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好感

非现实     OOC

涉及CP:宜嘉 伉俪

个人脑洞勿上升真人





好感  001

从外公的院长室出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  王嘉尔刚回到自己的诊疗室  就看见一个穿着白色运动服的男孩子躺在他的椅子上呼呼大睡  怀里还抱着一个排球
那男孩子低着头 王嘉尔看不清他的脸  有些纳闷的走了过去
好像不认识啊
为什么睡在这里啊
这样想着 手就伸了出去  落在那人的后背上
“hey 醒醒”
男孩睡的很浅  王嘉尔的手刚一落到他的背上  他就轻轻的颤了一下  然后迷迷糊糊的坐了起来
王嘉尔看着面前的少年嘟着嘴揉着眼睛  破天荒的心跳加速
要知道  王嘉尔可是18岁就上手术台  穿着羽绒服跑3000米都不会心跳紊乱的人啊
王嘉尔翻了个白眼  把面前的男孩子撵到一边  自己坐在位置上
“看病?”
“嗯”男生坐在他对面 像小猫一样趴在桌子上
“挂号了吗?”
“没”
王嘉尔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然后又低下头去看着手里的专业书
“去挂号再上来”
“我说这位弟弟”男孩蹭的一下坐直  然后把腿抬上桌子  恨不得把肿成馒头的脚腕糊到王嘉尔脸上“现在又没有病人 再说我这样怎么去挂号?”
王嘉尔面无表情的盯了他一会 然后伸出手使劲的捏了一下他的脚腕
“啊杀人啦!”男生脸涨的通红  然后一脸委屈的盯着王嘉尔
王嘉尔被他盯着不舒服 低下头接着看手里的书
“排球场  有人往你脚底下扔石头?”
“诶?你怎么知道?”
“崴成这样  你又不瞎  给你开点软膏吧  不要做剧烈运动  过几天消肿了就好了 没伤到骨头不用担心”
“可是”男生有点急了“我疼啊 不仅疼 早上刷牙还恶心干呕”
“你这是慢性咽炎的症状啊”王嘉尔放下书“咽喉科出门右转左手边第二间  找朴大夫”
王嘉尔话音刚落  诊室的门就被一脚踹开  王嘉尔看着一进门就吵吵着“谁慢性咽炎 让我瞧瞧”的朴珍荣  不得不怀疑这小子在自己诊室装了窃听器
朴珍荣走到桌子前一愣  然后冲着还没来得及拿下自己肿的像馒头一样的脚的男生开口
“段宜恩?”
“哎哟我林嫂”段宜恩把自己的腿艰难的搬下来“林在范把我整成二级残废了 你怎么管你男人的?”
王嘉尔懵了 看着朴珍荣的脸色由白变红然后变黑  咬着牙像个烧焦的调色盘
“管谁叫林嫂呢?林在范是谁我可不认识  你没事儿了吧?没事儿赶紧走 别赖医院”
段宜恩可怜巴巴的一撇嘴  冲着王嘉尔摆出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
“医生 我都这样了 你同事还撵我走”
王嘉尔头都没抬  伸手接住朴珍荣丢过来的车钥匙  平静的开口
“你没挂号 ”
段宜恩被噎了一下  生无可恋的瘫在椅子上打电话
“林队长  我在林嫂医院 你看方便的话来接我一趟?”


