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不老歌

非现实
涉及cp:宜嘉 范二 伉俪
个人脑洞勿上升真人







不老歌  001

王嘉尔印象里第一次见到段宜恩是一个空气清新的清晨  段宜恩穿着白色的长T  鸭舌帽盖住了半张脸 耳朵里塞着蓝牙耳机慢悠悠的经过他  王嘉尔恍惚的抬头 觉得他的身影像极了他刚刚分手的男朋友
行动永远快于思维 没有任何想法的挡住段宜恩的时候 王嘉尔依然没反应过来该说些什么
"嗯。。。你好"
王嘉尔闷闷的开口 看着段宜恩满头问号的摘下一只耳机
"请问 你有什么事吗?"段宜恩的声音很低  不清脆却很勾人 
"也没什么"王嘉尔揉揉自己白花花的头发 试图说点什么打破这该死的尴尬气氛"就是觉得 你长得很像我前男友"
话一出口 王嘉尔恨不得喊着巴拉拉能量时光倒退然后狠狠的收回这句话
气氛好像更尴尬了 王嘉尔刚想再说点什么 对面的段宜恩就开口了
"正确的搭讪方式不应该是‘你长的很像我下一任男友吗?’"
"诶?"王嘉尔反应不过来 傻愣愣的盯着段宜恩  手里一轻  段宜恩抢走了他拿在手里的手机  低头鼓捣了一阵  段宜恩裤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把手机扔回王嘉尔怀里 段宜恩丢下一句"等我电话" 就塞上了耳机晃晃悠悠的消失在街角
_
就在王嘉尔快要忘了这次不那么特别的偶遇的某一个夜晚  王嘉尔八百年不会响一次的手机突然铃声大作  王嘉尔穿着篮球背心 肥肥大大的短裤从客厅跑到卧室 盯着上面陌生的号码 突然想起段宜恩的样子
犹豫了一下 接起了电话  不那么陌生的声音传了过来
"开门 我在你门口"
王嘉尔傻愣愣的握着手机跑去玄关  一开门 就看到了门口穿着牛仔外套的段宜恩
敢情这没联系的半个月是去调查自己了?
"不请我进去坐坐?"段宜恩推推挡在门口发傻的王嘉尔 又欲盖弥彰的加了一句"路过 来找你玩"
说完绕过王嘉尔自顾自的进了客厅 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王嘉尔跟着走了进来 站在沙发前思考着该说些什么
"给我咖啡就好"段宜恩眯眯眼睛
"哦"
在段宜恩喝完一整杯咖啡之后 王嘉尔终于回过神来
"你来这里做什么?啊不  我是问 你哪位?不不不 我是说 你叫什么名字?"
"段宜恩"段宜恩继续眯着眼笑着"你不记得我?"
"哦 记得"王嘉尔不至于记不起半个月前的事
段宜恩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王嘉尔的鼻尖  半晌 得出了结论
"不 你不记得我了"
王嘉尔觉得段宜恩的表情有些委屈  于是也不计较段宜恩的目光从他的鼻尖转移到他的嘴唇上这件事了 只是疑惑的想着以前难道也遇到过他?
"王嘉尔 你知道你多贵吗"
段宜恩的声音低低的传了过来  王嘉尔大脑里咵嚓一个大雷一道闪电   终于想起了和段宜恩的初遇
那时的段宜恩穿着板板整整的西装长腿一跨走进王嘉尔经营的酒吧  半倚在前台上冲着前台的接待小哥抛媚眼  嚷嚷着要见老板
小哥作为在全市最大的MB酒吧工作了近一年的接待 训练有素的安抚着段宜恩 一边拿起内线电话给王嘉尔打了电话
王嘉尔赶到的时候 段宜恩正扯着接待小哥的领子嚷嚷着什么  在一旁束手无策的前厅经理看到王嘉尔就沉着脸走过来
"老板 段氏的总裁 看样子喝醉了"
王嘉尔皱皱眉  难怪会大张旗鼓的把自己叫出来才能处理  只是这鼎鼎有名的段氏总裁酒品怎么就这么差
"段先生好不容易大驾光临  怎么偏要和我这小接待过不去呢"
"你就是这的老板?"段宜恩迷迷糊糊的看着王嘉尔 "你这儿不都是MB吗?今晚就你来陪我吧"
王嘉尔不耐烦的挑挑眉"段先生 你知道我多贵吗?"
后面的事儿王嘉尔也想不起来 只是记得最后段宜恩的秘书满脸歉意的把他们醉的快要上天的总裁接走 这场闹剧才勉强收场
"对不起"段宜恩的声音把王嘉尔拉回现实  王嘉尔疑惑的看着段宜恩
"那次的事 酒醒了之后了解到事情的经过总觉得欠你一句对不起"
"所以才找到我家来?"王嘉尔疑惑
"当然不是"段宜恩似笑非笑的靠近王嘉尔
"我是来做你下一任男友的啊 忘了你之前说过的话了?"
王嘉尔白了他一眼

