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eyes on you


*很短
*小甜饼



你有试过被专注视线盯到脸红心跳吗?
王嘉尔试过。
且次数不少,频率奇高。

主持人带着流程从一个梗跳到下一个梗,右边执拗专注的视线依然搞的王嘉尔难以集中,他先扭头看了眼队长,随后微微向右侧过脸,弧度不大的笑了一下。
这下明显感到右边的人也开心的笑了起来,目光里傻呆呆的执拗变成了温柔的光芒,王嘉尔不用回头都能感觉到那仿佛具象化一样柔软专注的视线,饱含着无数LA男孩无处可藏的浓情蜜意,清清爽爽扑在脸上,却把那一小块皮肤烧灼的通红,再病毒传染般的蔓延上两边的脸颊。

“杰森发烧了吗?脸很红呢。”
主持人发现了新梗,带着五个成员一起起哄,偏偏始作俑者段先生当了真,紧张的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
主持人笑着夸段宜恩综艺感有进步,只有王嘉尔认认真真的捏了捏段宜恩手指。
我没发烧呀,假的。
是小傻瓜呢段宜恩。

傻瓜段宜恩喜欢盯着王嘉尔看的习惯由来已久,回忆悠远的练习生时期,一群人围坐在一起商量着下次考核谁跟谁一组,段宜恩坐在王嘉尔斜对角,中间隔着四个人,死死盯着人不放。最后因为目光太迫切,所有练习生心照不宣地把和王嘉尔一组的机会让给了段宜恩。
再后来组合出道,段宜恩的这项习惯开始暴露在粉丝眼前,粉丝们外号取了无数个,调侃段宜恩的镜头长在王嘉尔脸上,公司屡教不改,王嘉尔后来发现自己的表情能够直接影响段宜恩的表情,干脆担任起了“帮段宜恩进行表情管理虽然有点起反效果但我很努力”的任务。
跟放弃也没什么差别。
毕竟他自己也总是莫名其妙把视线黏在傻瓜段宜恩身上,在傻瓜段宜恩飞起来微笑的时候,在傻瓜段宜恩蹲下来哭泣的时候。

“别盯着我看啊段宜恩。”
节目录制中场休息的时候王嘉尔认认真真的抱着双臂警告段宜恩。
“多说话,多看镜头,听话啊。”

“好”
段宜恩露着小虎牙微微笑。
“那你要给我个抱抱。”

My eyes on my world.
My eyes on you.

fin.

评论(15)

热度(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