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梦话

非现实

宜嘉/七嘉

全文小七视角


梦话  001

我一直觉得像Jackson哥那样的人 应该没有人会不喜欢
我叫崔荣宰  爱上Jackson哥的那年十八岁整  可他身边太多人  分不出一点点注意力用来记住我的名字
“能陪在他身边的你  我真的好羡慕啊”
我说这话时Mark哥正拿着手机和Jackson聊天  我凑过去正好看见了Jackson发过来的表情  一只萌萌的小狗在打滚撒娇  样子很像他
Mark哥给他的备注是“嘎嘎”
我不太认识的汉字  但足以让我感觉到他们对彼此的特别
“谁?”Mark哥一脸茫然的抬起头看我“陪在谁身边?”
我摇摇头 回过身去找斑斑有谦接着唱歌
我是崔荣宰  艺术高中二年级声乐班的优等生   暗恋隔壁班的Jackson  这是一个没有人知道的秘密

珍荣的生日聚会终于结束时 我在门口看到了因为有事没能到场的Jackson
他抱着一个大盒子  靠在身后的黑色摩托车上 摩托车上放着两个头盔  一黑一白
他走过来 把盒子放到珍荣怀里
“生快啊兄弟”
“切  叫你喝酒都不来  还特意来给我送礼物?”
“谁说我特意来给你送礼物了?我是来接我Mark的  给你送礼物纯属顺便”
斑斑和有谦做出要吐的表情  他跑过去勒紧了他们俩的脖子
珍荣笑着打他 他又跑到Mark身后
“兄弟 又大了一岁赶紧找个对象吧 管他姑娘小子呢  兄弟祝你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啊”
然后他笑着拉了Mark哥坐上摩托车 把白色的头盔递给他 自己戴上了黑色的  朝我们一大群人挥手告别后绝尘而去
我一直站在人群里  看着他笑 看着他闹  看着他距离我时远时近  视线却从没有落到过我身上

他是Jackson 中文名字叫王嘉尔  艺术高中二年级舞蹈班的班长  有一大群兄弟朋友  有一个叫Mark的爱人  还有一个总是被他忽略的暗恋者
那就是我

梦话  002

Jackson站在我面前盯着我的那一刻 我慌乱的想要钻到地下去 我的手里还拿着想要偷偷放到他衣服旁边的维生素饮料
他在打球  穿着黑色的背心 肌肉线条很漂亮  我看到他的外套放在场边的看台上  正在把买给他的饮料放在他衣服旁边时  他不声不响的出现在了我身后 然后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吓得险些跳起来 而他盯着我看了半天  最后 指了指我手里没来得及放下的饮料
“买给我的?”
我木讷的点点头 他伸手拿过饮料  仰头喝了一大口  然后冲我伸出手
“我叫Jackson 舞蹈班的”
我楞了一下 然后赶忙伸出手握住他的  用我能发出的最标准的发音对他说
“我叫崔荣宰  声乐班的崔荣宰”
“荣宰”他重复我的名字 省去了姓氏  仿佛已经和我熟识很久  他晃晃手里的饮料“谢啦”
然后他突然靠过来  离我很近很近 我甚至能看到他脸上细小的绒毛  闻到他身上洗衣粉混着一点点的汗味  我紧张的快要站不稳  可他只是绕过我拿起了放在我身后的他的外套
“以后再见面吧”
他说着  拎着衣服走远
我一个人双腿发软的站在原地
暗恋他的第六个月  他终于知道了我的名字
我还闻到了他身上的味道

我回到班级时  同桌珍荣正在百无聊赖的玩着手机  我凑到他跟前
“珍荣哥  你和Jackson是怎么认识的?”
“从小一起长大的  怎么突然问这个?”
我摇摇头“没什么”
珍荣表情奇怪的看着我  欲言又止的转回去
课程无聊又枯燥  班级同学睡了一大半 我推醒身边的朴珍荣
“哥  给我讲讲Mark哥和Jackson的故事吧”
珍荣拍拍我的肩
“不要喜欢没可能的人 荣宰 Mark和Jackson是不会分开的”
我想说我知道  整个学校的人都知道Mark和Jackson不会分开 可我还是想知道他们的故事  我转学过来的时候他们就在一起 他们如何相识  怎么样相爱 中间经历过什么 克服过什么  我都好奇的要死
珍荣摸摸我的头  叹了口气

