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奶味 上

非现实

涉及cp:宜嘉  (伪)范二

个人脑洞勿上升真人






奶味  000

王嘉尔举着写着“段宜恩”三个大字的接机牌站在候机厅的时候  心里还在一遍又一遍的祈祷着一会走出来的只是一个同名同姓的陌生人
王嘉尔的汗顺着脸颊落下来   脑海里回放着几年前的片段
牛仔外套的少年哭着拉着他的手却被甩开   眼睛红红的注视  颤抖的指尖  绝望的声音和卑微的挽留
他留给他一个冰凉的吻  然后一根一根掰开他捏在他衣服上泛白的指尖  转身离开
把少年隐忍的哭声丢在身后  他是笑着走的
_
回忆戛然而止
王嘉尔双腿发软的看着从闸里走出来并直直的看着他向他越走越近的男人
段宜恩瘦了  有些婴儿肥的脸变的很有棱角  眼神中多了些成熟又目空一切的光  曾经爱穿的牛仔外套变成了裁剪合体的西装  爱笑的眼睛没有温度的睁着
王嘉尔呼吸困难的看着他走到他面前 向他伸出手
“你好 我是段宜恩”
王嘉尔偷偷在裤子上抹了把汗  低下头看了眼自己的手腕  再抬头时  换上了公式化的笑容  握住他的手
“你好段总  我是设计部总监Jackson  是您接手中华区分公司事宜的负责人”
被握住的手有轻微的痛感  段宜恩笑的意味不明的看着他  他只能强迫自己保持着笑容直视那双眼睛
变了
又没变
还是那双好看的眼睛  却没了当初看向他时藏不住的宠溺和温柔
王嘉尔想要颤抖 可他知道 他只能强壮镇定
就在他快要撑不下去的时候  他听到了段宜恩凉凉的声音
混着海啸和沙尘  冲进他的眼睛 耳朵 还有心脏
“王嘉尔 又见面了”
“这次回来 有些东西是一定要还给你的”
段宜恩说完笑了起来  他的脸很好看 笑起来露出讨喜的小虎牙  王嘉尔却分明的在那笑容里看出了一丝残忍的味道
_
王嘉尔闭上眼  心脏好像已经停了下来
机场里人声鼎沸  有人告别哭泣  有人重逢欣喜  出了门会看到车水马龙的世界  忙碌的人们各怀心事 在这个世界上用力的生活

