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救赎 (下)

救赎  008

我没有想到天台会有人
我呆呆的站了一会儿 我应该立刻转身下去的  可我动不了
我看着珍荣有些单薄的背影微微颤抖着  他在哭
背对着我 站在我带他来过的天台上 隐忍着声音哭
我朝他的方向走了一步 又退后了两步  最后只能握拳站在原地
我想保护他  可我也想拥抱他
我闭上眼睛深深的吸气  然后试探性的扯了扯嘴角  试图挂上我最常用的笑容 可我做不到 扯出来的角度就连不照镜子我也知道有多难看  所以我干脆放弃 面无表情的走到珍荣的旁边
我没有看他的脸  他从小就不会在我面前哭 大概不想让我看到他泪流满面的样子
我递过去一颗巧克力  那是早上段宜恩送我来学校时在我下车之前塞给我的一盒中的一颗  
我感觉的到他在看我 然后伸出手擦了一下自己脸上的眼泪 又拿起我手心的巧克力  却突然笑了出来
我转过头看他 他却突然抱住了我
有些紧  有些暖  有些让我害怕
因为太眷恋  所以害怕
他来以后 这是我第一次面对他时克制不住自己的慌乱  我感觉我在颤抖  手忙脚乱的试图从他怀里挣脱  我甚至觉得 段宜恩就在某个角落看着我
“别动 嘉尔  让我抱一下就好”
他的声音温柔 缓慢 
珍荣的声线很好听  从小就很好听
那时他和我并肩躺在冰凉的水泥地板上  我生了病  胃疼的整夜整夜睡不着  他就抱着我 轻轻的给我唱歌
直到我睡着
现在他抱着我  在我耳边轻轻的唱歌
“can you hear me?
can you hear me?
through the dark night far away
I am dying
forever crying
to be near you
who can say?
to be near you
to be free”
珍荣啊
可是我不能在你身边 也不能自由
他唱完  我终于平静了下来
然后他放开我 深深的看着我的眼睛
“嘉尔 我喜欢你 从很小的时候就喜欢你”
“你可以不喜欢吃糖  你也可以开始喜欢巧克力 ”
“你更可以不喜欢我  你有爱人 你很幸福 我就不会打扰你”
“可拜托你不要躲着我  请给我喜欢你的权利 我需要这样的权利”
“我只想陪在你身边 看着你 仅此而已”
我听着他的话 躲避他的眼神 自嘲的笑了起来
我有爱人
我很幸福
我不喜欢你
珍荣 你说的都不对啊
我没有说话 转身离开了天台   推开门的前一秒 我回过头去看着他  然后开口
“珍荣 你该调查一下我”
查查看我在学校的口碑
查查看接近过我的人的下场
查查看因为我而死的  被我害死的  有多少人
然后
你能不能离开我
因为我不想连你也害死



