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梦里桥

现实向
爱宜嘉



梦里桥  001

段宜恩在宿舍门口拉住我  替我戴上了我忘在浴室的手链
他低着头  有些长了的刘海遮住了眉毛  睫毛长的过分  轻轻颤抖着
我开口叫他的名字  他没有说话  面无表情的替我戴好手链  然后转身回了房间
我受了蛊惑一样冲他的方向迈出脚步  门外经纪人的催促却响了起来
我顿在原地  叹了口气  还是转身离开了宿舍
段宜恩在生我的气
而我连哄哄他的时间都没有  这让我感到无力
我理解他为什么生气
两个小时前我接到了花美男罗曼史的台本  搭档是周宪  台本上安排的情节眼熟的可笑  让他避开马路上的车  递给他暖宝宝  和他一起看夜景  互相背着爬山
我一点也不想和周宪做这些事  因为这些事我都和段宜恩做过了很多次
还在练习生的时候我们一起看过夜晚的首尔  站在LA的公园里吹过晚风  从台湾一路玩到香港 他始终让我走在马路的里侧
出道后他依然无微不至的照顾我  累到不想动在车上耍赖的时候他背着我上楼回宿舍  录制节目时不在意到处都有的镜头  自然的递给我细心准备的暖宝宝 
想起来我们竟然已经经历了这么多  走了这么远的路
我靠在车窗  街灯明亮
我想起段宜恩
第一次见到的段宜恩

我不是一个爱后悔的人  骨子里也没有瞻前顾后的性格
所以我放弃了伦敦奥运会  放弃了亚洲冠军 放弃了名校offer   只身一个人来到了陌生的国度陌生的首尔
我那时不会说韩语  对韩国的礼节也不熟悉  落地的第一天记忆里只剩下麻木重复的鞠躬和自我介绍
我对每个人鞠躬问好  大声的说我叫Jackson来自中国  可我记不清那些人的脸
直到看见段宜恩
彼时他穿着黑色的长T  一个人在一间空着的练习室里做着空翻
他那时远没有现在娴熟  我看着他重重的摔在软垫上  不由自主的惊呼了一声
他听到我的声音  侧过脸向我的方向看了一眼  有些不耐烦的皱着眉  然后向我走过来
我条件反射的鞠躬问好
“你好 我是新练习生Jackson 来自中……”
话还没有说完   练习室的门就被他拉上
“国……”
我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身边的练习生哥和我说他叫Mark  平时人很好的  只不过练习的时候不喜欢别人打扰 让我不要见外
我点点头  跟着练习生哥哥去和其他的前辈们打招呼  走出几步又不由自主的回头看了看那扇禁闭的门
我自认不是好脾气的人  可面对那人不太礼貌的行为  我第一反应不是生气
他疼吗?
那一下摔的很结实的
我只这样想
第二次见面来的很快
下午我被带去宿舍  开门的人就是他   看到我时笑了笑  然后伸手接过了我的行李  一边走一边用有些别扭的韩语轻声细语的说着话
我没有听太懂   用英语小心翼翼的问他可不可以说英语
他回过头看了我一眼  然后用英语接着开口
“上午不好意思  因为练习不顺利所以有些烦躁  我叫Mark  来自LA  见到你很高兴”
我立刻高兴了起来  跑过去搭上他的肩膀   用英语和他说了很多话
他始终笑着点头  认真听我说话的样子很美好
直到现在我依然感谢他那天的认真倾听
我放弃了很多来到这么陌生的地方  那一整天我心里都在空空的发慌 
和他说话让我好了很多
如果没有他  我可能第一天就要打退堂鼓了
后来想起来
很多个坚持不下去的绝望的日夜里
陪在我身边的都还是他

