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不能放弃你 上

非现实

涉及cp:宜嘉 有尔  伉俪  牵绊  (极其微量的)宜珍(猪实则助攻)
不乱炖 cp洁癖可放心食用

个人脑洞勿上升真人

不能放弃你  001

洛杉矶的夜晚很吵闹
满世界的霓虹灯 和交错的马路上川流不息的车辆拉出的光亮交相辉映  美国的天空好像永远也看不到星星
马路边的流浪汉敲着手边的啤酒瓶子  街头乐手放着嘈杂的音乐跳着舞  王嘉尔带着耳机越跑越快
汗水滴在柏油路上 渗不进去便慢慢的蒸发着 王嘉尔停在拉着手风琴的街头卖艺人面前   发丝被汗水打湿黏在脸上
段宜恩 这是我失去你的第四个年头
我还是想念你。
_

时尚杂志的记者看着对面年轻的男人 职业性的笑了笑 然后拿出笔记做着准备
"可以开始了吗?Jackson先生"
对面的男人带着笑容轻轻点头
"你好Jackson先生 四年前一夜成名跻身世界顶尖的珠宝设计师  这四年来也不停的创作着极具价值的好作品 请问你的灵感来自哪里呢"
灵感吗?
王嘉尔想起段宜恩那张好看的脸 亮晶晶的眼睛 洁白的小虎牙
"来自一个人 他叫Mark"
这个世界上有无数个Mark  可是段宜恩只有一个
"Jackson先生 你获得了如此高的成就 那么你最满意的一段时间是哪一段呢"
最满意的时间 最快乐的日子
"四年前"
四年前
在那场拍卖会之前 
在段宜恩和金有谦在那场拍卖会上把自己的作品竞拍出天价之前
在自己因为那场拍卖会得到太多的关注一夜之间成为红极一时的珠宝设计师之前
在自己成为最有潜力的年轻设计师那晚 段宜恩马不停蹄的消失在了他的世界之前
在那之前 王嘉尔是拥有段宜恩的 
是那种完完全全的拥有
身体 心灵
"Jackson先生 听说成为一名设计师是你从小的梦想 如今梦想得以实现 你的心情怎么样呢"
心情吗?
"不是很好呢"王嘉尔笑眯眯的开口
本来这个梦想一直是为了段宜恩而在努力追赶的啊
可如今他连段宜恩都失去了 梦不梦想的 又能怎样呢
"日前Jackson先生在个人账号上更新了疑似出柜的言论 有关媒体猜测Jackson先生的爱人是您所在公司的董事长金有谦先生 请问这是真的吗"
金有谦
王嘉尔无奈的笑了笑
想到金有谦努力的满足他的一切要求 小心翼翼的照顾他对他好 明明还是个孩子却总想把他护在身后 总是用小奶音一遍一遍的叫着自己的名字  王嘉尔宠溺的笑了笑
"是真的呢"
金有谦确实是他的爱人呢
可惜 却不是他爱的人
王嘉尔对金有谦是有很多感情的吧
第一种是怜惜 从小看着长大的弟弟  被自己忽略时会委屈的皱着小脸 可是只要给他买一杯巧克力奶昔就能哄好  总跟在自己身后用好听的小奶音Jackson哥Jackson哥的撒娇  连毕业典礼都要硬求着自己陪他去
第二种是感激  感激每次自己崩溃的时候竟然都是金有谦在他身边  感激金有谦一直默默的藏着对自己的爱意守护在身边  如果没有发生那件事 大概王嘉尔永远也不会知道金有谦对他的感情吧
王嘉尔不敢想象四年前的那晚如果没有金有谦 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
第三种是心疼
第四种是依赖
第五种是亏欠
可偏偏
偏偏没有爱情
从王嘉尔和金有谦在一起的那天起 或者更早  从金有谦带着王嘉尔逃离那个城市来到美国开始  王嘉尔就一直在试着爱上金有谦
可是他以为时间能让他忘记段宜恩
终究是他以为了

