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是你 (上)

现实向

涉及cp:宜嘉

个人脑洞勿上升真人




是你  001

段宜恩抱着ipad窝在沙发上 眉头轻轻皱着 看着前几天他的站子出的饭拍
舞台明亮的灯光照着他的笑颜 旁边是关系蛮好的其他男团的成员 两个人谈笑风生的样子 拍的很好的一张照片
唯一让段宜恩觉得难过的是 照片最左侧照到了那人毛茸茸的小脑袋 低着头没什么精神的样子 白色的顺毛乱糟糟的趴在后脑
段宜恩有些心疼 准备年末本来就很累 王嘉尔更是有好多个行程各个国家来回跑 想一想年末一过好像还是接连不断的行程 估计也没办法休息
自己究竟
为什么要故意疏远他呢?
以往的饭拍两个人不是同框就是距离不远 所以大家都说有jackson的地方就有mark
有mark的地方就有jackson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了呢?
是从发现自己跟不上他的节奏的时候吗 王嘉尔越来越忙 行程一个一个塞的满满的 人气越来越高  两个人除了团队行程  私下见一面也成了难事
段宜恩眯着眼睛 回忆上一次见到王嘉尔时他的样子 明明是两天前的事 却像过了很久  那天王嘉尔回宿舍准备和斑斑去泰国的行李
门是段宜恩开的 王嘉尔没精神的抬头看了他一眼  扯出一个疲惫的笑容 然后又低下头
段宜恩看着他的笑容突然就愣住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王嘉尔在段宜恩的印象里就变成了两种样子 一种是在舞台上大笑大跳的样子 浑身用不完的活力 卖萌耍宝随时随地cue成员讲笑话
而另一种就是现在门外他的样子 白毛随意的搭在睫毛上 眼下一圈乌黑 不讲话 也不看他
段宜恩突然有些火大 不再看他就钻回了房间 听着王嘉尔和斑斑收拾东西的声音 段宜恩有些心烦意乱
成员们送王嘉尔和斑斑下楼时小七喊他  他装作睡着了的样子一动不动 却在听到他们都下楼了之后跑到阳台上从窗户看着那人

换了一件衣服 在范拎着他的行李  他靠在在范身上  有谦去拉他的手 他抬起手揉了揉有谦的头发 又回过头抱了抱珍荣 和在范和小七撞了下拳头 然后钻进车里 段宜恩那时突然觉得自己再也追不上他的步伐

可能比那还要早
段宜恩放下ipad起身倒了杯咖啡接着回忆
还是从公司让他们稍微保持下距离的时候开始的呢?
他们的公司一向对艺人保持着最大限度的自由 公司是不会随意支配艺人的行为的  可这次风向越来越不好 社长不容拒绝的语气和略带警告的话语还是给段宜恩不小的冲击
段宜恩又想起那天两个人从公司出来 坐船去了一个人很少的小渔岛   很安静的小岛 只有海水拍在岸上和远处渔船抛锚的声音 天空黑漆漆的 一颗星星也没有 王嘉尔蹲在他的面前  抬头看着他 眼睛里的光亮闪了又闪
段宜恩也蹲下去 静静地看着王嘉尔 伸手抱着他 喃喃的说着让他后悔到每每想起就心绞痛的话  看着怀里的人推开他一下子站起来  段宜恩坐在地上看着王嘉尔眼里的光一点点蒙上一层水雾 然后彻底熄灭
段宜恩像被下了蛊
一字一顿的又说了一遍那句话
"嘉嘉 我们分手吧"
我们分手吧
是了 他们两个人是在一起过的
段宜恩有些不真切的想着
明明分手才两个多月
却像过了好几个世纪