可这一秒  王嘉尔的心里都是悲伤





奶味  001

王嘉尔认识段宜恩的那一年  书生意气 还是个满腔抱负空有热情的毛头小子
大学毕业后拒绝家里给安排好的路  一个人登上了出国的飞机  在飞机上遇到同样迫切想要摆脱家人给的羽翼的段宜恩 两个人几乎是一拍即合  在飞机上聊到忘了时间  下了飞机是同一家酒店   应聘的时候又遇到彼此
两个人觉得神奇 干脆交换了联系方式找了合租的公寓成了室友
王嘉尔很喜欢设计  白天的时候工作 晚上就在家里守着白纸和铅笔涂涂画画  段宜恩边和他聊天边给他热好牛奶 然后和他一起看一部电影 再互道晚安回房间睡觉
段宜恩在王嘉尔眼里是性格很好的人  对他偶尔的任性小脾气都能够让步 也会事无巨细的替他着想  不动声色的一直明里暗里的照顾着他   王嘉尔觉得段宜恩是个可以依赖的哥哥 段宜恩却是在那时就发现了自己喜欢王嘉尔
段宜恩第一次遇到王嘉尔这样的人
总是明晃晃的笑着 带着阳光走到哪里就能赶走哪里的阴暗
有时候会想家 偷偷的躲在房间看爸爸妈妈的照片  可是面对他时又是一副乐观开朗不想让他担心的样子
不能吃辣  喜欢芝士  喜欢戴和衣服颜色一样的帽子 撒娇很多 总是哥哥哥叫的他没办法拒绝他的任何要求
段宜恩从不是一个迟钝的人 喜欢就是喜欢了  他看清后也就不再计较  只不过还没考虑好要什么时候对他说清楚
_
王嘉尔很怕打雷
那天下了很大的雨  段宜恩给王嘉尔送了牛奶就回房间准备睡觉了 可是雷声很大 段宜恩有一些失眠
正想着雨什么时候能停  房门就被敲响  段宜恩光着脚去开门 王嘉尔抱着枕头站在门口
头发乱糟糟的  两只大大的眼睛湿漉漉的有些委屈的看着他 段宜恩觉得 他要是再长两只耳朵一条摇啊摇的小尾巴  就是一只不折不扣的puppy了
现在这只puppy抱着枕头双手合十冲他卖萌
“哥  我今晚能跟你一起睡吗”
段宜恩被他萌的说不出话 侧了侧身让他进来 王嘉尔一阵风似的扑到他的床上钻进他的被子  然后大眼睛bling bling的盯着还站在地上的段宜恩看
“哥你不睡吗?”
段宜恩咽了咽口水 “睡”
段宜恩刚一躺到床上 王嘉尔就像个橡皮糖一样的搂了上来  外面的雷声越来越响   王嘉尔闷头使劲往段宜恩怀里钻   段宜恩没办法的抱住他  心脏快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
搂着自己喜欢的人睡觉  原来是这么奇妙又紧张的感觉  段宜恩这样想
“哥  你为什么心跳这么快?”
王嘉尔从他怀里抬头  睫毛被月光照的在脸颊上扫下一片阴影  段宜恩有些失神的伸出手去触摸他的脸颊
“哥?”
王嘉尔试探的叫了一声 段宜恩回过神  轻轻的搂住怀里的小孩儿
“没什么 睡觉”
段宜恩闭着眼睛压抑着自己狂跳的心脏  眼睛闭了又睁   脑子里还是乱乱的 王嘉尔身上的味道很好闻  却扰的段宜恩心里更乱
“哥  你是不是喜欢我?”
怀里的小孩突然出声  段宜恩的身体僵了一下  随即整个人变的轻松
心意藏在心里总像是压着一块不大不小的石头  王嘉尔是直率的人 不隐藏自己的感情  反倒让段宜恩有了面对的勇气
月光清冷的恰到好处  段宜恩看着外面的云朵  轻轻的笑出了声
“是啊 被你发现了呢”






