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凉街 上

非现实
涉及cp:宜嘉 范二 猪尔  有尔







凉街  001




破三轮  走个链接    用wifi打开




凉街  002

太阳升到天空正中央时  王嘉尔才逐渐的清醒过来  懒洋洋的趴在床上伸出手捞过手机  后穴清凉的感觉告诉他昨天的夜叫段宜恩的男人已经帮他清理过了  王嘉尔累的不想说话

昨天在巷子里做了两次  车上做了一次 回到家又做了一次 王嘉尔迷迷糊糊睡着前 段宜恩依然在他身上努力的耕耘着



肚子有点饿  王嘉尔滑下床准备去找点东西吃
一开门  一股饭香扑面而来 
难道昨天那个人没走?王嘉尔疑惑的对着厨房试探性的喊了一声
“段宜恩?”
林在范听到声音从厨房探出头来  眉头微微皱着昭示着他心情不太好

“看来你昨天的男人叫段宜恩?”
王嘉尔眯着眼睛看清来人 干脆一屁股坐到沙发上
“好像是吧  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怕你饿死  过来厨房吃饭”
“屁股疼 帮我端过来吧”王嘉尔话音刚落  林在范已经端着粥重重的放在了王嘉尔的面前
“嘉尔 以后别这样了可以吗?”林在范看着王嘉尔安安静静喝着粥的样子开口
王嘉尔安静的时候很乖巧  头发柔顺的搭在眉眼上  大眼睛扑闪扑闪的惹人怜爱
“为什么?我觉得我这样生活没什么不好的”王嘉尔满不在乎的回话 放下了手里的空碗  侧过身躺倒在沙发里
“不去工作 每天泡在酒吧里买醉  不停的换着床伴  动不动就和来路不明的人一夜情 你说你这样的生活没什么不好?王嘉尔 你究竟什么时候能振作起来?”
林在范的眼睛恶狠狠的盯着王嘉尔 那里面有浓的化不开的悲伤和心疼 甚至还有一点点绝望
林在范是爱王嘉尔的
从他刚懂得爱情开始 他只爱过王嘉尔一个人  看着王嘉尔堕落 他比谁都难过
“呵”王嘉尔轻笑  没有回头看林在范  只是眼神没有焦距的看着窗外
“在范哥 我振作起来 珍荣就能活过来了吗?”
再次从他的嘴里听到珍荣这个名字  林在范的心像被狠狠的捅了一刀 双腿无力的跌坐在身后的椅子上
林在范的眼睛开始细细密密的疼了起来
王嘉尔你果然还是
没能放下他吗




凉街  003

王嘉尔林在范和朴珍荣是从小一起长大的  一起上学 一起打篮球 一起玩乐队 一起跳舞
形影不离的样子是认识的人口中公认的铁三角
林在范是比朴珍荣先喜欢上王嘉尔的  只是他当年没有那么勇敢  怀揣着自己那份小心思默默的守护在王嘉尔身边
只不过林在范没有想到 朴珍荣也会喜欢上王嘉尔  也对 王嘉尔那么明媚的性格 那么讨喜的笑容  那么好看的脸  了解他的人应该都会喜欢上他吧
林在范没有朴珍荣勇敢  所以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朴珍荣对王嘉尔表白  眼睁睁的看着王嘉尔答应  三人行变成两个人的甜蜜世界  林在范是被淘汰掉的那一个
他总是默默的站在他们的身后看着他们举止亲昵  朴珍荣对王嘉尔很好  王嘉尔越来越喜欢珍荣  林在范明明下了决心祝福的
可命运爱开玩笑  朴珍荣和王嘉尔在一起的第三年  死于空难 连尸体都没有找到
林在范亲眼的看着王嘉尔迅速的消瘦  陪着他不眠不休不吃不喝半个月 然后王嘉尔把黑色的头发染成白色  泡吧  酗酒  419  似乎在以这种当时祭奠朴珍荣的离开
林在范看着沙发上一脸无所谓的王嘉尔 眼眶通红
“王嘉尔 朴珍荣已经死了!再也回不来了 你这样堕落下去他也不会回来的”
林在范的声音是前所未有的平静  这话他说过很多次 王嘉尔的反应就是没有反应
“所以呢?”王嘉尔果然连头也没舍得回
“你要是讨厌我这个样子 就离我远点”
林在范还准备说什么 王嘉尔的手机突兀的响了起来
林在范张了张嘴 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安静的看着王嘉尔接起电话
“谁啊?”
“段宜恩?”
“嗯记得”
“段先生 我这里没有回头客的”
“好吧 那你过来吧”
王嘉尔挂了电话 终于舍得回头看一眼林在范
“你走吧 一会我有客人过来”
林在范很想问一些什么 可最终只能握紧了拳头又松开  转身离开