王嘉尔总是做同样的梦
豪华的游艇 斑驳的人影  摇晃的高脚杯里是苦涩的红色液体 像是带着火焰一路从喉咙烧到胃里 段宜恩决绝的脸又像冰原包裹着王嘉尔的周身
王嘉尔伸出手拉住段宜恩的衣角  段宜恩漠然的表情和满含嫌弃的眼神
王嘉尔不停的下坠 沉入海里的那刻满脑子都是段宜恩
段宜恩笑的样子
轻轻的拥抱着他说着话的样子
段宜恩拉住险些被车撞到的他微皱着眉轻声教训他的样子
段宜恩一次又一次的牵起他的手拉着他逃离黑暗的样子
"嘉嘉 以后我来保护你"
"嘉嘉 相信我就好"
"嘉嘉 你是不是喜欢我呢"
"刚巧 我也喜欢你呢"
"嘉嘉 我爱你"
"嘉嘉。。。"
"嘉嘉。。。"
段宜恩温柔的笑脸突然变得狰狞  赤红着眼眶 声音也从温柔变的凌厉
"王嘉尔 你以为你是谁"
"王嘉尔 我根本就不爱你 我一直都是在利用你"
"王嘉尔 在我看来 你卑微的让人恶心"
"一直以来 我都在骗你啊王嘉尔"
王嘉尔开始挣扎 肺里的空气越来越少 他扑腾的双手却什么也抓不到
他觉得他要沉入海底  便惊恐的大喊起来
_
满头大汗的惊醒  王嘉尔总是能一眼对上金有谦焦急担忧的双眼
和四年前那个夜晚自己好不容易脱离危险醒来时
一样的双眼
那双属于金有谦 而不是段宜恩的双眼
_
可是为什么都是段宜恩
带我上天堂  带我入地狱
_
金有谦下班回来时给王嘉尔带了一包微凉的糖炒栗子  王嘉尔从设计图纸中抬起头 看了看那一包栗子
"谢谢有谦米"
"干嘛说谢  记得你爱吃 回来的路上遇到了就买一些给你"
王嘉尔笑眯眯的看着金有谦进了浴室  眼泪就那么猝不及防的掉了下来
思绪被扯走好远
段宜恩呐

