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草莓香气

现实向

涉及cp:宜嘉

个人脑洞勿上升真人


草莓香气  000

“段宜恩 我们不要做朋友了”
王嘉尔说这话时  刚洗完澡 正背对着我对着镜子拿着吹风机吹头发  吹风机声音嘈杂  他关了吹风机 回头看着我 眼睛里晶亮亮的
我想脱口而出的是为什么  话到嘴边转了个弯  我说 “那我们做什么?”
王嘉尔反正就是这样的人 奇思妙想多的总让人招架不住  偏偏容不下你对他说一个不字  与其计较他话里的原因 不如去想想退路
_
他又转过去打开了吹风机  从镜子里看我 嘴唇张张合合  吐出了不那么清晰的几个字
“做恋人试试吧”
我没有信心确认我听到的对不对  走过去接过了他手里的吹风机  扒拉着他因为高强度的漂染而变得有些扎手的白毛
王嘉尔爱开玩笑  带着无辜的表情把骗人的话说的信誓旦旦 也是一个可爱的本领
反正在我眼里他怎样都可爱
“不要拿这种话跟我开玩笑嘎嘎”你明知道我有多喜欢你
后半句我没说出口 我觉得自己有些矫情
_
王嘉尔笑着摇头晃脑  白色的头发随着他的动作飘来飘去  然后他笑了起来  抬起手抓住了我的  我关了吹风机 看着他转过来
“我说真的段宜恩  你不是喜欢我吗?”
你看 我就知道你知道

草莓香气  001

第一次见到王嘉尔是在练习生拥挤的宿舍里  他被负责人带进来 兴奋的打量着周围  操着一口生硬的韩语和所有人热情的打招呼
那天他大概是有些挫败的吧
因为他热情的打招呼后 有几个练习生只是象征性的鞠了个躬  就回到房间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了  还有两个甚至看都没看他
练习生之间的感情  说不清道不明  只能说到处透着灰色
斑斑和有谦善良又热情的迎过去接下他手里的行李 还宽慰他不要在意  习惯就好
我性子寡淡  不爱说话也不爱交朋友 本打算转身回房间的 却在转身时听到那人小声的用中文嘟囔了一句
“真是……第一天来就有点后悔了”
_
我顿了顿  终究还是没能迈出离开的步子  转过身把斑斑手里的他的皮箱接过来  用中文对他说
“我叫段宜恩  可以叫我Mark”然后又回过头用韩语对有谦说“帮我把他行李搬我房间吧 我跟他用一间”
有谦和斑斑都很惊讶 张着大嘴看着我  我忽略掉他们探究的眼神 
准确的说 是不得已忽略了他们的眼神
因为王嘉尔在听到我说中文后 就一个熊抱挂在我身上 带着明媚的笑容机关枪一样的吐出了一大堆中文
我那时中文还没有那么好  只听懂了一点点  无奈的用英文告诉他 我是美国华裔  中文只听得懂一点点
没想到他也用纯正的英文向我做起了自我介绍
王嘉尔Jackson  来自中国香港 以前是击剑运动员
斑斑在一旁惊呼
“哇哥你们语言相通诶”
我点点头 觉得好久都没有跟别人这样畅通无阻的交流过了
他虽然穿着黑色的衣服 可身上有好闻的草莓香气
酸酸甜甜的  有些诱人