凉街  004

敲门声响起的时候王嘉尔刚刚洗完澡
虽然昨夜很明显段宜恩已经给自己清洗过了 可是王嘉尔的习惯就是每次约完要洗一次冷水澡
王嘉尔围着浴巾打开房门  就看见了站在门外的段宜恩
“来了”王嘉尔面无表情的打了个招呼 转过身往沙发走
段宜恩跟在他身后进来
“吃过饭了?”
“嗯”
“痛吗?”段宜恩的声音很温柔  王嘉尔愣了一下  回过头满脸不理解的看着段宜恩
“痛?哪里痛?”
“腰和……后面  不是一般人做完都会痛吗?”
王嘉尔笑了一下 顺手拿起茶几上的可乐
“那是一般人  我做的多 不会痛的”
空气安静了一会  然后段宜恩软软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不要总是喝碳酸  对身体不好的”
王嘉尔闻言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放下手里的可乐罐  不耐烦的开口
“所以你今天来到底什么事?昨天没爽够?要不要再来一炮?”
段宜恩低下头 竟然像个纯情小处男一样露出了娇羞的表情
“不是 我只是……有点想你了 王嘉尔”
王嘉尔无语的倒在沙发上
段宜恩是自己昨天从酒吧带出来的 本来王嘉尔一个人坐在吧台喝酒  余光一瞟就注意到戴着鸭舌帽长了一张好看的脸的男人直勾勾的盯着他  反正无聊 王嘉尔就要了两杯鸡尾酒走过去搭讪
不过露水一夜 谈什么思念啊?多无趣
王嘉尔躺在沙发上百无聊赖的划着手机  段宜恩也不说话 拿了茶几上的空碗去厨房洗干净 然后又闲不住的开始扫地  王嘉尔也不划手机了 右手撑在脑后好笑的看着一言不发默默干活儿的段宜恩
“我说 你觉得我家很脏吗?”
“有点”段宜恩惜字如金
“很正常啊”王嘉尔无所谓的吐吐舌
“因为这个家的主人就不干净”
所以识相的话就快走吧
没想到段宜恩听到这话 放下了手里的吸尘器  走过来蹲在了王嘉尔的面前  眼神认真的看着他
“可我喜欢你”
王嘉尔愣了一下  不可控制的想起了朴珍荣
_
“可是王嘉尔 我喜欢你”
朴珍荣说这话时  是一个雨天  他们两个还有林在范躲在公园的亭子里 朴珍荣眉目含笑 语气坚定
_
王嘉尔撑起上半身仔细端详着面前的段宜恩
眼角没有褶子  没有朴珍荣话多  声音也没有朴珍荣儒软好听
但莫名的提起了王嘉尔一丝兴趣
“让我来猜猜看好了”王嘉尔凑的离段宜恩很近“段宜恩…据我所知本市的知名企业段氏总裁的小儿子也就你这个年纪  带着鸭舌帽去酒吧  昨天是第一次吧?床上功夫还不错 但还是有些生疏 该不会……昨天是初夜?”
王嘉尔说完 看着段宜恩略显惊讶的神色  了然的笑了笑  身子退回到沙发里 随意的玩着手指
“我 王嘉尔 大学念到一半就被退学 没有工作的无业游民一个 私生活乱七八糟 段宜恩 你真的觉得我这样的人会和身为公子哥的你有什么狗血的爱情故事发生?”
段宜恩不说话 温柔的笑了起来 然后伸出手去摸摸王嘉尔的头发
“本来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不可能的事 不是吗?”