梦里桥  002

和段宜恩熟悉起来理所当然   更何况后来我还惊喜的了解到他是华裔   能听懂我偶尔蹦出来的不太标准的中文
段宜恩能听懂我所有的语言
这句话在公司前辈的嘴里说出来时  我是有些庆幸的
和我如此亲近的人长的很好看  又很厉害  我觉得很骄傲
后来就被公司安排一起练习了MAT和rap  上一样的课程  作为公司的外国人line形影不离的坚持着看不到未来的练习生生活
段宜恩对我是真的好
可能因为我是整个公司唯一一个会叫他段宜恩的人  也有可能因为同是背井离乡的人  有一种惺惺相惜在里面
有时候和段宜恩一起在练习室练习  我耍赖拽着他陪我一起偷懒几分钟的时候  看着他温柔又宠溺的侧脸我会想起以前那个不喜欢别人打扰所以给我臭脸的初见的段宜恩
是一种怎么样的心情呢?
有些事情于他来说只有我可以  这种珍宝一样的心情
我真正的发现我有多依赖段宜恩是成为练习生的第三个月
关于那件事出道后的采访我有提过   简单的一句带过后难以控制的心酸了起来  侧过头却发现段宜恩眼神温柔的注视着我 
于是那一点心酸也化在了他的眼神里
是被练习生前辈堵在卫生间扇巴掌的事情
我喜欢交朋友  站在全亚洲最高的地方接受过金牌  那一点骄傲还没有完全冷却  于是在一些人的眼里就成了目中无人和狂妄自大
不是第一次找茬了   段宜恩也知道那个前辈总是找我麻烦  
我左脸带着清晰的巴掌印回到我和段宜恩的房间时  段宜恩刚倒好了一杯热水  看到我后放下杯子走到我面前轻轻的碰了碰我的脸
“谁打你了?”
他这话说的没什么起伏  我心里那点儿委屈却一下子全涌了上来
我摇摇头表示没事儿  然后有些慌乱的把自己埋在被子里
眼眶红起来  还是挺丢人的
我听到关门的声音  掀开被子看了一眼
桌子上的热水不见了   段宜恩也不在   我摇摇头  继续缩在被子里当鸵鸟
大约半个小时  段宜恩回到了房间   我还没有睡   又从被子里钻了出来  对段宜恩说晚安
段宜恩没有说话  走过来站在我床边看着我
我被他看的莫名其妙的时候   他蹲了下来  把手里剥了皮的鸡蛋塞到我手里   然后小声的叫了声“嘎嘎”
那是他第一次叫我嘎嘎
我只觉得我委屈的快要死了   眼泪也噼里啪啦的掉了下来  我接过鸡蛋  胡乱的在脸颊上滚了两下  然后特没出息的伸手抱住了段宜恩
“段宜恩  我觉得我快要坚持不住了”
我感觉到他轻轻的拍我的背  然后在我耳边轻轻叹气
“嘎嘎  都会好起来的”

第二天斑斑绘声绘色的给我讲了段宜恩的英雄事迹
我缩在被子里当鸵鸟的那半个小时  段宜恩先是去宿舍厨房煮了两个鸡蛋  然后直接把人前辈堵在厕所门口  一句话没说   一杯热水就直接扔到了那人的脚下
杯子应声而碎   热水溅的到处都是  段宜恩抱着手臂
“前辈需要用打耳光的方式和后辈打招呼的话   我比你早入社半年  好像还欠你一个招呼没打吧?”
说完一巴掌就扇了过去
客厅里的人都被吓的不轻   那人捂着脸低头道了歉  然后段宜恩一秒停顿都没有的回厨房看鸡蛋去了
我是有些感动的
段宜恩是很淡然的人  不爱与人深交  也没理由和人结仇  为了我做到这个地步  实属不易
斑斑还在那眉飞色舞的猜测着一向冷淡的段宜恩突然生那么大气的原因  我回过头  和身后的段宜恩交换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眼神


梦里桥  003

和段宜恩一起出道的结果对我来说并不意外
我们很合适
从各方面来讲
可我还是很开心  和成员们打了招呼后拿了滑板就拉他出了门
夜晚的汉江还算安静   我和他并肩滑着滑板  一言不发的享受着晚风  他在我右边侧过头看我  我的右脸就不受控制的烧了起来
于是我加快速度滑上了一个上坡  然后站在坡顶看着他
他停了下来  眉眼含笑的注视着我
“段宜恩”我喊他的名字
“嘎嘎”他也这样喊我
“能和你一起出道真开心”
“我也是”
他右脚踩在滑板上  另一只脚撑在地上  冲着我张开了双手
我踩着滑板一路顺着斜坡滑下去   就正好被他牢牢接在怀里
我们经常拥抱
分享喜悦的每一个瞬间  体会彼此难过的每一分每一秒  拥抱对我们来说是个仪式
一个  承诺永远陪你经历的仪式
可那一次的拥抱  我总觉得最特殊
晚风轻轻的吹在脸上   他出了汗  脚尖轻轻的点在我的滑板上  瘦却有力的双臂把我紧紧的圈在怀里  我的下巴搁在他的肩膀  他的发丝拂在我脸上   很痒
“嘎嘎”他的声音离我心脏很近“能和你一起出道真好”
“离不开你 ”
“因为不用离开你  所以真好”
我一言不发的抱紧他
细水长流  我和你还要一起很久呢
我这样想
_
回宿舍的路上我们经过了一家专卖店  明明很晚了却依然亮着灯  在整条关了门的店铺中间有些显眼
回去还太早  我干脆拉着他走了进去
再出来的时候  我们脚上就多了一双一样的鞋子
店员说一直异地的男朋友今天会来看她  所以她没有急着打烊  笑起来有梨涡的小姑娘就着等男友的空隙给我们推荐了这双鞋
段宜恩说我们买一双吧  可以穿着它一起练习
我说好啊  我喜欢