梦话  003

Mark和Jackson很久以前就在一起了
没有人知道很久是多久  就连最早认识他们的珍荣都不知道
珍荣说 认识他们的时候  他们已经默契且彼此珍惜
Jackson是孤儿  住在Mark父母家旁边的孤儿院  Mark的父母常年都留在国外  莫名其妙相依为命的两个孩子莫名其妙的相爱  没有人知道他们究竟走过了多少的难过
珍荣说Jackson经历过很多绝望的日子
高一的那一年Jackson红着眼睛去找珍荣  还没成年的两个孩子一言不发的坐在一起喝酒
Jackson醉倒之前  说珍荣啊 他要订婚了
商业联姻
没有人管你喜不喜欢  懂不懂  年龄有多大
利益走在前面  Mark没有勇气拒绝
都是十几岁的少年 站在爱情面前没有那么无坚不摧所向披靡  Mark不想妥协  但他没有办法
第二天一早Mark过来接他  站在门口  两个双眼通红的少年面对面站着  珍荣站在一边看着  生怕两个人打起来
可长达半个钟头的沉默后  Jackson先开了口
不过是两句话  珍荣说他能记得一辈子
“你订婚吧”这是第一句
“我不会离开你”这是第二句

珍荣说到这里用笔在纸上写了“爱情”两个字  然后侧过头看我
“荣宰 你说 要有多深的爱情多强大的心 才能做到他这样呢?你可以订婚  你可以有名义上的妻子  你可以把她带到所有人面前  可我不会离开你  哪怕没有人接受没有人祝福  也没有人知道我的存在 都没有关系  因为离开你  你会难过”
委屈自己也不想你难过
真的很像他啊  善良又勇敢

再往前  中考结束的那一年
Mark的父母要他出国继续学业  Jackson知道后什么都没有说   默默的陪着他收拾行李 准备要走的东西  陪着他办签证和护照   一整个假期  他们没有和朋友出去玩  也没有分开过
假期的最后一天  Jackson送Mark到机场  拥抱他的时候轻轻的吻了他的嘴角  然后Jackson笑的很好看  对他说保重
Jackson说他一整个假期从来都没有哭过  就那么理所当然的接受了这件事  可Mark在他吻上他嘴角的那一刻起 就做了决定
去他的口口声声为自己好却只知道利用自己的父母 
去他的国外留学
去他的前途
他只要Jackson
飞机起飞的前一秒  他拉着Jackson跑出机场跑回他们一起生活的小公寓  抱着他一遍一遍的说着我爱你
Jackson其实很爱哭  Mark对他说过的最重的承诺  不是我永远爱你   不是我会永远和你在一起   也不是我永远不会让你哭
而是你每一次哭泣  都会在我怀里

我趴在桌子上  外面的柳絮飘的到处都是

梦话  004

半个月后的某一节课的课间  我趴在桌子上玩手游  珍荣被老师叫去琴房  我一个人打发着时间
好听的声音在我上方响起的时候  手机界面上飘出一行红色的字
game over
Jackson站在珍荣的座位旁  看着我笑
“嗨荣宰  又见面了  这是珍荣的座位吗?”
我呆滞的点头  他得到答复后坐了下来
在我身边  趴在桌子上  白色的头发有一缕立了起来  很有杀伤力的可爱
“珍荣去哪了?”
他突然开口 我吓了一跳  才反应过来我的手指已经停在了他那缕头发的上方   我悻悻的收回手  声音有些郁闷
“去了琴房”
他回过头看我  哦了一声
“你找他有事?”
“不是  just心情不好”
“为什么心情不好?”我脱口而出  又意识到我问的有点多  便低下头不再说话
没想到他竟然伸出手摸了摸我的头发
“荣宰很可爱啊”
他轻轻的笑着 
我心里开出了花朵  他叫我的名字  他说我可爱
“跟Mark吵架了  我  好像有点无理取闹  可是不想道歉”
他继续说着   我心里刚刚开的花朵又快速的枯萎
原来是昙花啊
我这样想着  转过头看他  他的眼角往下垂着     嘴巴轻轻嘟起  看起来很不开心
“哥 我给你唱歌吧”
他笑着点头  然后趴在我旁边

