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水桥

非现实

涉及cp:宜嘉 斑嘉

个人脑洞勿上升真人



水桥  001

王嘉尔上火车的时候 整节车厢空无一人 他一手拿着手机 另一只手拿着车票不紧不慢的找着自己的座位号
中间的位置  靠窗  王嘉尔把身上唯一的双肩包放下来抱在膝盖上 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这是他第一次一个人坐火车
以前除了和斑斑一起旅行以外 他一个人去哪都会选择飞机  节省时间且舒适  他很讨厌让自己受苦
关于火车的所有记忆都和斑斑牵扯不清 王嘉尔把埋在背包上的脑袋抬起来  拿着手机编辑了短信给斑斑发过去
“我又想你了”
斑斑的回信很快  王嘉尔看着上面简单的字符  想哭的情绪突然就消失不见
“今天第十一次 回来吧哥”
手指灵活的往上翻  数了数  十一句“回来吧哥”安安静静的躺在屏幕上  王嘉尔退出短信界面 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打开音乐放了最近常听的那首歌
没有办法回头
_
感觉到身边坐了人  王嘉尔侧过头看了一眼
有些惊艳  是个很好看的男人 没有什么行李的样子 只在怀里抱了个本子  十指纤长 骨节分明  指甲干干净净的
那人注意到他的视线 微笑着对他点了点头  王嘉尔也点了点头  然后转回去接着听歌
一直到火车启动  整节车厢依然只有他们两个人  王嘉尔整个人都仄仄的  提不起精神
这是他一个人旅行的第七站
江南青岩
一个古色古香的小镇  王嘉尔不喜欢去人潮拥挤的地方 玩不尽兴也看不透风景  顺着人迹罕至的小镇小城一个人走走停停的 两个月来也清闲的很
身边的人一直在本子上写着什么 一边摇头晃脑的轻声哼着不知名的曲调  王嘉尔偷偷看了他很久都没有被发现 干脆侧过头光明正大的看了起来
也不知道看了多久  那人停了笔  有些无奈的笑了笑 然后回过头和王嘉尔说话
“我这还是第一次被一个人盯着看到没办法工作呢”
王嘉尔吐吐舌
“打扰到你了?不好意思 我只是太无聊了”
“没关系 我也有点 要聊聊天吗?”
王嘉尔笑的更大了点  冲着他点点头 然后主动自我介绍
“我叫王嘉尔”
那人伸出好看的手
“段宜恩”
段宜恩 王嘉尔重复着段宜恩的名字 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名字一样
突然想起什么 手忙脚乱的拿出还在单曲循环那首歌的手机 匆匆的扫了一眼作曲那一栏
段宜恩
王嘉尔有些惊讶 语无伦次的举着手机凑到段宜恩脸前
“这这这……这首歌是你写的?”
段宜恩笑眯眯的点了点头
“你喜欢听?”
“ 天啊我超喜欢啊”王嘉尔大惊小怪的叫着 “旋律真的好听”
段宜恩笑笑  心里突然对这个上一秒还安静的像天使下一秒就夸张成小孩子的男孩儿有了一点好感
“谋生而已”


水桥  002

王嘉尔和段宜恩聊了很久 段宜恩是很适合聊天的人 话不会很多 但会认真的听他说的每一句话
王嘉尔觉得他很久都没有说过这么多话了
跟斑斑在一起久了 王嘉尔的记忆里就只剩下无休无止的争吵  两个人总是互不相让 恨不得对方头破血流才能善罢甘休  一件小事就能点燃一场战争 非要声嘶力竭的喊出自己的委屈 然后眼眶通红的摔门而去  晚上的时候再哭泣着抱紧彼此  这样的日子过的久了 王嘉尔疲于争吵  干脆更多的时候沉默着接受
王嘉尔觉得他们爱的太病态了
斑斑和他都是有些任性的人 偏偏一腔孤勇浑身都是认准了就闷头向前冲的执拗  两个人谁也说服不了谁 却都拧着力气想要改变对方 偏偏不接受自己有一点点的妥协
王嘉尔觉得他很爱斑斑 他知道斑斑也一样
可他太累了
“你也去青岩?”王嘉尔问段宜恩
“嗯  去找找灵感 你呢 去青岩做什么?”
王嘉尔把双肩包放在膝盖上 挡住了破洞牛仔裤上膝盖的洞  那里有些冷
“逃跑”王嘉尔在窗户上写了个B“因为太喜欢了 所以不得不逃跑”
车窗外的夜有些深了
段宜恩看着王嘉尔的侧脸 那人认认真真的在窗子上写写画画 鼻尖翘起来 长长的睫毛一上一下  心里某一处的弦突然断了
段宜恩甚至听到了空气中回荡的“啪”的声音  也能清楚的感受到心脏的抽痛
可他什么都没有说 只是拿起笔在空白页写上了王嘉尔的名字
还有逃跑两个字
_
你逃亡中路过的所有风景
我想做最特别的那一个