好感  002

林在范来的时候  王嘉尔正抱着双臂看着躲在窗帘后面的朴珍荣  段宜恩捧着手机在玩跑跑卡丁车 并没有要理一下来人的自觉
“医生你好 我朋友他没事儿吧?”
林在范极有风度的坐在王嘉尔的对面  眼角的两颗痣笑起来格外显眼
“嗯 我给他开过药  按时用  半个月就差不多能好了  不要做剧烈运动”
“半个月?”
林在范和段宜恩同时吼了出来
王嘉尔被吓的一愣  把笔放在桌子上小心翼翼 开口
“有……有什么问题……吗?”
林在范回头抱歉的笑了笑 然后开口
“我们下周有场比赛 宜恩哥是主力”
王嘉尔听了蹙起了眉   拿出了做医生的威严
“不可能 他的伤现在没有问题 如果继续运动造成二次伤害的话伤到骨头 以后就都不能再打排球了”
王嘉尔说完 看着段宜恩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和林在范满脸的不情愿  走到窗台那去揪出了躲在窗帘后的朴珍荣
“你不是认识他俩吗?给我看着点 你知道的  我不允许我的病人出事”
“啊啊啊疼疼疼嘉尔你先松开我  我不认识他俩”朴珍荣忙着解救自己的耳朵  一边面不改色的编瞎话
从朴珍荣被王嘉尔拽出来  林在范的眼神就一直定在他身上  这会儿听他说不认识自己  非常干脆的走到他面前拉起了他的手
“荣  为什么躲我”
王嘉尔和段宜恩同时退后了一步  一副吃了屎的表情
荣……这昵称还说不认识?
朴珍荣翻了个白眼  把手从林在范手里抽出来 转过身去走到段宜恩面前  一字一句认认真真的开口
“段宜恩 那场比赛 你真的不可以上”
段宜恩没说话 关了手里的游戏
“林嫂  你这话说的轻巧  我为了这场比赛准备一年了  ”
朴珍荣觉得尴尬 也就没有计较段宜恩叫他林嫂这件事  林在范同样尴尬 说起来  段宜恩会受伤 他也有责任  虽然不是故意的  但他心里还是有着歉意
一时间整个诊室安静了下来
王嘉尔把白大褂的扣子解开 坐回桌子后面
“段宜恩  比赛前的这一周每天来医院找我  我给你按摩  也许会来得及”
王嘉尔是骨科天才  额外治疗一定会有用
可他分明没有义务这样做  正常患者只要开了药等着自然痊愈就可以
可段宜恩在讲为了比赛准备了一年时  王嘉尔分明从他的笑容里看到了让他心疼的失落和自责
段宜恩站起来走到王嘉尔面前  道谢的话在心里转了一圈  最后只笑着开口
“那么医生 我需要挂号吗?”
王嘉尔也笑了  圆珠笔在手里愉快的转着圈
“友情治疗  不需要挂号”
“既然是友情治疗”段宜恩又凑近了点“那医生和我先交个朋友吧”
“荣幸之至”



好感  003

段宜恩每天来的时候 都会给王嘉尔带一根草莓味的棒棒糖  看着王嘉尔叼着棒棒糖给他按摩脚腕  眼睛就笑成好看的月牙
段宜恩从小就一个人在异国他乡生活 性子外热内冷  看着插科打诨样样都行  实际心里比谁都缺那么点儿温暖
用林在范的话说 段宜恩可不是那种谁对他好他就加倍对别人好的人  他交朋友完全看眼缘 也就给了陌生人不太好亲近的印象 可偏偏面对王嘉尔时  段宜恩发现自己总是忍不住掏出真心给他看看
“你看 我是真的很想和你做朋友”
段宜恩想着  就说了出来
坐在他身侧的王嘉尔顿了一下 然后继续手上的动作
“知道了 这不是做着呢么”
段宜恩又笑起来  半开玩笑的问“还有两天  你说我这脚能好么”
王嘉尔撇撇嘴摇摇头“不好说”
然后又用余光暼着段宜恩有些担忧的脸
尴尬的补了句
“会好的”
声音很轻 有点不确定却尽力说的坚定  段宜恩听着 心里某一处特别柔软的地方突然就化成了一滩甜蜜的水
段宜恩盯着王嘉尔不说话
五天的相处下来 段宜恩发现王嘉尔和他是完全不同的性子  因为外公的原因从小就学医  年纪轻轻就坐了专家门诊成了主治医生  虽说他的确天赋异禀 可依然有很多人不认证他的实力 把他的成绩都归功于外公的顺风车  慢慢的 王嘉尔也就不愿意再辩解  闷头不语用实力说话
段宜恩是外热内冷  王嘉尔正相反  看着冷冰冰的  实际上有一颗比谁都善良的心  有些笨拙的热情和不太熟练的关心  段宜恩都很受用
打住
段宜恩在心里狠狠的翻了个白眼
每天24个小时中有一半都用来想那个小医生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小医生  晚上一起吃饭吧  你不是一直想让我讲讲我队长和林嫂的事儿吗?”
看着王嘉尔稍微犹豫一下就答应下来  段宜恩不禁腹诽
不就是一个死皮赖脸追  一个傲娇打死不同意的桥段吗  还要用这个来做借口约人家吃饭 还真是有辱自己排球小王子的称号啊


