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不能放弃你 下


不能放弃你  005

"段宜恩 你后悔吗"
王嘉尔的声音不大不小  轻轻的钻进段宜恩的耳朵  段宜恩呆愣在原地
怎么会以为自己犯的错是值得原谅的呢
明明是那么罪无可恕的欺骗
后悔吗
王嘉尔 我后悔了
每一分每一秒我都在后悔
王嘉尔 你转过来看看我吧
我真的后悔了
"段宜恩 你走吧  如果不是我手里还有公司的一点股份你今天会来见我吗"
"段宜恩 我给你  明天我会拟好股权转让书签好名字让有谦给你送过去 所以你走吧"
"不要再装样子骗我了"
"从前你就是这样 你明知道我什么都可以给你  只要你要 只要我有"
"可你却总是选择用欺骗我伤害我的方式"
"段宜恩 你走吧 我不想再见到你了"
_
如鲠在喉
段宜恩甚至开不了口  他看着王嘉尔轻轻颤抖的肩膀
你在哭吗
段宜恩往王嘉尔的方向迈了一步  段宜恩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只是怕他哭  明明就最怕他的眼泪 却总是惹他难过
段宜恩很想走过去 很想抱抱他
"段先生"金有谦挡在他的面前  比段宜恩微高的身高让段宜恩不得不微微仰头看着金有谦紧张兮兮的脸
"他让你走  你没有听见吗"
"他在哭"段宜恩的目光越过金有谦的肩膀 看着王嘉尔颤抖的肩膀
"我爱人在哭"金有谦微微的笑了起来"我会自己哄好的"
"段先生  我不觉得四年前发生了王嘉尔差点因为你而死那件事后  我还能放心的让你靠近他"
"慢走不送"
金有谦丢下这句话  转过身去走到王嘉尔的面前 微微弯下腰轻轻的拥住王嘉尔
段宜恩楞在原地忘了动作  他看到王嘉尔把额头轻轻的靠在金有谦的胸口
_
阳光有些刺目
段宜恩走在马路上 汗水打湿衣领  段宜恩越走越慢  脑海里一直回荡着王嘉尔说的最后一句话
"我不想再见到你了"
我不想再见到你了
段宜恩总觉得自己没有错
他接近王嘉尔 步步为营  滴水不漏的计划谨慎的进行着
他以为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中
可唯一不在他的计划内的  是他真的爱上了王嘉尔  而且那样深沉的爱远远超过了他能承受的范围
他也认真的纠结过 就这样快快乐乐的和这样美好的王嘉尔生活在一起不行么  仇恨什么的  就让他过去不行么
可是段宜恩人生的前一半  在遇到王嘉尔之前  都是由报仇的意念支撑着的  段宜恩知道  他停不下来了
他不能停下来
王嘉尔的爸爸  他不想伤害的
他本想亲口听到他父亲的道歉  然后和王嘉尔好好在一起的  王嘉尔没有错 他懂的
他查过了  王爸爸的死是意外  游轮上的监控里 王爸爸拿着酒杯  醉的打晃 只能靠在船的栏杆上稳住身形  把自己所有的力气卸在栏杆上   不过是一个浪打过来的功夫  王爸爸就栽进了海里
可王嘉尔用哀求的眼神看着他时  王嘉尔跪在他面前哭着求他时
段宜恩突然发现 他再也停不下来了
这种芥蒂就像是蜘蛛网  你把他弄破  隔天会再出现新的  你杀死蜘蛛  仍然会有新的蜘蛛来织网
所以段宜恩捏紧了拳头  任凭指甲嵌进肉里  然后对王嘉尔说
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段宜恩走不动了  他停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
我不想再见到你了
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多么相似的两句话  四年之后王嘉尔亲口的还给了他
所以说这个世界真的是有因果报应的啊

