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胆怯 (下)



胆怯  009

段宜恩对王嘉尔的了解停留在童年   错过的这些年里他常去什么地方爱在哪里逗留他根本一无所知   所以当段宜恩在那个种满植物的破旧天台上找到眼睛通红的王嘉尔时  腿一软险些跪在地上
王嘉尔坐在一大堆绿色植物中间的躺椅上  晚风很凉   吹的他一头白发乱糟糟的  听到声音回过头来  眼睛是湿润的红   和当年那个想要糖果就抱着他撒娇耍赖装哭的小孩子没有两样  段宜恩步伐沉重
因为王嘉尔在笑
段宜恩慢慢的挪过去  蹲在他面前  抬头看着他的眼睛
从段宜恩的角度看  王嘉尔抬着头  下巴瘦的尖尖的  长出了青色的胡渣   睫毛上还挂着眼泪  一眨不眨的看着天空
“段宜恩  小轻……会过的好的吧”
王嘉尔的声音很轻  轻到段宜恩以为自己听错了  他伸出手握住王嘉尔放在膝盖上的手  不停的点头
“会的  小轻那么善良   一定会去很好的地方的”
王嘉尔低下头  和段宜恩对视
“我给我妈妈打电话了”
“她说我们的事与她无关  不要再打扰她的生活”
“我还去监狱看了爸爸  我知道他是出不来了  所以没有告诉他小轻的事”
“段宜恩”王嘉尔轻轻的叹气  伸出手对着面前的虚空抓了一把   却什么也没有抓住
“我现在 什么都没有了”
段宜恩没有说话  他站起身  把天台上的植物一盆一盆的搬到王嘉尔的面前  而那些或大或小的植物  仔细看过去   每一盆的花盆上竟然都刻着王嘉尔的名字  有些沾了土   有些风吹雨淋的已经看不太清楚  可无一例外都是那三个字  一笔一划虔诚的刻在上面
段宜恩又蹲回王嘉尔的面前 仰头看着他  伸出手指轻轻的替他擦掉眼角的眼泪
“第一次带你来这里时我说了谎”
“我不是伤心的时候来这里   我来这里的原因是因为想你”
“每次想你的时候我就来这里种上一种植物  刻上你的名字  后来天台满了  再也放不下植物了  我还是想你”
“我知道  我一直欠你一个解释  我现在只能告诉你   嘉嘉  我从来没有骗过你  并且始终爱着你   其余的  我想用剩下的人生去和你解释”
段宜恩站起身  弯腰把王嘉尔抱进了怀里  听着他轻轻抽泣的声音  又难过又满足
“嘉嘉  我不会让你一个人  你什么都没有了  可你还有我  我想要永远照顾你陪伴你  你  能给我这个机会吗?”
王嘉尔的眼泪止不住的流  从听到段宜恩说从没骗过他  从听到段宜恩说爱他开始
他伸出手臂抱紧了段宜恩的脖子  胡乱的点着头
_
夜晚的乌云散了   天边有一颗没见过的星星   格外的亮




胆怯  010

三年后
美国洛杉矶
_
天还没亮  段宜恩就被王嘉尔用暴力从床上拉了起来
还没等他完全睁开眼睛  乱七八糟的行李已经劈头盖脸的冲着他的脸砸了过来
段宜恩忍着起床气把头上的黑色背心拽下来  站起身一把把暴走的王嘉尔压到了床上
“大早上发什么疯?嗯?”
“段宜恩你快起来收拾东西!来不及了!我们要误机了!”
段宜恩低下头惩罚性的咬了咬王嘉尔的鼻尖
“宝贝儿你告诉我  现在几点?”
王嘉尔傻愣愣的低头看了看手表
“七……七点四十五”
段宜恩咬着下嘴唇  眼睛里透着危险的光
“你伸手拿一下床头柜的手机再看一眼  现在几点   顺便告诉我  你坏掉的手表什么时候可以丢掉?”
王嘉尔伸出手拿过了段宜恩的手机   按亮了屏幕   属于王嘉尔的大头自拍大大咧咧的挂在主屏幕上
而这显然不是重点
重点是  手机上面显示的时间
4:46
王嘉尔僵硬的笑了笑  然后推了推身上的段宜恩
“不好意思啊 你接着睡  接着睡”
段宜恩坏笑的舔了舔小虎牙
“醒都醒了  不做点什么太对不起最适合运动的清晨了吧”
“呀段宜恩  你别……啊……”
_
终于坐上了飞机   王嘉尔手里捏着金有谦和斑斑的婚礼请柬不满的抱怨着两个破小孩儿不肯来美国举行婚礼  害得他还要坐那么久的飞机  紧接着又抱怨林在范为了出国追爱连自己弟弟的婚礼都不参加  抱怨了没两句   就睡了过去
段宜恩看着他安静的睡颜  替他要了毯子盖在身上
刚刚带他回美国的时候他不爱笑  甚至对待段宜恩也充满戒备
还好  时间战胜了一切
现在的王嘉尔乐观又积极   找到了喜欢做的事情  也渐渐的释怀了那些曾经
最重要的是  段宜恩看的出来  王嘉尔现在的笑容  是发自内心的
真好
段宜恩凑过去  在王嘉尔脸上印下一吻
_
时间说了全部的真话
而我要用所有的时间对你说上一世情话




END
进度达成8/18

评论(8)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