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我最喜欢你 下


我最喜欢你  007

段宜恩消化着王嘉尔意味不明的话 唇上突然传来柔软的触感  王嘉尔轻轻吻上他的唇 伸出舌尖缓缓的勾画段宜恩的唇的形状  然后段宜恩感觉到王嘉尔离开了他的唇  声音里带着些羞涩
"那段宜恩 我们在一起吧"

阳光大片的洒下来  落在床上那人的眉眼上  发丝被阳光照射的几近透明  长长的睫毛在眼下落下一大片阴影  嘴巴无意识的撅起  被子滑落在肩膀以下 露出雪白的锁骨
段宜恩看的呆了  站在门口忘了动作
床上的王嘉尔却突然有了动作  翻了身 看了他一眼 然后又闭上眼睛勾起嘴角懒懒的坐了起来
段宜恩把手里的赞助服装放在床上  声音有些沙哑
"起来吧嘉嘉 10点有个行程"9
"嗯 "王嘉尔小奶音软软的撒着娇 然后朝段宜恩伸出手要抱抱  段宜恩走过去把王嘉尔抱在怀里 吻了吻他额头上的发  轻声的哄着
"起来吧嘉嘉 昨晚几点睡的?"
"不知道 想要等你来着 等着等着就睡了"
一转眼两个人在一起已经半个月了  这半个月以来段宜恩让王嘉尔搬出了公司的宿舍 以王嘉尔的名义给他买了套公寓 自己也偶尔会偷偷过来
都是深夜  风尘仆仆的用钥匙开门 带着一身凉气在熟睡的王嘉尔旁边坐一会 然后安安静静的去洗澡再钻进王嘉尔的被子里搂着他睡着
段宜恩觉得自己很反常  抱着王嘉尔睡很多次了 没有一次舍得把他弄醒做一些晚上该做的事
段宜恩觉得王嘉尔也很反常 那么清冷的性子跟他在一起后变了太多 总是软软的巴在他身上 撒娇卖萌是家常便饭  乖乖的听段宜恩的话偶尔也像个小孩子一样任性  段宜恩很喜欢这样的王嘉尔 可他还是不能确定
王嘉尔对他的感情是什么?
在一起是王嘉尔说的   可王嘉尔从没有正面表达过自己对段宜恩的感情 段宜恩也不问
反正对他好都是心甘情愿
享受当下也是好的
同样反常的 还有朴珍荣
段宜恩和王嘉尔确定关系后 朴珍荣来找过段宜恩  红着眼睛喷着酒气  把段宜恩堵在公寓的楼道里  字句清晰的问段宜恩
"你爱嘉尔吗"
段宜恩说我爱他
"你能保护他吗"
段宜恩说能
想了想又补了一句"起码我能为他做的比你多"
"那你能保证不抛弃他吗"
段宜恩笑了笑 点点头
朴珍荣盯着他看了一会儿 突然坐在了台阶上  段宜恩跟着坐在他身边
他知道 朴珍荣一定有话对他说
"段宜恩前辈 嘉尔他 真的是很脆弱的孩子"
"那么小就失去了父母 又被争夺家产的狠心叔叔送去了孤儿院 连病都不能治 我遇见他的时候 他的眼神真的很让人心疼"
"我想保护他 可我能做的太少 我管不了公司其他练习生伤害他的嘴巴 我只能告诉他要保持微笑 我来不及拦下刺向他的刀 我只能挡在他面前  我没有办法让他成名 我只能陪着他一遍又一遍的练习  陪着他熬过一个又一个难捱的日子"
"可是段宜恩 你不一样"朴珍荣转过头看了看段宜恩 "你一出现 他就成了热播剧的男二号  成了最受瞩目的新人  甚至 我感觉到他的笑容都比以前多了些真实"
"我不想把他让给你 我只是把他让给幸福 所以段宜恩 我来 是想跟你解释他对我的感情"
"我太了解他 了解到我想欺骗自己他其实也是喜欢我的都做不到 他不喜欢我 我很清楚的知道这个事实  他对我除了感激 就是一直以来习惯的依赖"
"段宜恩 我不知道嘉尔喜不喜欢你 我只知道 你对于他来说 很不一样  我陪了他这么多年 他的身边第一次出现像你这样的人"
"你不知道吧?他会整夜整夜的跟我聊和你在一起的事 你给他买的礼物他都小心的收在各种各样的盒子里 "
朴珍荣站起身 一步一顿的下着台阶
"段宜恩前辈 我很羡慕你"
"珍荣"段宜恩叫住他  朴珍荣的脚步顿了顿 停在了楼梯上"以后有什么需要 可以来找我帮忙"
朴珍荣没有回头 背对着段宜恩摆了摆手  快步消失在了楼梯转角