草莓香气  002

实话说 我对他的那句“第一天来就后悔了”的话一直很在意
我不知道他为了来到这里放弃了什么 但显然  他对于这里的想象太过乐观  以至于看清现实时觉得难堪
可我在在意什么?明明这个人从头到脚都与我无关  他就算后悔 哪怕放弃 于我而言也没有任何损失
可我还是在意
我甚至对他的态度里有些不太明显的讨好
和他一起练极限武术时买水给他  在他说rap时告诉他需要注意改进的地方  陪他去吃加了三片芝士的拉面  因为他不能吃辣自己也开始不再接触辣的食物 
我当时并不能理解我的行为  很久以后我才看清  我只是怕他离开
灰色的练习生活中唯一的阳光  我很怕这阳光离开
_
他爱受伤
不出一个月就追赶上了我的进度  和我一起练习 上一模一样的课程
他认真又努力 但毛躁起来丝毫不在意自己身上的痛  没有分寸 让人平白无故的担心
我有时会好奇 他作为运动员生活的那段时间 是不是也这么不珍惜自己的身体 是不是也有别人像我一样 替他操碎了心
他是很好的孩子
也许从见他的第一面  回过头对着他说出他最熟悉的语言的那一刻起  我就注定了要一直注视着他的命运
可真正让我有了喜欢的实感  是那次的迷路
_
当练习生的第二年 还很幼稚  每天宿舍公司食堂三点一线的生活 说到底对韩国并没有很多的了解  因为被训了就跑出去漫无目的的乱走  低着头走了很久  腿酸了才想起抬头看看周围  是完全陌生的景致
一条窄窄的小路  两边有绿色的树木  还有明黄色的灯光 那晚星星很多  小路上空无一人   手机的电量显示百分之五  口袋里没有钱
欣赏了一会儿夜景我才反应过来
我迷路了
理性告诉我打车报出宿舍的地址  可以让斑斑把钱送到楼下
可感性让我想起了他
王嘉尔
周围景色太美  我被月色晃乱了心  那个名字在心里重重的响起  满天的星星都变成了那人的样子  像是陨石坠落在大海 三个音节  二十三个笔画  在我的心里激起惊涛骇浪
我拿出手机 鬼使神差的拨出了那串烂熟于心的号码
几乎一秒就被接起
电话那头的人似乎在做运动 气喘吁吁却充满活力 带着我熟悉的阳光气息 
“Marky  你在哪里?怎么还没回来?”
我几乎屏住呼吸  在听到那声Marky时  终于找到了答案
为什么怕他离开  为什么那么在意  为什么只是想到那个人的名字都心跳的乱了节奏
通通有了答案
“嘎嘎  我迷路了 你能不能来找我”
你能不能找到我  牵起我的手  听听我的心意
你能不能找到我  陪我走所有我没走过的路  看没看过的风景
你能不能找到我 告诉我你也有相同的心意  微笑着告诉我  迷路也没关系 我不会弄丢你
_
电话那头他急急的说好
“你原地不要动 把定位发给我”
我挂了电话发了定位  手机终于耗尽最后一格电  陷入黑暗  我却无比的安心
我终于看清了自己的心
我以为什么都不怕

草莓香气  003

那天的最后我没有说出我的心意
我坐在路边  看着他急匆匆 跑到我面前 大眼睛里写满了焦急
我又闻到他身上好闻的草莓味道  可我突然有了害怕的情绪
诗人说有了爱情就有了软肋  果然是没错的
我站起身把他抱进怀里  他轻轻拍着我的后背  他说Marky你在害怕吗
“对啊 我在害怕”
“像个小孩子呢”
我在心里说不对  我才不是因为迷路害怕
我是害怕失去你
这份心意让我有压力  有一种随时随地会被你看穿的压迫感
可我只是在你看不到的地方点头 然后把你抱的更紧
_
出道来的很快  我和王嘉尔还有五个善良的孩子一起成为了GOT7  站在了世界的面前
我们在舞台上流汗  唱歌  跳舞  腾空  画夸张的妆容 穿着并不那么舒服的舞台妆
我是有些茫然的
可还好有王嘉尔  陪着我做着对称的空翻  接着我的声音念着同样节奏的说唱
小飞人Mark落地的那一刻 只有看到站在舞台另一端的王嘉尔 才会由衷的产生一种“啊 我做到了”的心情
_
也有过很多坚持不下去的时候   比如空翻摔在垫子上摔疼了胸腔的时候 比如付出了努力却得不到肯定的时候  比如很累很烦的时候回过头发现王嘉尔站在离我很远的地方的时候  比如在舞台摔到 被珍荣扶起来后看到吓得呆立在原地的小孩儿的时候
想着  啊 我又让他担心了 
这种的时候  都有过想放弃的想法
可还是坚持到现在了  我看着王嘉尔白色的头发想
那人的头发短过也长过  从黑色变成金色又变成白色  不再坚持all black的穿法  学会了人际交往 学会了主持  也学会了在综艺里发光  学会了很多我不会的东西  开始把我远远的丢在身后了
_
可他现在握着我的手 看着我的眼睛  用少见的严肃神情问我  段宜恩你不是喜欢我吗
我自认为隐藏的不错的心意被他痛快的说出来 一一的陈列在我面前  然后他给我了选择的按钮
承认或否定
我没有办法预想结局   我说过 王嘉尔是很出其不意的孩子
就像这次回归的编舞一样  王嘉尔需要往后倒  原本定的接住他的人是JB和有谦  公司认为至少两个人才能确保他的安全   可他摆摆手
“我要Mark接我  不然我不敢往后倒”
无论公司怎样劝阻  他固执的说  他只要Mark
他只要我
_
我的视线落在他装着首饰的盒子里  手腕还被他握着
我们的情侣饰品很多 已经多到记不清是谁给谁买的  在哪里  买了多久的程度  饭们都以为我们的首饰是混在一起戴的  其实不是这样的
我的放在右边的盒子里  他的在左边
我们分的很清楚 不会串着戴  哪怕那些叮叮当当的项链手镯真的一模一样
这也是王嘉尔的固执  虽然我并不知道原因 但我喜欢顺着他  偶尔故意撩他炸毛  但我比谁都爱看他笑意盈盈的样子