凉街  005

王嘉尔做什么事都需要一个契机   他会答应和段宜恩在一起 绝不是因为段宜恩每天缠着他而且事无巨细对他好而已
他会和段宜恩在一起  大概是因为  金有谦要回来了
说实话 关于金有谦这个人 王嘉尔是不愿意提起的  朴珍荣同父异母的亲弟弟  自从因为朴珍荣认识了王嘉尔之后 就以一种近乎偏执的病态的方式喜欢着王嘉尔  珍荣去世的那一年 金有谦出了国  王嘉尔原本以为他不会再回来的
“所以呢?王嘉尔 如果你是因为想要金有谦死心才和段宜恩在一起 为什么我不可以?”
林在范在一个月后才知道这件事 生气之余竟然更多的情绪是可怜自己
卑微的陪在王嘉尔身边这么多年 王嘉尔的眼里从来都看不到他
林在范越想越生气  一把把王嘉尔扛起来扔到床上  红着眼睛压了上去
“王嘉尔 你看看我 你什么时候才看得到我?”
林在范痛苦的啃咬着王嘉尔的唇  王嘉尔不挣扎 只是轻轻的推了推林在范
“在范哥 你这样 会让我触及段宜恩的底线的哦  我已经答应他不和别人上床了呢”
王嘉尔无所谓的语气和提到的那个人的名字烧毁了林在范最后的理智  林在范粗暴的扯着王嘉尔的衣服
“是吗?那正好 以后你就一直留在我身边吧 ”
门突然被大力的踹开 段宜恩紧抿着嘴唇大步的走过来把林在范从王嘉尔的身上拉起来  没等他看清自己 便一拳挥过去把林在范打倒在地
“来的挺早呢”王嘉尔笑着坐起来  也不整理衣衫不整的自己 轻笑着开口“你要是再晚来一步 我们大概就只能分手了呢”
段宜恩剧烈的喘着气 背对着王嘉尔声音里透着淡淡的疲惫
“嘉嘉 把衣服穿好 求你”
地上的林在范突然笑了起来 用手指摸了摸自己出血的嘴角  挑衅的对着段宜恩开口
“原来你也一样的卑微呢 真可怜”
段宜恩浑身颤抖 拉起林在范挥出了第二拳
“滚!”
直到林在范离开  段宜恩还没有整理好情绪 依然背对着王嘉尔
“哈喽 我穿好衣服了 你要检查一下吗?”王嘉尔的声音传过来 段宜恩回过身把王嘉尔按在床上
“他吻了你哪里?这里还是这里?”段宜恩疯狂的亲吻着王嘉尔 嘴唇 脖子 锁骨 脸颊  王嘉尔伸出双臂抱住段宜恩
“别生气了”声音里有些委屈  段宜恩心头的火像被泼了一大桶冷水 一下子熄灭  只剩下满满的柔软和无助
段宜恩把头埋在王嘉尔的脖颈  半晌才开口
“嘉嘉 说你爱我好吗?”
王嘉尔没有说话  捧起段宜恩的脸 细细的亲吻
真的对不起啊  王嘉尔心想  我现在  还是没有办法说爱你呢



