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隐晦温柔


*很短
*小甜饼


“已经在机场啦。”
王嘉尔举着个大牌子,站在机场跟好友讲电话。
“我要换老板啦,新老板一会儿下飞机,我来接一下。”
“可是你昨天为了帮我搬家一整夜都没有睡啊……”好友担心地问,“很辛苦吧?”
“没关系啦,我很有精神的!”
“好吧……那你先忙吧。”

挂了电话王嘉尔看了看表,飞机延误了好几个小时,他已经在机场等了很久了,久到如果再看不见人他下一秒就要递辞呈的程度。
王嘉尔把卫衣帽子扣在头上,牌子举的高高,决定再等10分钟。

段宜恩很想发火。
他没想到飞机会延误这么久,他已经推掉了一个饭局,然而这依然意味着他一下飞机就要赶去公司开一场至少两个小时的会。他的时间宝贵的很,经不起浪费。

这股火气在看到自己的名字高高的举在人群中时到达了顶峰。
段宜恩面无表情地走过去,双手插兜,低下头看着已经抱着牌子昏昏欲睡的人,开口时声音又沉又冷。
“你要是打算在这里呆一夜,我可以通知财务部取消你今晚的加班费。”
面前的人被突然的声音吓得一激灵,小小地瑟缩了一下,晕晕乎乎的一边抬起头一边摘下自己的帽子,一脸茫然的看了过来。
眼角和鼻头都粉粉红红的,大眼睛里蕴着一层水汽。
段宜恩心里那股火哗的被浇灭,连点火星都没剩。

搞什么?段宜恩生气地想。
新秘书上任第一天就卖萌勾引自己,太过分了。

过分的小秘书花了足足半分钟才整理了情况,在意识到面前的人是自己的新老板后吓得整个人都清醒了过来,一边小心翼翼的道歉一边忙着跑去给老板取行李,离开前顺手把那个及其夸张显眼的大牌子塞进段宜恩怀里。
段宜恩哭笑不得地抱着大牌子,最后一点怒气都散的干干净净。

“为什么?”
两个人走到机场外面的时候段宜恩突然开口,王嘉尔被吓得小幅度的跳了一下,晃了晃脑袋才反应过来老板可能在问他为什么会在机场站着睡着,于是老老实实地回答:
“太困了。”
“……”
王嘉尔拉开驾驶座的门准备上车时领子被从后面拉住,段宜恩把他扯到一边,自己坐上了驾驶座。
“困就不要开车了,我没时间给你浪费在路上。”
王嘉尔瘪瘪嘴,乖乖地上了副驾驶。

“咳。”段宜恩看着王嘉尔坐好,清了清嗓子,看着窗外开口:
“先去吃点东西。”
“啊?”王嘉尔愣了一下,“可是你不是……”
“你只要回答,”段宜恩沉着脸发动车子,“饿还是不饿。”
“好嘛。”王嘉尔嘟嘟嘴,“老板我确实挺饿的。”
“嗯。”
段宜恩没再多说话,专心的开起了车。

“怎么样啊?新老板凶不凶?”好友在微信上紧张地问。
王嘉尔偷偷瞄了眼正专心开车的板着一张冰块脸的帅气老板,回想起刚才上车时自己的肚子不小心发出咕咕叫声音被旁边的老板听到时老板那一瞬间不自然的脸色,笑嘻嘻的低下头打字。

“可温柔啦!”

fin.

评论(9)

热度(4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