好感  004

那场比赛段宜恩最后还是没能上场
王嘉尔左手边坐着朴珍荣  右手边的位置空着看完了整场比赛
身边有人振臂欢呼  有人在安慰同伴  还有人有些失落的离场  可王嘉尔满脑子都是段宜恩
那个总是没心没肺笑着的段宜恩
那个总是说着冷笑话的段宜恩
那个明明失落的要死却忍着不表现出来的段宜恩
他现在在哪呢  有没有事 会不会哭
王嘉尔比谁都担心
林在范带着王嘉尔和朴珍荣在训练室找到段宜恩时  段宜恩正背对着门坐在地上  身边放着一个排球  满身满脸的汗
听到开门声回过头来  笑了一下  张开嘴却是叫了一声
“嘉嘉”
然后清亮的眸子突然就流出了眼泪
脆弱的样子 让人想要拥抱
于是王嘉尔也这么做了
他走过去  蹲在段宜恩旁边 伸出手臂穿过他的腋窝  把自己埋在了段宜恩的怀里
门口林在范领着朴珍荣悄悄退出去带上了门   段宜恩哭的声音只留给了王嘉尔
段宜恩抱的很紧  脸颊埋在他的脖子上  低低的呜咽声近的好像响在王嘉尔心里
“不要哭了”
“段宜恩 不要哭了”
“我在这呢”
段宜恩吸吸鼻子  把王嘉尔推的远了点 让自己能看清他的表情 
一如既往带着关心的皱眉  大大的眼睛里写满了担忧  段宜恩突然就有了疑问
你和我一样吗?
对我只是朋友的关心
还是和我一样  不再满足朋友的关系 而是产生了陌生的情愫  虽然我不太懂  可这大概是喜欢吧
段宜恩好奇着  急于知道答案 几乎是下意识的靠近王嘉尔
他闻得到他身上若有若无的草莓味道  也感受得到空气里暧昧的甜味   王嘉尔没有躲  于是一个泛着凉意的吻就落到了他的鼻尖上
等王嘉尔反应过来摸着鼻尖害羞的时候 段宜恩已经用含笑的眼睛看了他很久了
王嘉尔看着他的眼睛 有些微微的失神  直到段宜恩有些低沉的声音响起  他才猛的被拉回现实
空气中暧昧的甜味消失不见   他听到段宜恩问他要不要在一起
他也听到了自己说对不起
有些慌乱的摸着乱跳的心脏跑出训练室  王嘉尔站在路灯下给林在范打电话让他来接段宜恩  然后一个人顺着马路慢慢的往回走
脑海里的问题乱的让他几乎丧失了思考能力
是喜欢吗
可以在一起吗
会有什么后果呢
他想不通  只能一味的逃跑