上课铃响起的时候我正好唱完了整首歌   珍荣还没有回来  他站起身拍拍我的肩膀
“我们荣宰歌唱的真好啊 下次还来听你唱歌哦”
然后他双手插在口袋里  晃晃悠悠的走出了班级
又一节课下课的时候   我从窗子里看到了他
和Mark并肩走在操场上  阳光很好  落在两个人并在一起的肩膀   柳絮依然在飞  落在Jackson的头发上  Mark伸手替他拿下来  不小心扯到了他的发丝    他张牙舞爪的把Mark的头夹在胳膊底下  用手指轻轻的敲着他的头
Mark在他胳膊下面双手合十撒着娇   他似乎很受用  别别扭扭的松开了Mark   Mark一得到自由  就伸出手把他抱进怀里  他推着他  脸上却带着暖暖的笑意   Mark四周看了看  快速的在他鼻尖吻了一下
他的脸变的很红  害羞的样子很可爱  Mark拉起他的手  两个人绕着操场一圈一圈的走
看来已经和好了呢
阳光很好
柳絮依然在飞
我哼着之前唱给他的歌  不知道该想些什么

梦话  005

一直到高考结束  他都没有再来听我唱歌
我想着  他真是个不守信用的人啊  却没有办法讨厌他
毕业典礼的那一天   我作为毕业生代表上台讲话  视线扫过整个礼堂  在最左边第六排看到了 他   和Mark并肩坐在一起   视线停在Mark手里的毕业证书上面的照片上   我拿着话筒站在台上  突然没了开口的兴致
我最希望能看到我的人没有看我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规规矩矩的背完了演讲稿  我走下台  路过他们班时竟然又闻到了第一次告诉他我的名字时闻到过的他的味道
毕业了
我大概以后连每天看着他的简单愿望都实现不了了

Mark和他考进了同一所大学  我去了和他们同一个城市相邻的大学  珍荣决定出国   斑斑和有谦去了中国的最南边
珍荣出国的前几天  找我们去吃散伙饭
说的很让人难过   我连去赴约都没有勇气
可我还是去了
因为Jackson会去
Mark取消了婚约   和家里人的抗争虽然还看不到希望  但起码他们已经有了勇气和能力开始
席间Jackson喝了很多酒  摇摇晃晃的拥抱每一个人  Mark一直跟在他身后扶着他   小声的叫他嘎嘎
他走到我面前时  我的指尖都是冰凉的  他抱住我  轻轻的拍着我的后背
“虽然认识的时间最短可荣宰是很可爱的弟弟呢   说过要常去听你唱歌的也没有做到  真的很对不起  以后还在一个城市要经常联系  下次和Mark吵架的话还去找你听歌  这次是说真的哦”
我回手抱住他  大口的呼吸他身上的味道
我说“不要吵架”
“不要和Mark哥吵架  好好的在一起  开心的时候也可以找我来听歌的”
他笑着松开我  Mark搂着他的肩  他们去对下一个人告别
我留在原地  还没有回过神来
我刚刚也做了告别
和我不算盛大的青春 拥抱 然后笑着说了再见

梦话  006

大学生活比想象中还要清闲一些  我除了上课以外其余时间都用来写歌   偶尔也会和Jackson和Mark约着一起吃顿饭喝杯咖啡   Jackson胖了点  Mark把他照顾的很好
两个人偶尔会闹别扭  但是Mark哥会让着他  两个人进了同一个社团  在校外租了公寓  继续过着连体婴一样的日子
我还是喜欢他
不是没试过放弃  和他们两个熟了之后这种放弃的想法尤其迫切  他们的感情太坚固  任凭我望穿秋水也动摇不了丝毫  更何况我根本没想过试着动摇他俩的感情
我一边祝福 一边拼命的放弃和克制  虽然效果不显著 倒也不至于失控
起码直到现在为止  依然只有珍荣知道我对Jackson的感情
Mark哥被家里要求体验生活  周末的时候有兼职   Jackson怕寂寞会跑过来找我  或者一个电话把我从五线谱纸上拉出来去他家尝尝他为了Mark新学的甜点和布丁  有时候也会拉着我去Mark兼职的咖啡厅一坐坐一下午  苦恼纪念日或者生日礼物的时候也会叫出我  听听我的意见 和我一起大街小巷的选一条合适的手链
也会唱歌给他听  我买了钢琴 放在我一个人住的公寓客厅的一角  背对着沙发  有时他坐在沙发上  我在他背后弹着钢琴唱着歌  他听着听着就会睡的很熟
我是有些满足的   相比较之前暗无天日的暗恋  现在的他起码是需要我的
需要 很美好的词汇不是吗
虽然我知道 不是我 也会有其他人唱歌给他听 陪他选礼物  帮他试吃甜品  可现在是我啊
他们与Mark哥的家人的抗争初见成效  春天刚来的时候Mark哥还带他回了家  据说段爸爸虽然对他不算友好  倒也尊重 段妈妈会拉着他的手和他说一些Mark小时候的事情
他很开心  眼角眉梢都是笑意  这哥就像个小孩子  情绪总是藏不住也不屑于隐藏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  我不谈感情  只注视着他  日子久了竟也生出几分惰意  想着这一生就这么过了  也未尝不好