从那以后 朴珍荣依然总是和王嘉尔段宜恩混在一起 王嘉尔依然会对朴珍荣撒娇讨好 只是段宜恩不再吃醋 因为他们之间和之前不一样了
段宜恩知道 不加掩饰才是最好的掩饰 所以段宜恩干脆在某次采访中明确表示了和王嘉尔朴珍荣因为合作成了很亲的朋友 三个人之间一起合作互相邀歌  偶尔私底下聚一聚传几张合照 倒是坐实了三个人好朋友的关系 有些粉丝戏称他们三个是娱乐圈的铁三角
段宜恩倒是乐见其成 他可不想因为自己和王嘉尔的恋情葬送了王嘉尔的前程 他当明星可以是玩玩  不想做了就不做 可是这是王嘉尔的梦想 他不能破坏
只能尽力的保护

10点的行程是段宜恩和王嘉尔的共同行程 一个国外媒体的采访  电影上映前的最后一场路演  段宜恩作为导演 王嘉尔作为主演一同到场  隔着一片闪光灯对视着微笑 然后一起走到舞台上
简单的采访环节后 段宜恩和王嘉尔回到后台为二部做准备  换衣服补妆  段宜恩先准备好 就跑到王嘉尔的待机室
推开门走进去 意外的发现里面空无一人 离二部开始还有二十分钟 段宜恩干脆躺倒在沙发上等着王嘉尔




我最喜欢你  008

不知道过了多久 段宜恩是被浓烟呛醒的  茫然的起身 段宜恩整理着现在的状况
他和王嘉尔结束了一部的采访 回到待机室准备二部的路演 他躺在王嘉尔待机室的沙发上等着王嘉尔回来 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
段宜恩摇摇晃晃的起身  浓浓的黑烟呛的他嗓子生疼 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刚走了没两步  便跌坐在地上
该死  蜷缩在沙发上睡的腿已经麻木的没有知觉
段宜恩坐在地上 观察着周围 黑烟是从待机室外透过门缝冒进来的 看来着火源是外面某个地方 那么想要出去就更加困难 段宜恩沮丧的发现他的手机也在助理那里
浓烟越来越多  段宜恩渐渐的呼吸困难  满脑子竟然都是王嘉尔
王嘉尔怎么样了 他是不是也被困在某一个地方
会不会有危险
意识逐渐模糊的时候 他看到了王嘉尔
一脸焦急的朝他跑过来 然后拉起了他的手  他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  竟然站了起来跟着王嘉尔往外跑
"段宜恩 你不要有事"王嘉尔的声音带着哭腔 递给段宜恩一条湿毛巾 拉着他躲过被火烧焦倒下来的柱子  一步一步的跑出了摄影棚
段宜恩迷迷糊糊的跟着王嘉尔跑  意识昏沉的不行 只能模模糊糊的看见王嘉尔银色的短发 还有他脖子上闪闪发光的银色项链  那是段宜恩送给王嘉尔的第一个礼物
段宜恩突然想到了他常做的那个梦
梦里那个带他走出黑暗的身影  渐渐地与王嘉尔重合  段宜恩终于在跑出摄影棚看见阳光的那一刻晕了过去
失去意识之前  他好像看到了王嘉尔红红的眼眶 和滴落在他脸颊上冰凉的水滴
嘉嘉 你哭了吗
不要哭

段宜恩觉得自己醒过来了 可他睁不开眼睛也动不了 他甚至能听见王嘉尔在他身边小声的说话 低低的叫他的名字 他能听见仪器发出的滴滴声 也知道林在范来过 朴珍荣也来过 他很着急  尤其是在听见王嘉尔小声的哭出声 然后朴珍荣说"嘉尔 别推开我 我只想抱抱你"的时候
该死的朴珍荣 趁人之危算什么英雄
"嘉尔 你爱他吗 "
段宜恩听到朴珍荣的声音 然后整个病房陷入一片安静
段宜恩紧张的呼吸都快要停了  如果自己不是昏迷着 估计早就紧张到流汗了
这么想着 段宜恩突然感到额头上贴上了一个温暖的手掌
"这人怎么昏迷着还出这么多汗阿"他听到王嘉尔有些无奈的这么说
原来还真的流汗了
"嘉尔 你还没有回答我呢 你爱段宜恩吗?"
段宜恩听得出朴珍荣声音里的紧张 段宜恩也跟着紧张
突然不敢听那个答案
"珍荣啊 "王嘉尔的声音像是夹着微风  段宜恩出了汗的脸上不再那么难受 他静静的躺在病床上 听着王嘉尔继续后面的话
"珍荣啊 从小到大我都不觉得我是爱着谁的 完全没有印象的父母  孤儿院毫无爱心的院长  公司唯利是图的社长  我对他们 都谈不上爱"
"你最懂我的 我很感谢你 很喜欢你 很依赖你 可我知道 你也知道 我不爱你"
段宜恩听着王嘉尔的声音 脑海里想象着他嘴角波澜不惊的笑容
"可是段宜恩啊 他真的是"
王嘉尔轻轻的笑声钻进段宜恩的耳朵 他感觉到王嘉尔坐在他身边 用手指轻轻的拨了拨他黏在额头上的头发
"他真的是很不一样呢"
"珍荣啊 我不太理解爱这个字 可是昨天我回公司取了东西回到录影棚得知棚里失火而段宜恩还在里面的时候我真的是太害怕了 人们会害怕不过是因为害怕失去 可我以前什么都没有 所以我什么都不怕  没有事情会使我开心 也没有人会让我乱了阵脚  可是段宜恩他好像不一样 "
"所以你昨天才不顾一切 冲进去救他?你知不知道我也很害怕  嘉尔"朴珍荣的声音透着怒气  段宜恩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  原来真的是嘉嘉救了自己
怎么这么傻
"珍荣啊对不起 可我当时太害怕了 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  我不能失去他"
"珍荣啊 我再也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了 我本来是什么都没有的人啊 是他的出现让我觉得一切都有了意义  体会到了拥有之后的失去会让我崩溃的"
病房陷入长久的安静
不知道过了多久 门开了又关  段宜恩正猜着是谁离开了还是谁来了的时候 一双温暖干燥的手突然握上他的
"所以啊 段宜恩 你千万不要让我失去你"
段宜恩回握住王嘉尔的手 终于睁开了眼睛  等不及适应忽然的光亮  他眯着眼睛把王嘉尔抱进怀里
"王嘉尔 我爱你"
"真的 很爱你"
"我不会离开你"