梦里桥  004

出道之后的生活变得有些不一样 
比如空闲时间变少  比如和段宜恩单独出门的机会也变得很珍贵  一场接一场的演出和乱七八糟的行程  那时还没有那么累  可有些迷茫
有一次我站在阳台发呆  段宜恩走过来
“嘎嘎  累了吗?”
我摇头 把脑袋搁在他肩膀上蹭了蹭
比那更累的日子我也过过  在国家队时的训练也是没日没夜的  可那时我心里有个明确的目标  也有努力的方向
现在我找不到那个方向  我以为出道就能看到未来  可我依然很茫然
“段宜恩  我看不到方向”
我的话让段宜恩顿了顿  我感觉到他侧过头看了我一眼  然后把我脑袋上的鸭舌帽摘了下去 戴到他自己的头上
“嘎嘎   几天之前我也像你这么想”
我抬起头  看了看段宜恩认真的侧脸  我问那现在呢
段宜恩侧过头  伸手遮住了我的眼睛 然后声音温柔
“现在我不迷茫了”
“因为有了想要坚持的东西”
段宜恩没有接着说下去  我嗅到了苗头  也没有敢接着问下去  他的手还遮在我眼睛上  我感觉到他离我近了点  然后又离开  遮住我的手被拿开  我睁大眼睛问他做了什么
他只是笑  小虎牙露出来  眼睛弯成一座桥
_
那之后不久我得到了答案
他的坚持是想要陪我一起走下去
他靠近又离开的那个夜晚隔着他的手背亲吻了我的眼睛
段宜恩说他喜欢我  在一个安静电影院的午夜场  座位号是13和14  一部科幻片  他坐在我身边 在广告结束 屏幕黑下去准备放映正片的时候 凑过来在我耳边迅速的说了一句话
“我喜欢你”
我没来得及反应过来  大屏幕又亮了起来 电影开始放映
情节很紧张  我却一点都没看进去  憋了一肚子的问题想要问他
我听错了吗?
是那种喜欢吗?
我会不会也是喜欢你的呢?
我们……在一起也可以吗?
终于熬到电影散场  我几乎一秒钟也等不及  拉起他就往影院外面走
手表上的时针正在靠近一   凌晨的街道很安静 我和他站在一个路灯下面  却突然不知道怎么开口
他嘴角带笑的看着我  最后无奈的叹了口气   伸出双臂把我抱进了怀里
“反应不用这么大也可以的  我知道很难接受  可我不会给你任何困扰  对不起嘎嘎”
我楞在原地 却条件反射的回抱住了他   他接着说话 声音里有隐忍的颤抖
“因为一个人假装的很辛苦所以忍不住告诉你我的心意  想要肆无忌惮的对你好  我知道这样有些自私  可我真的很想让你清楚 我是喜欢你 喜欢到了这个程度的”
该怎么形容我当时的心情呢
像是长久以来的某一处空缺突然被严丝合缝的补上了  我丧失了思考的能力  从心里一直蔓延到指尖的暖意却告诉我这对我来说不是麻烦
我小心翼翼的拍了拍他的后背
“喜欢到什么程度 ?”
他松开了我一点点  拉开了距离看着我的脸  我有些害羞  往前一步又抱了上去钻进他怀里
“想要永远站在有你的位置”
我鼓起勇气抬头看他  然后放开了环抱着他的胳膊 冲他伸出手
他歪着脑袋疑惑的看着我
我把他的手拉过来  和我的十指交扣
“段宜恩  你怎么不问问我的想法”
“你的想法?”
他心形的唇好看的开合   我难得的严肃了起来
我说段宜恩  我们在一起吧
“做一对秘密恋人试试  ”
再难走也试着走走