草莓香气  004

他松开了我的手  我回过神来 看着他有些暗下去的眼神  他慢慢的转回去  声音闷闷的
“当我没说吧”
他打开吹风机  呼呼的风声又充满室内
我在他身后坐立不安的考虑着  该给他怎样的回应比较合适
还没等我考虑好 他就吹干了头发 放下吹风机一头扎进被子里
我站在他床边犹豫了一小下 掀开他的被子钻了进去  他被我吓了一跳 瞪着大眼睛看我  我搂住他  脸凑到他的脖颈  呼吸着他特有的草莓味道
这不是我们第一次相拥而眠  从出道开始 我和他的相处模式就很像恋人  身边的人见怪不怪  他喜欢 我也就没意见
可这是第一次 我抱着他  感觉到了他胸腔里传来了和我一样快节奏的心跳
“已经说出的话怎么能当做没说过呢”我紧紧的搂着他  声音里是连我自己都吓一跳的委屈“我喜欢你 原来已经是这么明显的一件事了吗”
他轻轻的笑  手指搭在我环住他的胳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
“对啊段宜恩  隐藏这件事 果然是我做的更好吧”
我不解的抬头看他
“你隐藏什么?”
他不说话 笑盈盈的看着我  眼睛里像是有星星在闪啊闪的  然后他凑过来 柔软的唇覆上我的  轻轻浅浅的一个吻  混合着他偏爱的薄荷味道
“喜欢你”
“从很久以前就开始隐藏的  喜欢你的心意”
_
那晚的最后 我们以争论谁更早的开始喜欢对方结尾  他最后气鼓鼓的转过去  我巴巴的哄了他半个小时  才讨来一个缠绵的晚安吻