奶味  002

王嘉尔好像缩在段宜恩的怀里轻轻抖了一下  段宜恩有一点点紧张  双手伸到自己胸口  把埋在那里的小孩儿的脸捧起来对上自己的眼睛   在看到那张红红的脸颊和盛着笑意的眼睛时  悬着的心总算放下
他在害羞  心情不错  大概和我有相同的心意吧
段宜恩从来都是行动派  他看着王嘉尔的唇一点点靠近  王嘉尔的眼珠滴溜溜的乱转  段宜恩停在和他鼻尖相触的位置
“喜欢你 所以  我可不可以吻你”
王嘉尔的脸在段宜恩说出这话之后几乎都红透了  段宜恩的距离足够与他气息相交  可他根本感受不到王嘉尔的呼吸
于是段宜恩凑过去在他的嘴唇上轻轻的啄了一下
“嘉嘉 呼吸”
王嘉尔听到 像是没从那个吻中回过神来  听话的呼出了一大口气  段宜恩忍不住笑起来
这孩子竟然紧张到忘记呼吸
段宜恩看他呼吸恢复正常  就把手放在他的后脑  吻上了他的唇
手在脑后微微使力加深这个吻  王嘉尔的唇很软很甜 段宜恩一会儿轻舔 一会用力吸吮  一会儿轻轻用牙齿啃咬  灵活的勾出他的舌尖到自己口中  像在吃棒棒糖一样绕圈  吸吮  直到两个人都有些喘不上来气 段宜恩才恋恋不舍的放过了王嘉尔的唇  还意犹未尽的吻了吻他的嘴角
段宜恩刚一抬起头  王嘉尔就飞速的把小脑袋埋在了他的怀里  段宜恩哭笑不得的摸着他的头发
“以后要经常接吻的话  这么害羞可不行哦”
“呀段宜恩 谁要跟你经常接吻啊”怀里的小孩儿被撩的炸毛 段宜恩忍不住笑了起来  却是换了委屈的语气去接他的话
“所以嘉嘉的意思是  你不喜欢我 不想和我在一起吗?”
王嘉尔诚实且急切的摇头  段宜恩的笑容更大   王嘉尔深吸一口气 抬起头来看着段宜恩开口
“我喜欢你 我想和你在一起”
段宜恩收了笑容  他被王嘉尔眼睛里坚定的亮光感动的想要哭泣  可他只是在王嘉尔的额头上印下一个吻
“谢谢你”
谢谢你也喜欢我  谢谢你勇敢接受我
_
_
王嘉尔带着段宜恩走进办公室  看着他面无表情的走过去坐在办公椅上后拿着手里的一大叠文件放到了办公桌上  带着后进来的美丽又干练的女秘书走到段宜恩面前
“段总 这间是你的办公室 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通知我 我会找人为您准备好  这位是lucy 你的专职秘书”
王嘉尔说完  垂着手看着段宜恩  看他似乎没什么要说话的意思  便接着开口
“没事的话  段总我就先出去了”
王嘉尔转身  嘴角的笑容除了僵硬还有一丝苦  他走到门口刚要推开门  段宜恩没有温度的声音就从他身后传了过来
“王嘉尔 我要你做我的秘书”
王嘉尔的手放在门把上微微用力  指尖泛白   他费力的镇定自己不安的心脏  然后换上了笑容回头
“不好意思段总 我也有我专职的工作  恐怕……”
“董事长说”段宜恩没有抬头  不耐烦的打断了王嘉尔的话“这个公司的所有人员 由我调遣”
王嘉尔僵在原地  他努力的眯着眼睛想要捕捉到段宜恩脸上的表情  可面前的段宜恩  脸上面无表情的没有一丝瑕疵
王嘉尔站在原地  心里一遍又一遍的想着  一个人 真的可以变化的这么彻底吗?