救赎  009

小野来跟我说她和珍荣上床了的时候  我正修剪阳台上的盆栽  直到剪刀不小心划伤了手 我才勉强镇定下来
我没有回头 用另一只手握住不停流血的手指 装作漫不经心的问小野
“所以你喜欢上他了?”
我了解小野 如果不是真的喜欢 小野不会和他做
“嘉尔 我……”小野欲言又止  最后叹了口气  从我身后轻轻的拉住了我的衣角“嘉尔 他不喜欢我  他心里有别人 我不知道那个人是谁  嘉尔”她扳过我的身体 然后焦急的看着我的眼睛“你说你从小就和他认识了 你知道他喜欢的人是谁吗?”
我避开小野的视线  不敢看她的眼睛
我要怎么做 才能保护身边的每一个人
我可以肮脏 可以堕落 可我为什么连我身边珍惜的人都要连累  如果珍荣不喜欢我 他就不会有危险  如果不是我要小野接近珍荣 小野也不会为情所困
我无力的用双手捂住脸  然后摇头 说我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
“天啊 嘉尔你的手指受伤了”小野高分贝的叫起来 然后一溜烟跑去拿来医药箱  把我拉到沙发上给我包扎起来
“嘉尔 没关系的 我看你刚才好像很自责的样子 其实我猜到你不会知道的  毕竟分开了那么久  我其实很感谢你 如果不是你 我不会遇到这么喜欢的人”
“嘉尔 我不后悔”
我低着头  一言不发
我能说什么呢
小野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如果她知道 还会这样宽容我吗
小野结束了包扎 我说我有些累 先回房间  小野点头 带着关切的目光目送我回到房间
我躺在床上  无奈的笑了起来
现在这一秒  我竟然分外想念段宜恩
他拥抱我时我会心安  尽管我知道这只是因为现在的我 除了他真的没有什么人可以依靠
我拿起手机 拨出了通讯录里唯一一个号码
好听的中低音在电话那头响起  带着一种病态的温柔的语气
“嘉嘉 怎么了?”
我在电话这头轻轻的叹气 然后用双手握住话筒
“段宜恩 我想你了”
这是我第一次对段宜恩说我想他  他经常出差 有时会加班 通常这种时候对我来说都是难得的假期  如果他不联系我 我一定不会主动联系他  可现在他远在大洋彼岸的英国接到我说想他的电话  连漂洋过海传来的声音 都带上了笑意
“嘉嘉  我很开心”
“嘉嘉  早些睡 晚安”
我也轻轻的笑了起来  把脸颊紧紧的贴在话筒上  我说段宜恩 你也晚安
然后挂了电话
这一夜我睡的很好  没有被失眠和噩梦困扰
以至于第二天  我迷迷糊糊睁开眼睛 看到段宜恩背对着阳光  在我枕边撑着手臂眼带笑意的看着我时  我毫无想法的重新闭上了眼睛  往他的怀里蹭了个舒服的地方 然后准备睡个回笼觉
你不要说我蠢  我只是以为这只是个梦而已  毕竟段宜恩计划中的归期是一个星期后
段宜恩低低的笑声传进我耳朵里 我猛的清醒过来  睁大眼睛看着身边的段宜恩
真实的段宜恩 而不是梦境
他笑着低下头来亲吻我的唇  伸出舌尖缱绻的描绘我的唇型  然后抱着我
“睡吧 再睡一会”
我摇摇头
“不困了 已经完全醒了  怎么提前回来了?”
他笑笑  轻轻的捏住我包扎过的手指
“因为一个我不在家看着就会受伤的蠢蠢的小孩说想我了 我不舍得让他想我太久”
我把头埋在他胸膛
我该怎么表达我现在的心情呢
我有些感动 心里有些暖意 却又有些心慌
这心慌来自哪里我说不清 你能理解么
我害怕他对我的深情  因为我难以承受  我还在考虑珍荣的事情
他为什么会跟小野上床 他是不是决定放弃我  我是喜欢珍荣的吗?这些念头缠绕在我心头 乱的我想大哭一场
段宜恩在这时捧起了我的脸
“宝宝 和我在一起时 或者是任何时候 只想着我 可以吗”
我点点头  这大概是个不错的方法
我伸手拉住段宜恩的手  他顺势和我十指紧扣  我闭上眼睛  然后又睡了过去
我这次真的梦见了段宜恩
梦里有花朵还有粉红色的树木  段宜恩站在树下拿着粉红色的叶子  冲我微笑









救赎  010

我觉得我该重新整理一下我对段宜恩的感情了
过去的十多年里 我对他除了习惯性的顺从 还有一些我难以忽略的敌意  包括一些不死心想要逃离他的成分在里面
大概是委曲求全 如果那时你问我 给我机会 我会不会离开段宜恩 我一定毫不犹豫的说是
可我现在犹豫了
我依然不理解他  可我突然想要陪伴他
哪怕无关爱情
我不清楚这种变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大概是从小野前几天告诉我 珍荣当年能逃出来是因为段宜恩为了帮我报仇解决了那个黑院的犯罪团伙  顺便安置了那里其他的孩子 而那时还年少的他为了此事第一次对他的父亲说出请求二字时开始
大概是那晚我说想他他就连夜赶回我身边时开始
大概是从他那次受了伤 拒绝去医院而是拖着流血的腿回到家里就为了抱抱我的时候开始
又或者更早
总之 我惊讶的发现  我现在竟然开始有一点  有一点点喜欢段宜恩了
段宜恩似乎也发现了我的变化 每天和我在一起时都心情好的恨不得哼着歌 一如既往的宠我  又多了些温柔少了些强迫在里面  他甚至不再过多的限制我的人际交往和自由 虽然还是一样爱吃醋 动不动就把谁谁谁记在小本子上
小野和珍荣的进展似乎不错  我看着小野每天红光焕发的跑出去约会  也能在学校遇到珍荣时看到他冲我释怀又善意的笑容
我知道 珍荣正在放弃我 尝试着接受小野
而我没有想象中的失落 相反  我可以坦诚的祝福他 或许 我对他的喜欢真的只停留在童年的记忆中
一切似乎都在步入正轨 
一切都在向着美好的方向发展
我甚至开始想象 未来的某一天 我 段宜恩 珍荣 小野我们四个可以坐在一起 聊聊我和珍荣小时候的事  也聊聊珍荣小野 我和……段宜恩的……爱情
可我除了会讨好段宜恩以外  一无是处  所以很多隐藏在暗处的问题我都看不到
等到我看到的那天
已经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
想象终归是想象  梦里的阳光怎么照进现实呢