那天晚上王嘉尔吵着叫着搬出了他们的房间
再也没回去过 对外却说是段宜恩不愿跟他回去
成员们只笑 但只有段宜恩懂
王嘉尔在等他 等他回来 回来哄哄他 说一句嘉嘉我后悔了 王嘉尔分明就会原谅他
可段宜恩没有
准确的说 是没能
因为段宜恩是真的下过决心的  从王嘉尔搬出去后段宜恩真的每天都在后悔  不过三天  他就忍不住了  下定了决心打开房间的门 想要找到他的嘉嘉 对他说抱歉 对他说爱 对他说不分开
王嘉尔在客厅和林在范打地铺  在范他们房间太热 王嘉尔也跟着凑热闹
段宜恩走出房间 发现王嘉尔已经睡着了 在范正在给他盖严被子 看见段宜恩时一顿  尴尬的咳了咳起身走进了浴室
段宜恩想要把王嘉尔弄醒 坐在他身边有一下没一下的拨着他的头发
对面的房门却突然打开  经纪人走出来看见他时先是一愣  然后眉头紧锁的叫他进去

段宜恩喝光手里的咖啡 把杯子大力的放在桌子上砸出声响 使劲的甩了甩头不愿意接着再回忆之后的事情

总之是没能把挽留说出口
经纪人的话声音很轻 却一字一句打在段宜恩心里
"段宜恩 我只劝你一次 "
"可能你会觉得再大的困难你们两个人都能承受 可是你想没想过你的成员们能不能承受"
"有谦和斑斑还没成年 好不容易眼前的路变的好走一点 珍荣和在范熬过了将近两年的雪藏"
"王嘉尔为了走到今天这里放弃了什么你不是不知道 从小到大的击剑梦和父亲的殷殷期盼"
"段宜恩 你是大哥 不能不负责任"

段宜恩突然想到他们刚出道时上过的一个电台节目 主持人问王嘉尔击剑和出道 哪个才是他真正想做的
王嘉尔收起玩笑的脸 认认真真的考虑着
"人只有一生 为什么不能有两个梦想呢"
段宜恩比任何人都懂王嘉尔 所以他对着经纪人鞠了个躬  转身的时候握紧了拳头
走到王嘉尔旁边 看着他的睡颜 不知道梦见了什么轻轻皱着眉 嘟着嘴不高兴的样子


是你  002

梦见我了吗  段宜恩心想 就连梦里自己也只能让他不高兴吗
段宜恩有些难过 伸出手指轻轻的抚过王嘉尔紧皱的眉  低下头亲了亲他嘟起的嘴  然后轻轻的对着他认认真真的开口
段宜恩用这样认真的神情对王嘉尔说过很多话
"我爱你"
"我还在你身边啊"
"放心我不会离开你"
"我真的很想你"
可是这一次段宜恩除了认真还有些刺痛
嘴巴张张合合了很多次 终于艰难的发出声音
"对不起嘉嘉"
对不起 我可能要食言了
心口像压了巨大的石头 快要喘不过气的时候听见了在范的声音
"你。。。决定了?"
"嗯"段宜恩有些打晃的站起来"今天晚上的事 别告诉他"
不去看在范皱着眉头的表情 段宜恩弓着身体回了房间
_
那晚那种心口闷闷的感觉又涌了上来  段宜恩蹭到沙发上又拿起了ipad  打开相册 依然满满的都是那人的照片 饭拍 画报 新闻图 他们的自拍 还有他偷偷拍的 总之都是那个人的样子
记得他们刚刚确定关系时他们一起接受过一个采访 忘了什么话题引起的 王嘉尔笑着问他是不是经常捧着ipad看他的照片
段宜恩看着面前的镜头有些慌乱 支支吾吾的说了句会看roommate
在感情里 他的嘉嘉总是比他勇敢很多  看着王嘉尔转过头对着镜头笑的开心的样子 段宜恩突然有些抱歉
所以他做了一个他这辈子做过的最勇敢的事
那天晚上结束行程回到宿舍时 他拉着王嘉尔的手跟成员们坦白了他们的关系
没有精力去回忆那天七个人坐在一起边哭边笑的聊到半夜都说了些什么 段宜恩只能想起那天王嘉尔握着他的手全是汗水
有你在我就不怕大雨倾盆
大抵那是他们爱的最认真最用力的时刻了
段宜恩摇了摇头 分明和王嘉尔在一起的每一刻段宜恩都是用尽全力的