梦话  007

我坐在钢琴前发呆  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  我拿起手机  来电显示是一个心形
我迅速的划下接听键  他在电话那边声音颤抖
他说“荣宰 我痛”
我迅速的弹起来 没有丝毫犹豫的冲到玄关披上外套
“Jackson  你在哪?”
他声音里的虚弱让我心慌  混着风声和小声的抽泣  我抬头看着房间被雨水拍出很大声响的窗子  整颗心快要跳出身体
“我在我家楼下 荣宰 你救救我”
不等他说完  我就拉开门冲了出去  我甚至没来得及关上房门  冲到停车位提了车  颤抖的手试了好几次才把钥匙插进车子的锁孔
雨和风都很大  而我珍贵的他正一个人蹲在他和他的爱人生活的楼下  语气虚弱的要我救他
我闯了很多红灯  超速行驶  可到达他家楼下时依然是十五分钟以后  我把车子丢在路边  疯了一样往他家的单元楼下跑  雨水拍在我脸上  我终于跑到楼下时  看到了他
Mark打着伞站在他面前  冷着脸却把伞整个倾向他  两个人在争吵着什么  然后Mark伸出手拥抱他 被他推开  他直直的朝我走过来  我的第一反应是低头看我自己身上的衣服
已经湿透了 没有办法披到他身上 也没有理由拥抱他
他走到我面前  藏在宽大衣服袖子里的手指轻轻的捏住我的衣角  然后扬起头用通红的眼睛看着我
“带我走 行吗”
我没有说话  拉着他的袖子带他上了车  车子拐过路口  我从后视镜里看到Mark依然站在原地  雨伞丢在一边  雨太大了 我看不清他的表情
Jackson很乖巧的坐在我身边  没有系安全带  我想了想最后也没有特意停下车帮他系好   毕竟我这一路已经违规了这么多次  这次也不算什么了
到达公寓的时候门还保持着我冲出去时大敞开的样子  屋子里被放的有些凉了  我把他扶到沙发上  递给他干净的毛巾和换洗的衣服 催他去洗澡  他木讷的点头进了浴室  没多久就洗好出来 整个过程没有一句话
我很想问他发生了什么  可他只是小声的重复着
“痛”
他说他哪里都痛
我倒了热水给他  垫着隔热纸巾放在他手里  他用双手抱着  水汽在他眼前氤氲  我竟然看出了几分病态的美感
他突然眼神空洞的往一边倒  热水洒出来弄湿了沙发  我冲过去拿出了他手里的杯子
呼 险些烫到他
十二点三十分的时候他说他累  躺在湿湿的沙发上一动不动  我犹豫了一下 还是抱起他   走到卧室去  把他放在我床上  看着他闭着眼睛
我的手颤抖着
我把手掌贴上他的眼睛 然后俯下身  虔诚的 安静的隔着我的手背亲吻他的眼睛
他声音很空旷 在屋子里甚至产生了回音
“荣宰 我睡不着 给我唱首歌吧”

凌晨两点十分  Mark哥来接他
我打开门  Mark哥站在门外 穿着干净的白色毛衣  发丝干爽  鞋子微微有一点湿  可不影响他整个人的干净气息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  没来得及换下的湿哒哒的衣服  头发已经自然干了  乱七八糟的贴在额角
“哥  进来吧”
我侧身让他进来  这哥不爱说话 让我有一种被看穿的心慌  我只能嘟嘟囔囔的一个人自言自语 
“Jackson哥已经睡了  洗过澡也喝了热水 我不知道他吃没吃饭但他好像没什么胃口的样子……”
“荣宰”
我被他打断  他转过身直视我的眼睛  眼神里面是目空一切戒备又坚定的光
我听着他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窗外又开始下起了雨  
他说
“荣宰  你不可以喜欢他”