不能放弃你  002

那是大一的冬天  记忆里好像很冷
漫天的雪花落在王嘉尔和段宜恩并在一起的肩膀上  王嘉尔雀跃的用一只手接雪花 另一只手被段宜恩紧紧的握在手心里揣在外套口袋
脚踩在雪上发出悦耳的声音 段宜恩时不时偏过头看着王嘉尔 嘴角噙着温暖的笑意
那几天公寓的供暖有些问题  一到了晚上就冻的人手脚冰凉  段宜恩把王嘉尔搂在怀里 把王嘉尔的手攥在手心凑到嘴边轻轻的哈着气  王嘉尔坏心眼的把冰凉的脚丫伸到段宜恩的肚皮上   段宜恩条件反射的僵了一下身体 眼睛却没有离开王嘉尔的眼睛  眉眼含笑的冲着王嘉尔无奈的笑了笑  空出一只手把王嘉尔放在自己肚皮上的脚丫贴的更紧
"嘉嘉 我真是拿你没办法"
记忆里 好像又是没那么冷的冬天
段宜恩走到哪都会抱着王嘉尔  把王嘉尔圈在自己的外套大衣里 下巴搁在王嘉尔的头顶 轻轻的蹭着他的发旋   交握的双手把暖暖的温度蔓延到心底
从图书馆回来段宜恩总是会带一包糖炒栗子  包裹在怀里一路小跑生怕栗子会在寒风中冷却  交到王嘉尔手上的栗子总是腾腾的冒着热气
"谢谢Marky  你最好啦"
段宜恩 你最好啦
分明 是对我最好的段宜恩啊
_
"怎么了Jackson"
有谦的声音把王嘉尔拉回现实  王嘉尔站起身 收了收散落一桌子的图纸 扯开一个笑容
"没事了有谦米  我去洗澡了 你早点睡"
从浴室出来 金有谦还没有睡 赖在他的房间不肯走  目光灼灼的盯着他
"有谦啊"
"Jackson 我等你很久了 我真的真的 等你太久了"金有谦打断王嘉尔的话 走过去轻轻的搂住王嘉尔 轻柔且急切的亲吻着王嘉尔的发丝 额头 眼睛 然后一路向下
王嘉尔惊慌的退后 微微弓起身子 做出了一个防御的姿态  心慌意乱的看着金有谦眼里的光亮一点点熄灭
"Jackson 你还是。。不能接受我吗"
金有谦的声音透着浓浓的委屈  低垂着头  长长的刘海挡住眼睛 王嘉尔看不清他的表情
"有谦米"
"不要叫我有谦米!王嘉尔  不要拿我当小孩子" 金有谦猛的抬起头 眼眶通红 眼睛里是深沉的不甘和愤怒  脖子上的青筋若隐若现
"王嘉尔 我是你爱人 却碰不得你是吗"
金有谦怒极反笑 一步一步的逼近王嘉尔
王嘉尔觉得陌生
这样的金有谦 让他觉得害怕
一步步的退到退无可退 王嘉尔紧紧的闭着眼睛不去看抵在他身上暴躁的像一只困兽的金有谦
"王嘉尔 我等了你四年 从一开始你答应和我在一起的惊喜到发现你拒绝我的碰触的绝望 我尊重你 给你时间 可你呢"
王嘉尔睁开双眼 金有谦在哭  在发狠的吻着他的唇  在撕他的衣服
"有谦啊。。。"
声音抖的不像话 王嘉尔推不开金有谦 金有谦此刻丧失了所有理智
突然的腾空 金有谦扛起王嘉尔猛的甩到床上 没等他缓过神来一下子压上他的身体  近乎疯狂的吻密密麻麻的落了下来  夹杂着金有谦苦涩的泪水
他在脱他的裤子
"有谦啊 你不要哭"
王嘉尔的声音依然在抖  他很怕  可他更心疼这个明明无忧无虑乐观开朗的弟弟
明明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
王嘉尔闭上眼睛
如果不是喜欢上自己 金有谦明明可以一直快乐下去的 明明不会变成这样的
毁了那个明朗的金有谦的人  是你王嘉尔啊
如果这样能作为补偿
王嘉尔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段宜恩的脸
亲吻自己时颤抖的睫毛像起飞的蝴蝶
拥着自己的双臂单薄却有力
把自己护在身后时柔和却让人心安的表情
"金有谦  你不要哭"
王嘉尔的声音抖的不成音调  混着哭腔
金有谦像是突然惊醒 震惊的看着王嘉尔的眼泪  哆嗦着手胡乱的去擦王嘉尔的眼泪  然后猛然的翻身下床急急的退后几个大步
盯着床上衣衫不整满脸泪痕的王嘉尔  震惊的忘了动作
王嘉尔保持着被金有谦扔到床上的姿势一动不动 眼睛空洞的盯着天花板  像是着了魔一样喃喃自语 破碎的声音一字一句的打在金有谦的耳朵里 嗡嗡作响  连口腔里都布满了苦味
"金有谦 不要哭 对不起"
"对不起。。。段宜恩  段宜恩"
"对不起啊段宜恩  我做不到啊有谦  段宜恩 我做不到"
看着床上的人痛苦的缩成一团  金有谦慌不择路的冲出了公寓
为什么要对不起
分明从一开始错的就不是你
明明你什么错都没有啊
_
王嘉尔把自己缩成一团  侧躺在床上 下巴抵着自己的膝盖  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大滴大滴的顺着脸颊落在白色的床上 
记忆里的段宜恩清晰的刺眼  带着满脸的漠然紧皱着眉头看也不看王嘉尔
"王嘉尔 你最好滚远一点 然后尽快忘了我"
"不要再来烦我"
王嘉尔痛哭出声
对不起啊段宜恩
我做不到
我努力过了可是我忘不了你
我忘不了你  我真的忘不了你
_
刻意的逃避
那晚过后金有谦和王嘉尔默契的绝口不提
可有什么东西 还是悄悄的变了
我们分明一样孤独
_
接到朴珍荣的电话时 王嘉尔正在考虑新设计的指环该镶嵌什么样的宝石
"你还好吗"
珍荣的声音像是挂了霜  从遥远的大洋彼岸透过无线电波传过来
你还好吗