救赎  011

很久以后我有想象过  如果那天我没有心血来潮跑去段宜恩的办公室找他  我们现在是不是还会好好的在一起呢?
也许可以领养一只段宜恩喜欢的狗狗  过着平淡却幸福的生活吧
可是没有如果  在我确定我喜欢段宜恩后我开始在这段感情里渐渐主动 可能以这为开始  我渐渐处于劣势  结果是我输掉 大概也是从我推开那扇门开始
那段时间段宜恩又忙了起来 每天凌晨在我醒来之前就离开 半夜才会回到家  不会像以前那样逼着我去洗澡 也不会不管我是不是睡着了猴急的拉我起来亲热
很疲惫的样子 回到家里会给我盖好被子 然后躺在我身边沉沉睡去
我假装睡着  偷偷在他睡着的时候睁开眼睛看着他  他那样敏感的一个人 甚至感觉不到我偷偷的亲吻他的脸颊
将近半个月的时间我们没有好好的说过一句话 每天只是匆匆的见到 然后又分开 他去公司 我去学校
我很想念他  所以在一个阳光很好的周五 我翘掉了下午的课 偷偷跑去公司找他  想要给他一个惊喜 顺便陪陪他  我怕他太累 也许我可以对他撒撒娇  以要他陪我为理由让他歇一歇
段宜恩公司的职员都知道我 所以我依然畅通无阻的来到了段宜恩的办公室门前   我没有注意到他办公室门口秘书奇怪的表情  所以毫无想法的推开了段宜恩办公室的门
段宜恩不在办公椅上  我在沙发让自己坐了一会  突然想到段宜恩也许在里间的休息室
我试探的推开休息室的门  就看见了段宜恩
段宜恩是真的好看
窗帘没有拉  大片的阳光照在段宜恩的脸上  他栗色的头发闪闪发光  长而浓密的睫毛在脸上撒下一片阴影  好看的嘴唇微微挑着  表情安静而美好的温柔注视着某一点
真是一副画呢
如果忽略掉正被他搂在怀里并深情注视着的那个男生的话
我想装作没看到的  条件反射的后退 然后左脚踩到了右脚  慌乱中拽着门把使劲的关上了门 然后才失去平衡坐在地上  我有些回不过神来
段宜恩的表情我太熟悉  那种我一直以为只会属于我的  温柔又深情的表情
我手忙脚乱的想要站起来   手刚撑在地上 休息室的门就被迅速的拉开  段宜恩表情慌张的出现在我眼前
我还保持着半蹲在地上的动作  段宜恩于是也蹲下来  和我视线平齐  我在他眼睛里看到了一丝心疼  和一丝陌生
“王嘉尔……你……”他开口 叫我王嘉尔 而不是嘉嘉
我好像突然懂了  在看到刚刚他怀里那个男生和我相似的眉眼时我就懂了
我一直以来忽略的 没有想过的  段宜恩为什么会喜欢我
一见钟情这种事太傻  不会发生在段宜恩身上 只是这恶俗的替代品情节  原来是真的存在的
而那个替代品 是我
正主回来了  现在正躺在段宜恩的床上恬静的睡着 甚至段宜恩刚才慌乱的跑出来追我  还不忘轻轻的关上门  以免扰了他的美梦
可我从不是轻易死心的性格  我抱着最后一丝希望 拉起了段宜恩的袖子 尽力的扯出我最好看 段宜恩最喜欢的笑容  可段宜恩别过了眼  不看我
“宜恩 他是谁?”我把声音放的很轻 尾音有不可忽略的颤抖  我怕他的答案  却也急需那个答案
“他……”段宜恩叹了口气 然后回望我的眼睛“他叫嘉嘉  是我很小的时候就认识的人”
嘉嘉……
我笑了起来 是那种真正意义上的笑了出来 一直笑到缺氧
多可笑 为了一个和我相貌相似  名字相似的人 段宜恩这么多年来把我留在身边  给我最好的 也夺走了我的自由  我是真的觉得可笑
笑够了我推开段宜恩  站起来俯视着他
这是我十多年以来第一次从这样的角度看他
他的头发很柔软 从这个角度看刘海会遮住他的睫毛 不同于那种清冷的样子 这样看很乖巧
可我没有心情去欣赏了
“段宜恩 恭喜你找回了对的人  我也可以功成身退了吧”他没有抬头 我兀自笑的妖媚
“祝你以后心想事成  也恭喜我重获自由  段宜恩 再见了”
然后我转过身 一步一步走的很慢  又很坚定
我讨厌自己
明明该开心的不是吗 我想了这么久要逃离他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我这样安慰自己 走到了办公室的门口
我鬼使神差的回头  脸上还保持着完美的笑容
段宜恩在看我 表情落寞  还带着些难过 仿佛被伤害被抛弃的那个人是他而不是我
我回过头 推开他办公室的门 然后直接跑下楼梯
三十二层楼梯 我一直跑到公司大楼的外面才停下来  阳光依然很好 我揉揉干涩的眼睛  竟然哭不出一滴眼泪
我坐在路边的花坛上用手机订了机票  然后摸摸兜里的几千块钱和护照  打车去了机场