梦话  008

像是平地吹起了沙尘暴  我脑海里的所有思路纠结一团  心里一下一下的疼 像是有人穿着坚硬的皮鞋在我的心脏上狠狠的跺脚
我甚至听到了声音  回荡在空气中  从我的胸腔里传出来
踏……踏……踏……
那响声越来越快  然后我终于听见了窗外雨水的声音
整个世界喧闹的不像话  可我看着面前的Mark  想说的话都堵在心口  压的我快要倒下去
“为什么……我不可以喜欢他?”
我听到我自己这样问
Mark哥是话很少的人  情绪波动也很少  只有面对Jackson时才是个有血有肉的生动的人  他和我说过的话很少  每一句都直击要害
他绕过我往我的房间走  经过我时我听到了他凉凉的声音
“因为 没有结果”
我垂着头  僵硬的扯了扯嘴角
他再出来时  怀里抱着已经熟睡的Jackson  我低着头给他让路  他却突然停了下来
“荣宰  不要觉得抱歉  喜欢这种事没有错”
“我只是不想你浪费精力在无谓的事情上  我相信嘎嘎  我们是一样的人  除了彼此再也不会给别人机会的人”
“谢谢你照顾他  唱歌给他听  我要带他走了”
他说完推开门离开  没有空出来的手关门  我站在玄关  听着他下楼梯时重重的脚步声
突然有一种失去了世界的感觉
我从他那里借来的世界
就在刚刚被他要了回去
还告诉我  那个世界永远不会属于我

后来珍荣打电话时和我说  Mark和Jackson正在面临着他们这么多年以来最大的考验
Mark家族的公司遇到危机 段氏是很雄厚的企业 可再雄厚的企业 都有掌握整个企业核心的合作案  段氏的合作方突然要中断合约  解决办法除了合作方愿意续约   就只有一个方法
商业联姻   合作方很看好Mark  想把自己的小女儿嫁给Mark  亲上加亲 自然没有理由撤资
合作方是崔氏 
不知道该不该说成凑巧   董事长是我的父亲  另一个当事人是我的妹妹
我很清楚  我的妹妹不喜欢男人  她打着什么主意 我最清楚不过
Mark的爱人是男孩子 这件事在这些富二代的圈子里算是个公开的秘密  我妹妹想的  如果不出我所料
形婚
事情兜兜转转到这里  我竟然掌握了一点点主动权  我突然想笑
我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可以说服我妹妹和我父亲  可我身体里一点点的自私因子开始作祟  拼命的向我叫嚣着
不要帮他们  不要帮他们
如果Jackson接受不了  他们也许会分开
如果我再努力一下
……
我不敢往下想
我觉得爱情让我变成了魔鬼
我拿着手机  手指停在妹妹的号码上 脑门上出了一层细汗
“因为 没有结果”
Mark的话又在我脑海里响起  我的头开始痛
最后 我咔嚓的锁了屏  把手机丢在了一边
我心里很慌 我只希望 为了爱情犯下的所有错误都能被上帝原谅

梦话  009

星期天我接到了Jackson的电话  他让我去他家  我说好  然后驱车直奔他家
我以为他会拜托我劝劝我的父亲  可他总是让我意外  他只是叫我去看他和Mark新养的狗狗
白色的马尔济斯  很乖 也很活泼  Mark给他起名叫coco
我坐在沙发上看着他坐在地上逗coco玩  Mark不在家 我没有问他去了哪里  却也没什么话要说
“Jackson哥 你……”我清了清嗓子开口  话说到一半就被他打断
“我会留在他身边”他低着头  阳光从他身后照过来  他的周围有细小的灰尘围着他飞舞  我看不清他的表情  但在他的声音里听到了不会改变的决心
我突然想到珍荣以前和我讲过  Mark订婚都没能让他放弃 我心下了然 还是忍不住悲凉的情绪把我包围  他接着说话 声音平静的让我绝望
“我一开始也觉得自己接受不了  吵过也耍过 甚至想过结束  可我好像 做不到呢”
“那天晚上打电话叫你接我的时候 我们在家里大吵了一架  他要我给他时间 他说他在努力想办法解决  可我丧失了理智  拼了命的激怒他  我太了解他 哪句话会戳到他的底线我就说哪句话 他受不了的转身回房间 把房门摔的很响  我觉得难过 觉得快要死了 一个人冒着雨冲到楼下  他撑着伞到楼下找我  用他最让人信任的声音告诉我  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 只要我们在一起 可我摇头 我推开了他”
“他把我从你那里接回来的路上我就醒了  我不知道我竟然是这么爱哭的一个人 他坐在驾驶座上开着车  我坐在副驾驶不声不响的流泪  他把车子停在路边 给我擦干眼泪 然后带我回家”
“他在我和你离开后淋了很久的雨  到家就开始发烧  迷迷糊糊的叫我的名字 说他想给我能给的所有  他所有的爱情 他身边的位置  他唯一的一颗心  我说好 你给我就会要  他哭着吻我  带着灼热的高温 那一刻我突然发现 我根本就离不开他”
“我们的爱情入骨切肤  就算让我放下所有 我可能也放不开他  我没有父母 没有亲人  从小到大 我的身边都只有一个他  叫我嘎嘎的他  陪在我身边的他  逗我笑的他”
“荣宰 你一定很为难吧  我知道你的父亲做下的决定一定没那么容易改变的 你不要为难  我可以的”
他看着我微笑 我的眼睛干干涩涩  张了张嘴竟然发不出声音 他在用他最善良的心意揣测我
我该怎么样让他知道 我爱他 我不想帮他呢
可是没有用的
我冲他笑  然后轻轻的抱住了他
在他眼里是朋友之间安慰的拥抱  可于我而言  是我最后的道别