不老歌  002

被段宜恩纠缠了近一个月的王嘉尔表示身心俱疲 
每天一推开门就看见段某笑嘻嘻的站在门口  一进酒吧就看见段某色眯眯的盯着自己  连忘了开车站在路口打个车都能“碰巧”遇到段总裁兜风路过
大半夜您兜的哪门子风?
西北风吗?段总好情趣啊
王嘉尔内心狠狠的翻了个白眼  拉门上车
“你喝酒了?”王嘉尔这头还没坐稳  段宜恩已经皱着鼻子往他身上凑了过来
王嘉尔自暴自弃的嗯了一声 然后果断的靠在椅背上任由段宜恩给他系上安全带
“有烦心事?”
“想去海边 司机先生  带我去海边吧”
段宜恩没说话  打着方向盘直奔海边
月色泛黄 海浪轻轻的拍打着海岸 沙滩还保留着白日的温度 被月光反射出些微的光来
总的来说 海边的夜景 美好的像一幅画
如果忽略掉趴在海滩上像个脑残儿童高声唱着《九妹》的王嘉尔  段宜恩觉得他会有兴致坐下来好好欣赏一下美好的夜景的
“我说姓王的”段宜恩皱紧了眉  抱着膝盖坐在王嘉尔边上 表情像吃了屎“你中枢神经堵塞了?”
王嘉尔正好唱到“哥哥心中的九妹你知道吗”被迫停下歌声 一脸不悦的回过头死盯段宜恩
“谁让你陪我来了?不乐听快开着你的小车离开我的世界 你不懂我我不怪你”
段宜恩哼了一声 四仰八叉的躺倒在王嘉尔身旁 接着他没唱完的歌嚎了起来 末了歪过头看着一脸惊恐的王嘉尔  得意的用手指摆了把小手枪出来
“你不知道吧 我的人生守则就是陪着喜欢的人发疯 陪着喜欢的人正经 你要发疯哥哥就舍命陪君子咯”
王嘉尔眼角抽搐  默不作声的转了回去  也学着段宜恩的样子用手摆了个小手枪冲着天空  段宜恩以为他不会再说话了  刚想找个话题聊聊  王嘉尔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怎么说呢  段宜恩听着王嘉尔说的话  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可怜
王嘉尔说
“段宜恩啊 我有喜欢的人  真不想耽误你”
段宜恩的小手枪折了 他的食指弯曲  连再伸直的力气都没有了
“真不公平啊”段宜恩收回了手“好不容易遇到了喜欢的人  王嘉尔 你怎么这么不负责呢”
段宜恩没好意思说  他喜欢王嘉尔可很长时间了
哪个总裁喝多了跑到MB酒吧去闹事啊?哪个总裁晨跑碰上个搭讪的就留人家电话号啊?哪个总裁没事干成天缠着一个心里有喜欢的人的男人团团转啊?还不是因为对方是王嘉尔嘛
其实段宜恩老早就认识王嘉尔了  将近一年了 那时候王嘉尔还和他喜欢的人 也就是他前男友好好的在一起呢  碰巧就在停电的商场电梯里陪了密闭空间恐惧症的段宜恩一会  他王嘉尔贵人多忘事一回头把段宜恩忘了个干净  段宜恩可就一眼万年了
但我们段宜恩是君子啊 大费周章的了解到王嘉尔已经名花有主了之后 就心甘情愿的当起了王嘉尔身边的小透明  秉持着不打扰但持续关注的原则  在王嘉尔身边晃悠了一年  但王嘉尔一心扑在他小男友身上  愣是没注意到我们自体发光的段男神
我们段男神委屈的快放弃了  于是有了醉酒失态大闹酒吧这一出
之后却突然发现王嘉尔身边那个碍眼的小男友不见了  这才敢光明正大的制造偶遇
确定了小男友已经变成前男友  才敢展开攻势追求
这不还没等放大招呢 王嘉尔先给他来了个秒杀
段宜恩越想越憋屈
“我说 你能不能让我喘口气再给我判死刑?”段宜恩可怜巴巴的开口
王嘉尔决定冷漠到底
站起身拍拍屁股 冲着段宜恩的车大摇大摆的走了过去 嘴里还招呼着
“快走吧司机先生 宝宝困了 请送我回家”