救赎  012

新西兰有个叫惠灵顿的小镇  我在这里下了飞机
机场很小 我除了兜里的几千块钱以外什么都没有
我离开了段宜恩  什么都没有带走
就着温暖的阳光  我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了一会 然后找了家银行换了纸币  又找了家旅馆  我躺在旅馆的床上 还觉得一切都像一场梦一样不真实
电话响了起来   我接起  小野的声音传了过来
“嘉尔你怎么不在家里啊 什么时候回来啊我给你买了芝士蛋糕哦”
我看着空荡荡的天花板 突然又有些想笑了
“小野  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也好好照顾珍荣 希望你们能好好在一起”
我没有听小野又说了什么 挂了电话  把电话卡拿出来丢到了垃圾桶里
我没有什么好牵挂的
活了这么久 有一天我要消失了 竟然没有什么要告别的人
我难过的想哭  却还是保持着笑容
后来的我换过很多工作 咖啡馆的服务生  酒店的前台接待  小酒吧的驻唱歌手  教孩子弹吉他的补习老师  最后 我签了一家出版社  成了一个自由撰稿人
我什么都写  四处旅行写写游记  回顾人生写写感悟  灵感来了写写小说  无聊的时候也会随便的写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大概有很多人喜欢我的文字  我的作品总是很畅销
我的笔名是恩尔
受恩于尔  记挂终生
这是我每本书扉页上都会写上的话 
我也会在旅行的时候拍一些照片  然后选一些好看的印到书上
我说我想让我的读者和我一起旅行
实际上我是怕孤独
我看过那么好看的景色 身边却从来没有人分享 我觉得难过
我没有再谈过感情  身边的人总是来了又走  形形色色 却都好不过段宜恩
我会想念他  有的时候也好奇他过的好不好  和他的嘉嘉在一起 一定比和我在一起要舒心的多吧
所以我回去过  我只是想远远的看他一眼 看他过的好不好 然后放下他好好的过自己的生活  可是那个有段宜恩的城市已经没有了段宜恩  他的公司改了名字  我辗转打听了解到我离开的那一年段宜恩转售了自己大部分股份  成了公司的一名小股东  再也不是那里的主人  我和他一起生活过的公寓大门落了锁  院子里长着杂乱的杂草  同一个小区的住户面孔也变得不那么熟悉  我回了学校  珍荣已经毕业了  曾一起的同学告诉我他带着他叫小野的女朋友去了法国  年底就要结婚了
那是我离开段宜恩的第三年
物是人非
我一个人背着相机去了很多我和段宜恩一起去过的地方  拍了很多照片 然后回了惠灵顿写了一本小说  名字叫做《别》
我想要好好的告别
小说的最后 我写两位主角重逢又分离 在洒满阳光的马路上渐行渐远  我想我和段宜恩的故事 大概就到这里要画上句号了吧
我想我要努力的生活 起码不应该过的比在段宜恩身边的时候差
可我注定做不到
我学不会爱人  也做不到将就
大概要孤苦一生了