Jackson  我也爱你这么久了
从我还是个少年 还不太懂爱情的时候开始
从你还不认得我 眼神从来不会落在我身上开始
从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字 你生命中的人来了又去还没有我一星半点的痕迹开始
直到现在
我已经成年  你记得我的名字 是你很亲的朋友  时光过了这么久  起码我可以说
Jackson 我有那么一点点懂你
所以我想守护你的坚强  你对爱情的奋不顾身和决绝  你明媚的笑容浑身的暖  张扬的性格和闪闪发光的脾气  藏在心里的小小骄傲和对于你来说重之又重的那个人
我都想守护

我放开了他  他抬起头看着我 满眼笑意  我也看着他笑  然后我离开 出门开车回了我很久没有回去的家

梦话  010

一个星期后我接到了从来没接到过的Mark的电话  他的声音很真诚  他说
“荣宰 谢谢你”
我在电话的这头拿着游戏机嘴里叼着苹果  含糊不清的说不用谢
然后挂断电话 我想了想还是郑重其事的发了条信息过去
“请给他百分之百的幸福”
他的回信很快 也很简洁  他说一定
崔氏同意继续续约  婚事再绝口不提  段爸爸松了口  同意他们好好的在一起
尘埃落定  我松了口气
还好 我还是那个善良  又带着些迟钝的崔荣宰
我没有变  我爱的人也依然快乐 我觉得一切都值得了

六月  我收到了他的请柬
婚礼定在爱尔兰  我打电话去让他在婚礼上给我准备一架钢琴
我说“你们结婚  祝歌一定要由我来唱啊”
他在电话那头笑的清脆
“这么大牌的明星给我们唱祝歌 我和Mark要是走不到最后还真是天理难容了啊”
彼时我已经在一家很有名的经纪公司出道   歌手  发展的还不错
我一边接过经纪人递过来的广告合约在上面签字  一边笑嘻嘻的回话
“当然了 你知道我通告有多满吗!告诉Mark出场费必须四位数啊”
他特别护夫的说“和礼金相抵吧  臭荣宰”
经纪人催我上场  我笑嘻嘻的和他道别 然后挂了电话
我站在台上 聚光灯打在身上
我不由自主的又想到了他
我拿起话筒 第一个音符响起
我想起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  那是我心里最美好的一个秘密
蓝色的月光 闪闪的星星 我拖着行李箱往宿舍楼走去
带着耳机的少年穿着黑色的背心 脖子上的银色项链闪闪发光  汗水在星光下发着光 肌肉线条很好看  发丝在晚风中轻轻飘起来
他经过我  留下柠檬混着薄荷的味道
我轻轻的唱起歌  脑海里是他笑起来时可爱的小括弧和弯弯的眼睛
第二次见他  他在和面前的人说话  他说
“你会说梦话吗?”
他的声音很好听 小烟嗓话尾轻轻的扬上去
间奏响起  台下的粉丝大声的呼唤着我的名字 我闭着眼睛低着头

在那些我很喜欢很喜欢你的日子里
你叫我的名字 在我面前停留的香气 柔软发顶轻轻眨眼的委屈  都足够让我欣喜
我唱完最后一个音节  对着眼前的空气 还有台下的荧光棒  那一双双看着我的眼睛  为我挥起的双手  轻声的开口
我爱你



END
进度达成4/18

评论(29)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