所以究竟为什么会走到这步呢
_
外面的雪还下的很大 连着下了两天的雪了
从王嘉尔去泰国的那天开始 像陪着段宜恩难过一样
用ipad找了周杰伦的歌
王嘉尔喜欢周杰伦 他们一起唱过安静  像是想说又不敢说的秘密 每次唱完歌王嘉尔都会看着他说一句我爱你
在粉丝看来半真半假的互动 段宜恩总会甜到心底
呐 我也爱你呢
王嘉尔 我比你爱我还要爱你呢
两个人在一起的第一个圣诞节他们去了LA 段宜恩带他去看他以前的学校 常去滑滑板的公园 常去吃东西的咖啡厅 常常一个人发呆的湖边 王嘉尔一直黏在他身边 在湖边抬起头亲吻他的脸 他捧着他的脸回吻他的唇
月光清冷的恰到好处 他搂着王嘉尔觉得这辈子想要的都已经得到了
从湖边回到段宜恩家里时王嘉尔有些发烧 晚上的风太大 段宜恩有些后悔自己怎么没有考虑到 吹了好几个小时风 王嘉尔本就有些感冒
父母有事临时出国  偌大的房子只剩他们两个 段宜恩拿了冰袋放在王嘉尔头上 王嘉尔软软的耍着赖往他的身上靠 段宜恩没办法 坐在床上从后面搂着他 把他的脑袋靠在自己的胸口 一手扶着他额头上的冰袋 另一只手圈着他  王嘉尔不安分的抬头去亲他的嘴 段宜恩突然有些恍惚
呲牙咧嘴的抓住在他怀里扭来扭去的人 段宜恩翻身把王嘉尔压在身下 眼睛里闪着危险的光
"嘉嘉 你最好安分点 你生着病我没打算对你做过分的事"
看着怀里的人吃瘪的安静下来 段宜恩侧过身子把王嘉尔圈在怀里浅浅的一遍一遍吻着他的长睫毛
王嘉尔在他怀里咯咯的笑
"好痒"
段宜恩看着他的笑 就不由自主的探过头含住他的唇
王嘉尔笑起来很好看 大大的眼睛眯成月牙的形状 鼻子跟着嘴角形成一对可爱的小括弧 牙齿白白的 露出可爱的小兔子牙

他现在很难过吧
段宜恩的手指停在手里ipad上王嘉尔笑的萌萌的照片 突然冒出了这样的念头
胃越来越痛 已经两天什么东西都没有吃就去上行程了 练习累的时候也只是喝很多水  今天在练习室做空翻时还摔了下来 在范把他送回来 给他熬了粥便忙着回去赶行程
头有些晕晕的 他想着不会没等王嘉尔回来他就不行了吧
才不要呢
他还想见见他
不说话没有交流那人不看他也没关系 只要能看见他就可以了
段宜恩起身去拿厨房的粥 回到沙发上一口一口的喝下去 在喝到第三口的时候胃里一阵抽搐 冲到卫生间全吐了出来 一直吐到连水都吐不出来 眼泪和汗水混在一起黏在脸上 段宜恩终于哭了出来
_
王嘉尔也这么伤心的哭过 他看见过
在他们分手半个月后
那天他们要编排年末舞台的表演 和编舞老师约好了下午四点到练习室  王嘉尔有行程不在宿舍 说好下了行程直接去练习室  中午的时候大家都出去吃饭 段宜恩说没什么胃口 一个人晃去了公司 想要先去练习室练习一下 却在门口听见了练习室里压抑的哭声
段宜恩一下子愣在门口
是王嘉尔的声音
段宜恩抬着的手忘了放下去 听着练习室里王嘉尔一声一声的哭声 细细碎碎的穿过门板冲进他的耳朵里 他眼睛涩涩的 却流不出眼泪
转过身靠着门板坐在地上 陪着王嘉尔难过
是什么事情这么难过呢
段宜恩出神的想 被前辈欺负了么?
"段宜恩 混蛋"
听着王嘉尔在里面咬着牙一遍一遍念着自己的名字