凉街  006

尽管已经预料到了 但是当王嘉尔带着段宜恩去赴金有谦的约时  金有谦眼里迅速熄灭的光还是刺的王嘉尔心里轻轻的疼了一下
其实王嘉尔是很心疼金有谦的 除了心疼 大概还有一丝愧疚在里面
如果不是自己 金有谦大概不会和珍荣反目成仇 也不至于失去明明很要好的哥哥
王嘉尔拉着段宜恩的手 坐在金有谦的对面
金有谦弯起眼睛笑着
“哥你来了 这几年……过的还好吗?”
“挺好的 你呢”
“我过得也很好 只是有些想念哥哥了”金有谦说完 伸出手轻轻的握了一下王嘉尔的手 然后立马松开  开心的像是偷吃到了鱼的小猫
王嘉尔没有说话  盛了碗汤递给身边的段宜恩 
金有谦的笑容有些僵在脸上
“哥你已经放下我哥了吗?”
王嘉尔迟疑着点点头 身旁的段宜恩手上的动作一顿  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喝起了碗里的汤
“我还以为 就算不会是我 哥也会选择在范哥”金有谦的笑容有些苦涩  然后看了看段宜恩“宜恩哥对吗?”
段宜恩放下勺子  带着浅浅的笑容礼貌的看着金有谦 点了点头
“我们嘉尔哥真的是很好的人呢  爱笑又多情 对身边的人总是很善良  喜欢唱歌和画画  虽然不知道现在怎么样我们哥以前可是一点酒都不能喝呢  还不能吃辣的东西 一点点都不可以的 啊对了嘉尔哥喜欢粉色的  很可爱的少女心对吧  他还很讨厌寂寞  一个人的时候总是会莫名其妙的心情不好……宜恩哥  你一定要好好照顾嘉尔哥啊 不要让他受委屈”金有谦眼神真诚
段宜恩很想告诉他你的嘉尔哥现在不是这样的人了 他现在不爱笑  对身边的人也谈不上善良  没再唱过歌也丢掉了所有的画具  变的很能喝酒  辣的东西也会自虐一样的找来吃 衣柜里都是黑色的衣服 不再喜欢粉色了  一个人生活已经很久了
可是段宜恩从别人口中了解到以前的王嘉尔的样子  还是觉得很难过
究竟是什么……把他变成了现在这样呢
段宜恩没有问出口 只是笑着点了点头
“我会照顾好他  不会让他受委屈 我很爱他  放心”
没有人再开口 一顿饭吃的很安静 出了酒店的时候 金有谦拉住了王嘉尔
“哥  我可不可以抱抱你”
王嘉尔没说话 回头看了段宜恩一眼 段宜恩转身去停车场提车
金有谦抱住王嘉尔  很用力 王嘉尔被他勒的有些痛 但还是回抱住他拍了拍他的后背
“哥 其实这次见你  除了要为以前做过的错事道歉以外 还是来跟你最后告别的”
“哥  我要定居在美国了 以后大概再也不会回来了”
“哥 我真的很舍不得你”
感觉到小孩的眼泪打湿了自己的衣服 王嘉尔摸了摸金有谦的头发
“有谦啊 以后好好生活 找个爱你的人 不要再爱上不值得的人了知道吗  好好爱自己”
金有谦摇摇头  又点点头 一言不发的紧紧抱着王嘉尔
段宜恩把车子开了过来 王嘉尔拍拍金有谦的后背
“哥要走了 你一个人保重”
金有谦点点头 松开王嘉尔 然后迅速的在他的脸颊上印下一个吻  转身朝相反的方向跑走
王嘉尔目送着他的身影消失在夜色里  心里有些难过
拉开车门坐进副驾驶  段宜恩开了车
“嘉嘉  和我讲讲你的故事吧”
段宜恩突然开了口  王嘉尔笑笑  靠在椅背上声音里掺上许多沙哑
“你没必要听的段宜恩”
“反正我们也不会走到最后”




凉街  007

有人这样子说过
如果你害怕一件事情  就一定不要把这件事说出来 因为天使会误会你的意思 帮你去实现它
段宜恩以为王嘉尔已经开始接受他了
给他家门钥匙  睡前会接他电话陪他聊很久  和他出去吃饭的时候会主动牵他的手  记得他的生日给他买礼物  会戴他送的项链和手镯  在做/爱的时候叫他的名字  甚至为了他忌酒 也不再和其他男人上床
段宜恩以为他等到了
他不在乎王嘉尔的过去  他要他的现在 和未来
段宜恩一厢情愿的想  王嘉尔就算是颗石头 也早晚会被他捂热的
可段宜恩忘了  王嘉尔不是石头  而是你忍着辣味一层一层剥开 却泪流满面的发现他的心里面早就有人定居了的洋葱
_
那晚段宜恩本想求婚的
他买了戒指 订了玫瑰 西装革履的来到王嘉尔的门前  还没来得及敲门  房门就被从里面大力的拉开
王嘉尔眼眶通红的出现在他面前
但却看也没看他  推开他直接往外跑  段宜恩愣了一下 丢下手中的玫瑰抓住王嘉尔
“嘉嘉 你怎么了 要去哪?”
“珍荣他没死”王嘉尔的声音在抖  里面除了委屈还有激动“我要去接他”王嘉尔甩开段宜恩的手 转过身消失在夜幕里
_
段宜恩抱着膝盖蹲在楼道里等了一夜 天快亮时等来了王嘉尔说分手的短信
“分手吧”
很简练的三个字 像极了他的作风
段宜恩起身 捶捶酸麻的腿  去了他第一次遇到王嘉尔的那个酒吧
_
在那里遇到买醉的林在范  段宜恩笑了出来
林在范说的没错
他们一样可怜
和林在范喝了一夜的酒  段宜恩不爱喝酒 严厉又高尚的父亲告诉他酒是一切错误的开端
段宜恩想  才不是这样呢
如果不是因为那天突发奇想想喝酒的话  他也不会遇到王嘉尔
他爱的人
林在范喝的很多 断断续续的跟他讲了朴珍荣和王嘉尔的故事  然后故作镇定的忠告段宜恩
“珍荣他回来了 王嘉尔会把你忘的干干净净的”
段宜恩卑微的想
那天在车里王嘉尔说的话 大概要成真了
天使为什么这么蠢呢?这明明不是他想要的