梦里桥  005

我和段宜恩一起经历了太多的难关

是在一起的第二个月了  我和段宜恩的默契上升到了另一个层次 却总觉得距离彼此还有很大一段距离 
拥抱过后再没有其他  他有忌惮  我也有害怕
很难得的没有行程的日子  我懒洋洋的躺在床上  醒过来了却不想起床  段宜恩坐在床边支着手臂看我  眼神温柔的要揉出水来
我突然笑了起来  耳朵可能有些红了  他用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的捏了捏我的耳朵
“起来吧嘎嘎  我们去打耳洞”
“去做什么?”我边起床边一脸茫然
“怎么突然想起打耳洞?”
“just……”他耸耸肩  表示没什么理由  只是心血来潮
我拿了衣服钻到洗漱间  “好”
去哪都可以  和他一起
_
我是很怕疼的人  在我的记忆里段宜恩也是
我一脸害怕  他和店员说先给他打吧
他打的很快  过程中没有喊痛  抓着我的手轻松的用指尖在我手掌上画圈  几分钟的时间不到他的耳朵上就多了三个晶亮的小耳钉
左边两个右边一个 
他笑着站起来
“该你了嘎嘎”
我装作不害怕的样子坐在椅子上  店员看着我一脸英勇就义的表情笑了出来  段宜恩蹲在我旁边抓着我的手
“不痛的”
我点点头  微微的放松了点

我感觉得到我耳朵上轻微的刺痛感  伴随着不太大的声响  一个和段宜恩的一模一样的耳钉出现在了我的耳朵上
我喊“段宜恩”
他说嗯  我在
就这样我重复着喊着他的名字  结束了打耳洞的大行程
回去的路上我问他  为什么一定要坚持左边两个右边一个
他不说话  默默的从我左边走到右边  然后一脸无辜
“我不懂中文诶  你猜是什么意思?”
我笑了起来  耳朵并不是很疼  心里却很满
左尔右宜
原来他和我一样  喜欢我们的名字出现在一起
天气有些凉了   走到宿舍门口的时候他开玩笑的从后面搂着我的脖子  胸口紧紧的贴着我的后背  我的脸有点红了起来
是天太冷了  一定是这样的
“快放手啦  我都开不开门了”
“不要  想抱着你”
“可是我开不开门了”
“那就别进去了”他抱着我撒娇  我能想象到他嘴角微笑的弧度  于是转过身去和他闹到一起
他把我抵在墙上  我的手还搭在他的腰上  他离我很近 我能闻到他头发上的洗发水香味也能感受到他呼在我脸上的热气
他靠近我  我仿佛能看得到他的毛孔
鼻尖还剩下一毫米的距离  我侧过了脸
他尴尬的摸摸鼻子 然后站在一边一言不发
“那个……”我开口  声音有些沙哑“在楼道里……被人看到不太好”
他点头 然后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拉着我进去
晚上睡觉的时候段宜恩赖在下铺不上去  我洗了澡直接躺在了他身边
不是第一次一起睡了  我没什么好害羞的
他凑过来搂住我  头埋在我颈间
不太久的一段时间  声音才闷闷的传过来
“吻你也可以吗?”
我吓了一跳  条件反射的看着他
“有时候会忍不住想要吻你 可是怕吓到你”
“嘎嘎  我可以吻你吗?”
我看着他一点点靠近  在距离我很近的地方停了下来  认真等我的答案
我有点着急
都多少次了  要亲不亲的
然后我凑了上去
从细细的舔舐到充满占有欲的侵略   主导权慢慢的被他夺过去  我有些庆幸我们现在是在床上躺着
不然我现在一定腿软的站都站不住
快要呼吸不了他才放过我  我和他一起喘着粗气  然后他一骨碌爬起来  丢下一句我出去一下就去了卫生间
我留在原地想哭又想笑
段宜恩  是真的值得深爱的人啊