好感  005

后来的一周段宜恩都没有再出现在医院  王嘉尔想  他可能不痛了吧
王嘉尔一边兢兢业业的给别人治病 一边分心考虑他和段宜恩的问题
是喜欢吗?是喜欢吧?
王嘉尔单身了二十几年  从来就没有过喜欢谁的感觉 他懂他在感情里有多迟钝  可偏偏改变不了自己的迟钝
面对段宜恩时笑是发自内心  心疼也是  生气也是  王嘉尔从没觉得自己有哪一刻是比在段宜恩面前时还要鲜活的
甩甩头决定先不想这些  王嘉尔送走了他上午最后一个病人  一个人坐在椅子里发呆
诊室的门突然被推开 小护士跑进来迅速又镇定的开口
“王医生请您立刻准备手术  12点34分入院的病人 车祸导致左侧三条肋骨断裂  目前不排除伤到肺部和胸腔的可能  患者有大出血情况 目前昏迷不醒  内科主治医生已经准备好 和你一起手术”
王嘉尔动作迅速的一边准备着手术  一边听着小护士报告的患者情况   丰富的临床经验让他此刻看起来虽然动作迅速却不慌乱  熟练的通知护士需要做好的准备工作  王嘉尔大步往手术室走去
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有些心慌  作为医生看惯了生死  这种还没走进手术室就开始的慌乱是王嘉尔从来没有过的
直到看到了手术台上那人的脸时  一切才都有了答案
上扬且浓密的眉  卷曲纤长的睫毛  高挺的鼻子有回勾形状的鼻尖   心形的粉色嘴唇  还是王嘉尔无比熟悉的那张脸
属于段宜恩的  那张好看的脸
王嘉尔刚刚接过来的手术刀当啷的掉在地上
头顶的无影灯晃得他快要站不稳  像是漫长的一个世纪   大火燎原
他的心里就那么突然的 起了火
是喜欢吗?是喜欢吧?
分明是喜欢没错了
那种害怕像洪水一样泛滥上来时  一切都有了答案 
另一位医生已经开始了手术  身边的助手递过来了另一把手术刀  王嘉尔闭上眼睛深深地吸气呼气  不停的在心里叫着段宜恩的名字  直到勇气回到身体内  王嘉尔睁开眼睛  那里面有着坚定的光
从助手手里接过手术刀  王嘉尔心里默念着  段宜恩  请一定要等等我呀
_
八个小时的手术结束  王嘉尔在推着段宜恩的小护士身后走出来就被一个很有气质的中年女人拉住了
“医生  我儿子怎么样了?”
王嘉尔愣了一下 然后赶紧摘下口罩
“伯母  宜恩已经没事了  麻醉药效力过了就会醒  我是他的朋友也是他的主治医生王嘉尔 会好好治疗他的  您放心”
“那真是谢谢你了嘉尔”
_
段宜恩醒来的时候  王嘉尔正在和段妈妈交代着他的忌口和注意事项  段宜恩眯着眼睛  一眨不眨的盯着王嘉尔看
穿着白大褂 满脸严肃认真的样子  手里拿着病例册  眉头微微皱着
哇  有些刺眼呢  段宜恩想
“宜恩 你醒了?”段妈妈回过头就看见段宜恩一只手遮住眼睛的样子  赶紧坐到床边抓住他的手“痛吗?”
段宜恩摇摇头  目光不由自主的又落到王嘉尔身上  那人逆着光  也在看着他
一个星期
不过才一个星期没有见到  段宜恩觉得王嘉尔有哪里不一样了
“不痛”
没想过要放弃他   只想给他时间和空间让他好好考虑
“因为想要见的人就在面前 所以一点也不痛”
因为不想要放弃你 所以怀着渺茫的希望等一等
“嘉嘉 谢谢你”
谢谢你 把我留在这个世界  我还能看到你 真的很感激
爱情有的时候来的让人措手不及  理智跟不上心脏的时候  就由着你的心吧  其他的  管他呢
王嘉尔看着段宜恩  心里突然冒出了这样一句话