救赎  013 

总会有人来救赎你  他把你带离孤苦无依 给你现世安好  把你带离颠沛流离  给你安定和依靠
离开段宜恩的第四年  我又见到了他
那天下着小雨  我的小说《别》准备出版 印刷却出了问题  小说最后的句号 被排版的人不小心改成了省略号
我向来不钻牛角尖  去出版社确认了其他地方都没有错之后就告诉他们就这样发行也可以 然后一个人淋着雨慢慢的往家里走
雨不大  轻轻的打在脸上 很舒服
可我走着走着 突然就走不动了
雨里面站在我门前的那个身影  很安静 却很坚定
穿着白色的毛衣 双手垂在身侧  眼眶红红的看着我的
段宜恩
我脚步顿在原地  浑身不自觉的想要颤抖  他正向我走来
越来越近 我不自觉的后退 然后他快步跨过来一把搂住了我
我说不出话 眼泪就那么猝不及防的掉下来  搂着他的腰哭的昏天黑地  像是要把这四年来错过的眼泪全都哭出来
后来我们坐在我家客厅的沙发上 我给他磨了咖啡 然后坐到他的旁边  听着他讲了很多的话
他说了他和嘉嘉的故事
他儿时不快乐 父亲涉黑  总是对他狠心  嘉嘉是他的邻居 给了他童年全部的温暖
后来嘉嘉被段宜恩的父亲失手打伤  从那以后 段宜恩开始逼自己接手生意和黑道上的事情
他想要变强大  保护他的朋友
嘉嘉始终是他的朋友和恩人 他从来没有喜欢过他  对他只有愧疚和感激
所以看到和他相似的我时  才会想要救回来  却没想到会爱上我
段宜恩看着我的眼睛  一字一顿
“嘉嘉 我爱上你 和其他人半点关系都没有”
后来在国外接受治疗的嘉嘉痊愈回国  段宜恩很忙的那段时间 确实是在打理嘉嘉的事情  嘉嘉和他在国外的主治医生的婚事
那天被我撞见时 嘉嘉只是旧疾复发  昏了过去  嘉嘉的男朋友在国外正准备赶过来 段宜恩只是临时照顾他
“那为什么不解释”我问段宜恩
段宜恩看着我的眼睛 伸出手指碰了碰我的嘴角
“因为你当时笑的太好看了嘉嘉  你说你自由了 你的表情让我觉得我很自私  我以为让你走 你会快乐”
“那为什么又来找我?”
“我……”段宜恩站起来  跪在我面前把我搂紧怀里
“我一直在找你  想着起码要暗中看着你  找到你的时候是两年前  我不敢打扰你 只能默默的看你写的每一本书 跟着你去你书上描写的每一个地方  然后几个月前  和你一起回了那个我们以前生活的城市”
我哑然
原来我以为的那些孤独的风景  段宜恩都在我身后默默的陪我一一看遍
“宝宝 我们还能重新开始吗”
段宜恩的声音很轻 小心翼翼的好像生怕我拒绝  可我还是摇了摇头
他慌了  站起身用双手按住我的肩膀
“嘉嘉 我们因为误会错过了四年 我不想再和你错过了 相爱的人为什么要互相错过?还是说……嘉嘉 你已经不爱我了?”
我笑着摇头 然后起身去拿我刚从出版社带回来的《别》的样书  翻到最后一页 指着那个省略号给段宜恩看
“宜恩  这本小说是我为我们的故事写的  文章的结尾我画了句号 想着和你到此为止  可出版社出了错误 把句号弄成了省略号”
“很无语吧?超级低级的错误 可我很感谢这样的错误  句号代表结束 省略号是未完待续   段宜恩 你看 我们从来没有结束过  哪里来的重新开始?”
段宜恩笑了起来  拉住我的手 十指紧扣
我们的故事没有结束
只是中间按了四年的暂停键而已
暂停键被弹回  我们的故事会继续生动起来
相爱的人会互相救赎  中间的错过
没有那么可怕


END
进度达成17/18
好像全文穿插着肉渣   希望不要被关小黑屋

评论(24)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