收到股权转让书时  段宜恩整个人瘫在办公椅上  看着甲方签名那里龙飞凤舞的王嘉尔的名字  段宜恩只觉得整个人没有力气
明明是自己心心念念想要的东西
明明是自己不惜抛弃王嘉尔也想要得到的东西
王氏集团终于成了段氏  可他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Jackson他决定留在这里 我阻止不了他 我只能警告你 少打他的主意  段宜恩 如果你敢伤害他第二次 我赔上一切也会杀了你"
金有谦来送股权转让书时说的话一直在段宜恩的脑海里打转
留下来
他说他会留下来
段宜恩揉了揉额角  拿起手机拨了一串数字
熟悉的温柔声音响在电话彼端  段宜恩呼了口气
"珍荣 陪我喝一杯吧"
_
段宜恩坐在吧台 面前摆着一堆空酒瓶  手里拿着杯子 段宜恩一饮而尽 转过头 就看见朴珍荣皱着眉看着他  身上还带着凉气
一把把朴珍荣按在椅子上 段宜恩摇摇晃晃的去拿酒瓶   朴珍荣却先他一步抢走了酒瓶
"段宜恩 你别喝了"
段宜恩也没跟他抢  默默的放下了手里的空杯子
"珍荣啊 他回来了"
段宜恩眯着眼睛 酒吧的灯光刺眼  他看不清珍荣的表情
"我知道 我上午见过他了"
"是吗?他跟你说什么了"
看着段宜恩像突然有了力气  朴珍荣突然心情烦躁  他知道段宜恩在期待什么
"随便聊聊 聊聊这四年他吃过的苦"朴珍荣特意加重语气"没有提到你"
别怪朴珍荣狠心 段宜恩这幅样子朴珍荣真的只能想到活该这两个字 何况他只是实话实说
段宜恩静静地坐着 低着头  没什么表情  朴珍荣也就不说话 静静地看着他  半晌  段宜恩终于开口
"珍荣啊 我知道我对不起王嘉尔"
"哼"朴珍荣冷哼一声"这么多年 你对得起谁"
段宜恩把头低的更深
"珍荣啊 我也对不起你"


不能放弃你  006

段宜恩确实对不起朴珍荣 他和朴珍荣是高中的时候在一起的  那时段宜恩失去了父母 朴珍荣一直陪在他身边 默默的帮助他 段宜恩以为自己是喜欢他的 毕竟在他什么都没有的时候只有朴珍荣陪着他  后来朴珍荣出了国  临走时让段宜恩等他一年  可等朴珍荣回来时 段宜恩却说他爱上了别人
那个人就是王嘉尔
朴珍荣一开始觉得整个世界都黑暗了  连带着恨起了毫不知情无辜的王嘉尔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王嘉尔知道了他的事后 竟然找他道歉  一开始朴珍荣觉得他虚伪  王嘉尔就每天都去他家找他  他那段时间吃不下东西 还总是生病 王嘉尔就忙前忙后的照顾他  朴珍荣也知道这事王嘉尔本没有什么错 而且王嘉尔看起来是真的觉得对不住自己 朴珍荣也就算了  不过王嘉尔太过真心  在他明确的表示了自己已经原谅了段宜恩也不打算纠结过去了之后 还是一片真心的对他好照顾他 相处的多了 一来二去的朴珍荣跟王嘉尔也成了朋友
朴珍荣想起王嘉尔那时一点杂质都没有的笑容 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段宜恩 你现在说对不起有什么用"
"当初你抛弃我信誓旦旦的说你爱他  可你看看他被你爱成了什么样子"
"段宜恩你知道吗 我今天上午见到他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很虚弱  眼睛也是肿的  你昨天。。。见到他了吧"
"金有谦说他哭了一夜 段宜恩 你知道这都是谁造成的吗"
朴珍荣说完 站起身就打算离开  脚步顿了顿  朴珍荣想了想 又开了口
"段宜恩 金有谦他。。。"
朴珍荣皱了皱眉 到底这样做是不是对的
"金有谦说  王嘉尔在回国的飞机上就跟他说了分手  王嘉尔现在可能在等谁吧  段宜恩 有些错误犯一次就够了 别让自己一辈子都在后悔中过去"
朴珍荣一口气说完 没有看段宜恩的反应便冲出了酒吧  刚坐到车上系上安全带  就看见段宜恩冲了出来
他不知道自己做的究竟对不对  可他只能这么做  他了解王嘉尔
王嘉尔现在把自己折磨的紧  大概除了段宜恩 没有人能够把他从当前的状况里解救出来
解铃还需系铃人
朴珍荣看着段宜恩的背影 打了个电话给王嘉尔
_
_
王嘉尔穿着连帽衫 把帽子戴在头上 手里拿着手机斜倚在公寓的门口  穿着人字拖有一下没一下的踢着门口的小石子  在数到第207个数的时候 看见了段宜恩晃晃悠悠的身影
王嘉尔翻了个白眼  一动不动的看着段宜恩一点一点蹭过来  段宜恩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子  小心翼翼的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尖
王嘉尔皱着眉  没有再看段宜恩 转身进了公寓  "进来吧"
刚才接到珍荣的电话说是段宜恩喝了酒正在往自己这里跑时   王嘉尔心里说不出的堵  不是说了不想见他了么
到底是没舍得把他关在外面 王嘉尔甚至还跑到门口去等他
真的是疯了
"衣服在沙发上  浴室随便用 洗好了去客房睡  明天早点走  以后别来了"
烦躁的对段宜恩说完话 王嘉尔干脆的转身回了房间 关门落锁 动作一气呵成
几分钟的安静  王嘉尔的房门响起了有规律的敲门声
王嘉尔闭了闭眼睛 不想去理门外的人 干脆拿出设计图纸画了起来
"嘉嘉 我们谈谈好不好"
"我没醉  我很清醒  我有很多话要跟你说"
段宜恩的声音很清明  王嘉尔不小心用了一下力  手里的铅笔断了铅  烦躁的把铅笔扔在一边 王嘉尔把双手撑在后脑上靠在床边听着段宜恩的声音
段宜恩坐在门外靠着门板
"嘉嘉 对不起"
"我知道你现在很恨我 我真的对不起"
"一开始我接近你和你在一起的确是有目的的 可后来我对你所有的感情都不是骗人的 嘉嘉  我是真的喜欢你"
"嘉嘉 你父亲的死。。。是场意外"
"我知道的嘉嘉 你可能不会相信我 可我真的后悔了"
"嘉嘉 你不是问我后不后悔吗 我真的后悔了  王嘉尔 你救救我好吗"
"给我一个机会行吗 救救我"