不能放弃你  003

"珍荣啊 这种问题 就没什么必要问了吧"
朴珍荣是懂他的  换句话说 这个世界上最懂他的人就是朴珍荣了
曾经的情敌 后来的朋友 如今的故友
相似的经历  相似的喜好  还有朴珍荣洞察一切的睿智
王嘉尔轻声笑着
"珍荣啊 可能只有在你面前我才不用假装了"
"珍荣啊  我过得不好"
"我忘不了他"
然后是长久的沉默   久到王嘉尔准备挂了电话时  珍荣艰涩的声音传进了王嘉尔的耳朵里
"Jackson啊 我知道你过的不好  可我除了问一句你过得好吗 我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Jackson  他成功了"
"那个公司  现在是他的了"
王嘉尔眼睛酸涩  心情像是四年前沉入海里时那样 被海水泡的整颗心都肿胀了起来 皱皱巴巴的疼
"是吗"
"珍荣 我是不是该恭喜他"
_
挂了电话  王嘉尔的视线扫到那张设计图纸上
简约的设计 苦恼了近半个月该用哪一种宝石镶嵌在上面
王嘉尔回忆着朴珍荣的话
"Jackson  我们都一样"
都是可怜的人
王嘉尔拿起铅笔  指节泛白  在图纸上写下宝石的名字
Fluorite
萤石
每当夜幕降临,这种石头会闪烁微蓝色的亮光,许多具有趋光性的昆虫便纷纷到萤石上空飞舞,青蛙跳出来竞相捕食昆虫,躲在不远处的眼镜蛇也纷纷赶来捕食青蛙
夜幕
亮光
捕捉亮光的昆虫 捕捉昆虫的青蛙 捕捉青蛙的眼镜蛇
王嘉尔 金有谦 朴珍荣 段宜恩
像极了他们的关系
段宜恩是那微蓝色的亮光  也是那终结一切的眼镜蛇
而他们 不过是一环扣住一环的棋子
_
王嘉尔走到金有谦的书房 金有谦正在看文件
竭力的控制自己漂浮的声音 王嘉尔杵在书房的门口  故作镇定的开口
"有谦啊  带我回去吧"
王嘉尔看着金有谦像是放了慢镜头一样缓缓的抬起头  对上他的眼睛
"珍荣给我打电话了  段。。Mark他赢了"
"那个公司。。。是我家老头留下来的最后一件东西了"
"有谦啊  我想回去看看"
"我是不是很对不起我家老头"
王嘉尔越说头越低  腿软的再也撑不住身体  滑坐在冰凉的地板上
_
_
重新踏上这个城市的土地上时  王嘉尔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一切都没变  却又一切都变了
直到回到了四年前自己一直住着的公寓时  王嘉尔还是恍惚的
王嘉尔把金有谦打发走  静静地坐在乳白色的地板上
空气中飘着细小的灰尘
王嘉尔眯着眼睛  往事像放电影 一幕一幕  一帧一帧缓缓的从王嘉尔的眼前跳过
_
认识段宜恩之前的王嘉尔  好像拥有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好
漂亮的外貌  可爱的性格  完满的家庭   优渥的家境
他知道他的父亲早年在商场做错了很多事 所以他的父亲不想让他沾染商场上的尔虞我诈 一直都把他保护的很好
所以美好的王嘉尔在美好的17岁遇见了美好的段宜恩
一切都好像那么顺理成章
没有多余的桥段 王嘉尔和段宜恩在一起
段宜恩温柔 干净  可靠 对王嘉尔好的无微不至 细致体贴
在王嘉尔家族仇人找上门的时候用自己单薄的身体一次又一次的把王嘉尔护在身后  一次又一次的拉着王嘉尔的手逃离那些黑暗的恩恩怨怨
可最后 却又亲手把王嘉尔推入那片黑暗中
_
那是王嘉尔的第一个作品
段宜恩始终知道王嘉尔的梦想   成为一个设计师  段宜恩无数次夜里醒过来 心疼的看着王嘉尔伏在桌子上睡着 小心的替他盖上毯子  默默的给他打气
至少 在王嘉尔看来是这样
王嘉尔和段宜恩在一起的三周年纪念日的那一天 王嘉尔完成了他的第一个作品
she is a monster
王嘉尔的父亲很开心 为了让他的处女作变的有意义  办了豪华游艇上的拍卖会
起价很低 可这作品本身确实很有价值
价格一点一点变高 王嘉尔看着身边段宜恩紧抿的唇和铁青的脸色 又看着身后金有谦一脸痞气的笑容  突然心很慌
已经没有人再举牌  大厅里只有金有谦和段宜恩的声音交错着响起
谁也不想认输
最后锤子落下  简单的手环以天价被段宜恩竞标成功  金有谦依然笑  双手插兜说了句恭喜便回了游艇上的客房
王嘉尔跟在段宜恩身后叽叽喳喳的说着话
"其实段宜恩啊 你不用这么较真的竞拍的  你要是喜欢我可以直接送你的啊 只要是你喜欢的东西我都可以给你啊"
"只要我喜欢的东西你都可以给我?"段宜恩回过头看着王嘉尔
王嘉尔被眼前的段宜恩吓的退后了几步
嘴角噙着寒冷的笑意  微挑的眉  有些残忍的眼神
这不是段宜恩
这样的段宜恩太过陌生
王嘉尔摇着头转身想要逃跑  却被段宜恩一把抓住扯进一间黑暗的客房  王嘉尔被段宜恩甩在地上 段宜恩站在他的身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往日满眼的温柔和温存早已经不在  只剩下冰冷 
刺骨的冰冷
王嘉尔静静的伏在地上听着段宜恩说着残忍的事实
"王嘉尔 你真的以为我喜欢你?我怎么会喜欢一个怪物的儿子"
"王嘉尔 我孤苦伶仃的生活了六年 你知道这是拜谁所赐吗"
"如果不是你那个伟大的父亲 我父母也不会死"