不老歌  003

段宜恩有一个表弟叫崔荣宰  崔荣宰有一只狗叫coco  段宜恩喜欢coco又喜欢王嘉尔 理所当然的认为王嘉尔也会喜欢coco  于是大中午的段宜恩连饭也没吃 就抱着coco跑到了王嘉尔家砸门 
门开的有点慢  段宜恩看着一脸尴尬的王嘉尔一气呵成的吼了一大段话
“宝宝我给你介绍个小伙伴它叫coco特别萌不随地大小便还会握手呢!”
自从那天王嘉尔说了一句宝宝困了 段宜恩就开始恶心的叫王嘉尔宝宝  每次听了王嘉尔都会炸毛的 可是这次王嘉尔没有
依然维持着一脸的尴尬
空气迷之静谧了一会  一个清亮的声音就从客厅里传了过来
“嘉嘉 你朋友?”
王嘉尔尴尬的嗯了一声  然后那声音的主人就出现在了玄关
段宜恩认识这人
在王嘉尔身边当小透明的那一年  段宜恩曾无数次的看见这人搂着王嘉尔 牵着王嘉尔  抱着王嘉尔
王嘉尔的前男友  他还知道王嘉尔一般都撒娇着称呼他为——
“在范哥  这是段宜恩 我一个朋友”
段宜恩在门口吸吸鼻子  心里告诉自己 不能怂  不是已经前男友了么 怕什么
段宜恩一手抱狗  冲那人伸出了手
那人笑了一下 眼睛眯成一条缝  眼角的两颗痣格外显眼  握住他的手
“你好 我是林在范”
林在范是韩国人  看起来很和善  又有点高冷  段宜恩发现这个男人除了面对王嘉尔时会有很多种情绪以外 面对别人时都是礼貌又疏离的
现在段宜恩和林在范面对面坐在沙发上  王嘉尔端着咖啡放到段宜恩面前
“嘉嘉 家里为什么有咖啡?”没等段宜恩说谢谢  林在范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王嘉尔慌张的摆了摆手 坐到林在范身边
“在范哥 我真的没有偷偷喝咖啡  只是会备着一些而已”
林在范点点头  然后冲着一脸懵逼的段宜恩开口“嘉嘉喝咖啡会胃疼”
林在范温柔的笑了笑 段宜恩点点头 第一环节 K.O
一直到段宜恩手里的咖啡凉了下来 三个人还是一言不发  空气中的尴尬越来越浓的时候  林在范终于起身
“嘉嘉  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我今天和你说的事希望你能考虑一下 我……我是认真的”
王嘉尔也站起来 闷闷的嗯了一声 然后把林在范送到玄关
段宜恩眼观鼻鼻观心  偷偷用余光看到林在范换好了鞋子站起来拥抱了王嘉尔  王嘉尔抬起手回抱住他  还轻轻拍了拍林在范的肩膀
段宜恩撇撇嘴  觉得手里的咖啡苦的要死
_
王嘉尔回来坐到段宜恩身旁  低着头一言不发
段宜恩本来还想再耍一会脾气  可是侧过头看着王嘉尔低垂着头一言不发的样子又心疼的紧  犹豫了半天 还是别别扭扭的伸手揉了一下王嘉尔的头
“心情又不好了?”
王嘉尔点点头  又摇摇头  然后叹了口气
“段宜恩  在范哥让我和他去韩国”
……
coco在地上打着滚  阳光透过窗子照进来  屋子里细小的灰尘上下漂浮
段宜恩的眼睛突然变的干涩
“所以呢?”声音也变的干涩“你答应了?”
“还没有”
“还没有?意思就是也许会答应了?”
王嘉尔没有说话  段宜恩紧盯着他 生怕错过他一丝表情
“那么……不回来了吗?”
王嘉尔伸手抱起了coco  半晌  挤出了一句对不起
段宜恩突然很火大
他喜欢了一年多  纠缠了好几个月的人最后对他说对不起
段宜恩把王嘉尔压倒在沙发上  coco叫了一声从王嘉尔的身上跳下去  王嘉尔吓了一跳 睁着大眼睛看着段宜恩
王嘉尔的嘴唇泛红  眼睛里闪着段宜恩抵抗不了的光  段宜恩就那么失神的吻了上去
王嘉尔没有推开他 
段宜恩用舌头撬开王嘉尔的贝齿  找到他的小舌头纠缠不清  王嘉尔意外的配合  直到哭泣
段宜恩惊慌的坐起来  看着王嘉尔红红的眼睛
“段宜恩 你讨厌死了”王嘉尔越哭越大声 
段宜恩慌乱的把他抱紧怀里
“段宜恩你怎么这么烦”
“嗯 我烦我烦  你别哭了”
“我讨厌死你了段宜恩”
“可我喜欢你 ”
“……”
“别哭了 求你了 别哭了”
段宜恩抱着王嘉尔 一下一下轻轻拍着他的后背 像哄孩子一样  直到王嘉尔的哭声渐渐低下去
段宜恩想看看怀里的王嘉尔的脸  王嘉尔却使劲往他怀里钻
“能不能别看啊”王嘉尔的声音透着委屈“怪丢人的”
“好我不看”
“段宜恩”
“嗯我在”
“我要是走了 你怎么办啊”
段宜恩想说我没关系  可是他不太会撒谎 干脆盯着王嘉尔的头顶发呆
王嘉尔等了半天没听见回应  抬起头就撞上了段宜恩的视线
段宜恩深深的看着王嘉尔 突然想把一直以来想说的话完整的说出来  所以他拉起王嘉尔的手  看着他的眼睛 字字真诚
“王嘉尔 我真的很喜欢你  比你想象还要久  还要真诚”
“我没喜欢过人 你是第一个  我不知道怎么样能让你也喜欢我 只能每天出现在你身边尽我所能的照顾你”
“可现在看来  可能我太笨了 以后也没有机会了  不管你的决定是什么 我喜欢你好像不会改变呢”
“如果你走的话 我会等你 可我舍不得你 这是真的”



