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顶级赌徒<贰>



“可笑极了!”王嘉尔把桌面上的一堆筹码拍的哗哗作响,“他竟然说他自己是蝼蚁??我王嘉尔看上的人会是蝼蚁?他甚至睡(嗯……)了我!”

Bambam懒得理他,动作高贵的拿巧克粉擦了擦皮头,摒心静气,球杆轻轻一动,一杆入洞。

“哥你跟我发脾气有什么用,你把打他的人叫成蝼蚁,不就是在骂他也是蝼蚁吗?”

“我不是那个意思!”王嘉尔超大声,Bambam吓的手一抖,5号球撞了桌角。

王嘉尔走过去,心浮气躁的换了两次位置,眼睛微眯,趴俯在台球桌上的背脊勾勒出美丽的弧度,手臂微微发力干脆的进了球,然后又换了个角度俯下身,球杆搭在手指上,又送进了一球。

“你要是真觉得难受,再去找他一次不就完了。”Bambam百无聊赖的整理着他哥弄乱的筹码,轻声细语的给出主意。

“算了吧。”王嘉尔说话间清了台,走过去把Bambam好不容易整理好的筹码弄乱,随手挑了个绿色面值5000的筹码丢进外套口袋,“这种新鲜尝一次就够了,人生苦短,何必浪费在追逐哄人这种把戏上。”

Bambam笑了笑,跟着王嘉尔离开赌场。


潇洒一周后大名鼎鼎的死神W和冷血杀手Snake穿着同款不同色的卫衣戴着鲜艳的棒球帽像春游归来的小学生一样哥俩好的回了纽约总部。

“真遗憾,我今早接到的任务是如果黄昏之前你们两个还没有回来,就发射顶楼上的光弹远程解决掉你俩。”

林在范在总部大楼7号会议室给两个人开了个小会,开场白一如既往地冷幽默。

“真开心捡回一条命。”王嘉尔配合地笑了两声,然后伸手接过任务档案,“全年无休随叫随到甚至随时有被上司谋害的危险,希望总部能给我涨工资。”

“没想到你还对那几只铁公鸡抱有幻想。”林在范耸肩,眉眼里有一闪而过的戾气。

王嘉尔头都没抬,从档案袋里拿出任务函,上面写着他们的老对手Royal近期在准备组建一个代号“Asura”的专项小组用以对付Killer,上面的意思是要他先去探探虚实,最好在他们成型之前一锅端掉。

Bambam十分乖巧地接了林在范的话,

“那几个老家伙也是时候退休了吧,在范哥没有打算吗?”

转了转指间的戒指,林在范恶狠狠地笑了笑,

“还没到时候。”



走下直升机的男人穿着黑色的皮衣,金色的头发全部梳到后面去,露出轮廓饱满的额头和挺直的鼻梁,下巴的弧度一如既往地锋利,他把腰上别的枪丢到一边,然后抬起双手,任由穿着军装的人恭恭敬敬的搜了他的身,随后抬脚走进了壮观恢宏却死气沉沉的建筑物。

会议室坐在主位上的老人正把玩着一把猎枪,用一张精致的丝绢随意的擦拭着枪体,在男人接近时嗤笑出声。

“Mark,想不到你原来是这样一个畏首畏尾的人。”

男人,也就是段宜恩,不卑不亢的站在原地,微微皱着的眉显示着他此刻的不耐烦。

“W落单时杀了他的结果是打草惊蛇,到时整个Killer都会提起戒备,希望您还记得,您的目标是整个Killer,而不是W一个人。”

他前倾身体,有力的双臂撑在会议桌上直视着老人,那把不明显指着他的猎枪被他视为无物。

段宜恩的声音里有掩饰不了的冷意。

“既然把Asura交给我,就不要对我的做法指手画脚,David是您的人我很清楚,而我之所以没有挑明,是因为和他共事是我能做的唯一让步,您再往前一步的话……”

他直起身体,优雅地整理了一下袖口。

“我会退到原点去。您大可一试,如果您认为凭David那个蠢货可以端掉Killer的话。”

段宜恩说完话径直离开,坐在主位上的老人看着他的背影,狠狠地咬了咬牙。

段宜恩是Royal最凶猛的一只野兽。

可惜这只野兽却永远不能被驯服。


接过自己的枪后段宜恩开着自己的车回了住处。他的住处非常大,只有一个房间,整个房子里没有多余的墙壁和家具,正中央是一张大床,角落里摆着一台电脑。

他不常住在这里,就算是偶尔回到这里也只是为了执行“休息”这一在他看来十分无用的任务,就像他永远不会开的灯一样,他的人生从来没有一点多余的东西。

段宜恩躺在床上,突然有一点烦。

多余的东西出现了。

 https://wx4.sinaimg.cn/large/005FqQOXly1fptjxdjw83j30u09no4qp.jpg


链接到微博图片

评论(82)

热度(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