下车去个便利店的功夫  就遇到了倒霉的姑娘
对于那个姑娘 我是毫无印象的
她自称是我的同班同学 当着段宜恩的面拉住了我的胳膊
我有些惊慌
相安无事的日子过久了 我差点忘记段宜恩坐在办公室里处理的不只是公司的事情
还有那些动一动手指就能解决掉一条人命的事
我迅速的拉下女生搭在我胳膊上的手  摆出了一副冷漠疏离的表情  皱着眉头憋出一个滚字
段宜恩站在我身边抱着双臂 好整以暇的看着我
女生显然有些生气  不依不饶的又拉住了我的袖子
“王嘉尔 你怎么能这样和同班同学说话呢?”
那一刻那个女生似乎把自己当成了救世济人的观音菩萨  我懒的看她那双水汪汪的眼睛  我只知道 再不赶走她  她真的会飞升也说不定
所以我甩开她  任凭她被我的力道甩的一个趔趄
“不想死就滚”
女生哭哭啼啼的跑走前  段宜恩拉住那个女生仔细的端详了一下她的脸
我的心里泛起一丝凉意
我大概救不了她了
我有些恼怒  一言不发的跟着段宜恩上车回家 然后一个人进了卧室
段宜恩跟着我进来 也不理会我 换了宽松的卫衣之后把我从床上拉起来
“去洗澡宝宝”
我瞪了他一眼扭过头去
他双手托起我的脸  逼迫我注视着他的眼睛 然后一字一顿的重复
“我说 去洗澡 洗完澡再睡觉”
我心里还在意着他又要杀人这件事 不爽的哼了一声
“段宜恩 那你答应我以后别再杀人了”
段宜恩放开我 脸色很不好  他站起身 悠悠的开口
“那些人 是你害死的”
他这话说完 就像平地里刮起了风  又下了场雨  我一直以来逃避的问题被他赤裸裸的丢在雨势最大的街口  没有地方躲避
我一下子从床上弹起来 绕过他冲出卧室
我没有想跑的  我只是想去客厅喘口气
可还没等我甩上房间的门  我就被他一只手捞回来甩在了床上  紧接着他欺身压上了我
我被他眼里的冰冷吓了一跳 手脚并用的挣扎了起来
他用一只手把我的双手固定在我的头上 膝盖压着我的 我动弹不得 只能狠狠地瞪着他  他离得很近看着我的脸 突然笑了起来
“王嘉尔 看来我真的太宠你了”
“什么时候开始 你都敢跟我讲条件了?”
我像是突然醒了过来
我在做什么
我一直以来都在顺从他 顺从到我忘了如果违背他会得到什么样的惩罚
我收回狠狠瞪着他的目光  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低下头去
可他没看到我眼里的求饶
他开始动手扯我的衣服  衣服裤子被他撕扯的破破烂烂 布料紧贴着我的皮肤划的我生疼 我不敢出声
“想要逃跑吗王嘉尔 你以为你能跑到哪里去?”
他扯下我身上最后一件遮挡物  然后低下头来狠狠的咬在我锁骨上
我突然害怕起来
“没有……我没有要逃跑……”
我的声音带了些哭腔  他抬起头看着我  我的眼泪很会挑时间的正好顺着脸颊滑下来
我看到他的目光软了下来 于是立马伸出手去抱他  然后用我能发出的最委屈的声音凑在他耳边轻声道歉
“对不起…宜恩  我没有要逃跑……我只是想去客厅……真的 我错了”
别说我装可怜 我总得活下来不是
难道你真的相信我不怕死?
他伏在我肩窝  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然后一下子把我抱起来
我嘟着嘴搂住他的脖子 低眉顺眼的任由他抱着我走进浴室
他在浴缸里放了水 然后把我放进去
“睡衣我一会叫人给你送进来  你洗完澡就回去乖乖睡觉 我今晚出去一下”
我乖乖的点头
他转过身又转回来 盯着我看了半晌  然后开口
“不要想着左右我  也别想着逃离我”
“王嘉尔 你这辈子都不可能离开我”
浴室的门被带上  水汽氤氲的我视线模糊  段宜恩把水温调的正好
我却突然觉得冷