不老歌  004

段大总裁已经一个星期没有离开办公室了
因为王嘉尔最终还是决定要走
“我和在范哥在一起很多年了  我放不下他”这是那天在王嘉尔家王嘉尔对段宜恩说的最后一句话
段宜恩没有问王嘉尔那天为什么没有推开他 也没有问王嘉尔为什么哭着问他走了自己怎么办
段宜恩缩头乌龟一般的躲了起来
他怕见他
怕见到他就会想法设法的把他留下来不再让他离开  可这显然不现实
段宜恩坐在办公椅上无意识的敲着笔电  脑海里琢磨着还有一个星期王嘉尔就要离开了  自己这一厢情愿的单恋也会随着他走而不了了之了吧
正暗自难过 办公桌上的内线电话就响了起来 
“段总  一楼大厅有个人非要见你”
“不见”
“可是段总  他让我告诉你……”前台的秘书顿了一下 似乎在思考怎么样开口显得比较自然  段宜恩心情差得很  语气不快的回了句
“告诉我什么?”
“段总……他说……他是你的宝宝”

段宜恩以自己都没反应过来的速度扔下电话冲出了办公室  慌慌张张的坐电梯到了一楼大厅 果然看到了正在冲前台秘书抛媚眼的王嘉尔
段宜恩看着他精致的侧脸失笑
这要放在平时 以王嘉尔这种说辞前台秘书一定理都不会理就找保安来清人了  更别提打扰自己  不知道王嘉尔这小妖精又对人家妹子做了什么魅力发散呢
“宝宝”段宜恩隔了老远冲着王嘉尔喊
王嘉尔回过头  无视掉周围窃窃私语的职员  一蹦一跳的跑到段宜恩面前
“还劳烦段总亲自下楼接我 真是不好意思呢”
段宜恩拉起王嘉尔的手  带着他往电梯里走
段宜恩觉得自己疯了  一进电梯 段宜恩就把王嘉尔按在门上粗暴的吻了起来
段宜恩是君子 可一想到还有一个星期王嘉尔就要离开 段宜恩就控制不了自己
王嘉尔侧过头躲避着段宜恩
“我说段总……这可是电梯里……你不怕被人看到”
“我不怕 这个电梯除了我没有别人用”
“段宜恩”王嘉尔用了力气 使劲的推开段宜恩  然后伸出手去擦了擦段宜恩的嘴“我今天来找你不是来和你接吻的”
段宜恩拉下王嘉尔糊在自己嘴上的手  捏在手心 一言不发的带他进了办公室
王嘉尔像进自己家一样坐在沙发上 然后就仰起头  死盯着段宜恩 也不说话
段宜恩被他盯的浑身不自在  刚要开口就又被王嘉尔打断了
“我说段宜恩 你对谁都这样吗?”
段宜恩没反应过来 一脸茫然的看着王嘉尔
“我是说  不由分说抓住就亲这个行为 你对谁都这样吗?”
王嘉尔的神情很认真  脸上写满了不开心
段宜恩以为他吻王嘉尔让王嘉尔不开心了  苦笑了一下
“你知道的 面对你我没有理智”
“不是这样段宜恩 我是说 别人 你对别人也这样?”王嘉尔皱着眉  一脸不悦
“当然不……”段宜恩条件反射的回答到一半  突然反应了过来  这祖宗这是?吃醋了?
“阿西”王嘉尔烦躁的揉揉自己的头发“段宜恩 你真的要烦死了”


不老歌  005

段宜恩一脸懵逼 表示非常委屈  但还是顺着王嘉尔的话点点头表示你说的话我都无条件同意  没想到王小麻烦又突然笑了出来
然后一脸严肃的掰着手指对着段宜恩控诉着段宜恩的“罪行”
