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有病早治-002


打一仗是没机会了,但是两个人当天就约了第二天打球赛,男孩子的恩恩怨怨既然不能武力解决,那就只能球场上见。

只有王嘉尔并不明白发小跟男神怎么就突然要一起打球了,他俩很熟吗?

“为什么突然要篮球比赛啊?”

王嘉尔抱着个篮球坐在看台上,嘴里念念叨叨的自言自语,闻讯而来的学生们挤满了看台,却纷纷把篮球场入口到王嘉尔坐着的位置的那条路以及以王嘉尔为圆心方圆两米的地方空了出来。

校霸和校草要球场定胜负,那么身兼校霸的掌上明珠以及校草的疯狂追求者的王同学很明显就是核心,见过大世面的G大学子们也不由得与小祸水保持距离,以免惹火烧身。

段宜恩顺着人造小路晃晃悠悠的走过来,外套搭在肩膀上,身上只穿着一件浅灰色的宽松背心,胳膊下面夹了个篮球,另一只手插在口袋里。眼睛紧紧盯着王嘉尔,步伐浪的简直像在走T台。

从王嘉尔面前整整齐齐摆了一溜的饮料里拿了一瓶水出来,段宜恩顺手把外套递给王嘉尔,满意的看到王嘉尔乖乖接过外套抱在怀里,伸手捏了捏他的鼻子。

“段宜恩你今天好帅啊。”王嘉尔又开始可爱了,抱着外套笑的一脸没心没肺,眼神痴痴的黏在他身上。

段宜恩瞬间什么想法都没了,扮酷的皱了下眉毛,仰头喝了一口水,内心咆哮了一句可爱,脸上却面无表情甚至稍显烦躁的看着篮球场入口处冒出一个身影的人。

白建一进篮球场就看到段宜恩又黏在王嘉尔身边——他主观忽视了明明是王嘉尔黏着段宜恩的事实——还一脸凶狠的盯着自己,瞬间就不爽了起来。他跟王嘉尔从小一起长大,守了小孩那么久,结果上个大学就被段宜恩中间截胡了——他同样主观忽略了王嘉尔简直是主动被截胡的事实——现在段宜恩就是他不共戴天的仇人。

白建走过去,故意当着段宜恩的面揉了揉王嘉尔的头发,王嘉尔压根不知道发小对自己的心意,又习惯了跟发小不过界的亲昵,丝毫没有感受到段宜恩突然散发出的低气压。

“搞这么大阵仗,一会儿输了可别哭。”白建不屑的看了段宜恩一眼。

“放心吧,”段宜恩笑意更深,伸长胳膊搂住了王嘉尔的肩膀,把人往自己的方向带了带,“昨儿嘉嘉给我准备了那么可爱的生日惊喜,感动的我直到现在心情都特好,这种小场面还不至于让我哭出来。”

白建气的在心里扎段宜恩小人儿。

眼色百段的小王同学注意到了两个人剑拔弩张的气氛,正准备随时出手拉架,没来得及说话就看到段宜恩伸手拿了篮球直接从观众席原地投篮,还帅气的成功了。

王嘉尔的注意力完全转移,小猫似的盯着球,竖着耳朵听着围观群众的惊呼声一脸与有荣焉的愉悦。

段宜恩心痒了痒,转过身去双手撑着王嘉尔的肩膀,深深地盯着人仔细的瞧。

“我和白建打一场,如果我赢了……”

他深吸一口气,忍着想要现在就抱他的冲动,手顺着王嘉尔的肩膀滑下去,捉住他手心捏了捏。

“如果我赢了,王嘉尔,我就答应和你在一起。”

没有理会王嘉尔是什么样的反应,段宜恩帅气转身,走向篮球场,步子甚至还带着一丝雀跃。

G大的学生们私下里打球一般都会选在附属篮球场,那原本是G大老校区的篮球场,后来搬到了新校区,原本的篮球场就空了出来,比较安静,也不用担心突然出现的校领导。也不知道从谁开始的管那里叫附属篮球场,后来也就这么一直叫下来了。附属篮球场建在新校区边缘,东南方向是一条车流量很小的马路,因为两边都是校区,所以平时基本不会有车经过。