是你  003

段宜恩才知道王嘉尔这半个月来所有的没关系和不在意都是装出来的
段宜恩把脸埋在双手里
"段宜恩你就是个大混蛋"
"嗯 我是"
"段宜恩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对不起嘉嘉"
"段宜恩我再也不原谅你了"
"嗯 我知道我犯了大错"
"段宜恩"
"嗯"
"我爱你"
"我也爱你"
小声的一句一句的接着王嘉尔的自言自语 眼睛还是涩涩的  拳头握的紧紧的 指甲钳进肉里才压抑住想进去抱住那人的冲动
连拥抱都变成奢侈
可分明是自己一手造成的
_
段宜恩扶着洗脸台 把水龙头打开冲掉自己吐出的东西 顺着墙滑坐在地上 把脸埋在胳膊里大声的哭了起来
_
金有谦回到宿舍听见声音冲进卫生间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景象
水龙头还开着 段宜恩坐在地上哭的撕心裂肺
"哥"金有谦心疼的走过去拉下段宜恩的手 抱着段宜恩一下一下的拍着他的背
想要安慰他 却不知道说什么
两个哥哥的一切他都知道 看着他们小心翼翼互相保护又互相伤害 金有谦没有任何办法 除了心疼什么都做不了
段宜恩这么无助的样子他第一次看到 段宜恩紧紧的抱着他 哑着嗓子一遍一遍叫着王嘉尔的名字
金有谦也跟着哭了起来 两个人就这么抱头痛哭
不知道到底哭了多久 段宜恩从边哭边叫着王嘉尔的名字到嚎啕大哭说不出话来 再到哭不出声音只能张着嘴 再到累的睡了过去
金有谦把段宜恩抱回沙发上 拿了被子给哥哥盖好 红着眼眶手足无措的打电话给林在范
成员们都回来的时候段宜恩还没有醒  有谦小心翼翼的把他们领到了珍荣的屋里 段宜恩很久没有好好睡觉了 大家都不想吵醒他
"粥他没有喝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 他已经两天半没吃一口东西了"珍荣皱着眉头说
"怎么办 我第一次见到mark哥那个样子"有谦还没从冲击中回过神来 撇一撇嘴眼看着又要哭出来
"给jackson打电话"一直沉默的林在范突然开口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在范哥 你是认真的吗 "珍荣一下子站了起来 "你想过后果吗 mark哥这段时间的努力岂不是白做了"
"珍荣啊 "在范低着头 大家看不清他的表情
"刚才斑斑给我打电话了 他说jackson录节目时走神 状态特别差 一直也没吃什么东西 刚录完节目就晕倒了 早上刚醒过来"
所有人都安静的听着 珍荣坐了下来 也低着头 在范接着说
"还有什么能比我们都健健康康的在一起重要呢"
"他们两个 本不该受这样的折磨的啊 这对他们不公平"
"再大的困难 只要我们在一起 就可以克服的啊"
"给jackson打电话吧 我太怕这两个孩子再出什么事了"


是你  004

段宜恩醒过来时 第一眼就看见了怀里毛茸茸的白毛球  段宜恩的大脑忙碌了几秒后给出了答案
他在做梦
如果不是做梦 王嘉尔此时怎么会躺在他怀里睡觉 
段宜恩不敢动 连呼吸都不敢 定定的盯着那个白色的小脑袋顶 他怕一动梦就会醒 这样温暖的梦若是醒来现实会更加寒冷 他会受不了 在他快把王嘉尔的脑袋盯出洞的时候 王嘉尔醒了过来 抬起头看着他 眼睛里还盛着困意 还有心疼的疲倦
"呀 段宜恩 你为什么不好好吃饭"