段宜恩觉得和王嘉尔的一切都是顺理成章的 包括出柜这件事
他住院半个月 王嘉尔推了所有的行程在医院陪着他  昼夜不归  媒体当然不会只赞颂他们的友情这么简单
媒体胡乱猜测 粉丝乱成一团  公司也束手无策 又不能强迫 只能放话让两个人自己解决
所以段宜恩出院那天  牵着王嘉尔的手走出医院面对无数闪光灯的时候 他们两个人分明是做足了准备的
两个人十指紧扣 段宜恩表情坚定的冲着无数支对准他的麦克风说出"是的 我们的确相爱了"的时候 大有一种与全世界作对的感觉
想象中的暴风雨如约而至  粉丝的恶评  社会的舆论  公司的压力  家人的不理解
断断续续的闹了两个多月






我最喜欢你  009完结

段宜恩取得家人的理解没有花费多长时间  父亲虽然传统但并不古板 哥哥说不上是直男根本不用在意 姐姐对王嘉尔满意的不行 吵着让王嘉尔干脆退了娱乐圈自己在公司给他安排个总经理当 
段宜恩无视公司的挽留和会帮助他度过这一关的承诺交了违约金解除了艺人的身份  王嘉尔的公司很聪明 利用两个人的爱情炒作王嘉尔不仅没有事业受阻反而前程一片大好
段宜恩过够了抛头露面的明星生活 干脆退居幕后做了导演和王嘉尔的专属经纪人
两个人没事儿在微博上秀秀恩爱竟然还圈了数目不小的cp粉
段宜恩总是很感激 命运似乎一直都在眷顾他
段宜恩微笑着坐在舞台下的观众席  拿着应援棒的粉丝有的认出了他   拿着手机对着他狂拍 他只是微笑的看着台上的王嘉尔
以及王嘉尔身边的朴珍荣
这是朴珍荣亚巡演唱会的第五场 请了王嘉尔来当助演嘉宾 段宜恩低调随行 却还是被人认了出来
段宜恩起身 冲着对着他的粉丝们微微鞠躬  小心的去了后台
王嘉尔的表演结束 一回到后台 就看到满脸温柔的段宜恩   王嘉尔扑过去  两个人准备偷偷的离场  谁知道在经过观众席时 被台上正在进行talking环节的朴珍荣逮个正着
"呀呀呀王嘉尔段宜恩 你俩是不是又准备趁我不注意偷偷逃跑 说好了演唱会结束一起吃饭的好不好"朴珍荣站在台上手插着腰拿着麦克风冲着他俩抱怨
一时间粉丝的目光都集中到两个人身上 欢呼掌声拍照  段宜恩笑了笑搂紧了身边偷笑的王嘉尔 冲着舞台上的朴珍荣洒脱的挥了挥手然后不顾那人的威胁搂着王嘉尔出了会场
朴珍荣好听的声音透过音响放大从两个人身后穿来
"真是的 每次都这样啊 哈哈 真的很羡慕啊 下一首《雪花》送给他们两个人好了  希望他们两个人永远这样幸福下去"
歌声越来越远  段宜恩拉着王嘉尔的手 一步一步的走在初雪的街上
雪下的不大 一片一片的落在两个人的发上  段宜恩看着王嘉尔  王嘉尔也笑着对上了段宜恩的眼神
不需要任何言语  一个表情 我就懂你要说什么
"段宜恩 我也爱你"
雪越来越大 两个相互依偎的身影从街头走到结尾 渐渐地白了头发




END
进度达成11/18

评论(7)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