王嘉尔躺在床上 听着门外的人说话声音越来越小  渐渐地消失  心里突然烦躁的不像话
我知道我父亲不是你害死的
可是段宜恩
推开我的人 不也是你吗
王嘉尔光着脚走到门口 打开门
段宜恩的身体失去了门板的支撑  直接倒在了王嘉尔的脚上
王嘉尔蹲下来 看着段宜恩轻轻颤抖的睫毛
要解释的这么多  怎么就睡着了

王嘉尔把段宜恩打横抱起来 转身往自己的卧室走
段宜恩瘦了  身上的骨头硌的王嘉尔手臂生疼 连心里也细细密密的疼了起来
就知道自己会心软
王嘉尔小心翼翼的把段宜恩放在床上 掀开被子给段宜恩盖好
怀里的人轻声嘤咛了一声"珍荣"
王嘉尔以为自己听错了  把耳朵凑到段宜恩的唇边  声音轻轻的颤抖
"你 你叫我什么"
"珍荣 对不起"
我答应过你好好对待嘉嘉 可我没做到 珍荣 对不起
王嘉尔听不见段宜恩的心声 只被他嘴中叫出的名字击中  王嘉尔觉得好像是谁拿了一桶水兜头淋到了他身上
从头皮一直冷到指尖  浑身的每个毛孔都在叫嚣的提醒着他的难过
怎么就会抱着希望以为他是真的还爱着自己呢 或者说
"段宜恩 你究竟有没有爱过我"