水桥  003

王嘉尔和段宜恩一起下了车 身体里还没有死去的善于交际的细胞驱使他热情的邀请段宜恩和他住在一家小旅馆
小旅馆的老板是王嘉尔的故友  这次王嘉尔的旅游路线里会有青岩 这个故友还占了很大一方面原因
两个人沿着湿漉漉的青色石板路一路走到旅馆  太阳已经开始升起来  王嘉尔把背包放下来放在皮箱上  轻轻的扣响了门
没一会 门就被从里面打开了  开门的人穿一身白衣  看起来颇有些古代书生的儒雅气质
“珍荣 好久不见”王嘉尔笑的一脸明媚  被叫做珍荣的男孩子走上前抱住他晃了晃  然后伸手去接他的行李
“他不太说话”王嘉尔回身对段宜恩解释着“也不怎么交朋友 不过人很善良  你不要介意”
段宜恩点点头 跟着他们走进院子
院子里种满了不知名的花朵 珍荣把他们领到一间不算太大但很干净的客房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 便离开了
段宜恩把外套脱下来 放在王嘉尔的床旁边的床上  看着王嘉尔一个人低着头不知道对着手机想着什么
“要不要出去吃点东西?”
王嘉尔被段宜恩的声音拉回意识  说了声好 然后进卫生间换了件衣服就和段宜恩一起出了旅馆
江南潮湿
鞋子踩在石板路上发出很悦耳的声音 王嘉尔的旅程有了同伴  心情格外的好
街上行人很少  路的两边是青砖石瓦的小店铺  王嘉尔拉着段宜恩随便进了一家面馆 解决了肚子饿的问题后就开始漫无目的的散步
清晨的露珠打湿了石板桥  王嘉尔走着走着就滑一下 段宜恩在旁边有一下没一下的扶着他  河水特别平静 王嘉尔走上拱形桥的最顶端后停了下来  使劲呼吸着清新的空气 突然就觉得很平静
好像没爱过 也没痛过
毫无想法的靠在身边人的肩膀上  王嘉尔只想再静一点  静到没有一点杂念的去想想未来
毕竟在此之前  他从没想过和斑斑分开
可今天已经是他和他说分手的第两个月零五天了
然后他一个人去了很多地方  他不想忘记斑斑  他只是想忘记那些两败俱伤互相伤害的日子  再往前一点 他们是甜蜜过的
摇摇头不想再沉湎于过去 王嘉尔侧过脸去看借了他一个肩膀的段宜恩
段宜恩看着河水 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很像以前的我”段宜恩开口
王嘉尔抬起脑袋看着段宜恩 又被段宜恩按回肩膀上 王嘉尔干脆蹭了个舒服的姿势接着靠着
“我以前也这样 觉得被生活耍了就一个人逃跑  我看过海  到过沙漠  走过雪山也去过非洲最野生的草原  可我见过飞鸟和蓝鲸  沙漠里的花朵和草原上的狼之后 还是要回到现实去面对生活”
“你不该逃的”
王嘉尔靠在段宜恩的肩膀上 段宜恩的声音通过胸腔的震动传到王嘉尔的耳朵里 很近  段宜恩语气淡然  带着一点点不易察觉的疼惜和忠告
“你逃不掉的”


水桥  004

逃不掉的
段宜恩这话没错  甚至当晚就得到了验证 
王嘉尔和段宜恩白天去了很多地方 从石板桥上下来又去买了些东西 逛了逛没什么人的纪念品商店 又去看了竹林
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外面下起了雨  王嘉尔洗漱完就趴在床上懒懒的玩着手机
他一整天都没有给斑斑发信息
这在他的旅途中并不是常见的情况
段宜恩依然坐在床边的桌子上写写画画  王嘉尔时不时偷偷抬头看看他认真的侧脸 觉得他是真的好看的
真的是他见过最好看的人了吧 王嘉尔有些兴奋的想
敲门声响起 王嘉尔还沉浸在段宜恩的基因问题里 直到珍荣推开门叫了他一声  他才回过神来
“嘉尔 楼下有人找你 是一个男孩子”
王嘉尔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认识的男孩子并不是很多
几乎是有些慌乱的冲到楼下 段宜恩跟在他身后 木制的楼梯发出吱呀呀的声音  段宜恩停在倒数第三级台阶上 看着王嘉尔僵直的背影 和他对面浑身湿透的大眼睛男孩
珍荣闷不做声的回到了柜台里  空气安静的让人窒息  最后还是王嘉尔闷闷的声音打破了尴尬
“斑斑?”声音颤抖 尾音上扬  带着一丝害怕和一点疑问
王嘉尔不能理解他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他们两个是和平分手  斑斑当时说的话王嘉尔还能记得清清楚楚
“哥 我累了 你走吧”
可现在斑斑站在他面前 身上被雨水淋得湿透  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 眼下的泪痣显得格外委屈
他开口 声音是不同于稚嫩外表的低沉
“哥  你今天没有给我短信”斑斑说完笑了起来 往王嘉尔的方向迈了一步  王嘉尔本能的后退 脚步顿在身后的台阶上失去重心往下倒
斑斑惊慌的伸出手 珍荣在柜台里抬起了头   段宜恩跳下两级台阶  接住了王嘉尔
“没事吧?”段宜恩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怀里的王嘉尔  直到看到他点头 才借了力气把他的身体扶正  忽视掉斑斑向他投来的说不上善意的目光  他拉了拉王嘉尔的袖子
“我先回房间了 给你留门”
王嘉尔点点头  他便转身往楼上走
身后传来斑斑戒备的声音  他在问王嘉尔
“哥 他是谁”
段宜恩的脚步顿了顿  他听到王嘉尔平静的回答
他说“段宜恩”
没有任何的前缀 也没加任何的形容词
_
我是你的什么人呢
我很想知道