“我不能跟在范哥去韩国了”
“因为我舍不得你”
“虽然才认识你不久  但是一想到以后不能去每一个地方都看的到你就特别难过”
“段宜恩 我舍不得你  真讨厌 我怎么会舍不得你呢  连在范哥我都舍得了  想到你吻别的人我还会吃醋”王嘉尔委屈的皱着小脸  得出了结论
“段宜恩 你有毒吧?”
段宜恩震惊的说不出话 他不明白王嘉尔这一番话的意思 他只能盯着王嘉尔的眼睛  那里有光  有他的整个世界
王嘉尔被他看的不好意思 低下头避开他的视线 然后伸出手去拉住了段宜恩的袖子
“我是想说 段宜恩 我好像有一点 有那么一点点喜欢上你了”
段宜恩没有说话  只是紧紧的把王嘉尔抱在了怀里
其实王嘉尔是今天的飞机  他和林在范已经到了机场 本想悄无声息的走  免的段宜恩知道后会难过  可是一到机场 林在范就拉住了王嘉尔
从家里到机场的一路上 王嘉尔都在不停地说段宜恩 
“阿这个甜品店很好吃的上次和段宜恩一起来过”
“在范哥你看这个柱子上次段宜恩倒退的走路还撞到上面了哈哈哈超级蠢吧”
“你快看那面墙上的涂鸦是我和段宜恩一起画的他画的真难看啊”
……
林在范一路都没有说话  只是在马上要登机的时候 拉住了王嘉尔
“嘉尔 你还爱我吗?”林在范神色认真 细长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  王嘉尔突然有些慌乱
“在范哥 你为什么这么问”
“嘉尔”林在范深吸一口气 把双手搭在王嘉尔的肩膀上“我很喜欢你 喜欢到见不得你受委屈  我和你在一起这么久了 你的每一个想法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动作我都了解  嘉尔 你不开心  你明明不愿意跟我走”
“我不想你后悔 我也不想你过的不开心”
“所以嘉尔 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  你要继续和我走  还是留在这里?”
王嘉尔被林在范问的哑口无言
和段宜恩短暂的相处时间里发生的事情像放电影一样在脑海里回放
段宜恩在车里痞气的笑着和他说“嗨帅哥 要搭顺风车吗?”
段宜恩在他的酒吧门口对着刚走进来的他挥手“哇好巧哦”
清晨王嘉尔刚打开房门  就能看见拎着早餐的段宜恩  明明困的直点头 却还是在看到他是打起精神扯出温暖的笑容“又不打算吃早饭了吧?你不乖哦”
……
是了  林在范最了解王嘉尔  所以他知道  那个叫段宜恩的男人已经打败了他  他却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
因为他的愿望 是王嘉尔快乐
林在范站在机场大厅里 回忆着王嘉尔转身跑走时坚定又自由的背影  低下头 对着空气轻轻的开口
“再见了嘉尔  你要幸福啊”
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不老歌  006