不能放弃你  007

段宜恩呼吸均匀  王嘉尔静静地看着他的脸
"段宜恩 你这次演的戏 又是为了什么?"
"我的手里  还有什么你想要的?"
王嘉尔冷笑 起身走到客厅 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 围着毛毯坐在沙发上
珍荣 怎么会忘了 段宜恩带着目的来接近自己之前 明明是深爱那个人的啊
为了我不得以让珍荣落单  段宜恩当然会觉得抱歉了
这么一想 都觉得连自己都有一些对不起珍荣了呢  枉费珍荣一直帮着他 还想着让他和段宜恩复合  自己怎么能对深爱珍荣的人抱有幻想呢 王嘉尔苦笑
段宜恩 只是你太狠心
一次又一次的伤害我 这也是你报复的一部分吗
_
段宜恩醒来的时候 房间里冷冷的
迷迷糊糊的起身拉开窗帘 阴天  段宜恩头很痛 想不起来自己前一天究竟做了什么说了什么 也不懂自己为什么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开门走出房间  段宜恩想过很多种状况
比如王嘉尔在给他准备早餐——显然有些过于乐观
再比如王嘉尔冷着脸赶他走——要不要赖着不走呢
又比如王嘉尔根本不在 ——房间里空无一人
反正哪一种都会让段宜恩觉得比现在这种状况舒服
朴珍荣坐在沙发上 抬头看着他  一脸生无可恋
"段宜恩 你究竟跟Jackson说了什么"
"我不记得"段宜恩实话实说
朴珍荣拿着手机点了几下 然后扔给段宜恩
"这次我也帮不了你了 自求多福"
段宜恩接过手机 那上面是王嘉尔凌晨发给朴珍荣的短信
"珍荣 来我家 段宜恩在找你  钥匙我放警卫室了"
段宜恩皱起了眉"这是什么意思?"
"我还想问你 我收到短信就赶过来了 王嘉尔已经不在家了 打电话关机 金有谦那里我也问了 他不肯说 段宜恩 别告诉我你喝多了抱着王嘉尔叫我的名字 我会折寿的"
朴珍荣说完 站起身从段宜恩手里抢回手机 转身往外走
"我建议你联系金有谦 他好像知道发生了什么 段宜恩 以后别再找我了 我特么很累的"
说完 狠狠的甩上门  把段宜恩一个人留在屋子里
接到段宜恩的电话时 金有谦正在晨跑  不耐烦的按下接听键
"金有谦 王嘉尔在哪"
金有谦回忆着凌晨王嘉尔打给他的电话 语气不善
"王嘉尔在哪对你而言很重要吗?不是已经有朴珍荣陪在你身边了吗"
"求求你 王嘉尔在哪 "
金有谦皱了皱眉头
"段宜恩 我不会告诉你的 你不配拥有王嘉尔的爱"
他一直以为没有人会比他更爱王嘉尔
从小跟在王嘉尔的身边长大 王嘉尔护着他也宠着他 一直以来都是只看着他的美好的王嘉尔 可是自从段宜恩出现了 金有谦感觉到了失去
王嘉尔不再对他随叫随到 不再满足他所有任性的要求 甚至有时看着他的眼神会很疲惫 会无奈的压着他的肩膀对他说"有谦 你能不能懂事一点呢 你已经长大了 我也有自己的生活 我不可能无时无刻 陪在你身边"
为什么不能
年少的金有谦不能理解王嘉尔带着疼惜的无奈
所以他坏心的希望王嘉尔和段宜恩不得善终
看着王嘉尔难过 他会觉得天塌了下来  所以他恨段宜恩  却也深深地自责  有时候甚至会怀疑 是不是真的自己的诅咒有了效果 才把美好的王嘉尔拉下了神坛 成了什么都没有的可怜人
金有谦对王嘉尔的感情 一开始是依赖 后来是任性的占有欲  到最后是满腔的抱歉  所以陪着他 尽力的满足他 想要把他留在身边 不想要看他难过
可这之中真正的爱情有多少  尚未成年的金有谦说不清楚
金有谦出神的想着 不小心撞上了一个人
烦躁的掐断了电话 金有谦表情不善看了看被自己撞到的人  对面的人坐在地上表情夸张的揉着屁股 一边口齿不清的道着歉
金有谦看着那人单薄的身板 顶着一头五彩斑斓的头发 皱着小脸坐在地上 又大又圆的眼睛下一颗好看的泪痣  突然想到了彩虹
想也没想的抱起那人 然后才后知后觉的问
"你有没有受伤"
怀里的人没有说话 睁着大眼睛带着点笑意看着他
被他看的有些不自在 金有谦补了一句
"我送你去医院"
"你叫什么名字"怀里的人东问西答"我叫斑斑 你知道吗 bambam  B-A-M bambam"
金有谦低头看着怀里的人 依然用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
"我叫金有谦"
"金有谦 "bambam重复着他的名字"金有谦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有什么关系呢
我们现在见到了 这才是重要的
在这茫茫人海少之又少的几率下 你那么恰巧的撞到了我的生活里
这才是重要的
忘了说
金有谦快要成年了



