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有病早治》-001

校园/重生/轻松向甜文



数不清的色彩缤纷的气球纷纷扬扬飞在操场上空,在操场上上体育课的班级不约而同的仰头去看,有眼神儿好的看到了气球上写的字,像小学生学字一样念了出来。

“段,宜,恩,生,日,快,乐……”

“嗨,我以为什么呢,原来段宜恩生日。”围观的人听到气球上的内容纷纷不再惊奇,一脸习以为常的该踢球踢球该跑步跑步。

G大的学生们大多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去年9月初烂漫烟花把整个男宿区照的亮如白昼,圣诞节从男宿2号楼门口一直到大一教学楼一路上夹道欢迎的小雪人,情人节从三楼下的一场巧克力雨,拆开包装每一颗上面都写满了段宜恩的英文名字。

全校师生陷入了有点烦又有点着急的怪异情绪里,G大论坛每天最热的话题板块终于有人顶了条帖子上去。

【王嘉尔今天还没追到段宜恩吗?】

下面的评论纷纷扼腕,小王同学今天也努力了。

努力的小王同学穿着刚刚盖过膝盖的黑色短裤,黑色背心外面套了件黑色卫衣,脚上蹬了双人字拖,刚刚从被窝里爬出来准备去洗手间就接到了段宜恩的短信。

“晚上8点,隔壁酒吧,我请客。”

落款还写着个段宜恩,很明显,这是一条群发。

王嘉尔拉着一个宿舍打了一整晚气球,这会儿虽然还有点睁不开眼睛,但还不至于困的分不清群发和单独通知的区别,想着想着自己先委屈上了,半睁着眼睛直接把电话拨了过去。

电话响了三声后被接起来,透过音波传来的声音少许失真,但充满磁性的小低音依然魅力不减,段宜恩说“喂?”

王嘉尔被苏的仰面躺回枕头上,捏着嗓子嗯了一声,想撒个娇一时之间却不知道凭什么,干脆开口第一句说了生日快乐。

“谢谢。”段宜恩礼貌的说,“晚上来吗?”

“不了,你玩的开心呀。”

“真不来?”段宜恩笑了,尾音带着些调戏意味的上扬,扯出个坏坏的小尾巴,听声音王嘉尔就能想象出他的表情,扯着一边嘴角又痞又帅又幼稚。

迷人死了。

王嘉尔喜欢的要死,小声的说对呀不去了,“你都用上群发功能了看来邀请了很多人,我就不去凑热闹了。”

这就是生气了,段宜恩笑意更甚,却没再接着劝,“那好,你好好吃饭,晚上早点睡。”

王嘉尔气死了,挂了电话就开始撅着嘴巴选衣服,他要是真的不去就不是王嘉尔了。

段宜恩显然够了解他的口是心非,晚上7点整准时出现在了他宿舍门口,为了防止他没吃晚饭还特意带了一小块芝士蛋糕。

王嘉尔一看到段宜恩之前那点小脾气就都散的干干净净,两步从床上蹦过来扯着段宜恩的袖子。

“看到气球了吗!我找了好多人帮我吹呢,很好看吧?你喜欢吗?”王嘉尔一说起话就是一叠声,故意放软的声音又哑又奶,眼睛亮晶晶一脸期待的看着段宜恩。

段宜恩笑了笑,他在王嘉尔面前总是习惯性耍酷,斜挑着一边嘴角眸光飞扬,一副浪荡公子玩世不恭的模样,每次他这样笑王嘉尔就特开心的看着他。

“喜欢,好看。”他把芝士蛋糕顺手递给王嘉尔,趁着王嘉尔伸手接蛋糕的时候伸手刮了下他翘翘的鼻尖。王嘉尔身上有种橘子味阿尔卑斯棒棒糖的味道,像颗行走的水果味小奶糖,每次他一靠近段宜恩就总是忍不住想抱抱他。

但段宜恩依然每次都忍住了。

有点舍不得,段宜恩从小就这样,喜欢的东西要留到最后吃,最爱的玩具偷偷藏在柜子最深处,连看一眼都觉得小心翼翼。王嘉尔对他而言也差不多是个这样的存在。

王嘉尔跟他同级同系,他学英文王嘉尔学法语,从大一刚开始王嘉尔在学生会纳新处见了他以后就开始大张旗鼓的追他,哄女孩子的那套不对症乱下药的一股脑往他身上招呼,段宜恩刚开始真的有点恼了,气冲冲的冲到他宿舍准备把人叫出来敲打敲打。

他还记得王嘉尔那天穿着橘黄色的卫衣,帽子大大的扣在脑袋上,柔软面料下面几绺头发不听话的翘了出来,涨红着一张小脸却还是挂着大大的笑容。

“以后能不能别……”段宜恩凶巴巴的说了一半自己先泄了气,对着这双狗狗眼真是什么重话都说不出来。

王嘉尔眨巴眨巴眼睛:“怎么啦?”