不能放弃你  004

"王嘉尔 你凭什么哭 这是你欠我的"
王嘉尔反应不过来  段宜恩说接触他 和他在一起都是自己的计划  都是为了报仇吗
段宜恩 我父亲欠你的  可我有什么错
这么爱你的我 有什么错
没有给王嘉尔思考的声音  门外突然嘈杂了起来
"不好了 王董事长落水了!"
"快来人啊!"
王董事长。。。
爸爸!
王嘉尔惊恐的站起来 不可置信的望向段宜恩
答案呼之欲出
没有精力去注意段宜恩茫然的表情  王嘉尔跌跌撞撞的冲了出去
伏在甲板上冲着海里声嘶力竭的喊着父亲的名字  王嘉尔那一刻只想杀了段宜恩
段宜恩冲过来 拉住他已经探出围栏的大半个身子
"你疯了么王嘉尔 你会掉下去的"
王嘉尔没有听到段宜恩的话 一拳打在段宜恩的脸上
"段宜恩 你还不如报复我 为什么要害我父亲"王嘉尔的样子狼狈的不像话  周遭是报警的声音 凌乱的脚步声 王嘉尔都看不到
王嘉尔只是直直的盯着段宜恩的眼睛
你可不可以否认
能不能告诉我 这不是你做的
段宜恩 求求你告诉我
这不是你做的
耳边却传来段宜恩没有温度的声音
"王嘉尔 你以为你是谁"
王嘉尔没有能力思考  膝盖撞到甲板上发出很大的声响  王嘉尔才发现自己已经跪了下来
"段宜恩 求你  求求你 救救我爸爸  你报复我吧 求你 求求你"王嘉尔的声音破碎  被海风吹散
段宜恩走过来把他扶起来  然后轻声的开口
"王嘉尔 在我看来 你卑微的让我恶心"
"王嘉尔 你最好滚远一点 然后尽快忘了我"
"不要再来烦我"
王嘉尔震惊的后退  一切变化的太快 快到王嘉尔始终觉得自己是在梦里  突然失去重心  王嘉尔撞上围栏 整个人向后仰去
沉入海里的那瞬间 王嘉尔仿佛听见了段宜恩惊慌的喊着他的名字
所以都是梦吧  我睁开眼是不是就能醒了呢
拜托 这一切都是一个梦该多好