奶味  003

和段宜恩在一起的日子很美好  美好的有些不切实际  段宜恩喜欢抱着王嘉尔  不管去哪里都拉着他的手  美国是自由的国度  身边的人的祝福让王嘉尔安心
他们在一起后段宜恩过的第一个生日  王嘉尔提前一个月就开始忙忙碌碌的准备了起来  段宜恩发现王嘉尔那段时间总是偷偷摸摸的写着什么  凑过去看他就慌乱的收起来 然后把段宜恩推到一边  段宜恩好笑的看着他慌慌乱乱还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总是一个吻结束两个人的打闹
段宜恩生日那天醒的很早 看着床上自己身边已经空出来的位置  隐隐的有些期待  他翻身下床 准备穿拖鞋的时候在两个人一样的米奇拖鞋上看到了一张粉色的便利贴
“去卫生间洗脸刷牙  然后来客厅”
段宜恩笑的很甜 穿着拖鞋踏踏的跑到卫生间  迅速的洗漱完毕  走到客厅
是有些惊讶的  客厅的窗帘拉着 没有开灯 但很亮
茶几上 沙发上  餐桌上 地板上  到处都摆着心形的蜡烛  段宜恩眼眶有些热 笑着低下头
“这孩子 真是幼稚”段宜恩自言自语  心里却被满满的温暖充满 他小心的绕过蜡烛走到客厅正中央  那里有一个不太大的精致的小盒子  段宜恩打开 里面静静的放着一个卡地亚手环
象征着爱情的手环 价格并不低  也不知道王嘉尔存了多久的钱  手镯下放着绿色的便利贴
“不给你时间数蜡烛啦  总共521支  来我之前住的房间  虽然起床这么久了都没有看到我  可不要想我哦”
段宜恩一直保持着自己都没有察觉的笑容 拿着手环和纸条推开了王嘉尔和他在一起之前住的房间  床上是一个巨大的盒子 段宜恩无奈的笑了起来
小孩一定在里面吧
也不知道憋了多久
段宜恩长腿迈上床  打开盒子果不其然就收到了一个又大又暖的拥抱
王嘉尔从盒子里跳出来抱住段宜恩  开心的好像收到礼物的人是他 段宜恩把王嘉尔从盒子里抱出来  眼睛晶亮亮的看着他
王嘉尔手上还提着什么  段宜恩真正好奇的  是那个他偷偷写写画画的礼物
段宜恩安静的笑着看着他 王嘉尔双手把那个袋子递给他  段宜恩打开 里面是一个红色的本子
翻开第一页 上面是两个人的合照  两个月前王嘉尔搂着他的脖子逼着他照的自拍 可能是第一次自拍的关系两个人表情都有点不自然 但还是能看出两个人都很满足
王嘉尔写“生日快乐 我的男人”
段宜恩抬起头凑过去给了坐在一边满脸期待的王嘉尔一个吻 然后接着翻第二页
是王嘉尔的自拍 躺在床上装作睡觉的样子
“我在睡觉呢!要迟到了  快叫醒我”
段宜恩笑着摸摸王嘉尔的头 接着翻开第三页
照片上王嘉尔睁开了眼睛 睡眼朦胧的看着镜头
“我醒了 需要早安吻!”
第四页  王嘉尔站在卫生间 头上围着毛巾
“不要看我洗漱啦 快去给我 做早饭 好饿”
第五页 王嘉尔坐在餐桌上 
第六页……
第七页……
都是王嘉尔的自拍  从早上起床到晚上准备睡觉 生活里被段宜恩一点点渗透的日常
段宜恩一页一页的翻着  笑容一点点加深  最后一页  王嘉尔贴了一张空白的照片  最下面写了一行小字
“你看段宜恩 现在的我没了你已经不能生活了  所以你一定一定不要离开我”
段宜恩合上相册 伸手拉过王嘉尔 深深的吻他的唇  然后抵着他的额头看着他的眼睛开口
“我很喜欢 你的礼物”
“嘉嘉 相信我 我们不会分开的”
_
_
王嘉尔坐在自己的办公室  有些疲惫的捏着眉心  秘书走进来向他汇报了他下午的行程  然后微微欠身关门离开
段宜恩最后没有让他做自己的全职秘书  但稍微大点的事情都要叫他去面对他那张冰山脸  王嘉尔还是觉得很疲惫
下午一点董事会议
三点整有个合作方要接待
六点准时和段宜恩一起出席一场商业舞会
王嘉尔自暴自弃的趴在桌子上
明明每次见他心脏都很疼 偏偏那人故意不想让他好过 恨不得二十四小时都让他疼
内线电话响起  王嘉尔没什么精神的接起来  电话那头是王嘉尔还没太习惯的属于那人清冷的声音
“来我办公室”
王嘉尔认命的起身 一步一步的挪过去
段宜恩头也不抬的交代了下午舞会需要准备的东西和注意的事项 然后便不再开口 王嘉尔正准备离开 眼睛却不经意的扫到了段宜恩的手腕
金色的卡地亚
王嘉尔突然就楞在原地
似乎是感受到了王嘉尔没有走 段宜恩抬起头 顺着王嘉尔的视线落到了自己的手腕  段宜恩勾起嘴角笑了笑
“未婚妻送的  怕她闹脾气所以戴着”
段宜恩说这话时又低下头去看起了文件  王嘉尔看着他的头顶 突然站不稳
逃跑似的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王嘉尔靠在楼梯间的墙壁上大口的喘气  顺着墙壁滑坐在冰凉的台阶上 王嘉尔那一刻突然很想逃跑
手指颤抖的拿出手机 电话被接起的那一刻王嘉尔就哭出了声音
“在范哥 他说他有未婚妻了……”





