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顶级赌徒<叁>

私人飞机在停机坪上缓缓滑行,舱门打开,三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从飞机上缓步走下来。

走在最前面的林在范单手插在西装裤口袋里,一边走一边回过头跟身后的男人交谈着什么,王嘉尔戴着个大墨镜,吊儿郎当的跟在最后面。

“出了机场就分开吧,我和珍荣有任务。”林在范转过身看着王嘉尔,而王嘉尔撇了撇嘴。

“你们俩不是吧?这么小个任务都要一起?留一个陪我不行吗?”

“不行,”林在范坚定地拒绝,“捆绑式销售懂吗?听说你在LA有一个小艳遇,在任务结束之前你可以找他来陪你。”

“Bambam真是我的好弟弟。”王嘉尔礼貌微笑,抬手做了个拜拜的动作,从来接机的人手里接过车钥匙扬长而去。

不过还真想再见见他。

王嘉尔在红灯间隙冲停在旁边的跑车上的美女吹了声口哨,得到了一枚热情似火的飞吻。

缩了缩脖子,王嘉尔一脚油门窜了出去。

时隔几个星期,酒吧的女dancer依然跳着同一支脱(嗯)衣舞,王嘉尔索然无味的穿过疯狂的人群,走到吧台边点了杯酒,然后闲聊似的问调酒师这里那个叫做段宜恩的mb还在不在。

调酒师皱着眉毛仔仔细细的回忆了半天,最后摊摊手,

“抱歉,我们这里没有叫做段宜恩的男孩。”

王嘉尔皱眉,起身离开卡座。

正准备去上一次的漆黑巷子里找人的王嘉尔刚出酒吧大门就遇到了要找的人。

段宜恩穿着洗的发白的牛仔服,一头乱糟糟的金发张扬又落魄,靠着路灯站在那里,深锁眉头定定地看着他。

那种棋逢对手的紧张感又一次让王嘉尔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但更多的是浓浓的兴趣。

他走过去,伸手摸了摸段宜恩的下巴。

“不是酒吧的mb却能摸进我房间,用砖头砸人时的表情冷漠的像个怪物,段宜恩,你究竟是什么人?”

 https://wx1.sinaimg.cn/large/005FqQOXly1fpuqhooihzj30rs98w4qr.jpg

 

完结倒计时

评论(77)

热度(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