段宜恩有个表弟叫崔荣宰  那是一个十分可爱的男孩子  喜欢张着嘴大笑  喜欢唱歌  是coco的主人
可是性格温和  乐观开朗  精神状态正常的崔荣宰偏偏和王嘉尔产生了奇怪的化学反应
段宜恩坐在沙发上  看着对面一边张着大嘴笑声震天一边啪啪拍着王嘉尔胸脯的崔表弟 突然怒从胆边生  大跨步把王嘉尔从崔小七的巴掌下解救出来  无视崔小七依依不舍的眼神拉走了王嘉尔
“我说 你到底跟我表弟说什么他笑的那么恐怖?”
“我什么都没说好嘛!你表弟也太能笑了吧  我觉得我右耳已经聋了”
“他打你你不会躲啊!?”
“又不疼!打就打呗!”
“那也不能往胸上打啊!”
“……”王嘉尔无语  敢情在这吃飞醋呢?
_
本来段宜恩是要带着王嘉尔回家出柜的  没想到段宜恩的父母听说了儿子要带男朋友回家紧张的立马定了机票出国  美其名曰镇定一段时间  实际上就是找个借口出门玩去了
王嘉尔就不懂了  他这是被接受了还是没有?
段宜恩给的答案是肯定的  甚至已经开始着手准备带着王嘉尔出国扯证了  王嘉尔表示你的进度太快我快卡死机了  于是三天两头跑去找崔荣宰   崔荣宰超级喜欢他  每次和王嘉尔在一起都笑的不能自理
于是出现了上面的情景
王嘉尔正打算宽慰一下段宜恩胡思乱想的心  手机就响了起来
来电显示在范哥
王嘉尔偷偷看了看段宜恩的眼色  然后躲到一边去接电话
“在范哥?”
“嗯 嘉尔 过的好吗?”林在范的声音听起来很疲惫  王嘉尔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距离林在范离开中国已经三个月了 期间一直没有联系  王嘉尔也试过主动联系他 可他不接电话
“嗯 我过得很好在范哥 你……你还好吗?”
“王嘉尔 我有一点想你”
王嘉尔接不上话  屏住呼吸一声不吭的听着林在范在那头清浅的呼吸声
段宜恩在不远处看着他  眼睛很亮
“在范哥 希望你幸福”
王嘉尔挂了电话
他明确的知道他爱的是段宜恩  所以他并不打算和林在范纠缠不清
王嘉尔是很洒脱的人  爱憎分明  张弛有度  他和林在范学生时代在一起  被宠爱的心安理得  没有思考过自己回应给林在范的是不是同等的爱  终于喜欢和悸动磨成习惯  是林在范先选择放手
王嘉尔难过了一段时间  然后收拾好心情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大抵还是爱的不够深刻  王嘉尔觉得可惜  但不至于肝肠寸断  后来遇到了段宜恩  王嘉尔脑海里就一点点被段宜恩占满
王嘉尔握着手机看着不远处温柔注视他的段宜恩 一蹦一跳的跑过去扎进他怀里
大概我以前不懂爱的最根本原因
是因为没有遇到你吧


不老歌  007

最后一次收到林在范的短信时  是法国的五月  段宜恩和王嘉尔牵手走在香榭丽舍的大街上  步伐很慢  声音很暖的商量着去普罗旺斯看薰衣草
阳光很温和 段宜恩的侧脸很好看 握着他的手很暖  王嘉尔掏出手机  翻看着远从韩国传达来的祝福
林在范说他开始过得好  遇到了想要好好喜欢的人  那人唱歌很好听  黑色的头发很软  不会像王嘉尔的白毛一样有些扎手  声音很柔和  笑起来眼角会有细细的皱纹
林在范还说王嘉尔你没有错  爱不爱强求不来  陪伴一场已经是恩赐
林在范最后说谢谢  你们要善良 坚定的一直走下去  因为我也会
王嘉尔笑了  心里不太小的石头落地 还好最后他们都过的好
他收起手机  捏了捏段宜恩的手心
段宜恩侧过头来看他  王嘉尔站定
在一大片金色的阳光下
在路边漂亮古老的建筑旁
在脚下这片美好的土地上
心怀感激并虔诚的  亲吻了段宜恩
段宜恩扣在他腰上的手微微用力 
太阳越来越暖  这个世界上的人
都在微笑



END

进度达成5/18

评论(14)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