“没。”段宜恩揉了揉太阳穴,“以后给我送巧克力别堆我宿舍门口了,都让人拿没了。”

“我知道了。”王嘉尔认真点头,“我可以进你宿舍放在你的桌子上吗?”

“……行吧。”

小橘子愉快的回了宿舍,原本是想说别再送巧克力了他根本不爱吃的段宜恩:……

总之,得益于那次失败的敲打行动,王嘉尔愈发无法无天,段宜恩和他也算是一点点熟悉了起来。

段宜恩看着王嘉尔吃完一整块蛋糕,稳稳的坐在王嘉尔的床上。

王嘉尔在地上滴溜溜转圈,手里捏着准备换的短袖,有些窘迫的看了段宜恩一眼,半晌才下定决心似的拿着衣服进了卫生间,段宜恩坐在床上憋着气笑,笑完还有点遗憾。

王嘉尔如果在他面前换衣服……他一直知道小孩身材很好,手臂线条流畅又好看,皮肤还很白……段宜恩捂着鼻子皱眉毛。

住脑!

等到段宜恩终于带着王嘉尔到隔壁酒吧时,事先预定的包房已经坐了两个人。

隔壁酒吧的名字就叫隔壁酒吧,事实上王嘉尔不止一次吐槽过这个酒吧奇怪的名字,如果打车的时候跟师傅说去隔壁酒吧,师傅会回头问一句“哪的隔壁?”

“就是隔壁酒吧”

“可能会被拒载哈哈哈。”王嘉尔在小沙发上和段宜恩的舍友一起笑的前仰后合,回过神来的时候段宜恩已经在喝第二杯酒。

王嘉尔环顾整个包房,算上寿星本人,一个宿舍四个人到齐,再加上他这个编外人员,五个人。王嘉尔目瞪口呆。

“人都到齐了?”

王嘉尔拍拍段宜恩的肩膀,下一秒手被段宜恩拉下来捏在手心里。

“嗯,齐了。”

王嘉尔耳朵红透了,挨着段宜恩坐下来,想了半天转过头说我给你叫些朋友吧,段宜恩吓得直摆手。

他能肯定,如果让王嘉尔叫“一些”朋友过来,今晚他就得在隔壁包场。

如果要他来形容王嘉尔,段宜恩高中以前一直在美国,中文虽然没丢但也并不熟悉,能想到的形容词实在有限。选修课盯着王嘉尔的后脑勺想了两个小时,才找到勉强可以类比王嘉尔的物品——一大片恣意生长的火红野花。野性,张扬,天然的单纯,无公害的热情。

但又不那么贴切,王嘉尔就是王嘉尔,让人想要忽视都很难的一个自体发光的人。

这样一个人人缘自然是好的不像话,仿佛就连一草一木都热爱和他交朋友。而就是这么招人喜欢的一个人,喜欢他段宜恩。

一般人可能会想我何德何能,能让王嘉尔绞尽脑汁的追我这么久,但段宜恩显然不是一般人,他为什么喜欢我这种问题想都不会想。

还能为什么?喜欢就是喜欢啊,小狗不都喜欢吃骨头嘛。

段宜恩的人生命题才不是纠结为什么被喜欢,而是在什么时机答应王嘉尔,才能显得郑重又自然。

段宜恩正捏着王嘉尔的手指头陷入沉思,包房的门就被毫不客气的推开了。逆着光站在门口的人留着短的能看见头皮的刺儿头,面相凶狠极了,看到王嘉尔时却立马柔和了表情。

段宜恩都能看到他身后摇来摇去的大尾巴。

不耐的皱起眉,段宜恩用指甲轻轻刮了刮王嘉尔的手心把人注意力拉回来,然后冲门口已经发现了他们亲密姿态从而变了脸色的人挑衅的扬了扬下巴。

白建——他的头号情敌,段宜恩心想。最好有机会能跟他打一架。

—TBC—

嘉嘉:明明只邀请5个人为什么要用群发?

恩恩:显得我酷。

嘉嘉:……

评论(39)

热度(4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