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欢乐场<015>

完结章。




欢乐场

第十五章


苏请冬消失了。

他像人间蒸发一样,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经历了什么,王嘉尔知道这和段宜恩脱不了关系,可他一点也不好奇,所以也没有问过。

段宜恩如他所愿的并购了苏氏,王嘉尔也如段宜恩所愿的每天躺在床上乖乖养伤。

事实上他真的伤的很严重,严重到医生坦言,他那天醒过来能够第一时间从沙发上坐起来并站起来给了段宜恩一个拥抱简直是医学上的奇迹。

王嘉尔心里清楚,那只是关心则乱的潜能突然爆发。

王嘉尔从来没有关心过谁,他从小到大过了三种截然不同的生活,高考前他是无忧无虑的小少爷,拥有着优渥的家境和温柔的母亲,他的父亲虽然不苟言笑,但也是真的对他好,在他心里一直是大英雄一般的存在。直到高考结束的那天,他撞见了他父亲正指使一名手下——他一直以为那是父亲的助理——逼迫一个男人注射毒品,他才知道,他心里的大英雄事实上是一个恶魔。母亲的温柔是糊住他眼睛的工具,父亲有意无意的教导也引导着他走上和他们相同的路。他觉得可怕,他怀着对家庭的爱和少年的赤诚质问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哭着劝他们收手,可根本没有人听他的话。他心灰意冷的离开了那个他生活了十几年的家,留下话若是他们敢找他,他就报警供认他们的罪行,于是他的家庭没有让他失望,这么多年,真的没有来找过他。

他被他热爱的家庭放弃了。

直到一年前,他父亲的贩毒团伙被警方破获,他父母两个人入狱,王嘉尔赶回去配合了警察的工作,为父母请了律师,打通了一些关节,避免了死刑,苏请冬的钱就是在那个时候欠下的。他父母一口咬定王嘉尔毫不知情,可王嘉尔没半点感动。

身为毒贩间接或直接害死的人不计其数,而他在他们长年累月的误导下也险些同流合污,他不认为他们有被原谅的资格。

王嘉尔目送他的父母入狱,默默念了一句两不相欠。

事实上王嘉尔是个很冷漠的人,是段宜恩找到他,一点一点用自己的体温把他暖化,这个世界上除了段宜恩以外,他一无所有。

段宜恩之前说了解他所有底细,王嘉尔知道,这里面也包括他的父母,可是高考前的生活实在是太遥远了,像一场梦,一朝梦醒什么都没有留下。于是两个人默契的谁也没有提这件事,段宜恩是怕他伤心,王嘉尔是觉得不必。

他只想安安心心陪着段宜恩等以后,至于以前,他一点都没有兴趣去回味。


接到Dylan的婚礼请柬已经是一年后,王嘉尔一大早被段宜恩从被子里拎出来,站在床上闭着眼睛任由段宜恩给他穿好了衣服穿裤子,傻乎乎的凑过去亲段宜恩的头顶。段宜恩又把他从床上拉下来推进洗手间,下了最后通牒。

“你还有十五分钟。”

“我其实想再多睡五分钟。”

“你已经多睡了半个小时了,并且为了这半个小时,我们今天要饿着肚子去观礼。”

王嘉尔丝毫不为所动:“Dylan姐姐会给我准备吃的。”

段宜恩继续恐吓:“她今天会是全世界最忙的人。”

十五分钟后,王嘉尔光鲜亮丽的坐在了段宜恩车上的副驾驶位置,手里捧着一份打包好的精致蟹黄包,时不时地伸手往段宜恩嘴里塞一个。

诚如段宜恩所说,Dylan忙到一整天跟他们第一次打招呼是在走红毯时投过来的惊喜视线,王嘉尔冲她比了个小爱心,然后凑过去跟段宜恩咬耳朵。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表情出现在Dylan姐姐脸上。”

娇羞紧张和向往。

“看得出来,她很幸福。”段宜恩接了一句。

“你有没有给她包个大红包?”王嘉尔看段宜恩的眼神像是看万恶的地主阶级。

“除此之外我还给了她三个月的带薪假期。”段宜恩为自己辩白。

于是王嘉尔满意的转回了头,继续一脸兴致勃勃的看婚礼流程。

“看仔细点。”段宜恩突然出声。王嘉尔一头雾水的转过来,用眼神询问为什么。

段宜恩十分坦然:“实践前的学习十分必要。”

王嘉尔懵:“我要实践什么?”

段宜恩语气平静如水:“下个月你要和我结婚。”

王嘉尔:……

“为什么是祈使句?难道此处不应该用疑问句吗?或者,征求句式?”

段宜恩挑眉:“你准备拒绝?”

王嘉尔呆呆的摇头,“我会说我愿意。”

段宜恩满意的点点头。

王嘉尔:……

好像哪里不太对?我幻想中的浪漫求婚呢?单膝跪地,玫瑰花,还有戒指呢?

一直到回程的路上王嘉尔依然有点委屈,到了家里就自己跑去洗澡然后钻进被窝里,一副不打算理人的姿态。

段宜恩笑着看他,伸手捏了捏他的耳朵。

王嘉尔感觉到自己的耳朵被什么冰凉金属感的东西碰了一下,他回过头,只来得及看到一个戒指的模糊轮廓,就被铺天盖地的亲吻彻底压在了被子里。

段宜恩吻着他,轻轻吮吸他的舌尖,手上摸索着找到了王嘉尔的无名指,把那枚他早就买好的戒指套在了他的无名指上。

“和我结婚,好不好?”

王嘉尔趁着段宜恩说话的功夫使劲呼吸,脸红红的点头。

段宜恩又亲上来,王嘉尔侧过头微微躲开,段宜恩的吻落在了他的嘴角。

“怎么了?不想让我亲你?”段宜恩表情有一点委屈。

王嘉尔摇头,“你都给我亲硬了。”

“……”

“嘉嘉……”段宜恩呼吸急促了起来。

“可是我实在是太困了。”王嘉尔缩了缩。

“好,睡觉”

“晚安。”

王嘉尔露着额头和眼睛嘻嘻嘻傻笑,段宜恩忍无可忍的又狠狠亲了他一顿。

“段宜恩啊。”王嘉尔看着天花板念着段宜恩的名字,念了好几次,快要把自己念睡着,撑着最后一点精神补了一句:

“我爱你。”

段宜恩深深地看着他,嘴巴动了动,用口型说了三个字。


—全文完—

那三个字我就不讲了,段宜恩会用他的余生去讲。

感谢陪伴,又是一篇严重偏离大纲的故事的完结,感谢大家的支持♡

新坑见。

评论(32)

热度(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