凉街  008

整整一个月
王嘉尔不接段宜恩的电话 不回段宜恩的短信  也不回家里  段宜恩能找的地方都找过了 可还是见不到他
连亲口说一句你要过得幸福啊 都做不到
就在他以为 他可能要继续找他一辈子的时候  段宜恩遇见了他
段宜恩去医院替母亲取药  在楼梯的拐角看见了王嘉尔的身影
那一刻段宜恩是想哭的
因为他真的很想念他
_
想也没想的跟了上去  在看到他进了一个病房时  段宜恩犹豫了一下 还是走过去在病房门口偷偷往里看了一眼
只是一眼  段宜恩觉得他的眼睛被刺的生疼
床上的少年眉眼温暖 眼眸里都是笑意和温柔 柔顺的黑色刘海看起来善良的让人心动
而王嘉尔坐在那少年旁边  微低着头削着手里的苹果  嘴角噙着段宜恩从未见过的温暖笑意
那大概就是朴珍荣了吧
段宜恩想 真好 他没有死  王嘉尔一定很开心
_
朴珍荣的视线猝不及防的投了过来  王嘉尔紧紧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自然也跟着他的视线看到了段宜恩
好像只是一瞬间 王嘉尔脸上的温柔不再  取而代之的是紧皱的眉和不耐烦的眼神
王嘉尔回过头把削好的苹果放在朴珍荣手里  然后俯下身在朴珍荣耳边说着什么 看到朴珍荣笑着点头才转过身朝段宜恩走来
“外面说”
段宜恩跟着王嘉尔走到楼梯间  还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想到的质问全都堵在喉咙里  难受的想哭
反倒是王嘉尔先开了口
“你来干什么?不是说过已经分手了吗”
段宜恩觉得冷  周围的空气一点点结冰 发出让人牙痒的吱呀声  段宜恩想  北极的冷大概也就这种程度了
段宜恩想说我不是为了找你才来的  可是他看着王嘉尔大大的眼睛 长长的睫毛 突然整个人疲惫的连话都说不出来
于是他坐在楼梯上  声音沙哑
“我会走的”
段宜恩想 王嘉尔得到了保证 一定会头也不回的回到那个病房 回到朴珍荣身边的
可是他没想到 王嘉尔低头看着他  冲他伸出了一只手
段宜恩呆愣的看着他
“起来 地上很凉”王嘉尔声音平静
段宜恩伸出手 任由王嘉尔用力把他拉起来
他刚一站稳  王嘉尔就转身要走
段宜恩拉住他 眼眶已经开始泛红
“王嘉尔 你到底有没有哪怕是一秒钟是爱着我的?”
王嘉尔回头看他  眼睛里有段宜恩看不懂的东西  段宜恩看着王嘉尔缓缓摇头 然后转身离开
_
段宜恩觉得 自己大概是快要死了
心脏疼的密密麻麻 像扎了无数的针在上面
太阳太毒了 段宜恩的额头上出了很多的汗  他把车丢在医院 一个人横穿了大半个城市  跑累了就走  走一会儿就再跑起来
可他还是不清醒
所以他换了方向 又跑了半个城市  向着王嘉尔的家跑去
用钥匙开门  段宜恩跌跌撞撞的冲进王嘉尔的卧室  把自己埋在王嘉尔的被子里
客厅里 厨房里  甚至浴室里 每一个角落都有他和王嘉尔在一起的回忆  笑着的 安静的  一言不发着的  段宜恩都忘不了
贪婪的呼吸着王嘉尔的味道  段宜恩突然流出了眼泪
我曾拥有你 真叫我心酸