裁判吹哨,比赛正式开始。

白建和段宜恩不是一个系,带来的队友段宜恩也都不认识,所以当感受到其中一个肤色偏黑的大个子一直在针对他时,很是不解了一会儿。想了半天也没有结论,他只能把大个子的针对归结成了想要帮白建赢得比赛的兄弟义气。

段宜恩歪着脑袋咬了下下嘴唇,半蹲着身体眼睛上挑很是嚣张的看了大个子一眼,紧接着带着球一个假动作侧身躲过了大个子的拦截,两步上篮,完美得分。

王嘉尔的欢呼声精确的传递到耳朵里,段宜恩闭着眼睛一边笑一边把手放在耳朵边做出一副侧耳倾听的样子,然后转过身朝王嘉尔的方向扔了个飞吻。

大个子盯得更紧,好几次直接用身体去撞段宜恩,偏偏还刻意的掌握着一个并不会被判定是犯规的度,就连白建都疑惑的看了大个子一眼,借着击掌的短暂时间拍了拍大个子的肩膀。

“别这么较劲,哥们儿。”

大个子没说话,看着段宜恩的眼神分明充满了恶意,白建心下一凉,一种不好的预感从脚底窜上来。

这个大个子他也不是很熟,只是在听说他要跟段宜恩比球的时候自己主动过来说要参与,白建看他技术不错,正好也缺一个队员,就带他过来了,可现在看来,这压根就不是一个单纯的巧合。

他不想靠着打擦边球犯规赢比赛,下意识的就想叫停,把替补队员换上来,可当他回过头去看向段宜恩的方向时,已经来不及了。

他看到段宜恩正带着球跳起准备投篮,而几步外,大个子突然助跑起跳,狠命的把正在半空中没有落脚点的段宜恩撞了出去。

段宜恩压根没有时间反应,重重摔在地上,甚至因为惯性直接踉跄着摔到了没有围栏遮挡的篮球场东南方向的马路上,还来不及感受火辣辣的擦伤,一辆超速行驶的汽车便拐过弯道出现在了视线里。

事实上大个子跟段宜恩也没多大仇,他曾经在校外欺负小姑娘的时候被路过的段宜恩打了一顿,事后他一个人气的半死,段宜恩却隔了几天就把这事儿给忘了,他只是小肚鸡肠地想给段宜恩一点教训,小小的报复一下,他完全没想到会有一辆车突然出现。

可一切都来不及了。段宜恩被来不及刹车的汽车撞飞,短暂的失重后,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失去意识大概也就几秒钟,段宜恩却觉得那一刻他的时间是按毫秒一帧一帧度过的,他看到了一脸错愕的大个子和白建,又看到头顶亮的刺目的日光。他用尽全力的扭头看向看台王嘉尔的方向,突然有点怨恨自己太过优秀的视力。

周围的一切都变成了黑白的,只有那个熟悉的身影浓墨重彩。隔着几米远,他甚至看清了王嘉尔红的吓人的眼圈。那个总是热烈开朗的人此刻像丢了魂一样的站在原地,手里的东西掉了一地。然后段宜恩清楚的看见王嘉尔眼泪成串的掉下来,楞楞的张嘴声音不大的叫了一声他的名字。

“段宜恩。”

“哎,这呢。”

段宜恩用破碎的音调微不可闻的应了一声,也不管王嘉尔能不能听得见,然后扯出一个他惯有的带着些邪气的笑容。

哭什么,傻了么?也不知道来抱抱我。

马路上都是石块在这躺着真他妈硌得慌,段宜恩想。可是心口更痛一点,王嘉尔那个仿佛天塌了的表情和那一小串眼泪真是让人心疼。

他还想和王嘉尔好好谈场恋爱来着,那小孩笑起来跟大太阳似的,整个人就是一个行走的小橘子,还老是喜欢自己咬自己下嘴唇,他也想咬。可惜他没那个命。也不知道以后会便宜谁,矜持来矜持去矜持到死,连抱都没舍得抱一下就再也没机会了。

烦死了,不想了。

段宜恩逃避似的闭上眼,天旋地转,他彻底的听不到一点声音了。

—TBC—

下章重生。

希望段同学能够明白,“赢了这场比赛我就答应你”和“干完这票就回老家”本质上是一样的。

请不要乱立flag哦。

评论(32)

热度(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