可惜  这一切都不是梦
王嘉尔醒来时对上的是金有谦焦急的眼  金有谦小心翼翼的告诉他  段宜恩占领了王嘉尔家的公司  在与公司的一些元老对抗
"Jackson你不用担心 这是场硬仗  段宜恩不会那么快赢的"
王嘉尔闭着眼 不愿意去承认
都是因为太爱段宜恩
因为太爱他  在一起三年竟然没有一次去细想段宜恩编造的身世里的处处纰漏
因为太爱他  竟然从不犹豫的在段宜恩拿过来的各种纸上面签字盖章
因为太爱他 竟然事到如今 还是恨不起来
"有谦啊 带我走吧"
_
故地重游  王嘉尔心酸的想笑
拿出手机  王嘉尔拨出了那串他早已记得烂熟的号码
"段宜恩 见我一面吧"
_
_
_
电话那头的人声音平静
"段宜恩 见我一面吧  明天下午三点 我在公寓等你"
段宜恩放下电话 呆呆的靠回沙发里
四年了
已经四年没有听见他的声音了
段宜恩想用手擦掉头上的汗  却猛然的发现自己的手心里也全是汗水
终究是自己对不起他不是吗
明明真的爱他  却说一切都是阴谋
明明真的爱他  却不能放下报仇的决心
明明真的爱他  却为了推开他而担下害死他父亲的罪名
明明真的爱他  却在把他从海里救出来后打电话给金有谦 把他拱手让人
明明真的爱他  却让他一个人承受了那么多 逃跑了四年  而自己自私的连去找他都不敢
终于能见到他了吗
嘉嘉
我真的
真的很想你
我们还能重新开始吗
_
太过熟悉的路程 段宜恩却像走了一个世纪
四年前那扇熟悉的房门呈现在他眼前  段宜恩轻轻的敲了敲门   门是虚掩的  段宜恩深吸一口气 推门走进了公寓
王嘉尔坐在窗前的摇椅上 背对着房门
好像一切都没变
四年前  自己在准备毕业论文 每天从图书馆回来王嘉尔就靠在那个摇椅上看着窗外 听到他开门的声音就扭过头大声喊着Marky
便冲过来一头扎进他的怀里
可一切都变了
王嘉尔没有回头  银白色的发丝在阳光下几近透明
他瘦了
"你来了"
嗯 声音也变了
段宜恩呆愣在门口 不知道该用哪副表情
"你坐吧"王嘉尔依然没有回头
段宜恩看见王嘉尔把头埋在双手 然后他听见自己细如蚊呐的声音
"嘉嘉 你还好吗"
卧室的门突然被打开 段宜恩回过头去  金有谦穿着家居服带着一脸痞笑倚在卧室的门边
"段宜恩 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我是来看着你的"
"谁知道你会不会伤害Jackson"
金有谦的表情变了又变  段宜恩能清晰的看见他眼里的恨意
是啊 王嘉尔现在是金有谦的
怎么会忘了呢 分明当年是自己亲手把王嘉尔送到金有谦的身边的
"嘉嘉 你恨我吗"
段宜恩低头看着地板
"嘉嘉 对不起"
"呵"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 王嘉尔突然笑了起来
"段宜恩 我是回来恭喜你的"
"可我不想见到你"
"所以段宜恩 听完我说的话你就走吧"
"你告诉我不要再来烦你  所以这是最后一次 段宜恩 你现在又再计划着什么?和四年前拿我的感情当筹码一样 今天是来赌我的同情的吗?"
"段宜恩 你最好不要这样 我记忆里你冰冷的样子太过根深蒂固  你装作可怜的样子又是何必"

评论(6)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