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顶级赌徒 <壹>

杀手组织设定/本章有车非同好慎入

给小嘉的生贺,预计共3-4更,从今天起日更到完结。 

嘈杂的金属音乐狠狠地撞击耳膜,舞台上的女dancer已经脱的只剩下一条黑色的薄丝内(胖)裤,场子陷入高潮,成捆的美金不停的往台上扔,dancer在全场此起彼伏的欢呼声中将纤细的手指搭在了内(次)裤边上——

王嘉尔转过头,索然无味的喝了口酒。

吧台的另一边坐着两个黑人,正语气夸张的聊着昨夜发生在LA的一起凶杀案。

阴沉的雨天死在书房里的艾弗森教父,这位极负盛名的政府组织“Royal”的要员据说死状极其诡异。眉心正中的血洞,一头金发被剃光,据传现场还有一些非常奇怪的符号。

两个黑人正在谈论,这样的手笔是否来自“Royal”的老对手“Killer”。据说那里有很多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例如传闻中身高将近两米肌肉发达的代号“W”,以及身材彪悍的代号“Snake”。

接下来的对话王嘉尔没有认真听,他有些佩服谣言的发酵程度,那老头分明只是被剃光了头发而已——而且那还是在他把那老头一枪爆头后Bambam跑过去剃的——那孩子最近对光头正深深地迷恋着。至于那些奇怪的符号,也不过是穿着脚套进入犯罪现场的Bambam留下的鞋印,不知道为什么会传成这样。不过他对这些并不感兴趣。至于那两个人关于他本人,也就是“W”的讨论,王嘉尔认为这样的误解完全没有一点需要了解的必要。

他这次任务完成的很顺利,接下来将有一个星期的时间可以留在LA放松心情。

王嘉尔喝光了杯里的酒,拦住了服务生,把自己的房卡和数目可观的现金递过去,用流利的英文交代着:

“安排一个亚洲男孩来我房间。”

王嘉尔洗完澡出来,房间门口正站着一个带着鸭舌帽的男孩。那人看到他时眼神明显暗了暗,很快恢复如常,而王嘉尔的目光从他瘦削素白的脸上转移到他手里捏着的房卡,了然的点了点头。

“进来吧。”他说,然后自顾自的走到床边解开浴袍上的腰带,他回过头,看着已经走到他面前的男孩——或者说男人——在看清了他的五官时王嘉尔才发现那并不是个孩子,虽然下巴小巧但眼睛深邃,挺直的鼻子锋利的眉眼,还有薄薄的嘴唇。

“叫什么名字?”王嘉尔问。

男人没有说话,锐利的眸子紧紧盯着王嘉尔,那样的眼神甚至久违的让王嘉尔竖起了汗毛,要知道,W已经有近三年没有遇到能让他仅是对视就心惊的对手了。

他很快镇定下来,发现男人依然没有要开口的意思后无所谓的耸耸肩:

“OK不重要,你是1号还是0号?”

https://wx3.sinaimg.cn/large/005FqQOXly1fpsfc1b6pwj30rsb0bx6r.jpg

接下来链接到微博图片


评论(14)

热度(424)

  1. 王嘉尔的奶酪甜酒129l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