梦里桥  006

也不是没有生气到冷战过
是出道后很久的事了  组合刚刚小有名气
新的回归曲得到了三个一位  虽然不是三大台的 但对我们来说也是个不小的肯定
彼时我和段宜恩已经磨合成了很亲密的情侣  会拥抱会接吻  也会占有彼此的身体
成员们说要出去庆祝  段宜恩拉住我说我身体不舒服  就不去了  你们玩的开心点
我反握住段宜恩的手  心照不宣的对成员说
“嗯  头有点痛  你们好好玩  Mark哥留下照顾我就可以”
成员们离开后  我和段宜恩一起窝在沙发上放了部电影
他一手抱着coco  另一只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捏着我的后颈
其实初衷并不是想做什么  只是珍惜一切可以独处的机会
但是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他压在了身下  他的脑袋埋在我颈间  喷出的热气痒的我想要躲开
气氛暧昧到极点的时候  他的电话响了起来
我推了推他
“接电话啊”
他赖在我身上不起来  手指坏心眼的在我的锁骨上画着圈
我无语的白了他一眼  他亲了亲我的嘴角 终于舍得去拿已经不知放弃响了三回的手机
我躺在沙发上看着他  他看了眼手机屏幕 
段宜恩不会表情管理是出了名的
所以他慌乱的表情几乎是一下子就被我看在了眼里
他拿着手机尴尬的看了我一眼
我装作无所谓的样子起身
“我回房间睡觉”
我看得出来他不想当着我的面接这个电话  又不知道找什么借口避开我
干脆给他个方便好了
要是敢背着我说我坏话就死定了
大约半个小时段宜恩才挂了电话回房间找我   我正拿着他的平板看着他ins上的回复   他走过来躺在我身边  从我手里拿走平板放在桌子上  然后搂紧我一言不发
“怎么了?”我感觉他情绪不对劲 
他什么也没说  搂着我的手臂又紧了紧  所有情绪揉在一声叹息里
我没有再问  回手也搂住他
_
从那天以后他不能当着我的面接的电话就变得多了起来
我从一开始的尊重他不去问  到后来担心已经严重到影响我心情的程度了  他的情绪有时候也会特别焦躁   我知道  他又准备把心事一个人藏在心里
直到他前女友闹到首尔来  我才被动的知道他这一段时间在苦恼什么
是他曾经好聚好散的女友  段宜恩来自美国 有前女友这事儿很正常  我也有  重点是他这个前女友在他练习生时期离开了他  看到他小有成绩又开始纠缠不清
段宜恩本想自己解决这件事的  可偏偏是我接到了小女生孤身一人追来首尔正在某咖啡厅等待的电话
我想了半天  然后对着电话用英语说
“Mark是公众人物 没办法去咖啡厅见你  真想见他的话来我们宿舍吧”
我承认我有点不懂事  宿舍的地址也是随便告诉别人的吗?
可我没办法
我讨厌段宜恩什么事都想一个人去面对的样子  也不喜欢他藏着心事在我面前只开心的笑的样子
为什么不能和我一起面对?我明明才是他最亲近的人不是吗
但是我忽略了段宜恩的感受  这点我不得不承认
所以在我解决了他哭哭啼啼的小女友正送她离开  撞上了赶行程回来的段宜恩的时候  我有点心虚的别过了视线
段宜恩一脸茫然的看着他前几天还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前女友一脸决绝的跟他说以后不会再打扰他了  然后潇洒的离开
段宜恩把疑问的目光落在我身上
我装作没有看见  生硬的笑了笑转身往回走
“嘎嘎 ”他拉住我“你为什么……”
“段宜恩”我打断他  成员们都不在
很好  吵起来也不会影响到其他成员的心情
“所以究竟为什么问你那么多次都不肯说?”
他有些烦躁的抓了抓头发
“我可以解决的  根本没有必要告诉你”
“没有必要?所以段宜恩  你真的觉得我看不出来你满腹心事还是真的以为我看出来了也不会担心你?”
“嘎嘎  我是觉得你没有必要这样做。”
“可我已经做了”我说完突然觉得无趣  迅速的结束了对话回到房间
我听到他在我身后轻轻叹气
其实我知道的  他不想让我担心的心  还有我唐突做出决定让他非常的堂皇
可就这样过去也不对吧
我希望以后遇到事情他能和我一起面对  而不是替我挡住所有不好的事  我也是男人  我也有想要保护他的心