草莓香气  005

从那天起 我们变成了更加亲密的关系  小心翼翼的怀揣着雀跃的秘密  在每一次对视 每一次牵手时偷偷的雀跃和欣喜
我爱他 我很想让所有的人都知道
可我知道我不能
王嘉尔很用力的在爱着我  为了我改了很多习惯的事情  也因为我受过很多的委屈  可他依然是最担心我的那个人  最照顾我的那个人  小孩子性格的他却把和我有关的事情记得很牢  我喜欢什么讨厌什么 睡觉习惯睡哪边  喜欢穿什么风格的衣服和鞋子 他一样一样的全都记在心里 给我最好的爱
我们的情侣物件越来越多  我注视着他的眼神越来越深刻  我们在宿舍越来越黏的日常  第一个发现的人  是珍荣
王嘉尔敏感又容易受伤  成员们珍惜他  遇到事情总愿意找我说  让我来做开导他的那个角色  这次也不例外
只是这一次 我也是当事人之一
珍荣坐在我旁边 手里拿着啤酒
“Mark哥  你和Jackson在一起了吧?”
我没想到他会问的这么直白 心细如珍荣 我原以为他会旁敲侧击的劝我放弃  给我一一列举厉害关系 直到我点头
可珍荣得到我肯定的回应时  只是笑了出来
笑完了又表情凝重的拍拍我的肩膀
“Mark哥  这条路不好走  既然开始走了就努力走到最后吧”
我愣住 然后由衷的说了谢谢
珍荣摇摇头
“打算告诉孩子们吗?”
我顿了顿  我想 我该负起责任的
“会的  过几天吧”
_
成员们真正从我和王嘉尔的口中听到我们在一起的消息  是FLy的打歌期  我们拿了梦寐以求的一位  我和王嘉尔在台上拥抱着哭泣
下台后  斑斑凑过来笑着说
“哥  你和Jackson哥真是过分 在台上也不收敛一点”
我惊讶的拉住斑斑
“你知道了?”
斑斑笑的一脸邪恶   卖着关子跑到摄像机前面接受采访去了
王嘉尔在我左手边牵着我的手 眼眶还红红的 我把他拉到角落去吻他的眼睛  他抬头看着我 眼睛里盛满了光
结束音乐放送后我们在宿舍开了小型BBQ  斑斑有谦也喝了酒 我拉着王嘉尔的手  举起来  我们手腕上戴着一样的手环
左手卡地亚 右手克罗心  是王嘉尔喜欢的牌子
“也许你们看出来了 但总觉得要亲口对你们说  我和嘎嘎在一起了  ”
林在范傻笑着看着我俩  朴珍荣头都懒得抬  斑斑拿着手机录着桌子上的烤肉 录到了我说的话  有谦抬起头 表情有些委屈   荣宰哈哈笑着 表情和动作都很夸张
我松了口气 还好  成员们的反应给我我和嘎嘎最大的鼓励

草莓香气  006

王嘉尔很忙 这是我不可避免会想到的问题  他在一个行程上吻了一个前辈
我坐在电视机前和成员们一起看 牙齿不自觉的咬上嘴唇
王嘉尔本来躺在我腿上吃着东西  看到我的动作后一骨碌爬起来把我往房间拖  成员们不约而同的看着我俩会心一笑  门在我身后关上 王嘉尔把我压在门上离的很近的看着我
“Marky 不可以生气”
我点点头  把他扯远了点
“你看 你生气了!”他不依不饶的又凑过来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
“没有 工作 我理解”
他噘着嘴细细的亲我  眼睛脸颊嘴唇鼻尖  像撒娇一样的把吻冲着我的脸细细密密的砸过来  像小鸡啄米一样
他其实很少撒娇   并不喜欢我太过宠他  我知道 他怕我在意
我抓住他的手 直视他的眼睛  故意压低嗓音吓唬他
“再亲下去  你一会的行程就不用去了”
他果然乖乖的抱住了我  用有些夸张的语气说
“等我回来再说嘛”
我笑着吻他  这孩子 又勾引我
_
FLy活动结束后  我们开始了后续曲home run的活动  录制练习室影像前  我和王嘉尔简单的吵了个架
虽然这样形容不算贴切 可真的很简单
简单的原因  简单的过程 然后一个拥抱简单的和好  我却前所未有的满足
呐  我面前这个会哭 会笑  会生气会炸毛  会撒娇也会无理取闹的王嘉尔  是我的爱人啊
节奏轻快 我看着他认真的表情 把手臂弯曲做着可爱的舞蹈动作  part交换  我走过去情不自禁的摸了摸他的小脑袋
边跳舞边在镜子里看到他在身后萌萌的晃悠了一下  还不忘扔给我一个斜斜白眼    笑意忍不住从心里泛上来
_
GOT7会有更好的未来  也许有一天我们会各自在适合自己的领域走的更远  也许有一天我们都跳不动也唱不出声音  可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我们的初心是GOT7
而我的初心
叫做王嘉尔
这一生未完待续  因为身侧有他  我愿意期待今后的每一秒钟
妙趣横生也好  平淡如水也好
余生有你陪伴  就都值得

END
进度达成10/18

评论(33)

热度(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