水桥  005

王嘉尔回到房间的时候 外面的雨已经停了
段宜恩没有开灯 感觉到王嘉尔在黑暗里凑到他的床前 压着嗓子问他有没有睡
段宜恩说没有  翻过身来看着王嘉尔
他的眼睛在黑暗里亮晶晶的闪着光  有些脆弱的注视着他
他说段宜恩 我们逃跑吧
段宜恩盯着他看了一会  尽管房间里真的很暗  可他还是看见了王嘉尔有些红肿的眼睛
于是他坐起来 
“好  我们逃跑吧”
_
两个人 一个皮箱
一轮月 满天星
皮箱的轮子在石板路上摩擦发出很大的声响  在空荡的小镇里发出回音  段宜恩和王嘉尔沉默着买了深夜的列车  然后攥着火车票坐在车站发呆
段宜恩的嗓子紧巴巴的  他拍了拍王嘉尔的脑袋
“没事吧”
王嘉尔诚实的点点头
“好像有事”
段宜恩说不出话了 只能注视着王嘉尔 犹豫了一下 他俯下身  给了坐在皮箱上的王嘉尔一个拥抱
王嘉尔把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 声音很轻
“我看不清自己的心了”
“比起斑斑  我竟然更愿意和你一起坐火车”
段宜恩轻轻的点头
“嗯 那我陪你坐火车”
王嘉尔伸出手臂回抱住段宜恩   声音里是浓浓的疲惫
“我最喜欢的人 就在刚刚被我丢在青岩了”
段宜恩点点头
“可最喜欢你的人 现在正抱着你呢”
王嘉尔似乎被吓到了  傻愣愣的抬头看着段宜恩  段宜恩也看着他  眼睛里是前所未有的坚定
段宜恩从来都是这样的人 他很明白自己想要什么 现在的这一刻 他是想要他的
那样灵动的眼睛 那样生动的人
活生生的站在他面前的 这样美好的王嘉尔
他是想要的
段宜恩拉起王嘉尔的手  火车轰鸣着开了过来  段宜恩回头看着王嘉尔还有些红肿的眼眶
“走吧 ”
_
从南方到北方的距离
王嘉尔边听着段宜恩写的歌  边给段宜恩讲了他和斑斑的故事  想到哪里讲到哪里 段宜恩一直认真的听着  时不时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
“斑斑其实很爱你”
“我知道”
“那你现在 依然爱他吗?”
王嘉尔摇摇头
他和斑斑学生时代在一起 工作后坚持着没有分开 可现实压的他们透不过气 那些年轻时说过的永远和未来全都在争吵和冷战中磨成了笑柄
斑斑追到这里来 为的究竟是那点不甘心还是放不下 王嘉尔其实都懂
下雨的晚上王嘉尔和斑斑站在江南青岩古镇的小旅馆内  王嘉尔默默的给他擦着头发上的水 然后捧住他的脸
“斑斑  我们爱过 就把回忆留在这吧”
“我不想以后想到你 只能想到一个人深夜放声哭泣 彼此咬伤再为对方舔舐伤口的记忆”
斑斑一直没有说话  在他转身时用力的抱紧了他  发丝上的水滴在他的脖颈  冷的他一个激灵
斑斑说“我真舍不得”
王嘉尔很想说他也舍不得  可他背对着斑斑  伸出手拍了拍他环在他胸前的胳膊
“过的好一点”
斑斑在他身后轻轻点头 声音很沙哑  他说再见
王嘉尔再见
_
那些很爱很痛的都要告别
用力的拥抱 带着我的曾经好好过吧