不能放弃你  008

王嘉尔去了林在范那里
林在范是他到了美国之后认识的珠宝制作师  在设计师圈里算是有名气 又很欣赏王嘉尔的设计 所以王嘉尔的作品都是直接找到林在范去制作的
更重要的是
王嘉尔喜欢林在范这样的人
洒脱 不多话 让人感觉舒服
种满植物的院落  高高的葡萄架 院子的周围摆满了木质的酒桶 王嘉尔推开有些古朴的院落大门 一股酒香扑面而来
忘了说 林在范有个不太大的酒庄
"来了"
林在范正在给院子里各种各样的花朵浇花 回头看了看王嘉尔  示意他随意坐
王嘉尔坐在葡萄架下的摇椅上 眯着眼睛嗯了一声
"熬夜了吗 这么没精神"林在范放下花洒 倒了一杯葡萄酒递到王嘉尔手里
"什么时候回来的 有谦怎么没跟你一起来?"
王嘉尔抿了一小口葡萄酒
"你怎么这么多问题"
"哈哈 好喝吗 我新酿的一种 你可是第一个尝到的"林在范爽朗的笑了笑
"酸"王嘉尔放下杯子"指环做好了吗"
林在范点点头 转身进了屋子 过了一会拿了一个小盒子出来
"设计很简约 但萤石还真是难找 所以时间长了点 两天前才做好"
王嘉尔接过来 打开盒子 盯着上面的石头发呆
突然有些烦躁
"在范 陪我出去走走吧"
_
快到晚上的时候 接到段宜恩的电话 朴珍荣真的觉得很无语
"段宜恩 我有没有说过不要再找我了"
"珍荣啊 陪我喝一杯吧"
朴珍荣听着听筒里传来的段宜恩含糊不清的声音 低咒了一声 挂了电话披了一件外套就开车朝他们经常去的那个酒吧赶去
朴珍荣不会拒绝段宜恩
不是不想 而是不会
朴珍荣觉得自己很窝囊 明明有一千个理由可以对段宜恩说不 可是就像是长久以来养成的习惯  听着段宜恩的声音 他总是说不出拒绝的话
朴珍荣想过很多次 是不是还爱着段宜恩
可是细想想 相比之下自己对段宜恩的感情还没有对王嘉尔的心疼来的多
干脆不去想 顺着自己
轻车熟路的推开酒吧的门 果然在熟悉的卡台上看到了酩酊大醉的段宜恩
"段宜恩 别喝了"朴珍荣抢过段宜恩手里的酒瓶
"珍荣啊 我是不是很笨"
"金有谦说我配不上王嘉尔 我知道的 我不配得到他"
"明明一切都要好起来了 可还是被我搞砸了"
"我是不是应该放弃 毕竟他不原谅我也是对的 如果我是他我也不会原谅我的"
"段宜恩 你喝多了 别说了"
朴珍荣打断段宜恩 轻轻的拍着他的后背 段宜恩把头抵在朴珍荣胸口 伸出双手环住他的腰
"嘉尔"
"王嘉尔 让我抱一下就好"
"不要离开我"
段宜恩把朴珍荣当成了王嘉尔 慢慢的收紧手臂 朴珍荣无奈的轻轻拍着他的后背
姿态暧昧 像极了温存的情侣
王嘉尔和林在范走进来时 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象
吸吸鼻子装作没看到的样子 王嘉尔转过身
"在范啊 我们换个地方吧 这里空气不太好"
林在范注意到了王嘉尔一进来望向的地方和突变的表情 干脆一把拉住转身要走的他
"Jackson 为什么突然要走"
声音不小  正好落在朴珍荣耳朵里
朴珍荣慌忙起身 酒吧的乐手正好唱完一曲 整个酒吧安静的诡异




不能放弃你  009

"Jackson 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可以解释"朴珍荣走到王嘉尔面前 拉住了他的手
"Jackson  你得相信我 也得相信段宜恩"
"珍荣 我也想这么做"
"珍荣 昨天他喝多了迷迷糊糊叫了你的名字
你们两个。。。也不容易 我会调整好自己好好的祝福。。。"