好感  006

段妈妈连夜回了美国  临走的时候拉着王嘉尔的手嘱咐他照顾好段宜恩
人们说所有的心事都会通过眼神表现出来  而最能看懂那些心事的人 就是最了解你的母亲 
“勇敢一点吧嘉嘉”
段妈妈这样说
王嘉尔用力的点头  代替段宜恩把段妈妈送上飞机 然后披着星光回到段宜恩的病房
段宜恩睡的很熟  从窗帘透出的月光洒在他的脸上  美好的像一幅画
王嘉尔突然有些好奇  当时怎么能拒绝这么美好的人呢
坐在他身边  用手指轻轻的划过他额前的碎发  王嘉尔仗着他听不到  一个人轻声的自言自语
“对不起段宜恩”
“段……宜恩”
“还喜欢我吗”
“如果现在对你说喜欢你 会有点迟了吗?”
王嘉尔垂着头  看着段宜恩骨节分明的手 忍不住把手指搭上去轻轻的画圈   却被一把握住
王嘉尔吓了一跳  抬起头看着已经睁开眼睛的段宜恩  有一瞬间被他眼睛里深情勾去了魂
“不会”段宜恩的手微微用力 眼睛紧紧的盯着王嘉尔“不会迟  我一直在等你”
段宜恩坐起来  握着王嘉尔的手有些发抖 胸腔有些痛  他吃力的拉了王嘉尔一下 王嘉尔迅速的坐到他身边 扶着他的腰
“嗯  不晚  我知道了”
王嘉尔脸上两朵红晕有些明显  段宜恩看着  微微的失了神
一点一点的靠近  王嘉尔有些紧张的闭上眼睛 
鼻尖相触时  段宜恩停了下来  换了方向  虔诚又温柔的在王嘉尔的眼睛上印下一吻
病房里安静的不像话  两个人的心跳声被逐渐放大  一点点重合到一起
段宜恩抱着王嘉尔 王嘉尔小心翼翼的躲避着他的伤口  也回抱住他
“我很仔细的考虑过  我不是错觉  也不是一时兴起”段宜恩的声音很低  透着让人心安的力量
“我喜欢你 就是喜欢你 想要守护你 想要在你身边  想要拥抱你  想要亲吻你”
王嘉尔被他抱在怀里 轻轻的点头
“我可以给你时间 我不想强迫你  我想要你 完完整整的你”
王嘉尔继续点头 又往他怀里缩了缩
“你躺在手术台上时  我还以为天塌下来了”
“那是我做的最艰难的一场手术  我的汗水止不住  眼睛总是干涩的发疼”
“可我想  我必须让你醒过来 让你亲口听听我说这些话”
“我喜欢你  就是这句话”


好感  007

朴珍荣得知王嘉尔和段宜恩在一起的事情时已经是几个月后了  朴珍荣出差回来   有一种深深的背叛感  尤其是明明说好王嘉尔单独请他吃饭 最后饭桌上却出现了四个人时
段宜恩和王嘉尔你侬我侬的互相喂饭  林在范坐在他身侧面无表情的盯着他看  朴珍荣真的很想掀桌走人!
“荣  你怎么不吃饭”
“呵呵 我不饿”
“那也吃点吧”
“呵呵 我没胃口”
林在范碰了一鼻子灰  可还是有些开心  转过头去又兴奋的和段宜恩搭话
“宜恩哥  那场比赛咱们打赢了  复赛就在下个月 你可不能缺席了啊”
“放心吧 我会看着他不让他再乱受伤的”
王嘉尔嘴里塞着满满的食物回话 段宜恩在一旁笑的眉眼弯弯 用手指替他拿掉了嘴边 碎屑
林在范似乎受到了什么启发  转过头去目光灼灼的盯着朴珍荣  等着他什么时候嘴角也粘上点什么东西
朴珍荣无奈的放下了筷子  沙拉酱顺势抹在嘴角 然后带着认命的表情看着林在范
林在范反应显然有些大  他直起身凑近朴珍荣  用舌尖舔了舔朴珍荣嘴角的沙拉酱  然后心满意足的坐回位置
朴珍荣石化在原地
段宜恩凑到王嘉尔耳边
“你说 珍荣喜欢在范吗?”
王嘉尔表情复杂的点点头
“珍荣这人啊 比我迟钝多了”
段宜恩笑着吻了吻王嘉尔的嘴角  然后抱住王嘉尔一副小狗撒娇的样子
王嘉尔按住在他腰上作乱的手  看着已经反应过来炸毛的朴珍荣  无奈的笑了起来
林在范的路
怕是还长着呢?


END
进度达成9/18

评论(11)

热度(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