王嘉尔接到珍荣的电话时刚刚下飞机坐进保姆车里 节目组临时变动 泰国的行程提前结束了 刚下飞机他还有些感冒 想到珍荣可能是知道他晕倒的事了 带着鼻音接起电话
"珍荣呀 我没事儿的"
"有事的是mark"珍荣声音有些抖
王嘉尔一个激灵 一下子一点困意也没有了 抓着电话的手紧了紧 手背上青筋爆出 却发不出声音
他太紧张段宜恩
从珍荣那里了解到了段宜恩的情况 也大概明白了段宜恩和他分手背后他不知道的这些事 王嘉尔有些难过的看着经纪人
经纪人被他看的不好意思
"对不起啊jackson 有些事情我低估了 既然是你们之间的事你们成员之间去决定好了 不管怎么样我都站在你们这边 我会帮你们的"

王嘉尔回到宿舍一进门就看见了沙发上沉睡的段宜恩 王嘉尔还有些别扭 有些气段宜恩 其实他也不知道他究竟在气什么
是气他不诚实想要一个人承担所有
还是气他不坚持
或者是气他把自己折磨成这个样子
有谦走出房间就看见了愣在门口的王嘉尔 嘴一扁眼泪就夺眶而出 跑过去抱着王嘉尔小奶音就哭了出来
"哥 mark哥怎么办啊 他怎么办阿"
王嘉尔搂着金有谦 一下一下的顺着他的头发 他知道段宜恩肯定吃了不少苦 不然不会把金有谦吓成这样 
王嘉尔安慰好金有谦 把段宜恩抱进房间 放在他们一起躺了无数个日夜的床上 蹲在他旁边看了他许久  然后转身去厨房熬粥 
熬好了粥放进保温箱  王嘉尔回到房间钻进段宜恩的怀里
有些想哭
王嘉尔吸吸鼻子 在心里暗骂段宜恩混蛋
连日的行程加上长期失眠 王嘉尔睡眠严重不足 躺在段宜恩的怀里闻着他身上的味道 没过多久就安心的睡了回去  睡着睡着就梦到他们的以前
打歌时期待机的时候两个人总是躲在服装间偷偷吃零食 段宜恩给他买巧克力 给他买曲奇冰淇淋还有cheese cake 害得他的身材管理总是失败  段宜恩只是看着他 抿着嘴笑着 明明自己什么都没有吃却一副满足的样子
那时段宜恩看着他的眼神总是温柔却热烈的 紧紧的盯着他的眼睛  黑黑的眼珠发着光

王嘉尔幽幽的醒过来 抬起头就又撞上了这样的眼神
太久没有对彼此说话 度日如年的挺了这么久 王嘉尔一时之间无数句话在脑海里打架 想问他好不好 想问他为什么不告诉他 想问他为什么不再坚持一下 想问他还爱不爱他 还愿不愿意再接着爱他
可是看着他乌黑的眼圈和小了一圈的脸 话到嘴边只剩了一句
"呀 段宜恩 你为什么不好好吃饭"

段宜恩反应不过来 他眼睁睁的看着怀里的人睁着湿漉漉的大眼睛看着他 开口问他为什么不好好吃饭 然后坐了起来 手撑在他脑袋旁边 另一只手摸上自己的额头 喃喃的说
"还好不烧 我去把粥给你拿来"
他的手很温热 段宜恩感受到了
好像。。。不是梦
还是不真实
段宜恩看着王嘉尔滑下床准备去开门 段宜恩一把扯住了他的手 把那人拽回自己面前 段宜恩坐起身 紧紧的环住他的腰 把脸埋在他的腹部
"嘉嘉 我是不是在做梦"
王嘉尔的手放在他的头上 一下一下摸着他的头发 语气温柔的像以前一样
"段宜恩 都过去了"
"都过去了 我回来了 "
"别想再推开我了"