结结实实的一拳  朴珍荣捶在了王嘉尔身后的墙壁上 林在范吓了一跳 本能的去看王嘉尔的反应
王嘉尔低着头 看不清表情 酒吧的音乐又响起 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王嘉尔 我真的受够了 你们两个的爱情为什么一定要扯上我"
"你爱他他也爱你 互相折磨来折磨去的有意思吗 告诉你 今天起你俩的破事儿我朴珍荣不管了 段宜恩爱的是谁你仔细想想吧"
朴珍荣吼完 绕过王嘉尔出了酒吧
林在范看了看朴珍荣站过的地方的几点血迹  又看了看缓慢的往段宜恩身边走的王嘉尔 转过身追出了酒吧
"Hey朴珍荣"
林在范看着白衣白裤的人回过头 手背上刚才砸在墙上的地方滴滴答答的流着血
"初次见面 我是林在范"
初次见面 却觉得你很特别 生气的样子也很好看
"能不能让我帮你包扎一下你的手呢"
能不能让我照顾你呢  我好像看懂了你的漂泊无依和内心煎熬
对面的人轻笑出声  好看的大眼睛周围有一圈可爱的小褶子
好巧呢 朴珍荣
好巧呢 我也漂泊无依  我也内心煎熬
_
宿醉的结果就是头痛 快要裂了一样的痛 段宜恩忍住头痛坐起身子  花了好长的时间去整理他所处的状况
熟悉的米白色被子 浅色的窗帘 床头柜上比卡丘模样的台灯 还是当年他和王嘉尔一起去买的 整个屋子里熟悉的味道提醒自己
这里是王嘉尔的公寓 王嘉尔的房间
段宜恩顾不得头痛 猛的翻身下床 冲出房间  客厅里空无一人 段宜恩突然有些脱力
整个人颓然的坐在地板上 连苦笑的力气都没有
"站起来"
面前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  段宜恩呆呆的抬头看着那张他魂牵梦绕的脸
"地板很凉 这样会生病"王嘉尔板着脸 走过去拉起段宜恩 然后不太自在的摸了摸鼻子
"洗好了来厨房吃早饭"
_
一直到洗漱完毕隔着一张餐桌坐在王嘉尔的对面 段宜恩还是不敢出声
他有些害怕
万一是个梦怎么办
这么多年段宜恩做过无数关于王嘉尔的梦 各种各样的场景各种各样的故事 难保眼前虽然有些别扭但毫无敌意的王嘉尔也只是梦一场
不出声就不会醒吧
"段宜恩 土司要冷了 牛奶我都给你热了第三次了 你再不吃我就要去热第四次了"
王嘉尔无奈  段宜恩还是没有动作 只是定定的看着王嘉尔
王嘉尔翻了个白眼
用叉子叉起土司 递到段宜恩嘴边
段宜恩还是没有动作 依然定定的看着他 王嘉尔也不说话 保持着姿势和段宜恩对视
不知道过了多久 王嘉尔有些坚持不住了 悻悻的准备抽回手  手腕却被段宜恩一把抓住
隔着餐桌 段宜恩用力的拥抱着王嘉尔
"段宜恩 好紧 我不能呼吸了"
段宜恩微微松了松力度 却依然抱着他一动不动 脸埋在王嘉尔的颈间
王嘉尔感觉到脖颈潮湿一片
手轻轻的搭在段宜恩的肩上 一遍一遍的轻抚着 王嘉尔轻轻的叹了口气
"段宜恩 别哭了"
"快整理好情绪然后好好的吃东西 你还欠我那么多解释呢 一会一件一件的都给我说清楚"
"你要是再哭下去 我可就不给你解释的机会了"
王嘉尔看着段宜恩匆匆忙忙坐在椅子上胡乱的吃着早饭 又笑又哭的样子  伸出手放在了段宜恩撑在桌子上的左手上
段宜恩抬头安静的看着他 眼睛里有灼人的温度
段宜恩 前尘旧事 都没有现在来的重要
我以前没有相信你 你也没有看清你自己
现在你看清了你自己 我也没有理由再去怀疑你
反正我们都是一样的人 离了彼此活不了  既然如此 干脆一笔勾销都选择原谅
王嘉尔看着段宜恩手腕上的she is a monster手环  那是四年前自己离开时留给段宜恩唯一一件东西  段宜恩一直戴在身上
王嘉尔缓慢的绽开了一个微笑  拿着一直捏在手心的指环套在段宜恩的无名指上
段宜恩  我们还有大把的时间去解决误会 这一次我不再逃跑了 就留在原地听你的声音
你依然是光源  只是不会再有一环扣一环的捕杀
你只要负责照亮我
这一次 你只负责爱我
段宜恩看着王嘉尔  笑容温柔一如七年前的初见
然后他缓缓伸出手
"王嘉尔 我叫段宜恩 很高兴认识你"
王嘉尔了然的回握住他的手  和未来说请多指教 和过去说谢谢你 再见了
_
再见了 该死的过去
再见了 讨厌的误会的曾经
"你好段宜恩 我是王嘉尔"
"你好王嘉尔 我是只爱王嘉尔的段宜恩"



END
去年写的  重看一遍  矫情到没眼看
进度达成15/18

评论(20)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