奶味  004

王嘉尔认识林在范的时候 他和段宜恩已经在一起小一年了  王嘉尔是在设计学院认识的林在范  在他乡遇到故乡的人 总是会莫名的生出一点归属感  等王嘉尔反应过来的时候 他已经和林在范成了特别好的朋友了
段宜恩像往常一样下了班去设计学院接王嘉尔回家的时候  看到了和王嘉尔并肩走出来的林在范 侧着头盯着王嘉尔 眼睛眯起来笑的宠溺而不自知  那样的表情段宜恩很熟悉  和他注视着王嘉尔时的  所差无几
段宜恩两手插在口袋里站在门口  带着温暖的笑看着王嘉尔  王嘉尔抬头 和段宜恩对上视线后就蹦蹦跳跳的冲他跑了过来  一下子扑进他怀里
林在范站在原地愣了一下 还是很快就跟了过来
“段宜恩这是林在范 我们是一个城市来的哦  是我今天新认识的朋友”
“在范哥  这是我爱人  段宜恩”
王嘉尔说这话时没有一点停顿和犹豫 满脸都是骄傲的笑容  段宜恩心里的那点醋意也被他大方的介绍给冲走了
他笑笑  抽出插在口袋里的手 一手搂住王嘉尔 另一只手伸向林在范
“你好”
林在范只微微楞了一下 就立刻神色如常的伸出手握住段宜恩的
“你好”
“那我们先走了在范哥 有空再和你联系哦”王嘉尔把段宜恩搭在他肩膀的手拉下来 认真的十指相扣 然后和林在范挥手告别
段宜恩笑着拉着王嘉尔往家里走  他的王嘉尔对于十指紧扣总是有一种近乎偏执的执着
“去买芝士蛋糕给我好不好”
“好”
“回去陪我看电影好不好”
“好”
“给我唱首歌吧”
“好”
“怎么我说什么你都说好”
“因为爱你  王嘉尔 我爱你啊”
_
_
林在范开车到王嘉尔公司楼下的时候  王嘉尔正好送合作方出来  林在范靠着车子站着  王嘉尔忙完就低着头走到他面前
林在范心疼的抬手揉了揉他的头  然后小心翼翼的问了句“没事吧?”
王嘉尔摇摇头 又点点头 最后叹了口气
“明明该开心的  可不知道怎么了就是在意 疯狂的在意”
王嘉尔说完撇嘴笑了笑  林在范也笑了  狠狠的刮了一下他的鼻子
“还能笑出来呢?”
王嘉尔没有说话 伸手轻轻打了一下林在范
回过头却看见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公司门口看着他的段宜恩
王嘉尔有一瞬间的僵硬  反应过来就冲他微微弯了弯腰  算是打招呼
段宜恩平时面对他都没什么表情  那一刻却勾起嘴角笑了笑
是那种很轻蔑的笑  像是看到了什么可笑的事情
段宜恩没有停留 转身进了公司  留王嘉尔一个人站在原地回味着他残忍的笑容
“嘉嘉 你后悔吗?”
林在范扶住他快要站不稳的身体  轻声开口
“不会啊  起码他现在过的挺好 就够了”
“只是这样的重逢”王嘉尔抬起头看了看天空  阴阴的  仿佛下一秒就要下雨一样
“是不是在惩罚我啊”