直到现在脑袋都是乱的 段宜恩靠在床上 一口一口的吃着王嘉尔喂到他嘴里的食物  眼睛却紧紧的盯着王嘉尔的脸
太过想念
过去的两个月两个人都有意的互相避着 无数次擦肩而过却假装没有看见对方 段宜恩连头也不敢回 怕看着他的背影会忍不住又去抱他 把下巴枕在他的颈窝
像以前一样
段宜恩不知道自己吃的是什么 满脑子都是王嘉尔的脸
想要刻在心上的那张脸

王嘉尔噗嗤的笑了起来
"段宜恩 你再这样盯着我 我的脸就要被你盯出洞了"
王嘉尔笑起来 随即又眼睛酸涩的低下头
费力的把眼泪憋回眼眶里  抬起头又对上段宜恩深深的眼
"从醒来开始只说了一句话 就开始盯着我看 你不会傻了吧"王嘉尔开着玩笑 起身又填了一碗粥  盛起一勺放在嘴边轻轻吹着  却突然听到了段宜恩沙哑又细小的声音
"对不起 "
对不起嘉嘉
这句对不起他不知道在心里说了多少遍 现在终于能说给他听

王嘉尔把碗放在一边 附身抱住了段宜恩
段宜恩也回手抱住他  紧紧的 像要揉进灵魂里 良久  段宜恩听见自己断断续续的声音
"嘉嘉对不起"
"我真的对不起"
"我怎么会傻到想要放弃你"
"我错了 我真的错了"
"嘉嘉"
"我不能没有你"
段宜恩咬着嘴唇 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 却不听话的一直在呜咽



是你  005

身体也因为忍着哭声一抽一抽的 感觉到嘴里的血腥味 段宜恩把自己的嘴唇都咬破了
王嘉尔动了动 抬头看见他紧咬的嘴唇 松开抱着他的双臂捧起他的脸就吻上了他的唇
充满血腥味道的吻  两个人唇齿相依 王嘉尔呢喃的发出声音
"段宜恩 不要忍着 想哭就哭出来"
段宜恩终于忍不住  紧紧的抱着王嘉尔痛哭出声
又是哭到睡着
王嘉尔坐在段宜恩身边定定的看着他 手握着他的手 紧紧的
段宜恩这么脆弱的样子 还真是第一次见
和段宜恩在一起时王嘉尔总是被保护的那一个 段宜恩瘦却有力 揽着他的肩膀微微用力的手总让他心安
好像是在一起的第三个月 两个人因为不太大的事吵了一架 王嘉尔气鼓鼓的抓起外套就跑出宿舍 雨季的夜晚潮湿的不像话 王嘉尔一出门就后悔了 怎么就这么任性呢 王嘉尔暗暗拍了一下自己的脸
可是死要面子的性格 他又不会回去找段宜恩道歉  垂头丧气的走在马路上 没有注意到身后疾驰过来的卡车 王嘉尔反应过来的时候 那辆卡车已经距离他不到一米了 王嘉尔呆在原地 下一秒却被拉进一个温热的怀里  段宜恩一手搂着他另一只手指着卡车司机就彪出了英语脏话
司机是疲劳驾驶 道过歉确认两个人没有受伤后就走了  王嘉尔一脸憋屈的跟在段宜恩身后
"段宜恩"
前面那人没反应
"段宜恩段宜恩"
还是没反应 王嘉尔有些急了 小跑过去拉住那人的手想要道歉  却不想段宜恩猛的回头把他拥在怀里
感觉着他还在微微颤抖的身体 王嘉尔知道他在害怕
"对不起段宜恩 我下次不这样了还不行吗"
"嘉嘉 我真的拿你没办法"
听到那人软下来的语气 王嘉尔傻笑着撒娇
"就知道你不会真的生我气的 不过你好神奇啊 怎么会一下子出现在我身后呢"
"我一直跟着你好吗"段宜恩对着他翻白眼 "下次我要是再让你一个人大晚上跑出来我就不姓段"