救赎  007

“说到底 你怕他不过是因为你不相信他爱你”
小野拍了拍桌子这样对我说
我笑笑  把她拉回对面坐下
小野是段宜恩的妹妹 也是唯一被段宜恩允许和我接触的人  这孩子性子又直又烈  洒脱的让人羡慕 典型的帮理不帮亲的性格
算起来 自从来到段宜恩家后 身边除了段宜恩就只有小野一个朋友
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小野的时候  那时她留着寸头 穿着肥大的运动服 一点也不像个小姑娘  我那时还躺在床上养伤  她偷偷的跑到我床前  看了看我 又看了看坐在我床边的段宜恩 然后指着我冲着段宜恩喊
“哥 你从哪捡了个这么好看的小姑娘?”
想到这里我突然就笑起来  然后伸手摸了摸小野长长的头发
“我们小野长大了”
小野定定的看着我 低下头喝了口咖啡 然后又突然抬起头
“嘉尔 你其实很难过吧?”
“明明自己也是男生 被另一个男人禁锢在身边这么多年   你一定不好受”
她说完突然抓住了我的手
“要不嘉尔 我帮你逃跑吧 我送你出国 让我哥找不到你”
“别想着逃离我”
段宜恩的话突然在我脑海响起  我使劲的摇了摇头  拍了拍她的手背
“小野 不要闹了 我还能逃去哪呢  去哪他都能找到我的”
小野听了我的话有些难过的低下头 看样子是在为不能帮到我而自责  我无奈的用手指轻轻敲了一下她的脑门
“你那是什么表情 不过 我真的要求你帮我个忙呢”
我笑眯眯的看着她  大概不让她真的帮我一些什么这个善良的女孩子真的会哭出来也说不定
果然 我话音刚落  她就抬起头眼睛晶亮亮的看着我
“我帮我帮我能办到的我一定帮你!”

我和珍荣第二次在段宜恩的办公室碰面的时候 小野正在我身边摆弄着她新买的拍立得  我凑过去跟她自拍 然后她把相纸拿出来甩了甩 成相后递给了段宜恩  段宜恩眉眼弯弯的把照片放在一边 然后让珍荣坐在他对面  之后就不发一言的看起了珍荣带过来的设计图纸
“珍荣哥哥 你在法国待了多久啊?”
小野凑上去拽着珍荣的手臂跟他搭话  脸上带着让人不忍心拒绝的纯真笑容 把自来熟这个词发挥到极致
“大概五年?”珍荣好脾气的回答
“那你会不会说法语呀”
“会一点”
“那珍荣哥哥你教我好不好啊  你留个电话给我吧  我叫小野哦  你一定一定要等我电话哦 我真的会打给你的”
珍荣看着小野 眯着眼睛温柔的笑着 一一答应下来
小野又缠了珍荣一会儿 然后段宜恩看完了设计图纸 短暂的交流后珍荣就出了办公室
段宜恩从办公桌后走到沙发这坐在我和小野中间 伸出手把我捞到怀里  然后问小野
“你不是对陌生人一向提不起兴趣吗?今天怎么这么反常”
“切 珍荣哥哥不一样好吗 不是我说你啊哥哥  你什么时候请了个这么帅气的设计师都不告诉我”
段宜恩感兴趣的挑了挑眉 转过身又开始逗我
小野的确是对陌生人没什么兴趣的性格  能让她主动去勾搭的人我和段宜恩还都没有见过  其实对她来说朴珍荣也不是特殊  她会如此主动 都是因为我的那个拜托
我想知道朴珍荣过的怎么样
他当年怎么逃出来的
后来为什么会去法国
这些年过着什么样的生活
为什么要来找我
以后打算怎么办
这些我都想知道
小野是我唯一可以相信的人 所以我只能拜托她 和珍荣成为朋友也好 兄妹也好 帮我照顾他 也帮我了解他
因为这些
我都不能亲自做到



tbc又放不下好烦哦
借笔哥哥烦躁脸

评论(4)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