凉街  009

段宜恩第二次见到朴珍荣 是在王嘉尔的家里  段宜恩一直没有回家 每天浑浑噩噩的留在王嘉尔家 第二个星期 段宜恩躺在床上听到了玄关门开的声音
段宜恩翻身下床 出了卧室  就看到了正在玄关换鞋的朴珍荣
朴珍荣看到他也愣了一下 随即笑了起来  很温暖的样子 眼角的皱纹很可爱  白色的衣服散发着青草的香气  说出的话却冰凉的不带一丝感情
“原来你们已经发展到同居了?”
段宜恩不说话 紧抿着嘴看着朴珍荣的身后
“不用看了 嘉尔去超市买东西了 怕我累叫我先回来”
朴珍荣低着头换好鞋子  段宜恩看着他拿出鞋柜里的天蓝色拖鞋穿在脚上
那双拖鞋从段宜恩认识王嘉尔开始就在鞋柜里 从来没有人穿过  他也不让别人丢掉 原来 是朴珍荣的
朴珍荣绕过他坐到沙发上  低着头
“嘉尔不是已经和你说分手了吗?你为什么还在这里?一会他回来看到你也许会发火的哦”
“不用你管”段宜恩开口
“呀  第一次听到你的声音呢”朴珍荣抬起头笑了起来  半晌又开口
“你很喜欢嘉尔吧?”
“我也很喜欢嘉尔呢 比你更早  比你更久”
段宜恩皱着眉打断他“你到底要说什么?”
“你和他上床了吗?我听说他在我不在的时候很随便呢”朴珍荣一脸无所谓的表情
段宜恩走过去一把抓住他的领子
“你凭什么这么说他 如果不是你他会变成这样吗?”
“所以你的意思是  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朴珍荣 你不理解他?”段宜恩双眼猩红 他没想到朴珍荣对王嘉尔的态度是这样
“我只是喜欢他  一定要理解他吗?”
“朴珍荣!”段宜恩还想说什么 房门打开 王嘉尔拎着一袋食品走进来 就看到了段宜恩拎着朴珍荣的领子
朴珍荣侧过头  表情迅速变的无辜又尴尬
“嘉尔 你回来了 段宜恩他……好像对我有什么误会”
“段宜恩 你放开珍荣”王嘉尔的声音很冷  段宜恩没有回头 只是看着朴珍荣笑出了声音
“总之是被误会了 不做点什么太对不起你的煞费苦心了吧?”段宜恩说完  一拳打在朴珍荣脸上
王嘉尔冲过来一把推开段宜恩  扶起被打倒在沙发上的珍荣  头也不回的丢给段宜恩一句“滚”
段宜恩笑着离开 走到门口时顿了顿  把王嘉尔之前给他的钥匙放在了门口的鞋柜上
王嘉尔在他转身后回头看着他的背影  闭了闭眼睛 
去卧室拿了医药箱 走出来一言不发的给朴珍荣上药
朴珍荣一直盯着他看  王嘉尔迎上他的视线 声音沙哑
“珍荣  我们……还是做朋友吧”



凉街  010

段宜恩开始爱上喝酒 爱上与王嘉尔相遇的酒吧  他没再联系王嘉尔 却也从来没有忘记他
他不想强迫自己  忘记王嘉尔对他来说 不现实
他身边的朋友问过他 为什么那么喜欢王嘉尔 明明他没什么值得的地方
段宜恩没有回答  心里却想
他值得
他每一个地方都值得
大而亮的眼睛值得 生气的时候会瞪起来 刚起床的时候会慵懒的眯成好看的月牙
长而翘的睫毛值得  眨一眨眼就能轻易的在段宜恩的心里掀起飓风
浓而黑的眉毛值得  炸毛的时候微微挑起 整张脸都充满生气
挺而翘的鼻尖值得  感冒的时候一抽一抽的 可爱的不像话
红而薄的嘴唇值得  段宜恩喜欢看那张嘴一开一合的不停说话 也喜欢那张唇温润柔软的触感
白而硬的发丝值得  每天早上醒来时低一低头在怀里的人头顶印下一个吻 整颗心化成一弯春水
段宜恩还想说  属于王嘉尔的那颗明明善良却故作坚硬的心值得  喜欢撒娇却坚持自己真男人的别扭性格值得 就连他不拖沓的说分手  不回头的走  这样洒脱的性子  都值得
段宜恩想他大概是疯了
所以他在酒吧再次见到一个人坐在吧台边喝着酒的王嘉尔时  才会一言不发的大跨步走过去一把拉起他往电梯里走
按了客房在的十六层  段宜恩一言不发的紧紧拽着王嘉尔
“段宜恩 放开我”
身后传来王嘉尔不悦的声音 段宜恩没有理会  拉着王嘉尔走下电梯进了客房  刚一关上门  段宜恩就急切的把王嘉尔压在门板上细细的亲吻了起来
王嘉尔的后背和门板撞击发出很大的声响  段宜恩心疼的把手贴在王嘉尔的后背上 舌尖探进他温热的口腔  段宜恩觉得他的理智只要和王嘉尔沾上边就变得一文不值





TBC

评论(21)

热度(164)

  1. F甜酒129l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