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129l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

欢乐场<014>


欢乐场

第十四章



王嘉尔的休息室已经被安排给了一个新人拳手,那个孩子看到他进来时差点从沙发上掉下来,急急忙忙站稳后忙不迭的给王嘉尔鞠了个躬,声音很大的说了声前辈好。

王嘉尔被吓了一跳,一边感叹着什么时候地下圈子已经变得这么有礼貌,一边自顾自地坐在沙发的一边,从背包里翻出黑色的背心,一边换衣服一边随意的开口:

“你忙你的,不用管我,打完一场我就走。”

小拳手恭恭敬敬的点了点头,然后坐在了沙发的另一边。

王嘉尔换着衣服思绪乱飞。他发现他已经不太习惯这里的一切,自从认识了段宜恩,他似乎就离这种朝不保夕的生活越来越远,他渐渐被段宜恩保护在一方天地里,出入恢宏肃穆的办公大楼,住着豪华的公寓,打交道的人无不是西装革履的精英人士,出行有专门的司机,甚至段宜恩不太会让他一个人出门,无论他想去哪,段宜恩总能空出时间来陪他。

他知道自己足够幸运,所以他更想努力靠自己解决掉他自己惹来的麻烦。尽管在恋爱关系里他扮演着弱势的一方,但他是一个成年男性,事无巨细都要靠男朋友解决,这并不是他想要的。

在休息过程中王嘉尔从小拳手嘴里了解到赌场换了负责人,之前的那位经理被调到了更高地位置,王嘉尔没往心里去,有一句没一句的应着。他偷偷跑来赌场的事情没有告诉段宜恩,他只想快点结束之后赶紧回家,赶在被段宜恩发现之前主动承认错误。小拳手恭敬地端过来一杯温水,王嘉尔点头道谢,端起来喝了一口。

他只打一场,和他对擂的拳手叫William,算是他的老熟人,他进地下赌场打的第一场,对手就是William。那一场William输的很惨,王嘉尔第一次打拳控制不好节奏,前半场William压着他打,后半场却被他逼得毫无反击之力。王嘉尔一点也不怀疑苏请冬是故意找来这个人的。

王嘉尔站在擂台边缘,场下苏请冬站在第一排的最中间,用复杂的眼神盯着他,王嘉尔轻蔑的笑了笑,转回擂台中间做准备。

裁判一声令下,王嘉尔几乎是一瞬间冲上去将William掀翻在地,William很快爬起来回击,两个人一时间不分上下。

变故发生在下半场。

眩晕感袭来时王嘉尔第一时间想到了那杯温水,他只能庆幸他只是喝了一口,因为紧随眩晕而来的是逐渐褪去力气的四肢,王嘉尔很熟悉这种反应。这种手段在地下赌场算是最低级也最常见的手段,这种药可以在短时间内让人四肢无力,药效很短,但足够让一个拳手毫无还手之力的被打死在擂台上。王嘉尔倒下的那一刻还失笑,被保护的久了,他竟然连最基本的防范意识都没有了。他不知道是不是该怪段宜恩把所有的善良都给了他,让他产生了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善良的错觉。

他终于知道不是,一拳接一拳落在他身上时,他才彻底醒悟。

段宜恩给他的善意和温柔,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不可复制的。

但此刻比快要被打散架的身体和逐渐昏沉下去的意识更让王嘉尔害怕的是,他竟然在观众席看到了一张过分熟悉的脸,此刻那张脸上揉杂着太多情绪,愤怒,阴沉,甚至害怕。他看着段宜恩黑着脸快步走过来,轻巧的跳上擂台然后一把抓过William,白生生骨节分明的漂亮的手握成拳,一拳把William打的摔下了擂台。

王嘉尔非常乌龟心态的晕了过去,尽管事实上他还能再撑一会儿。

可段宜恩已经来了,他总是要醒的。

再醒过来时他已经躺在了休息室的沙发上,费力的撑着身体坐起来,他看到段宜恩就站在他的斜前方,他确定段宜恩已经发现他醒了,因为他注意到段宜恩脸上的表情放松了一点点,可段宜恩却没有分给他一个眼神。

他默默地失落了一会儿,才提起精神关注休息室现在的状况。

段宜恩站在整个房间的最中央,左边站着四个一脸讨好的一身警。服的陌生人,右边站着脸色惨白的另一个陌生人——王嘉尔通过服装猜测那是赌场的新经理,而角落的桌子边,William和小拳手一头血的被手铐拷在桌腿上,看不出生死。

这个时候,其中一个警。察小心翼翼的开了口:

“段总您看,您打也打够了,这两个人我们就先带回去了?保证给您一个完美的答复!”

另一个小警。察忍不住插嘴:“这种赌场有卖命合同,怎么立。案……”

“闭嘴!”先前那个警。察飞快的打断他,又一脸讨好的转过来“段总您放心,这两个人一定严肃处理。”

段宜恩自始至终不发一言,在场的人也不敢再多话,新任经理站错队,此刻才知道默许甚至协助苏请冬的自己惹了多大的麻烦,脸色白的仿佛下一秒就要晕死过去。

王嘉尔用蚊子叫的音量轻轻地叫了一声段宜恩,然后他看到这个之前似乎已经成了雕像的男人终于有了一点反应。他慢慢的,一点一点的转过了身,目光直直的看向了王嘉尔。

王嘉尔被他吓了一跳。

“王嘉尔,”他开口,声音嘶哑而干涩,“你很有能耐。”

王嘉尔第一次见段宜恩这种眼神。

那层愤怒扒开了所有伪装毫不掩饰的写在眼睛里,周围的人慌的不知道如何是好,而王嘉尔却从他眼睛里的愤怒一层一层看了进去,那里最深处藏着满满的恐惧和后怕。

他理解的,如果是他看到段宜恩被人按在地上差一点点打死的话,他也会怕的死掉的。

他轻轻叹了口气走过去搂住了段宜恩的腰。

那瞬间段宜恩像一只被安抚了的野兽,眼眶迅速蹿红,硬憋回去的怒气压的他剧烈喘气。可这个沉默又怒气冲冲的男人还是抬起手,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用尽所有温柔回抱住了王嘉尔。

“对不起。”王嘉尔轻声开口。

“再也不会了,原谅我一次,好不好?”

“……”

“好。”

王嘉尔眼泪滑下来。

他又一次利用了这个男人对他无限制的温柔。

他发誓这是最后一次。

—TBC—

评论(21)

热度(281)