王嘉尔笑笑  起身替熟睡的段宜恩掖了掖被角 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段宜恩醒过来的时候 房间和客厅的灯都亮着 身边却没有人 段宜恩有些慌乱 一下子坐起身 发现身边的手机一闪一闪的 解锁  界面停在王嘉尔临走的时候给自己录的视频信
点开播放键 王嘉尔的大眼睛就出现在屏幕上 段宜恩不自觉的笑了笑 接着看下去  王嘉尔对着镜头用小奶音撒了撒娇 然后又把镜头转向自己睡觉的样子
"段宜恩 你看看你睡的 像只猪"
王嘉尔的声音透过手机的喇叭传到段宜恩耳朵里  段宜恩靠回床上 接着看
"呐 我们的JB大人要带着孩子们去练习了"镜头对着门口的在范 在范把有谦扯过来 有谦对着镜头比了个v然后贴着镜头说话
"mark哥我们要去练习啦 看你睡得沉没舍得叫你 主要是jackson哥不让  你都不知道jackson哥忙前忙后的照顾你像个小媳妇儿似的"
"呀金有谦"镜头晃了晃 黑了下去 然后是金有谦求饶的声音和王嘉尔威胁的声音 还有小七高分贝的笑声和斑斑跟着大喊的声音 然后是珍荣说好了孩子们快走吧的声音 再然后就是关门的声音 段宜恩哈哈的笑 也感叹自己怎么这么吵都没有醒 
画面又亮了起来 王嘉尔的脸清晰的出现在上面
"段宜恩我要去录拜托了冰箱  保温盒里有牛奶你醒了之后记得喝  我回来给你买好吃的 乖乖在家等我哦"王嘉尔伸出手指准备按停止键 又顿了顿 然后加了一句话
"别害怕啊段宜恩 我很快就会回去的"
段宜恩一直笑着  走到厨房拿出牛奶 喝光后坐在沙发上  打开电视有一下没一下的调着台  突然站起来拿了外套和钥匙就走出了宿舍

下楼拦了辆计程车 给经纪人打了电话问了录制地点就直奔过去
突然觉得见不到他也是一种折磨  一秒钟都是折磨
段宜恩走进录影棚的时候  节目快要录制结束了
找了个角落坐下 段宜恩看着王嘉尔一脸可爱的笑着用小奶音念着结束词  段宜恩突然有些恍惚
不过是一天前  他还爱而不得伤心伤身
段宜恩想起来的路上经纪人交代他的话 心里一疼
"你去找他也好 好好照顾照顾他  他在泰国录节目时晕倒了 刚醒过来就坐飞机飞回来 到了宿舍又没能休息一直忙前忙后的照顾你 我也有些担心他"

王嘉尔录制结束后满场鞠着躬 然后和大家一起合了照又跟前辈们打了招呼就走出了录影棚 没有看到经纪人和保姆车 王嘉尔想可能是有别的事吧 压低了帽檐准备打车 垂在身侧的手却突然被塞进了一个温热的东西 王嘉尔惊讶的回头 就撞上了段宜恩带着笑的视线  王嘉尔看着手里的暖宝宝 随即也笑了起来
"怎么不在家里乖乖等我?"
"想你啊 带你去吃好吃的"段宜恩拉起他的手  想了想又放开 改为搂着他的肩
"想吃什么?"段宜恩笑着看着他
"排骨汤"王嘉尔也笑

好像很久都没这么有胃口了  王嘉尔和段宜恩吃了排骨汤又晃去了夜市 买了夸张的眼镜 加上夜市热闹的氛围 人虽然多 但是没有人认出他们
两个人从街头吃到街尾 给对方选奇奇怪怪的动物耳朵模样的发带  在手工饰品的摊位前蹲下来吵吵闹闹的给对方选手链 又给成员们选了小礼物

评论(19)

热度(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