奶味  005

王嘉尔和段宜恩说分手的那天是愚人节  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让段宜恩明白自己是真的要走  段宜恩摔碎了很多花瓶和杯子 一个人蹲在玻璃碎片上哭出声音
那是王嘉尔第一次见到段宜恩哭
蹲在角落里 手撑着额头  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王嘉尔踩着一地的玻璃碎片走到段宜恩身旁  蹲下身去哄段宜恩  用手一下一下顺着他的后背 然后站起身转身准备离开
衣服却突然被人拉住  王嘉尔不敢回头  只能低下头去看着段宜恩因为用力而泛白的手指
很有耐心的一根一根的掰开  掰开一根去掰下一根的时候上一根又附上来  王嘉尔用了很久才把自己的衣服从段宜恩手里解救出来
王嘉尔还是不敢回头
段宜恩的哭声很低 却很扎耳  王嘉尔迈了一步
“不要走 嘉嘉 别走”
段宜恩嗓音破碎  声音里都是绝望  他觉得自己像是溺水的人  王嘉尔如果不抓住他的话  他会窒息而死
王嘉尔又迈出一步
“嘉嘉 你不要我了吗”
段宜恩眼睛红的发疼  他眨眨眼  能轻易的感觉到眼眶已经肿了起来 他想  嘉嘉会心疼我的  他最怕我疼了 不会丢下我一个人捂着眼睛动也不敢动的
“我……”王嘉尔终于开口  段宜恩紧紧盯着他的后脑勺
他似乎低下了头
“对不起段宜恩 我不爱你了  我会跟在范哥回国的”
“不要……再纠缠我了”
段宜恩两腿一软  整个人险些坐在玻璃碎片上  条件反射的用手臂撑住了身体  碎片狠狠的扎进手心  疼的段宜恩几乎叫出声音
可王嘉尔没有回头  大步的离开了他们一起生活了两年的小屋
段宜恩蹲在地上抱着膝盖  把脸埋在手臂里  手心还在滴滴答答的流着血  段宜恩哭的很大声
从公寓里走出来王嘉尔迅速的上了出租车  和司机交代了去机场便扭着头看着窗外一言不发
应该是最后一次看这个城市了
这个和他相识又相爱的城市
天光微亮  王嘉尔笑着上了飞机
直到飞机在中国落地  段宜恩的哭声还在王嘉尔耳朵里嗡嗡作响  王嘉尔站在偌大的机场 第一次有了孤身一人的感觉
_
_
王嘉尔换好自己设计的礼服准备去车库提车去舞会地点的时候 被段宜恩拦住了
段宜恩看王嘉尔的眼神有一瞬间的惊艳  然后又恢复漠然
“坐我车吧  ”
王嘉尔摸了摸鼻子 觉得开两辆车确实有些多此一举  就跟着段宜恩上了车
王嘉尔上车之后习惯性的往后放椅子  然后系上安全带 段宜恩表情复杂的看了他一眼 回过头一言不发的启动车子
刚一到达会场  就有车童来泊车 段宜恩走在王嘉尔的斜前方  侧脸很漂亮  脸上带着无懈可击的微笑应付着前赴后继来和他寒暄的人  王嘉尔始终跟在他身后 很有分寸的和在场的贵族们打招呼
王嘉尔是第一次见到工作中的段宜恩  得体的微笑  风度翩翩的交谈  从内向外散发的与生俱来的王者风范  王嘉尔看着他  想着 这个人 曾经是属于我的呀
千篇一律的说辞  永远分不清楚的王总李总  王嘉尔始终适应不了这种光怪陆离的场合  趁着没人注意一个人偷偷躲到游泳池边看着星星发呆
城市里的星星少的可怜 王嘉尔没一会儿便觉得困了