梦里桥  007

成员们能看出我和段宜恩气氛的僵硬
他们回到宿舍的时候我在沙发上逗coco  段宜恩一个人在房间里cos一堵墙
斑斑看到我就扑上来
“Mark哥呢?平时跟连体婴一样 怎么今天没在一起啊”
我从鼻子里哼出一个单音节  表示我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眼色快的成员们马上反应过来  默契的谁也没有说话  拿了冰箱里的橘子眼观鼻鼻观心的生怕成了点燃火药桶的那一个
我旁边的位置沙发陷了下去  不用看都知道是段宜恩  我没扭头  心里暗暗盘算着一会要把我和段宜恩同款的那瓶香水送给珍荣
我转过头盯着他看  段宜恩像是没看到一样继续剥着手里的橘子  客厅里的成员很有眼力价的躲回房间  还顺手关了电视机
客厅里静的吓人
我纠结的快要吐出来  忍不住开口
“段宜恩  我们谈谈吧”
段宜恩头也没抬  顺手把刚剥的干干净净的橘子放到我手里  又从桌子上拿了张面巾纸递到我手里  然后才抬起头看我
“ 分手的话免谈”
我一口橘子差点喷出去
“多大点儿事儿啊就分手  段宜恩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他笑了起来  然后一脸伪严肃的看着我点头
我立马扑到他身上  挠着他的痒逼他说爱我
他一边躲一边笑  好看的小虎牙露出来  我就忘了我到底为什么生他的气
还是他一只手捉住我乱动的手  一本正经的看着我
“嘎嘎  我保证以后不会再瞒着你任何事了”
我看了看他没来得及擦的躲着不碰到我衣服的另一只手  赌气似的低头迅速的在他唇上啄了一下
分手什么的  我才不舍得呢
_
我和段宜恩的关系一直没告诉成员们
珍荣旁敲侧击问过我  段宜恩表示他和林在范在一起也大多是聊我的事情  可我俩口径保持一致  从来没承认过
其实是有害怕在里面的
怕成员们不理解  怕他们会失望 会难过
要不是我那次自己作出了一个不算太大的麻烦  可能我们两个会一直瞒下去也说不定
说起来还是离不开段宜恩那个情商极低的前女友  而且一遇到段宜恩的事就智商下降的我也有责任
把他的前女友叫到宿舍来这件事已经过去两个多月的时候  突然网上就传开了对我来说不是很有利的言论
有私生饭拍到了那个女生的照片  并称自己看到了女生去的楼层就是我们宿舍这一层
私生饭小姐还贴心的对了行程  发现那天只有身体抱恙的我没有行程留在宿舍里
于是一时间关于我和段宜恩前女友的绯闻满天乱飞  我内心大写的拒绝的同时  也被社长大人和队友们好好的严刑逼供了一次
刚应付完了社长大人  回到宿舍一推开门  就看见了坐在沙发上表情严肃的哥哥弟弟们
还有一脸“跟我没关系”的段宜恩
我乖乖的脱下外套坐在沙发对面的垫子上  面对着成员们竖起了三根手指
“我发誓  那女生跟我没有你们想的那种关系”
“杰森阿”林在范皱眉开口“说实话吧  就算是真的也没关系  公司会想办法的  但你不能瞒着我们啊”
我瞪了一眼段宜恩  选择沉默
“你有权保持沉默 ”中二少年金有谦一脸痛心疾首“可我没想到原来你是这样的杰森哥”
“我……”
“就是啊”斑斑迅速的打断了我已经含在嘴里的解释的话“哥你怎么可以这样?谈恋爱都不告诉我们”
我无语的摊开双手  对着天花板翻了个白眼
我一拍大腿“行啊告诉你们!”
“是我和杰森在一起了”段宜恩迅速的接过我的话 然后一脸淡定的略过已经石化的众人  走到差点咬到舌头的我旁边  拉起我的手
“嘎嘎肯定没有女朋友  因为我们在一起了”
“很抱歉现在才告诉你们  因为怕影响到组合所以选择隐瞒  我和嘉嘉也真的很想得到你们的祝福”
我看着成员们精彩的表情  心里想
完蛋了
珍荣最先反应过来 换了一张“我就知道”的脸  一脸嫌弃的看着我俩
“之前问你还不承认  我就说你俩肯定有问题”
林在范紧随其后
“重点是为什么要一直抱歉啊Mark哥  这是好事啊”
三个弟弟里面荣宰笑的大声  忙内line死人脸
“哈哈哈哈哈哈哈明天有谦请我喝咖啡斑斑请我吃饭  愿赌服输啊哈哈哈”
我满脸黑线的同时  真的很感谢
因为成员们是我的成员所以很幸福  这句话从来不是场面话
那件事最后因为没有直接的证据图 而且又是一个私生的言论被大多数人归为博取眼球的抹黑行为   公司放出了我们组合要回归的消息 热度一上来  我子虚乌有的恋爱论不了了之
但是成员们开始以调戏我和段宜恩为乐趣  段宜恩这大哥当的也是越来越娇羞



TBC

评论(3)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