水桥  006

段宜恩叫醒王嘉尔的时候 他刚刚做完了个很长的梦  迷迷糊糊的醒过来却忘记了梦的内容  段宜恩的脸距离他很近 他茫然的看着段宜恩的眼睛  突然心脏疼了一下
那里有很多王嘉尔看不懂的东西 深的像是快要把他整个人都装进去
“我们到了”
段宜恩的声音很轻 提起王嘉尔的皮箱带头下了车  王嘉尔一直迷迷糊糊的跟着他  下了车被冻的一个哆嗦  才突然清醒了过来
北方的小城  地上是厚厚的积雪  王嘉尔新奇的踩在雪上 听着发出的吱吱的声音 在白茫茫的雪地上留下一串脚印
段宜恩始终走在他身边  带着可以融化冰雪的温暖笑容看着他
_
他们寄住在当地一户淳朴的居民家里  家里只有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奶奶  对两个人很热情  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
两个人吃过了奶奶给准备的当地家常菜 就一同出了门
天空开始飘雪  王嘉尔是南方人 没有见过雪  不由得看的呆了
段宜恩始终走在离王嘉尔不远的地方 看着他扬起头  雪花落在他的睫毛上  随着他眨眼的频率融化在他的眼睛里
段宜恩走过去牵起了他的手
王嘉尔穿着奶奶给找的毛衣  不太合身 有些大了  半截手缩在袖子里 干净柔软的指尖露在外面  段宜恩握住  用手心的温度暖着已经微微泛凉的王嘉尔的指尖
王嘉尔侧过头看着他 雪花在两个人中间隔出了一道朦胧的屏障  段宜恩的声音清晰  天地间除了白茫茫的雪花只有他们两个人
“遇到你之前 我不喜欢我自己”
段宜恩的声音很轻 王嘉尔的笑容也很轻
“可遇到你后 我好像找到了意义”
“什么意义”王嘉尔笑容不变 偷偷的凑的离段宜恩近了一点
“所有的意义  我为什么来到这个世界 为什么要写那些旋律 为什么一个人走走停停经过那么多地方 为什么一个人生活了那么久”
段宜恩顿了顿 用手指轻拂下落在王嘉尔鼻尖的雪花
“都是为了遇见你”
“因为错过了你那么久所以我觉得很难过  连你的以后都错过的话  我会疯掉吧”
“王嘉尔 我很喜欢你 虽然我们认识的时间前前后后还没有一个月 可我从来没如此确认过 我喜欢你”
“和我反复推敲才会确定下来的音符不同  我见到你的那一刻 就知道 就是你了  不需要再改变了”
雪渐渐地停了  王嘉尔看着段宜恩站在他面前  神情严肃且坚定
“所以 王嘉尔 要和我试试吗?”
段宜恩笑了起来 眼睛弯成可爱的月牙  露出让人心动的小虎牙
王嘉尔的心脏又疼了一下  和在火车上清醒过来看到段宜恩时的痛感重合在一起
王嘉尔用没有被段宜恩拉住的手捂住自己的心口  然后他听见自己对段宜恩说
“好啊”


水桥  007

离开北方小城市 奶奶拉着两个人的手嘱咐他们要好好过
“人生在世总会遇到会让自己妥协的人 经历过再多的煎熬  只要遇到了就是圆满  奶奶希望你们过的好  就算过的不好 冲着对方笑一笑 没有什么过不去的”
段宜恩牵着王嘉尔的手 和他一起拥抱了老奶奶 然后登上了回家的飞机
_
后来呀
后来他们回到了那个车水马龙的城市
恢复了忙碌且无趣的生活  唯一不同的是
他们身边有了彼此
王嘉尔和段宜恩搬到了一起住  左手无名指上多了一样的戒指  再也没有一个人看过电影  养了一只总是被隔壁家小猫欺负的小狗  难得的假期一起去过很多安静又偏远的地方 也会因为忘记了早安吻而争吵  可看着彼此笑一笑 就舍不得说出互相伤害的话  工作的地方很远 可先下班的那个总是开心的穿越大半个城市去和另一个一起回家
斑斑留在了青岩  和珍荣成了很好的朋友  过着平静又恬淡的日子 
他们会一直这样平淡的过下去  直到变老  直到有一个人先离开 然后另一个人不久以后去找到他  再次相遇
_
“那他们会分开吗?”小孩子仰着小脸用稚嫩的童声问奶奶
老奶奶搂紧了自己的小孙女 看了看窗外纷纷扬扬的雪花
“不会分开”
“相爱的人永远不会分开 ”
_
相遇是恩赐
相守是惊喜


END

进度达成6/18

评论(10)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