奶味  006

王嘉尔刚离开段宜恩回国的那几天  段宜恩联系不到他 就每天给他发一封电子邮件  每次只是几句话  王嘉尔总是翻来覆去看很久
“吃饭了吗 早上没有人叫你起床有没有迟到?新的工作合不合心意?有没有交到新的朋友?”
“你过得好吗?真的一点都不想念我吗?”
“林在范对你好吧?比我还好吗?”
“王嘉尔你……真的不爱我了吗?”
“所以我们究竟  为什么会分开呢……”
王嘉尔一封都没有回过  段宜恩坚持了将近一年 也就不再继续发了  彻底音讯全无的时候 王嘉尔是有些慌乱的
原本他还可以靠着段宜恩的只言片语打起精神  可是以后 他真的只有自己了
我们究竟 为什么会分开呢?
王嘉尔也是认真考虑过的
可能是从在一起的那一刻就注定了分开的结果 王嘉尔不想向现实低头 可他毫无办法
段宜恩的母亲找到他的时候  王嘉尔正在设计学院听着课  衣着华贵的妇人叫他出去  并向他自我介绍她是段宜恩的母亲时  王嘉尔还脑补着他未来老公的母亲甩一张支票过来  说出那句电视剧里经典的“多少钱你才肯离开我儿子”的台词
可段宜恩的母亲只是和他坐在咖啡馆里面对面  心平气和的向他陈述了一番事实
段宜恩的父亲自从知道他们在一起的时候 就已经动用了所有的力量让段宜恩寸步难行
段宜恩有梦想 可如果他的父亲不允许 没有一个企业会给他实现梦想的机会
王嘉尔说阿姨 我们可以一起努力挺过去的
段妈妈笑着拍拍他的手
“如果嘉嘉不是男孩子 我和他父亲都会很开心的 可是嘉嘉 我们就段宜恩一个儿子  我们这么做 都是为了他好  如果你真的爱他  让他去完成梦想 过正常人的生活吧”
段宜恩早就明白自己的处境  可他铁了心要和王嘉尔在一起 这件事情对王嘉尔提都没提 
那天王嘉尔一个人就着路灯走回去 在家门口看到等着他的段宜恩时  其实是很想哭一场的  可他只是平静的走过去  一言不发的绕过他进了屋子
段宜恩问他怎么了
他说没什么  只是累了
王嘉尔做了这个决定用了很久  每天段宜恩睡着后 王嘉尔就睁开眼睛细细看着他的睡颜  偷偷的吻他的眼睛和嘴唇 一遍又一遍的在心里默念他的名字
段宜恩
段宜恩
段宜恩
你能原谅我吗
在有关于你的事情上我总是不能勇敢 你是我一直以来小心翼翼守护的珍贵  所以
我要离开你了
_
_
王嘉尔坐在泳池边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  一个服务生走过来把他叫醒
“Jackson总监  段总快要被灌醉了  你去看看吧”
王嘉尔点点头 跟着服务生回到大厅
要说段宜恩作为一个商人  唯一的弱处就是不能喝酒  平时应酬总是偷偷的吐出去 今天竟然会被灌醉 看来是有人故意为难
果然一进大厅  王嘉尔就看到段宜恩被一众长辈围在中间  虽然还保持着风度  可眼神明显有些涣散
王嘉尔赶紧挤进去  边自我介绍边替段宜恩一口气喝下了好几杯酒  然后抱歉的说公司有事要处理  和大家打过招呼后便扶着段宜恩离开了舞会
空腹又喝的急  王嘉尔本来也是有些迷糊的  出门被夜风一吹倒是清醒了几分  两个人都喝了酒 段宜恩平时也没有配司机的习惯 王嘉尔干脆扶着他慢慢的顺着路走
段宜恩醉的迷迷糊糊 意识已经有些不清醒了  刚刚在舞会还能逼迫自己保持清醒 可一脱离了那个必须要清醒的环境 段宜恩干脆卸了力气靠在身旁的人身上   身旁的人身上有好闻的奶香  很熟悉 让他很心安
“段总?”王嘉尔试探的叫了段宜恩一声
“我送你去哪?”
“回家 我要回家 我想他了”段宜恩含糊不清的嘟囔着
王嘉尔的脚步顿了顿  苦笑了一声
一刻不停的着急回家 大概是真的想念他的未婚妻了吧
王嘉尔深呼吸 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  然后扶着段宜恩慢慢走  好在段宜恩没有醉到不省人事  报出了家里的地址和房门密码  两个人慢悠悠的走了二十多分钟 终于到了家
输了密码把段宜恩扶进去安置在沙发上 又给他脱了鞋子盖上毯子  王嘉尔才有空坐在地板上喘一口气  边休息边抬起头环视段宜恩的公寓
只是刚一抬头 王嘉尔就楞在了原地
呼吸变的急促  王嘉尔呆呆的站了起来  慢慢的看着公寓里的每一面墙
段宜恩的家里  每一面墙上  都贴满了王嘉尔的照片
他躺在床上装睡的自拍 他坐在餐桌上嘟嘴的照片  他站在卫生间洗漱的照片  他倚在沙发上听歌的照片……
他当年放在相册里作为生日礼物送给段宜恩的那些自拍  被段宜恩放大  一张一张的贴满了家里的墙壁上
王嘉尔走近每一张照片  每一张照片下方段宜恩都认真的写了一行小字
我想跟你一起生活
_
王嘉尔回过头看着在沙发上熟睡的段宜恩  终于控制不住的坐在地板上哭出了声音





评论(14)

热度(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