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有病早治-005


“哦,所以你喜欢我哥?”

金有谦抱着盒巧克力吃的不亦乐乎,表情却是十足的困惑,“可是你们昨天才第一次见吧?一见钟情吗?”

“呃……”段宜恩顿了一下,有些勉强的点了点头,“算……是这样吧。”

“就因为他长得好看吗?”金有谦追着问,“你昨天的反应可不像是一见钟情啊,总觉得你好像早就认识了我哥似的。”

“啊,”段宜恩灵光一闪,撒谎不打草稿,“其实是这样的,我第一次见到你哥是很久以前了,那时候我还是个很叛逆很不懂事的小孩子,是他改变了我。”

他说着低下头,笑的十分腼腆,“我甚至连我们相遇的情景都忘了,只记得他明亮的眼睛,漂亮的像个小天使,那一瞬间我就陷入了爱情。”

“后来我辗转打听到了他的名字,并且痛改前非,发愤图强,如果不是他,我可能连高中都考不上。”

“哇……”

金有谦像是听呆了,双眼闪烁着感动的光芒,夸张兮兮的拍了拍段宜恩的肩膀,坚定的说我一定会帮你的!

紧接着小孩开始滔滔不绝的讲述着他哥的相关信息,爱吃什么爱玩什么,恨不得把他哥小时候穿什么牌子的纸尿裤都告诉段宜恩。

段宜恩一边有一笔没一划的记着笔记一边偷偷抹汗,还好小孩子好骗。

但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啊!


如果早知道课间出来买瓶饮料的功夫会下起大雨,王嘉尔发誓他就算渴死也不会跑出来,然后被困在校园超市跟一群散打青春期汗味的篮球男孩们挤在一个不算太大的小空间里。

努力的远离人群,身边不停有三五成群的男孩子们穿着篮球背心嘻嘻哈哈的冲进雨里,王嘉尔晃了下神,回过神来的时候预备铃已经响了一遍,教学楼和小超市被操场厚重的雨幕分隔开来,身边的屋檐下已经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干脆旷课叫司机来接吧,王嘉尔自暴自弃地想。

掏出手机正准备打电话,下一秒却突然看到雨幕里跑出来一个湿漉漉的身影,由远及近,王嘉尔费力的眯起眼睛才分辨出。

还是那个怪小孩。

段宜恩手里拎着一把伞,从头到脚湿了个透,脸上却挂着十分开心的笑容,他走的近了点,把伞撑开,“回去吧,我来接你。”

王嘉尔有一些迷茫,“回去吧,我来接你”这七个字每一个他都认识,合起来却一万分的不熟悉,司机来接他时只会客气的请他上车,除此之外似乎也没有谁特意奔赴何处,目的只是为了接他。

这种感觉很新奇。

王嘉尔像一个第一次看到彩虹的小孩子,毫无拒绝的借口,乖顺的走到了那把看起来很结实的黑色雨伞下面。

“你为什么……不撑着伞过来?要顶着雨跑过来?”他们走到操场中间,王嘉尔还是忍不住问了这个问题。

“怕你着急啊。”段宜恩撑着伞,伞面极为努力的往王嘉尔那边倾斜,王嘉尔被好好的护在伞下,而他自己另一半身体还在苦逼的淋着雨。但他毫不在意的样子,语气还带着雀跃。“撑着伞走过去太慢啦,我就直接跑过去了。”

王嘉尔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者他根本不知道这个时候应不应该讲话,搜肠刮肚想到头痛,小朋友涨红了脸,终于在走进教学楼前憋出一句“谢谢”。

“不客气!”

王嘉尔得到的回应自信又积极,他眨了眨眼,还是觉得新奇。

谢谢要回不客气,对不起对应着没关系。

“对不起!”

王嘉尔正神游天外,突然一声洪亮的道歉把他拉回现实,他抬起头有些懵的环顾四周,才发现他和段宜恩站在班级门口,而整个班级的目光都集中在他俩身上。

段宜恩正刚正不阿的跟科任老师道歉。

“对不起老师!我和王嘉尔同学被困雨中,三分钟前才得救,已经非常努力的用最快的速度赶回来投入学习的殿堂了!”

科任老师深明大义的一指门口,“门外罚站去吧。”

“好的老师!”

对不起还有可能对应着门外罚站去吧。

和段宜恩像门神一样一左一右站在班级门口时王嘉尔默默地想。

“hey.”段宜恩捏着嗓子用气音叫王嘉尔。

王嘉尔扭头看他,这位正挤眉弄眼的冲他做鬼脸。

“我们跑吧!”

“哈?”

王嘉尔发现他是真的听不懂段宜恩嘴里吐出来的每一个字。

“我说我们跑吧!反正这节课下课了就放学了,老师不会发现的!”

“……”

不会发现才有鬼吧!?本该守在门口的两个人凭空消失,换做是谁都不会发现不了啊!

王嘉尔翻了个白眼,不想给出任何回应。

而段宜恩压根不是在征求意见,他笑了笑,突然摆出起跑的姿势,在王嘉尔反应过来之前发力冲刺,顺手拉上了王嘉尔,一口气跑出了教学楼。

出了教学楼王嘉尔也懒得反抗了,尽管过程不太对,现在的结果倒也符合他一开始想要旷课的念头。

他的校服袖口被段宜恩拉着,七拐八拐的穿过人工林,从一小片坍塌的围墙翻了出去,在距离放学还有三十分钟的时候,逃了课。

甚至雨还下着,虽然只是可以忽略不计的毛毛雨。

我真的是疯了。

王嘉尔心平气和地想。

“讨厌下雨。”王嘉尔碎碎念,和段宜恩并肩走在没什么行人的街道上,雨滴在皮肤上弄的他每一个毛孔都在叫嚣着不舒服。

“啊?你刚才说啥?”

偏偏身边还有一个听不清他说话的人。

听不清他说话的人却很有眼色的撑起了伞。

事实上,段宜恩身上的味道很好闻。

王嘉尔鼻尖耸了耸,雨水带来的潮湿味道太重,让他一时之间想不起形容这种味道的词汇。

他只是盯着段宜恩挽起一小节的校服裤腿看,宽松的裤腿下白生生的脚踝上沾着几块小水点。

好像哪里见过。

他突然停下来,段宜恩也跟着停住,疑惑的看向他。

王嘉尔站在车水马龙的街头,表情认真专注地,他看着段宜恩,把很简单的句子说的艰难晦涩。

他问:“我们以前见过吗?”

恼人的毛毛雨终于停了下来,段宜恩笑容一点一点漾开,三分痞气七分温柔。

“我见过你,每一种样子我都见过。”


—TBC—

小嘉的笔记:

1.谢谢——不客气

2.对不起——没关系(或/请出去罚站)

3.毛毛雨其实还可以,也没有那么讨人厌哦

评论(70)

热度(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